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五十章 又被吃豆腐   
  
第一百五十章 又被吃豆腐

蘇云翎此時俏臉上一滴冷汗滴下.眼前的情形可不是開玩笑的.

君云晟對上南宮琴琴笙.

一個是朝廷親王,一個是毒門聖主.任憑哪一個在她的府上受了傷都是麻煩至極醣.

蘇云翎心念電轉,忽然一道靈光掠過.她捂住心口慢慢彎下了腰,臉上滿是痛苦之色呙.

君云晟最先發現她的異樣.他一驚:"你怎麼了?"

"我……心口壓得難受……你們不要打了."蘇云翎虛弱地說.

君云晟深眸中掠過怒意,直視南宮琴笙:"你在她身上做了什麼手腳?"

南宮琴笙似笑非笑,但是口氣明顯已經震怒:"我還想問王爺你到底方才對她做了什麼?!"

君云晟一把拉過蘇云翎:"你怎麼樣?"

蘇云翎頭痛不已,只好繼續:"我……我不知道……就覺得心口難受.你們別打了."

南宮琴笙看著君云晟那樣子,冷冷問道:"還打不打?"

君云晟見懷中蘇云翎神色痛苦,哪還有什麼心思和他較勁,他陡然怒道:"滾!本王不屑和你這種江湖流匪交手!"

南宮琴笙臉色一變,長袖一揮手已經朝著他懷中蘇云翎抓去.

君云晟正要出手格擋,忽然手腕一緊,只見蘇云翎的手已經緊緊握住了他蓄勢待發的手臂.

蘇云翎雙眼水光熠熠,帶著請求神色:"別打……"

君云晟從未見她這麼柔弱的樣子,剛蓄好勁力的手不知不覺地垂了下來.而另外一邊南宮琴笙的手掌已探到,細白如蓮瓣的指尖上藍幽幽的,看著分外詭異.

蘇云翎正要開口說話,腰間一緊,南宮琴笙忽然一把將她攔腰抱走,身形暴退了十幾丈.君云晟一怔,立刻挺身追上.

蘇云翎只覺得自己整個人渾身輕飄飄的,她回頭一看,君云晟暴怒,拔出長劍舞著一團凌厲無比的劍光追來.

劍光凌厲迫來,腳下又是凌空嚇人.

君云晟和南宮琴笙一前一後,一人追,一人退,兩人邊打邊往蘇府外掠去.

到底兩人還是動手了.蘇云翎又驚又氣又急,眼前一黑.

這下她是真的不舒服了.

……

不知過了多久,蘇云翎在一股奇異的異香中悠悠的轉醒.她一側頭就對上了南宮琴笙幽幽的一雙空茫眸子.

"你醒了."他懶洋洋靠在一旁的軟枕上,整暇以待.

蘇云翎起身,頓時愣了愣.這里怎麼是她的閨房?

到底是怎麼了?

剛才難道是她做的夢?夢中君云晟和南宮琴笙打架打得不可開交?

她摸了摸胳膊,心中疑惑.

南宮琴笙很好心的開口答疑解惑:"宸親王和鄙人打架打到了一半,就有口諭傳他回京了.所以他再三警告了鄙人之後,只能回京複命了."

蘇云翎眼中一亮:"口諭中有說我蘇家之事嗎?"

南宮琴笙搖頭.

蘇云翎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很重要嗎?"南宮琴笙問.

蘇云翎點了點頭.現在她心心念念的就是蘇家被冤枉之事.但是這事看樣子還真的不是那麼簡單.一日君玉亭和龐妃不除,她蘇家也許就永無出頭之日.

想起君玉亭,蘇云翎一雙明澈的眼中都是噬骨的恨意.

忽然一雙冰冰涼涼的手慢慢摸上她的臉.蘇云翎一愣,回頭看去.南宮琴笙摸著她的臉龐,忽然道:"阿翎在生氣?還是在恨著誰?"

蘇云翎不由問:"琴笙,你眼睛這麼不好,怎麼的知道我現在在想什麼?"

南宮琴笙收回了手,輕笑:"這個很難猜嗎?人高興和不高興時的心跳還有呼吸都是不一樣的.高興的時候輕快而急促,不高興的時候急促卻又沉.我的眼睛雖然幾乎盲了,心卻比這個世間所有人還要明亮如鏡."

蘇云翎看著他平靜的面色,忽然道:"琴笙,我為你針灸吧."

她說著掏出金針.

素腕一驚緊,南宮琴笙的手緊緊握住她的手腕.蘇云翎等著他的決定.

南宮琴笙面色複雜,一雙黑黝黝的眼瞳看著她,像是兩汪深不見底的深淵.

蘇云翎纖纖玉指撥弄著玉匣中的金針,慢慢道:"若是你不想醫,恐怕將來就再也看不見了."

"你為什麼要幫我?"南宮琴笙忽然問道.

蘇云翎一愣:"不是說好了,我要幫你治好眼睛的嗎?而且你還給我丹藥,這是我們的約定."

南宮琴笙摸著懷中的炎龍木.

他之所以要炎龍木,也只是因為蘇云翎主動提出用炎龍木交換被他拿走的那一瓶無名丹藥.炎龍木對他目前是沒什麼用,但是畢竟是珍貴靈藥.

他毒門中也需要這種藥材,所以他才提出這個要求.

至于他的真正要求是讓蘇云翎以金針刺穴的第一重為他醫治眼睛.

不過事到臨頭,他卻猶豫了.

"我是什麼人你很清楚.醫治好我以後,也許我會變得更壞."南宮琴笙慢慢道.

蘇云翎淡淡一笑:"我相信你."

"我不是琴越."南宮琴笙神色複雜,慢慢道.

"我知道.你是琴笙,南宮琴笙,和慕容世家沒什麼關系."蘇云翎柔柔道.

南宮琴笙的面上浮起一抹複雜至極的神色.

蘇云翎拿出一根金針,平靜看著他:"我如今金針刺穴只學到了第三重,而且還不知道第三重效果如何.如果用第一重開始為你治眼睛,恐怕時間久了才可能見效."

南宮琴笙忽然輕笑:"阿翎真不會說話.別人的說話都是誇下海口,只有你這個女大夫一點都不懂的安慰病人."

蘇云翎微微一笑:"那是因為我不想騙你."

南宮琴笙:"自從我眼睛被毀後,這十幾年來我尋遍大江南北,找過無數的神醫都無法治好我的眼睛,金針刺穴*如果還有沒有效果,那我便可以死心了."

"反正對我來說,眼盲不盲根本不重要.心,不會盲了便是."

蘇云翎仔細回味了他最後一句,清冷一笑:"是啊,有的人眼不盲,心卻盲了.有眼無珠看錯了人,從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她說完舉起金針往他的頭上刺去.

忽然南宮琴笙幽幽望著她,忽然靠近,額頭幾乎抵著她的額頭.

蘇云翎屏息凝神.南宮琴笙此人脾氣不定,她真不知道他心中到底是怎麼想,下一步又是要怎麼做.南宮琴笙忽然握住她的手,緩緩地放在自己的心口.

那鄭重其事的樣子,有種儀式式的肅然感覺.

接著,南宮琴笙慢慢伸出他的手,放在了蘇云翎的胸口.蘇云嶺渾身一僵,耳邊傳來南宮琴笙的聲音,低低的,像是在發誓:"阿翎,若我眼睛治好了,你想要什麼我都為你奪來."

蘇云翎愣住.她抬起頭來,南宮琴笙也抬起頭.四目相對,她似乎能看見那雙原本不該有神的眼睛中竟然隱隱有堅毅和決心.

她歎了一口氣:"南宮聖主……你能不能把你的手放下來?"

他的手端端正正放在她的"心口",蘇云翎眼底的羞惱此時再也不想掩飾了.

她這副身體是發育不夠好,因為十三歲的時候被徐青山用千年寒冰凍住了.等于凍結了年齡和身體的成長.

所以她美則美矣,身體卻是還停留在十三歲的模樣.

但是!

這也是胸好嗎?!

女孩子的胸,能隨便讓人動不動就摸的嗎?!

南宮琴笙薄唇邪魅一笑,故意手中一重:"阿翎不用生氣,你的身材還是不錯的.假以時日吃多點……"

他還沒說完就被蘇云翎一巴掌招呼過去.

"滾--"

****************

還有一更在晚上比較晚,親們明天再看吧.

感謝以下親們:gl123花蕾1張;duoduo1211

張;flower0607001張;丁冬咚1張票,1888幣紅包.

歐諾14個荷包,麼麼噠~~爾若安好1張;xiaotuzi1121張,sqfmm1張

上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觸即發    下篇:第一百五十一章 狗嘴吐不出象牙來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