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畢露   
  
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畢露

蘇云翎清清冷冷站在門口,神色篤定.

鬼醫幾乎是撲了過來,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你到底是用什麼針灸之法?"

蘇云翎掰開他枯瘦的手,微微一笑:"鬼醫前輩,你輸了.記得把萬毒金丹還回來.哦,還有炎龍木!"

她說完翩然離去.身後傳來鬼醫哇啦啦不甘的叫聲酢.

……

當天,金王爺高價買來的炎龍木就工工整整放在了蘇云翎面前桌前,包括那一瓶萬毒金丹.當然站在蘇云翎跟前的還有鐵臂老猿.

他沙啞地道:"十顆萬毒金丹,一株烏龍木!"

"成交!"蘇云翎也痛快,立刻數了十顆給了鐵臂老猿.她就知道鐵臂老猿找得到炎龍木就能找得到烏龍木.這種找藥成精的藥人肯定比她更精明.

鐵臂老猿忽然問道:"蘇姑娘,你要烏龍木做什麼?"

蘇云翎似笑非笑:"炎龍木是最性涼陰寒之物,烏龍木則是最暴烈燥熱之物.而且烏龍木多用一點就能讓服用的人體燥爆體而亡,等于劇毒.你說我拿來做什麼?"

鐵臂老猿頓時眼瞳一縮.的確,烏龍木之所以珍貴,是因為它不是劇毒之物卻有至毒的藥性.這才是它的珍貴之處.拿這種東西的人想要做什麼,可想而知.

"好.蘇姑娘是個快人快語之人,以後有差遣可以跟老夫說."鐵臂老猿說道.

蘇云翎點頭:"是極.以後還要麻煩老伯的時候."

蘇云翎笑眯眯地說.

在此間藥市她找到了烏龍木,總算是完成了君云晟交給的任務中的一小部分.

蘇云翎長籲了一口氣.正在這時,密室的房門打開,一道修長的身影走了進來.蘇云翎看向他:"琴笙."

琴笙看著桌子上的草藥,問道:"找到你想要找的藥材了?"

蘇云翎點頭.

琴笙用空茫的眼睛定定看了她一會,忽然問道:"你的金針刺穴當真如此神奇?"

蘇云翎笑若春風:"琴笙若不相信,我可以給你試試."

琴笙坐在她的面前:"好!阿翎試試."

蘇云翎從懷中掏出一枚金針緩緩地對准了琴笙的眼睛……

……

烏木珠時不時看著院子的門口,嘀咕著:"二小姐怎麼還沒回來?說好第二天就回來,可是這都第三天了,怎麼還不見人影."

忽然,她像是想起了什麼似的,猛地驚起來:"不會是別人給劫了吧?"

接著她就像是被火燒了屁股的小母雞,滿院子亂轉亂走.

"哎呀,這可怎麼辦?小姐到底去了哪兒啊?"

"我要是把小姐給弄丟了,那就完了."

"……"

就在她不知所措的時候,院門緩緩打開,一道玄色的身影悄然走了進來.

烏木珠低著頭一個不慎撞到了他的懷中.

"咚"烏木珠只覺得自己撞上了一道很堅硬的牆上.

"啊啊啊……痛痛痛!"烏木珠捂住自己本來就不是很挺的鼻梁,大呼喊痛.可是等她一抬頭,忽然所有的抱怨統統都縮了回去.

眼前站著一位穿著玄色深衣的男子.他面容俊美得像是從畫中走出來的一樣,五官犀利明晰,幽深的眼睛,高挺的鼻梁,薄薄抿成一線的嘴唇,尖尖的下巴……

烏木珠還恍恍惚惚想起剛才撞到他胸前那淡淡的好聞的清香.

咕咚……烏木珠聽到自己吞咽的聲音.

這男人……好英俊好俊美,就跟神仙一樣……不不不,比神仙還有致命吸引力.她覺得自己被撞了的鼻子隱約有什麼熱熱的流了下來.

烏木珠一抹鼻子,一手的血!

啊啊啊!她出糗了!竟然看見美男看得流鼻血!

那男子冷冷看向她,目光像是天山冰雪一樣冷冽:"你家小姐呢?"

烏木珠傻傻地問:"你……公子你是誰?"

男人目光越發

幽深:"君云晟."

……

幽幽的夜明珠下,金色的針尖離琴笙空茫的眸子只有一寸距離.就那一寸距離,蘇云翎再也無法更近一步.

她的手腕牢牢地被琴笙握住.

蘇云翎似笑非笑:"聖主不讓小女針灸治眼睛嗎?"

"啪嗒"一聲脆響,蘇云翎的臉上頓時掠過痛色.與此同時,琴笙拿下她手中的金針放入了玉匣中.

"放心,我沒有傷你的骨頭,只是讓你脫臼而已."

蘇云翎忍者痛,猛地一拗,關節歸位.她咬牙笑:"南宮琴笙,你到底是誰派來的?"

"這麼快就發現了?不錯不錯."琴笙把玉匣子放入了蘇云翎的懷中.蘇云翎手中無力,只能任由他修長的手探入她的懷中.

手碰上她的胸脯,蘇云翎蒼白的臉上浮起兩抹紅暈.

琴笙似乎是故意慢吞吞的,不一會兒,蘇云翎胸前衣衫已經扯開一個小口,露出凌冽的鎖骨和胸前一小片雪白的肌膚.

蘇云翎咬牙怒視著琴笙.

琴笙湊得很近,明明她知道他眼睛是幾乎看不見的,但是不知為什麼被他這一雙詭異的眼睛盯著,竟有種被毒蛇盯著的感覺.

許久,琴笙終于"放"好了玉匣,可是與此同時,他的手中多了幾瓶瓷瓶.他拿起來放在鼻尖隨意嗅了下.

"不錯,這是禦制的宮廷化瘀丹藥,清淤丹."

"恩,這是補血補氣的,元血丹."

"呵,這竟然還有提神醒腦的."

"這是什麼?"

他拿起一瓶看似不起眼的瓷瓶,對著蘇云翎似笑非笑地問.

蘇云翎心口開始砰砰直跳.這丹藥是師父徐青山給她的養命丹.她先前因為用了逆天陣法,元氣大傷,所以不得不吃了一顆,現在還有九顆.

這九顆是她命根子.

這下全部都在琴笙手中了.

"不說?不說那一定是很重要的丹藥了."琴笙笑得風華絕代,手一縮養命丹就落入了他的袖子中.

蘇云翎的心沉得像是一下子跌入了萬丈深淵.

"不得不說,你很大膽.明知道我不是琴越還跟著我來到藥市,明知道我是毒門聖主還這麼相信我.是要說你大膽呢,還是說你蠢呢?蘇二小姐?"琴笙柔柔的道.

蘇云翎此時拽著領口,一聲不吭.燈光下,她傾城的小臉上一片雪白.

"說說,你要這烏龍木做什麼?"琴笙靠近她.

他身子雖然瘦,但是挺秀高大,這一下子就把她籠罩在陰影下.蘇云翎早就無路可退

蘇云翎清冷的眼神盯著他那張豐神俊朗的臉.忽然她幽冷的開口:"毒門聖主,現年二十七歲,十年前你遇見靜王君玉亭,為他制了第一種毒藥,叫做銀灰.銀灰之毒化銀入體.除去了君玉亭第一個敵人,還是當朝吏部侍郎……"

"嗚!"她還沒說完,琴笙一雙冰冷的手已經牢牢扣住了她細長的脖子.

蘇云翎一下子不能呼吸.

"你怎麼知道?"琴笙的眼神變得很可怕.

雖然他根本就不可能怎麼能看見,但是他的眼神就像是毒蛇一樣泛著詭異的冷光.

蘇云翎拼命地去掰著他的手指,可是根本無法掰動.她的臉漲得通紅通紅,最後變紫,醬紫……終于,琴笙猛地一甩,蘇云翎整個人飛了出去,撞在了床的最深處.

"咳咳咳……"她拼命咳嗽,"我怎麼不知道?南宮琴笙!自從我看見琴越公子第一眼起,我就忽然想起了他的同胞哥哥,那個自小被遺棄,被生父厭惡的孿生哥哥!"

"咳咳……你……你接近我.我就知道你就是毒門中人.你以為我聞不出你身上全身上下,怎麼洗都洗不掉的藥味嗎?你以為我看不出你的眼是被人人為毀去的嗎?琴越公子的眼……根本和你不一樣.我精通醫術,這些怎麼都會認不出來?……咳咳……只是我沒想到你竟然是毒門聖主……"

*************

嘿嘿,求花花,下面一章,虐,虐虐虐………………

上篇:第一百三十五章 願賭服輸    下篇:第一百三十七章 我想要一件東西,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