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二十九章 睚眦必報   
  
第一百二十九章 睚眦必報

蘇云翎走到蘇玉書的院子前,一路都在想著方才三姨娘林氏說的話.

賈氏她倒是真的一直不曾注意過.平時唯唯諾諾的,存在感極低.她不像是隨意就能鬧出偷漢子這樣事的女人.

這事是不是有什麼內情呢?不過再怎麼有內情也不可能扯到偷漢子上.

蘇云翎想著皺了皺秀眉,暫把這事放在了一旁酢.

風言風語雖然令人惱火,但是不知真假的謠言才令人更惱火.

正在這時烏木珠也拿來藥箱.蘇云翎平靜了心情,走進院子為蘇玉書進行針灸.

……

到了下午,蘇云翎喝了藥正在屋中歇息,烏木珠忽然進來,遞上帖子道:"二小姐,這是琴越公子的帖子."

蘇云翎接過去一看,上面寫著一行字.落款是琴越兩字.

蘇云翎看那兩字瘦削,筆力透紙,心中不由微歎:琴越此人心性高傲,明明有眼疾了還能如常人一樣.這種人真的是……

蘇云翎道:"那就請琴越公子進府吧."

烏木珠撇了撇嘴道:"奴婢請了,琴越公子說馬車已經在外面,等小姐梳洗完了直接就走了."

"去哪兒?"蘇云翎問,"難道去隆縣?"

她和琴越也就這一件事.

"是啊."烏木珠也有些無奈:"琴越公子就是這麼說的."

蘇云翎想了想,道:"那等我一會.我去准備一下."

她說著收拾了東西,拿了個小包袱又拿了平日自己用的藥箱就出了門.果然院子後巷停著一輛很精致很氣派的大馬車.

蘇云翎上了馬車,車廂門一打開露出琴越那張豐神俊朗的臉.他微微含笑:"阿翎來了."

今日琴越梳洗得干乾淨淨,一頭墨發工整盤起,身上著了一件云青色長衫,長衫外還穿著一件紗罩衣,面容俊美清雅,看著只覺得四周的天光都亮了幾分.

果然是秦國的四大公子之一.

蘇云翎進了車廂,笑道:"琴越你這麼急."

"不急藥市就要沒了,這隆縣的藥市也不是月月有的,再等就得等三個月了."琴越淡淡解釋.

蘇云翎點了點頭.她也正尋思著這件事呢.

琴越從懷中掏出一支短小的像是令牌一樣的烏沉沉東西地給她:"這便是可以進入藥市的藥王令."

藥王令?!

蘇云翎詫異看向他,忍不住出聲:"這就是傳說中的藥王令?"

"正是."琴越淡淡道:"若沒有藥王令,你哪怕是皇親國戚也到不了真正的藥市."

蘇云翎翻來覆去看著這傳言中的藥王令,眼中火熱起來.不是她見識少,而是藥王令實在是太難得.據說是百年前曾經有一位出色的藥王,他行醫幾十載,活人無數.

而傳說中的藥王谷則是當時最珍貴最全的草藥.老藥王也廣收門徒,一度藥王谷一躍成為江湖上最大也是最有實力的門派.只不過草藥醫治得了人的身體卻醫治不了人心的貪婪.

藥王谷的大弟子惹上魔教,魔教教主引了大批高手前去圍攻藥王谷.藥王谷中力抗魔教,卻不想在最後關鍵時刻,老藥王被最心愛的徒弟所刺,藥王谷分崩離析被魔教一夜之間滅門.谷中所有珍稀草藥全部被魔教收羅一空.

老藥王重傷,行將就木之際,令弟子向江湖中發下藥王令.

發誓要殲滅魔教,重造藥王谷.得藥王令者必須給藥谷使者贈送一株靈藥,若是靈藥在藥王谷中成活,持有藥王令的人就可以得到藥王谷的支持,只要有需要,哪怕你有再難的疑難雜症,再重的外傷內傷,藥王谷的人都會全力救治.

久而之久,藥王令就成了江湖人士身份的標志.有藥王令者,就等于有了一道保命的護身符.

只是這藥王令也不是那麼好得的.試想藥王谷中的草藥幾千幾萬株,雖然被魔教劫了一空,可是終究是有種子,再培育也不難.可是要找出藥王谷所沒有的珍貴草藥,那才是真的難上加難.

蘇云翎一邊在腦中回想江湖上對藥王谷的各種傳說,一邊打量這根藥王令.

藥王令長三寸六,烏沉

沉的不知是用什麼木頭做成的.上面刻著一些繁複的花紋,靠近能聞到一股很清淡的藥香.聞後令人神清目明,有醒腦的作用.

蘇云翎嘖嘖稱奇:"這起碼是千年的樟木做的."

"你還差了一截,這是一種很特殊的藥香樟木.有兩千年了."身邊清香忽動,琴越修長的手拿過藥王令在手中把玩.

蘇云翎看定他,似笑非笑:"這麼說,琴越你也對藥材十分熟悉了?"

"那是自然,病久了能自醫."琴越那雙空茫茫的眼睛看著她,似笑非笑:"所以我也很好奇,阿翎說可以醫好我的眼睛.到底是什麼法子?"

蘇云翎微微一笑:"金針刺穴."

琴越那原本清淡的臉色頓時掠過一抹驚訝.蘇云翎面上笑意如蓮:"金針刺穴,是古法的刺穴*."

琴越定定看了她一會,聲音有些沙啞:"你學到了第幾重?"

"第三."蘇云翎道.

"當真?"琴越問.

蘇云翎鄭重地點了點頭.

琴越又定定看了她一會,忽然他失笑:"不可能的.金針刺穴*早就失傳了上千年.阿翎,你不要騙我."

"不信?"蘇云翎微微一挑秀眉.

琴越搖了搖頭,眼中流露譏諷:"金針刺穴何其難?近千年根本沒有人能完完整整學好第一重,阿翎,我知道你是為了逗我開心而已."

蘇云翎心中失笑.

金針刺穴,聽著名字不起眼,實則是一門極其高深的醫術*.金針刺穴據說學到第九重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當然這也許是誇張說法,但是金針刺穴的神奇已是江湖中眾說紛紜的了.

而她為何能學到這個秘法,歸根結底還是因為她的師父徐青山.

徐青山也是個曠世奇人.他的空明谷中收集了許許多多的古書,而蘇云翎剛好換魂之前曾經對醫術精通,在尋找流觴劇毒的解毒醫書中,她找到了這本金針刺穴*.

上面詳詳細細寫明了三重刺穴*的詳解.所以她學起來才事半功倍.不過饒是如此,她天生聰慧,又有高人詳解,也只粗粗學到了第三重而已.

"不信就算了."蘇云翎微微一笑:"重要的是我有能力醫治好琴越公子的眼疾."

琴越一笑,空茫的眼睛已經看向車簾至外.

此去隆縣路途不遠不近,蘇云翎也不避嫌,就在車中睡著了.兩人一個我行我素,一個沒心沒肺都視為正常.過了一個時辰後,在傍晚時分到了隆縣.

蘇云翎揉了揉眼睛起身.身旁琴越已下了車.

他向她伸手:"阿翎,我們到了."

蘇云翎扶著他的手下來,抬頭一看不由失笑:"這不是咱們先前吃飯過的酒樓嗎?"

琴越扶著她,微微一笑:"是啊.聽說這酒樓後的院子十分精致.我便讓他們給我們安排安排了."

蘇云翎還未明白他所說的話.從酒樓中立刻"滾"出了幾個穿著錦衣的男人.

"琴……琴琴公子……好!蘇……蘇蘇蘇二小姐好!大駕光臨……敝敝敝……敝店……有失失……失遠迎……恕罪……恕罪!"一個胖胖的中年男人十分費力地說完了整句話.

蘇云翎倒沒有什麼,她身後的烏木珠不客氣的"噗嗤"笑出聲來.

蘇云翎回頭瞪了她一眼,溫和道:"這位是?"

"小小……小人……是是是……是這家酒……酒樓……的主人……"那胖子立刻討好的說.

蘇云翎不由看向琴越.琴越卻始終面上淡淡.

她忽然想起先前在隆縣的時候,琴越是被這家酒樓的掌櫃令人丟出去的.如今這是……

她忽然明白.敢情,琴越這次不知使了什麼法子,讓這家店的主人讓出所住的院子招待兩人.

這……還真的是睚眦必報啊!

******************

繼續求月票`~~~麼麼噠```

上篇:第一百二十六章 舊事重提    下篇:第一百三十章 另一個世界(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