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想要一件東西,你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想要一件東西,你

"咳咳……你……你接近我.我就知道你就是毒門中人.你以為我聞不出你身上全身上下,怎麼洗都洗不掉的藥味嗎?你以為我看不出你的眼是被人人為毀去的嗎?琴越公子的眼……根本和你不一樣.我精通醫術,這些怎麼都會認不出來?……咳咳……只是我沒想到你竟然是毒門聖主……"

"呵呵……想必這幾年君玉亭沒少扶植你在毒門中一人獨大……咳咳……"

"你替他……替他殺了多少人?鏟除了多少異己?當我不知道?……哈哈……牙"

蘇云翎一邊說一邊咳嗽,可是她那雙原本清亮的眼睛此時透出來的統統都是怨毒.琴笙雖然看不見她的眼神,但是那一字一句卻是聽得明明白白酢.

他冷笑一聲,長袖一卷蘇云翎整個人就被他攬入了懷中.

他一把捏住了她的下頜,看著她憤怒的臉,冷冷一笑:"說得好.既然你認出了我是靜王的人,那未免留你不得了!蘇云翎,這是你自找死路,可不要怨我!"

他的手漸漸鎖緊,蘇云翎卻巍然不懼.她冷笑:"你敢殺我嗎?全天下只有我會金針刺穴.你想要重新看見,只有我一人可以幫你.你殺了我?……呵呵……那你一輩子永遠就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

"那你永遠是君玉亭座下的一條狗!"

"啪"的一聲,蘇云翎悶哼一聲,臉上頓時浮起了五指印.

一縷血線從她唇邊緩緩流下.眼前的南宮琴笙變得異常陰沉駭人.

蘇云翎頓時頭暈眼花,不知自己身在何處.迷迷蒙蒙中,她只覺得自己身上壓上一個重物,一條濕熱的舌頭輕舔著她唇邊的血跡.

"狗?蘇云翎,你到底是從哪里冒出來的?"那聲音陰沉可怕:"別以為你這樣我就認不出你來,你到底是不是蘇清翎?"

蘇清翎,三個字讓蘇云翎一下子從昏沉中清醒過來.

她猛地睜開眼睛,南宮琴笙已經牢牢地把她壓在身下.她身上的衣服已經被他扒開,露出粉嫩的肚兜.玲瓏曼妙的身材暴露在燈光下.

他目力不及,可是他卻用手冷冷地摸過她的腿,她的腰肢,她纖細的手指,然後停在她的肋骨處,像是故意折磨她一樣,悄悄的一點點往上.

"你再往上一下,我發誓,南宮琴笙你這雙眼我要你連最後一點光都看不見!"蘇云翎聲音冰冷無比.

那只作惡的手停在了肋骨處.

兩人靠得這麼近,近得她幾乎可以聞到他的鼻息.

琴笙笑了.他邪魅地看著她,低下頭,緩緩地輕恬她的唇邊.蘇云翎只覺得自己渾身寒毛都要豎起來.他像是一只盤踞在她身上的毒蛇.

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給人致命的一擊.

"威脅我?很好,蘇云翎,你不說可以.我手中有幾千種毒藥可以讓你生不如死.你盡管可以威脅我,罵我是狗.不過你罵的越痛快,我就讓你死得越慘.你信不信?"他冷冷笑著.

蘇云翎渾身衣衫凌亂,身上被他死死制住.而且他的唇還在她的唇邊逡巡,雖不是熱吻,但是那麼曖昧……

蘇云翎笑了笑:"我死了,聖主大人豈不是眼睛也瞎了嗎?君玉亭給你再多的好處,也換不回你的眼睛不是嗎?……唔……"

她還沒說完,那只可惡的手已經牢牢地覆在她的胸前.

轟的一聲.

蘇云翎只覺得自己身上所有的血都湧上了腦中.她猛地瞪大眼睛怒視著身上的南宮琴笙.

他竟然……竟然碰了她!

"南宮琴笙!--"她的聲音冷得像是可以將他穿透.

南宮琴笙微微一笑,燈下的他顯得邪魅無比.他慢慢揉捏著手底的綿軟,冷笑:"本聖主平生最恨指手畫腳的人.你敢威脅我,就得承受住我的怒火."

他說著低頭堵上了那張通紅欲滴的唇.

他雙眼目力不及,可是能聞見身下嬌軟的身子傳來的馨香,可以聽到那聲音就在耳邊,吐出的熱氣,身下的溫度度來,這麼火熱……

他是男人.

是個讓江湖上所有人都不敢接近的男人.可是那一日,她扶起了他,握住他冰冷的手.那樣拙劣的相遇明明是他親自做的一場局,可是為什

麼好像卻是套住了他自己.

她在馬車中幽幽的歎息"琴越,我會治好你的眼睛."

雖然知道她也許是在騙他.

可是就是這麼突兀的,有一個人肯這麼無所顧忌地站在他的身邊.她的身上有他喜歡的淡淡藥香,她的聲音是那種清冽悅耳的聲音.

她提著藥箱跟著他到了藥市,來到地下世界.他有一千種一萬種可以隨時殺死她的毒藥.可是就這樣沒來得及下,看著她在自己身邊轉啊轉啊,看著她朦朧的光影就這般地在眼前不停的晃動……

蘇云翎瞪大雙眼.她幾乎不能動了.長發被他牢牢抓住,唇舌都被堵住.他帶著藥香的舌肆無忌憚地碾過她的唇,撬開,探進……

這個吻是懲罰的吻.

她被壓得無法呼吸,只能在吻的間隙吸收空氣.

不知過了多久,他忽然放開她.蘇云翎得了自由一把推開他,在一旁喘息個不停.

"呸!"蘇云翎怒視南宮琴笙,"卑鄙無恥!下流!"

南宮琴笙斜斜靠在一旁.他的長衫已凌亂,呼吸也不穩.只是他那眼底的複雜躁動之色出賣了剛才那一吻的情動.

天知道他是用了多大的克制力才放開她.

"繼續罵.罵完了,可以商量下你怎麼個死法!"南宮琴笙慵懶一笑,一雙黝黑卻沒有焦距的眼瞳冷冷看了過來.

蘇云翎急忙一把抓起身上的衣服拼命往後縮去.

"南宮琴笙,你要是識大局的話,你就應該離開君玉亭!"蘇云翎冷冷道.

南宮琴笙冷笑:"我眼睛看不見了,心卻沒有瞎掉.如今靜王權勢之大,我為何要棄明投暗?"

"呵呵!"蘇云翎毫不客氣反唇相譏:"棄明投暗?應該說是棄暗投明吧!君玉亭絕對做不了皇帝,你跟著他永遠只是死路一條!"

"哦?"南宮琴笙笑得更加陰冷:"那要跟誰呢?我這種你所謂的狗,要是隨便認主人的話,豈不是連狗都做不成了?"

蘇云翎不由皺眉.

南宮琴笙脾氣太過古怪了.她先前想好的一切在他面前根本沒什麼說服力.

"我用我的金針刺穴換."蘇云翎毅然開口,"我不信你和君玉亭是君之之交.他此人陰險狡詐,多疑冷血.你和他不過是利益交換.既然如此,你和他合作,還不如和我合作!"

"哈哈哈哈……"南宮琴笙笑得分外開懷.

蘇云翎一聲不吭,任由他笑著.

終于,南宮琴笙笑完了,一伸手捏起蘇云翎精致的下頜.他冷冷看著她,輕笑:"蘇云翎,你知道你為什麼能活到現在嗎?"

"為什麼?難道不是因為我能治你的眼睛?"蘇云翎篤定挑眉.

"因為你特別特別的天真,天真得我都不想下手.而且根本沒有一個女人敢在我的面前這麼挑釁我的耐心."南宮琴笙笑得陰沉.

一張俊美的臉因為這邪笑越發魅力難擋.

蘇云翎抿唇不語.

"如果你要我和你合作也好.有一件東西,我現在很有興趣."南宮琴笙放開她,懶洋洋說道.

"什麼東西?"

"你."

蘇云翎側目,冷笑:"我?"

她有些失笑:"我這身體?"

她這身體先天不足,痩得摸起來都滲人.他竟然要她?

"怎麼?不想給?"南宮琴笙的眼中隱約有火苗在跳躍.

蘇云翎失笑:"金針刺穴*你不要?你要我這身子?萬一我的臉長得丑如無鹽怎麼辦?"

"那我也要."南宮琴笙笑得更加邪魅:"反正我都已經瞎了,女人對我來說都是一樣."

"怎麼樣?考慮下?"他捉起蘇云翎的手,放在自己的臉上,笑得分外魅惑:"這樣的機會,就只有一次."

******************************************************

上篇: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畢露    下篇:第一百三十八章 和阿翎睡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