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三十八章 和阿翎睡   
  
第一百三十八章 和阿翎睡

"怎麼樣?考慮下?"他捉起蘇云翎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笑得分外魅惑:"這樣的機會,就只有一次."

蘇云翎冰冰涼涼的手被放在他那張俊美的臉上,手下肌膚滑如絲緞,嫩如白筍.她不得不承認,有的男人真的如妖孽一樣,看著你笑卻像是要勾住你的魂.

眼前不就是這麼一只麼牙?

蘇云翎甩開他的手,淡淡道:"多謝聖主抬愛.可惜,小女子還是覺得一個人比較好點."

南宮琴笙也不勉強,邪魅一笑:"那行.酢"

蘇云翎問:"我的提議,聖主考慮得怎麼樣?"

南宮琴笙似笑非笑:"讓我背叛君玉亭,此時你還不夠資格.不過看在你會金針刺穴*的份上,我不會殺你."

"哦?"蘇云翎心中說不失望是假的.

她這麼冒險跟著南宮琴笙,兜了這麼大一圈竟也是做了無用功.但是,稍微一想也釋然了.南宮琴笙沒立刻回絕死就有一線希望.

"那接下來呢?"蘇云翎問.

南宮琴笙看著她,微微一笑:"阿翎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自然是不用再留在此地."

蘇云翎放了心.其實這一局壓根就是她贏了.被她試探出南宮琴笙的底細,雖然沒有辦法撬動君玉亭那龐大權力冰山的一角,但是起碼有機會.

只要對君玉亭不利的,她都想努力經營!這也是她冒險跟著南宮琴笙的原因之一!

蘇云翎想定,算了算日子自己在這藥市也待了三天了.烏木珠還不知道急成了什麼樣子.

她連忙道:"那既然如此,我准備准備就可以啟程回去了."

她一動,手忽然滑落,胸前的一大片衣服也隨之敞開.她的臉頓時一紅,急忙去抓,可是手腕不知怎麼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不但手腕沒有力氣,整個人也軟綿綿的.

她又羞又怒:"南宮琴笙!你到底給我下了什麼藥?"

她剛才還好好的說著話,怎麼一下子就沒了力氣?

南宮琴笙此時笑了.他容色本就十分美,此時笑起來分外蠱惑人心.蘇云翎怒視著他.看著他挪了過來,然後將她無力的手握住.

他關切地問:"阿翎怎麼了呢?"

蘇云翎恨得牙癢癢的.南宮琴笙果然不愧是毒門聖主.她剛才還好好的,一轉眼就著了道.而且根本不知道怎麼中的.

南宮琴笙似笑非笑看著她:"阿翎不回答?是不是起不來了?是不是覺得渾身都好好的,就是渾身一點力氣都沒有?"

蘇云翎咬牙切齒:"快給我解藥!你這樣我怎麼走?"

南宮琴笙靠她靠得很近.他身上悠悠的藥香傳來,令人心悸.可是他靠得太近了.呼吸都噴到了她的面上.

蘇云翎冷著臉轉頭避開.

南宮琴笙伸手撫上她的香肩,淺笑:"走?阿翎要走到哪里去?"

蘇云翎一聽,滿心頓時都涼了.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放阿翎走了?你知道我是靜王君玉亭的人,又知道我做過什麼事.還會金針刺穴*.你說這等寶貝我怎麼舍得讓你走呢?"他幽幽的說,聽著溫柔繾綣,可是聽在蘇云翎的耳朵中就跟催命符一樣.

糟糕!

她漏估了南宮琴笙的脾氣!

蘇云翎佯裝鎮定:"那你囚著我又有什麼用?"

"什麼用?自然有用."南宮琴笙笑得陰柔:"不然你以為能輕易就從我的手中逃走嗎?"

蘇云翎一顆心砰砰跳了起來.

這人……真的是完全捉摸不定.

蘇云翎勉強壓住沖動,眸色一沉:"這麼說聖主大人是要我一直跟在你身邊了?"

"那是自然."

"有期限嗎?"

"等我眼睛好了自然放你離開."

"當真?"蘇云翎懷疑.

南宮琴笙笑得坦蕩,回了她四個字:"自然是假的."

蘇云翎臉色一變,手一揮就要沖著他那種禍國殃民的臉落下去

.可是南宮琴笙手一抬,已輕易的捉住了她的手.

他冷冷捏著蘇云翎的手腕:"在我身邊不好嗎?阿翎先前不是說好了要治好我的眼睛嗎?怎麼的?你只是在騙我?"

蘇云翎怒道:"我自然會治好你的眼睛,只是一條,你不許囚著我!"

南宮琴笙側頭想了想:"原來是不喜歡跟我在一起.無妨,在一起習慣了就好了."

他說著開始脫身上的長衣.蘇云翎猛地瞪大雙眼:"你要做什麼?"

南宮琴笙手一揚,淡青色的長衫紛紛落下,他已著了一件雪白中衣在她面前.

"我要和阿翎睡."他笑得分外邪惡.

蘇云翎渾身毛骨悚然.

她咬牙:"金針刺穴*你到底要不要!"

南宮琴笙把頭埋入她的頸窩,笑得很歡快:"得到了你不就是得到了金針刺穴*了嗎?"

他的鼻息在她的脖子處嗅著,麻麻酥酥癢癢的.蘇云翎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她輸了.

輸在了她是女人,他是男人無法逆轉上面.

"南宮琴笙,我發誓你碰我一下,我就自絕在你面前!"蘇云翎臉色鐵青.

比起報仇不了,她更不能容忍自己是別人手中的傀儡.

"別威脅我.威脅對我沒用."南宮琴笙冷笑:"我有一千種法子讓你生不如死.蘇云翎,最好的選擇是你成為我的人."

蘇云翎心念電轉,忽然道:"你想知道蘇清翎的下落嗎?"

"哦?--"南宮琴笙拉長聲調,眼底卻依然冰冷:"你想說什麼?拿著一個已死的女人來當做新的籌碼?"

蘇云翎飛快道:"蘇清翎實則沒有死.不然我怎麼知道君玉亭這麼多事?這一切都是我姐姐蘇清翎告訴我的."

"不可能!"南宮琴笙冷笑:"中了流觴之毒的人不可能還活著."

"呵呵……那中了魅生毒的皇上,為什麼現在還好好的?"蘇云翎的話中無不諷刺.

南宮琴笙渾身一僵.

蘇云翎看准時機,繼續道:"四大奇毒並非無解藥.魅生能解,流觴為何不能解?今日我和你談一筆交易.你不傷害我,完整無缺送我回去.我將來把解藥拿給你."

南宮琴笙不說話.他修長的手指把玩著蘇云翎的長發.柔順的發在燭光下分外柔順.他盯著她,眼中若有所思.

蘇云翎此時反而平靜下來.她雖然知道南宮琴笙是幾乎看不見的,但是他其余感官比常人靈敏百倍,這個關鍵時刻要是她哪怕呼吸粗重都會被他認為是心虛.

"解藥在哪里?"南宮琴笙終于開口,冷冷地問.

"在皇上手中."蘇云翎不假思索地回答.

她相信這個消息君玉亭一定知道,而君玉亭有沒有告訴南宮琴笙卻是另一回事了.

果然南宮琴笙冷笑起來:"好啊!果然是有解藥的.君玉亭,你竟然還敢怪我派的殺手不濟."

蘇云翎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氣.

"不錯.這個消息值得一千萬兩."南宮琴笙慵懶一笑:"如你所願,這一千萬兩我會找君玉亭拿.不過……這個有這種萬毒解藥的確是我毒門的克星."

"所以,只要你能拿到萬毒解藥,我可以暫時不動你."

蘇云翎這時才松了一口氣.

危機解除了.

果然在南宮琴笙的心中,毒門比一切都重要.試想,若是有人擁有可以解世間萬毒的解藥,甚至長生流年,流觴,魅生四大奇毒都奈何不了它.那毒門還有什麼存在意義?

"當真?"蘇云翎正色問道.

"自然是真的."南宮琴笙眸色沉沉:"我從不拿毒門開玩笑."

*******************

繼續求月票,不要掉下榜單!麼麼噠!~~

上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想要一件東西,你    下篇:第一百三十九章 同床共枕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