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下第一美人(5K+]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下第一美人(5K+]

竹屋中彈琴的主人似乎並不為所動,過了一會,琴聲又起,不過琴聲隨手嘈嘈切切,卻已經是在調整琴弦時候隨便彈的.

那漫不經心的樣子分明已是在告訴外面等著的男子,一曲已終,佳人不見客,客人請便呙.

竹屋外的男子拍完手,朗聲一笑:"趙小姐,明日本王還會來的.到時候還望趙小姐能賞光一見."

他說完一轉身,背著手瀟瀟灑灑離去.

此男子面容極其陰柔俊美,渾身貴氣凜然,不是君玉亭又是誰醣?

竹屋中寂靜非常,一位白衣烏發的女子看著手中的瑤琴,神色清冷而孤傲.她大約十七歲的模樣,容色極美,瓊鼻櫻唇,身若盈柳,特別是一身的氣質十分出塵.

她低垂看著手中的桐木瑤琴,眉眼間一點絕世孤傲令她原本極美的面容上多了幾分不容易親近之意.

她身上穿著一件素色白衣,這件白衣又很特別,十分繁複,裙裾層層疊疊在座下鋪開,猶如一朵白蓮.而她的人就是坐在白蓮上的仙子,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感覺.

她隨意拂過琴弦,又是一小段淙淙仙音.

那行云流水的琴生為她多添了幾分神秘之美.

若是蘇云翎在此處一定能認得出她來.

她就是當年與蘇清翎隱隱齊名的趙家趙玉瑤.

趙玉瑤與蘇清翎同歲,生得天香國色,資質清奇.

她喜歡彈琴,一手琴音和容貌被秦國世家認為是"琴心國色".這麼個才貌雙全的少女,再加上趙家世家嫡女的強大身份,她可謂是天之嬌女.

只不過趙玉瑤雖然美,但是卻不愛現身在眾人面前.不,應該說是不屑.

當年蘇家在濟州老家為蘇清翎十六歲時舉辦千金百花宴,蘇清翎盛裝而出,轟動了整個秦國.而且當時蘇清翎又在眾人面前一一展現各種琴棋書畫的超高技藝,更是被津津樂道.

所以就在當年,蘇清翎被奉為"秦國第一美人".

而當年同時要舉辦千金百花宴的趙玉瑤據說一聽說這事,冷笑兩聲,在自己的千金百花宴上干脆隔著簾子彈了一曲就飄然遠去,留下一個絕美背景讓眾賓客仰望.

有了蘇清翎這麼個絕世美人在前,又是那麼色藝俱佳,熱情不失分寸的大家閨秀做派.趙玉瑤就顯得格外另類.

比如這竹屋,就是她不想住在宅院中,命人在竹林深處造了一座竹屋,日夜以琴為伴.竹屋是好建,關鍵是這地方太偏僻了.

那趙家又只有這麼一位嬌滴滴的千金大小姐,為了她,趙家少不得明里暗里都派了高手前來保護.

趙玉瑤特立獨行,又孤傲,拒人千里之外,于是"秦國第一美人"的稱號就和她絕緣.

不過美人終究是美人,趙玉瑤的美貌和才情和她的孤冷倨傲還是隨著天長日久,漸漸為秦國世家們所知.

"還真的有耐心,倒是小看了."趙玉瑤隨手彈著清音,美麗的面上神色平靜,看不出心中是喜還是怒.

一位青衣丫鬟走了進來,奉上香茶.

那丫鬟傲然笑道:"小姐你如此美,哪怕是靜王這等人物也要乖乖在外面排著隊等著小姐看一眼呢."

趙玉瑤黑白分明的眼看了一眼竹林外,冷冷一笑:"靜王?不就是娶了第一美人蘇清翎的王爺嗎?"

"就是.小姐,聽說這蘇家的大小姐還真的是紅顏命薄,才嫁給靜王兩個月不到就暴斃而亡.嘖嘖……虧得小姐還把她當做是對手呢.真是還沒比上一合人就沒了."

丫鬟在一旁跪坐著一邊手腳伶俐地上茶,一邊嘰里呱啦地說著.

趙玉瑤捧起香茶抿了一口,原本淡薄的唇色被茶水一滋潤後,紅潤美麗,為她的面上多添了幾分神采.

她眼底掠過不屑,冷淡道:"這靜王聽說娶了蘇清翎的表妹還是表姐來著?"

"聽說是表妹.還是庶出的呢."丫鬟口氣中都是取笑:"難為蘇清翎小姐被稱為咱們秦國第一美人,可是卻是睜眼瞎,被自己的表妹生生挖了牆角.嘖嘖……現在蘇清翎死了,她那個'好’表妹現在還懷著身子住在靜王府中呢."

"哦,聽說要臨盆了."



青衣丫鬟最後又加了一句.

趙玉瑤素手撫上琴弦,冷淡道:"自古男子皆薄幸.靜王這等人物,這樣的才情已經是一等一拔尖之人,只可惜啊……本小姐還真的看不上."

"那是!蘇清翎嫁的男人怎麼能和我們小姐想要嫁的人相提並論?"青衣丫鬟毫不猶豫地諂媚道:"小姐要嫁的人可是……"

"就你多嘴."趙玉瑤此時終于在那張出塵的臉上流露出小女兒的姿態.

她臉微紅,瞪了自己的丫鬟一眼.

青衣丫鬟趕緊住嘴,不過這個話題想來她時常和自己的小姐開玩笑.是以她一點都不怕,反而笑嘻嘻地道:"小姐,聽說今年就要秋選了……"

"知道了."趙玉瑤面上平靜,手中拂著琴弦,隨手彈著的曲子卻是凌亂了些許.

她至今云英未嫁等的就是那一個人.

她等啊等啊,至今十七歲"高齡"都還在苦苦等待.這一年年的說不急那是騙人的.她趙玉瑤就算是再怎麼特立獨行也是活在世俗之中.

在世俗觀念中,身為女子,嫁人是最後的歸宿.特別是世家中的女子,婚事更是不能由自己.

趙玉瑤這麼個出塵絕世的人兒,讓她去嫁給平庸的世家子弟那她可是真的不能忍.

于是一樁樁在外人看起來很好的婚事都被她給拒絕了.

她心中的那人,可是這個天下最好的男人,最情深無儔的男人……

而今年,是她勢在必得的一年!

想著,趙玉瑤唇邊溢出傲然的笑意.

天下第一美人又如何?她趙玉瑤要成為的可是天下第一男人,身邊那個唯一的女人!

……

君玉亭出了竹林,剛才面上的誠懇謙卑一下子統統不見,取而代之是由骨頭中散發出來的冷酷與漠然.

有隨從悄悄跟上,在他左右聽候差遣.

"明日記得給趙小姐送上本王從西域帶來的羊脂玉."君玉亭冷冷地道.

隨從立刻應了一聲就要退下去.

"等等,羊脂玉太俗,還是送她本王重金買來的那塊老玉種.清澈透亮,靈動出奇,她應該會更喜歡."君玉亭道.

隨從恭敬應了一聲,匆匆退下去辦了.

君玉亭吩咐完回頭看了一眼隱在竹林深處的竹屋.他薄唇邊溢出冷笑:"好一個趙玉瑤,美則美,但是太冷了.不過……沒有挑戰的事,本王也懶得花費心思."

正在此時,一頂精致的小轎子緩緩而來.

君玉亭看見那轎子,劍眉就皺了起來.

轎子停下,從里面吃力走出一位大腹便便的女子.那女子看樣子要臨盆了,身形臃腫不堪,面色浮腫.正是甯如月.

甯如月換了一件素色衫子,臉上也擦去了濃妝,這樣順眼多了.

她怯怯朝著君玉亭走來,吃力施了一禮:"王爺,妾身見過王爺.……"

君玉亭皺著眉看著她的樣子,口氣冷淡中帶著濃濃的不悅:"你怎麼來了?不在王府中好好歇著,來做什麼?"

甯如月看著遠處的竹屋,眼底掠過濃濃的嫉恨.不過她面上卻沒有顯露一點.

她抬起現在還算楚楚可憐的眼睛看著君玉亭,怯怯道:"王爺,妾身見王爺久未在府中,想問問王爺府中的事宜."

君玉亭的眉頭一下子皺得更深了.他冷冷道:"王府中自有管事,本王很忙,這點小事都要來問?如月,你很閑?"

甯如月見他不高興急忙連連搖頭:"不不不……王爺,妾身是……是想王爺了.畢竟妾身懷著孩子,每日不知為何總是想見見王爺心中才安定."

君玉亭眼底的厭惡更深了.

女人對他如同衣服一樣,舊了就扔.所以他的王府中從未有過女人.從前對蘇清翎他也不過是如此,因為懷著利用的心思才多花了幾分心思.

至于後來出現的甯如月卻是他從未想過的助力.既然有一個女人甘願為他做事,他何樂不為?

蘇家不識好歹,最後被他一力鏟除,這甯如月和

背後的甯家也迫不及待地效忠于他.對他來說,目的已經達到,這甯如月便無關緊要.

只不過這甯如月平日最會扮乖巧,他一時不查竟然讓她懷有身孕,等到發現的時候已經是三個月了,胎已穩固.他想要下手已經來不及了.

再加上甯如月苦苦哀求,他這才留下這一胎.

不過甯如月是庶出,他君玉亭的孩子怎麼可能讓一個卑賤的庶出之女生出?所以連帶著他也討厭了這眼前的甯如月和她肚子中的孩子.

如今甯如月還拿著孩子和他說話,更是觸了他的逆鱗.

君玉亭忽然邪笑:"你想念本王?"

"是……"甯如月大喜,以為自己軟語溫求一定是打動了君玉亭.

她立刻款款地靠了過去,眼底都是激動:"王爺,妾身雖然有孕不能伺候王爺,但是……妾身……"

她眼底春情泛濫,看得君玉亭眼底的邪笑更濃了.

他猛地一推.甯如月臃腫的身子還沒靠上他的身,一下子就"飛"了出去.

"啊……"甯如月倒在了地上,一下子痛得大叫.

君玉亭眼中冷色如寒冰:"也不看看你這德性.長得蠢笨如豬還敢來打擾本王?本王留你在王府中生產已經是開恩.別的你一點不用奢望了!"

甯如月摔得腹中也劇烈疼痛起來.

她扶著肚子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冷得像是萬年冰雕的君玉亭.

"王爺……王爺……妾身還懷著您的孩子……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妾身?"她哭.

君玉亭從懷中冷冷掏出手帕,擦著自己如白玉雕似的手:"有孩子又如何?想要為本王生孩子的女人猶如過江之鯽.一介庶女竟然也想攀上枝頭變鳳凰,想得太美了."

甯如月又痛又驚,此時她被君玉亭這麼一推本來就要臨盆,現在這個樣子恐怕真的要生了.

"王爺……妾身錯了……王爺……妾身要生了……肚子好痛……"她躺在地上大呼小叫.

君玉亭厭惡看了她一眼,再看了一眼身後的竹屋.

"要生去別處生去,不要驚擾了趙小姐!"君玉亭冷冰冰丟下這麼一句,轉身拂袖離去.

甯如月看著他的背影,眼底都是不敢相信.

"王爺……王爺……"

她不住地喚,可是那人影壓根就沒停下的意思,絕然而去.

"君玉亭……"甯如月眼底都是深重的怨毒.

腹痛都比不上此時的震怒和失望帶來的痛苦.

她狠狠一把抓住地上的草,眼底怒火滔滔:"君玉亭……你利用完了我以後就想要甩掉我甯如月,做夢!做夢--"

"啊!--"

不甘的聲音直沖天際,帶著強大的怨氣,久久不絕……

……

蘇云翎一早起來,伸了個懶腰.這兩日她過得十分舒心.府中安安靜靜的,什麼事都井井有條.

蘇玉煥自從聽說秋後就可以進京,高興得忙前忙後.

蘇云翎聽說他花了一大筆重金去請了能工巧匠准備去重新修繕蘇家在京城的宅子.至于怎麼修繕,蘇玉煥賣了大關子,說等到時候要給蘇云翎一個驚喜.

蘇云翎見蘇玉煥這麼熱情也就由著他去了.

蘇云翎起床,梳洗用過早膳後想了想,對鏡略微打扮了下就朝著蘇府的老宅深處一處雅致院子走去.

在這里住的不是別人,正是還在濟州城中的宸親王君云晟.

他自那一日來了蘇府中就似乎打定主意不走了.每日他要麼早出晚歸不知道在忙什麼,要麼就是陪著蘇玉書聊天,一聊就是到了深夜.

蘇云翎也不知道君云晟的腦子到底哪一根筋又開始抽風了.

一個正常人和一個半瘋癲的人能聊出什麼嗎?

這令她百思不得其解.

兩男人還喝酒,一喝往往是她父親蘇玉書各種趴下,她這個做女兒的只能跟著伺候.而始作俑者卻是越喝眼睛越亮.

那酒水潤過的冷眸盯著她,能盯得她渾身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不過君云晟能在蘇府中住著卻也有好處.先前賈姨娘和林姨娘的事,因為他在而簡單方便許多.

果然人靠大樹好乘涼.

蘇云翎這下算是真的理解這一句的意思了.

不過今天她找這一棵"大樹"是有正事要談的.

蘇云翎想著心事,不知不覺已經到了君云晟住的院子里面.

她還沒走近,忽然聽得君云晟肅冷的聲音:"找不到?都是一群廢物!找了那東西找了好幾個月了,竟然一點進展都沒有!你們要本王向皇上怎麼交差?"

"統統都給本王滾!--"

****************************

昨天冰實在是暈,不但章節字數不夠,還章節名字寫錯了.

這里鄭重道歉一下.這類事以後不會發生(如果有個萬一……我也會事後彌補!)

冰昨天實在是太累了,今天萬字更新,昨天不夠的字數今晚會補上,下一章大概在晚上更新,會更夠5500+的.以彌補昨天的字數.

上篇:第一百四十七章 煮林氏(二)    下篇:第一百四十九章 一觸即發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