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四十章 想   
  
第一百四十章 想

倆人正在說話間,君云晟已疾馳到了跟前.

他冷厲的黑眸掃了一眼四周,特別是看著地上那滾來滾去不住哀嚎的十二個金光閃閃的金人,一雙如鷹翅的劍眉皺了皺.

四周刀劍林立,金王爺的護衛再厲害此時都不住地往中間縮去.自古民不與官斗.在凶神惡煞的惡徒碰上訓練有素的精兵都要先膽怯三分.

更何況從剛才君云晟帶兵沖來的雷厲風行樣子就知道,這幾千精兵絕對是精兵中的精兵,搞不好還是經常征戰沙場的精騎兵酢!

一股由君云晟帶來的濃濃威壓充斥在整個密林空地上,所有人心口都是一窒.

蘇云翎不由多看了君云晟兩眼.

不過是多日未見,君云晟竟然有這麼強的威勢.

君云晟冷冷看了她一眼,在看到她身邊的南宮琴笙時,眼底一簇細微的怒火騰起,化成更冰寒的眼神.

南空琴笙似乎也注意到了他不善的視線,一側頭,似笑非笑與君云晟"對"上.

他面容十分俊美明亮,這一笑更似帶了魔與神一樣的光籠罩在臉上.

君云晟臉色沉了沉,冷哼一聲.

"京畿方圓三百里不可有聚眾斗毆,違者斬!"他冷冷發話.

金王爺和鬼醫兩人頓時一縮.

金王爺肉呼呼的臉上不住地淌汗.只要他眼不瞎就能看出這前前後後早就被大批精銳人馬包圍了.

金王爺打著哈哈上前:"這位將軍……"

"刷刷"兩聲.

他還沒到了君云晟近前,兩邊就伸出一柄柄冰冷的長槍,尖銳的槍頭直指他胖得幾乎看不見的脖子.

"見了宸親王還不下跪,視同謀逆!"軍士們一喊,聲震天.

金王爺一哆嗦,膝蓋一軟頓時跪下.他身後的鬼醫一見只能也沉著老臉也跪了下去.兩人這一跪剛才才還拿著刀的護衛們也一個個也只能跪下.

方才還劍拔弩張的氣氛一下子就消失得無影無蹤.

蘇云翎哭笑不得,這個金王爺不是很厲害來著的嗎?怎麼就這樣不戰而退了?

不過這樣也好.有人出手料理這狂妄的人總好過厮殺一場.

君云晟下了馬,慢慢向蘇云翎走去.

他身上輕甲在身,腰間別著寶劍,走路姿勢卻是一深一淺.眾目睽睽之下,他走得十分泰然自若,明明身有殘缺卻好像是走在廟堂大殿之中.

那麼的自信滿滿,貴氣凜然.

蘇云翎心中輕歎,他的腿早就恢複如常卻偏偏還不示人,不知是為何.

她正神游著,君云晟已經走到了她面前.

他冷冷向她伸手:"下來!"

蘇云翎一愣,腰間一緊,是南宮琴笙警告似地摟住了她的腰.

"恕在下眼拙,眼前這位大人是?……"南宮琴笙笑得謙卑,蘇云翎卻能感覺到他手中力道中帶著的濃濃占有欲.

像是在宣告著她是他的,誰都不能來搶.

蘇云翎頭痛.

怎麼辦?這南宮琴笙油鹽不進,君云晟又是那種我行我素的人.

兩人一撞上就像是冰和火碰撞.

她原本想著等回去後和南宮琴笙再好好打個商量,勢必要讓他不要阻擾了自己的複仇計劃,再慢慢讓他成為自己打垮君玉亭的助力.

現在可好了.君云晟一出現,她的計劃都亂了.眼前亂局剛解,又一亂局再來.

君云晟和南宮琴笙?

想一想,她腦子都要疼死.

果然,君云晟連看都不看南宮琴笙一眼,事實上,從剛才開始他除了掃了一眼空地上的金王爺等一眼外,眼睛里根本誰都沒入他的眼.

他只盯著她.

"下來!"君云晟重複.

蘇云翎臉頓時紅了,不但是尷尬還是惱火.她現在正被南宮琴笙暗中捏在手中.南宮琴笙又是毒門聖主,隨便一個毒都能讓她和君云晟立刻化成一灘血水.




這個君云晟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來!

這可怎麼收場?

她正要回答,忽然在地上痛苦哀嚎的十二金人忽然齊齊大吼一聲.那聲音震得像是要把空氣撕裂.

蘇云翎一哆嗦看去,頓時都要吐了.

只見剛才十二金人粗壯的手上竟然露出了白骨,片片虯紮的肉都化成了膿血.

桑童咯咯笑了起來.蘇云翎看到他眼中都是閃著詭異的興奮,就像是終于得到了自己心愛玩具的模樣.那詭異的笑聲就跟火藥桶里點燃了火苗一樣,還在地上翻滾的十二金人一下子齊齊怒視著罪魁禍首.

糟糕!

蘇云翎心中劃過這兩個字.

下一刻果然十二個金人怒吼著像是失去理智的巨人,齊齊沖向馬車.

"殺了他!"怒吼震天.

君云晟頭也不回,冷冷道:"殺!"

四周的士兵們立刻喝了一聲,馬上長槍就朝著那十二個發狂的金人捅去.可是十二金人身形巨大,身上還穿著沉沉的金鎧甲.

俗話說的好,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更何況他們都已發狂,更是力大無窮.手臂一揮,竟然生生把刺來的長槍攔腰抓起,摔在地上.

糟糕!蘇云翎看著直奔而來的十二座金鋼,心中發顫.以他們的聲勢看樣子不活生生撕碎這馬車中的人不罷休.

桑童依舊在笑著,充滿了不屑和挑釁.

毒門的人果然腦子都不正常!蘇云翎被他笑得心煩意亂.

忽然身邊風動,她眼前只覺得淡影一晃,南宮琴笙出手了.眾人只覺得一道淡青色的身影就如九天下來的謫仙在面前起舞.

他落在十二金人之中,手指如蓮,輕點上十二金人朝著他揮舞過來的的拳頭.

十二金人已經發狂,出的招式沒有章法可依,他穿梭其中就如閑庭信步一樣,俊臉上甚至帶著笑意.那十二金人雙眼通紅,臉色發狂.

可是不知為什麼被他一點那些個金人就跟中了邪術一樣倒在地上,神色痛苦.可偏偏的一個個都無法出聲,臉色扭曲得可怕.

金王爺和鬼醫兩人看得臉色發白.下毒不可怕,可怕的是下毒的人.壓根就看不出他是怎麼下手的,也不知道他到底是用了什麼奇怪的毒.

他瀟瀟灑灑一戰而退,留下地上橫七豎八一地的金人.

蘇云翎卻看得暗自搖頭.剛才被他這麼一下毒,那金人的痛苦只會增加,絕對不會減少.

君云瀾終于舍得看了他一眼,冷冷對身後的士兵開口:"殺!"

刀劍聲起,十二個金人身首異處.密林中血腥味四起.金王爺再也忍不住伏在地上哇啦啦地吐了.鬼醫臉色也黑得可怕.

打臉啊.打得真狠.

本來他們是來搶劫的,沒想到這下子搶劫的搶不成,還被人家按在地上一巴掌一巴掌地招呼.

這個小丫頭到底是什麼來曆?不但有毒門聖主撐腰,還有一個能驅動兵馬的親王親自前來迎接?

君云晟看也不看身後一眼,對蘇云翎皺眉道:"還不走嗎?"

蘇云翎看著身邊的南宮琴笙,眼底的為難和糾結終于是被君云晟看出來了.

他眸色一沉,看向南宮琴笙,問蘇云翎:"他是誰?"

蘇云翎心中無語地翻了翻白眼.

這君云晟能夠再直白一點嗎??

南宮琴笙微微一笑,眸色流光:"阿翎,這又是誰?沒聽過你還有這麼一位威風凜凜的朋友."

蘇云翎笑了兩聲:"大家都是朋友."

君云晟已不耐煩,手伸過去一把將蘇云翎從馬車中抱下來:"走吧.找了你好幾日了.你的丫鬟都急哭了."

蘇云翎被他不提防當眾抱下馬車,本要發作的.一聽這話連忙問:"小烏鴉現在怎麼樣了?"

"我送她回濟州城了."君云晟道.

兩人說著話,徹底忘了身邊臉色越來越黑的某人.

"阿翎!"他

終于忍不住開口.

蘇云翎這才反應過來他還在一旁.她頓時兩難.怎麼辦?

君云晟冷冷看了他一眼:"閣下是誰?"

南宮琴笙忽然笑了笑:"剛才說了,我是阿翎的朋友."

君云晟不再理他,一把抱起嬌小的蘇云翎徑直離開.早就有士兵牽來他的坐騎.他一把將蘇云翎放上了馬背:"好了,本王為了找你費了不少功夫.走吧."

他說著翻身上馬.

蘇云翎要不是一向鎮定,此時嘴巴一定成了"o"字.

就這麼簡單就把她從南宮琴笙手中"搶"過去了?要是這麼簡單,她剛才腦中亂七八糟想的大戰三百回合又是怎麼回事?

君云晟冷冷掃了空地上的一堆尸體和戰戰兢兢的金王爺.

"這些江湖匪類留著也是禍害!殺了!"

他看了一眼南宮琴笙和桑童:"你們若是她的朋友,離得遠點,免得誤傷無辜."

君云晟說完狠狠一抽馬鞭,帶著蘇云翎揚長而去.

南宮琴笙的臉色一下子沉了下來.與此同時,四周的喊殺聲震天,血霧噴灑.

金王爺嚎叫:"不……不,我是良民!良民……"

可是沒有人理會,習慣行軍作戰的士兵們轉眼成了收割人命的刀斧手,整齊劃一地逼近,不斷地切割包圍著林中空地的那些個凶悍的"江湖匪類".

"聖主,我們走嗎?"桑童聲音低沉地問.

南宮琴笙冷冷一笑,兩簇陰冷的冷光在眼底妖嬈閃爍:"君云晟……"

"我們走!"

他長袖一揮,地上一具早就死透的尸體被他凌空卷起,往前一拋,頓時還整齊劃一的包圍圈被強行撕開一個口子.那些被尸體撞到的士兵們不過片刻就一個個嚎叫著丟了刀劍,滿地打滾.

他們的臉上無一例外地都布滿了黑色的毒素.

南宮琴笙冷魅一笑,玉一樣的指上帶著幽幽的藍光.

桑童咯咯地笑:"聖主一出手果然厲害!"

南宮琴笙最後看了一眼君云晟離去的方向,就這樣傲然地踏著一地尸體,帶著桑童翩然離去.

……

風在耳邊呼呼地吹著,蘇云翎身體先天不足,抵擋不住這麼強勁的風.她不由向背後人的懷中縮了縮.

君云晟眸色動了動.

蘇云翎忽然覺得眼前黑影滿天撲來,卻是他用披風將她密密地包裹起來.

暖意襲來,驅散了冷意.

蘇云翎心中不由一動,便在他懷中乖乖地一動不動.

終于,身下的馬兒停住了.眼前的披風拿開,刺眼的正午陽光刺來.蘇云翎揉了揉眼睛,耳邊就聽見烏木珠歡喜的尖叫.

"二小姐,你終于回來了!"

蘇云翎半睡半醒了一路,被她這麼一叫徹底清醒過來.

她抬頭一看,原來竟然到了濟州蘇府了.

她有些詫異地回頭看著君云晟,沒想到他的坐騎這麼快.這一路上算是不怎麼受罪就到了.

烏木珠撲到了她身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嗚嗚……二小姐,我以為你被壞人抓走了."

蘇云翎心中尷尬.

三天的確是去了太久了,難怪烏木珠會擔心.

她好不容易哄好了烏木珠,回頭看著一身玄色戰袍加身的君云晟.她有些頭疼.

這家伙到底是要做什麼?

君云晟看了她一眼,忽然開口:"你不請本王進去坐一坐?"

蘇云翎這才想起自己還傻傻站在府門前呢.

她暗中白了他一眼,規規矩矩道:"宸親王請進."

烏木珠瞪著圓溜溜的眼睛,一會看看她,一會看看滿臉冷氣的君云晟.

這,到底是怎麼個情況?

……

香茶伺候,書房中如去時的那般優雅靜謐,只是多了一道冷冰冰的風景.

蘇云翎梳洗後,一身清爽地來到書房中.

一想起要面對君云晟,她就從心底皺起眉.她可沒有忘記上次分別的時候是怎麼個情形.

那可是她親口拒絕君云瀾提議的做媒.她當時憤然離開的時候在門口還碰見了君云晟.

"坐."君云晟的聲音將她魂游天外喚了回來.

蘇云翎看了他一眼,不冷不熱的道:"這是我家."

這麼個反客為主是怎麼個回事?

君云晟看了她一眼:"皇上讓我查蘇家一案."

蘇云翎一聽頓時屏住呼吸.果然……

君云晟淡淡道:"但是蘇家一案牽連甚廣.不是那麼簡單的.比如那些證據就在大理寺卿手中,目前是無法拿到手了……"

"怎麼會拿不到?"蘇云翎憤怒了.

那些所謂的證據都是假的.都是君玉亭一手捏造的!

如果君云瀾要查怎麼可能拿不到?

"因為都被燒毀了."君云晟似笑非笑:"你以為君玉亭和龐妃一黨這麼簡單就可以扳倒的嗎?他們能誣賴你蘇家謀反,定有萬全准備."

"那人證呢!"蘇云翎不甘心.

證據被毀了,無法證明是不是她父親謀反,那人證呢?

她不信那些所謂的人證這麼久了還能堅持信口雌黃.

"人證都在天牢中."君云晟面無表情:"本王問了幾次都無法讓他們開口翻供."

蘇云翎呆呆坐在椅子上.

這一切她本來就有心理准備不是嗎?

君玉亭此人做事都要萬無一失,能硬是誣賴無罪的蘇玉書謀反,那些所謂的"證人"一定都是不怕死的.

"皇上的意思是,讓你稍安勿躁.再等等."君云晟淡淡道.

蘇云翎心神不在地點了點頭.

原來是為了這件事.

她澀然道:"回去替我轉告皇上,蘇家多謝皇上相助."

君云瀾沒說出口的意思她明白:要讓蘇家完全洗清罪名,一定要等君玉亭垮台.不然的話根本不可能.

而龐妃勢大,君玉亭手段多樣,心機深沉.這一座龐然巨物就像是她眼前的一座大山,還沒挖掉他冰山一角,她就已然感覺到了巨大的壓力.

"皇上已經將你安排到了盧云書院.秋後你就可以帶著蘇大人進京了."君云晟道.

蘇云翎點了點頭.

這安排她也知道,進京才有更大的機會.

忽然,她眼前覆下一道陰影.

蘇云翎從神游中抬頭,忽然對上君云晟黑曜石一樣的深邃的眼.

"為了恢複蘇家的名譽還有一種方法."他緊緊盯著她的眼睛.

"什麼方法?"蘇云翎問道.

她問著,眼中的光芒一下子熱了起來.

她蘇家被先皇帝貶成了庶民,再也不是世族.幾百年的名聲和基業都毀于一旦.她迫切需要洗脫罪臣之後的名聲,光明正大地站在京城各大世家豪門前.

告訴他們,蘇家沒有倒!

蘇家的蘇清翎死了,但是她蘇云翎歸來了.

這場景她想想就渾身血都熱了.

她蘇家的榮光,她蘇家的清廉和驕傲,她蘇家幾代人積累下來的財富和地位……都要統統還回來!

君云晟看著她明亮的眼睛,慢慢道:"嫁給本王,成為宸親王妃."

蘇云翎一愣.

"嫁給本王,皇上可以因此賜下恩旨,洗去你們蘇家的罪名,還會為蘇大人恢複名譽,封他為某某國公.蘇家又可以堂堂正正在京中安身立命.君玉亭和龐妃再也無法對你們下手."

蘇云翎愣愣看著他.

那一張和君玉亭幾乎一模一樣的臉說著這些話,這感覺

有多奇怪就有多奇怪.

***************

恩,今天一章,六千字.繼續打滾求月票~~~~要麼送朵花花也好.

上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同床共枕    下篇:第一百四十一章 出事了(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