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二十二章 誤會中的誤會   
  
第一百二十二章 誤會中的誤會

她撲的角度十分刁鑽.蘇云翎和陳若雨面前是用太湖石做的台階.這種台階坑坑窪窪,起伏不平,可是看著風雅.人踩在上面也覺得有幾分野趣.

看著是好看,可是摔下去可不是好玩的.

白霜霜這一撲蘇云翎正要下台階,她這一撲就撲准了蘇云翎無法看見的死角.蘇云翎只聽得身後有風聲牙.

她心中冷笑,身子一側,一道影子就從自己身邊撲了過去,一頭栽下高高的石階酢.

"砰"的好大一聲聲響.蘇云翎再看的時候,白霜霜滿臉是血地倒在了台階下,雙眼翻白.陳若雨嚇得一哆嗦急忙拉住蘇云翎.

"出……出人命了……出人命了!"陳若雨嚇得語無倫次,"蘇姐姐……姐姐……怎……怎麼辦呢!?"

蘇云翎卻依舊鎮定,心中冷笑.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剛才她就看出白霜霜眼神怨毒.走的時候還特地眼風掃了一眼.所以剛剛身後有風聲的時候,她極快地用自己一面修面的小銅鏡照了下,這才閃得恰到及時.

她悄悄把手中的鏡子收入袖子中,明眸中浮現剛好的驚慌,連連道:"這可怎麼是好?陳大人,趕緊叫大夫!"

陳知府和陳夫人跟在後面可是清清楚楚看到事情發生始末的,連忙大聲小叫的喚下人趕緊去叫大夫.趙辰軒也嚇了不輕在一旁哆嗦著.

在大家都忙亂的時候,正巧白啟白大人匆匆而來.他是武將出身,走路虎虎生威,方臉虎眉,看起來也有幾分當年武將的風采.

此時他臉如鍋底,氣哼哼地走來.正走到這邊要為他丟人的女兒收拾殘局的時候,忽然看見自己女兒一頭撞上蘇云翎.而蘇云翎本來是好好在跟前的,結果身子不知道怎麼的鬼使神差地一轉,自己的女兒就倒插蔥似的掉下去.

他跑過來一看,自己的女兒滿臉是血,兩眼翻白.而蘇云翎好端端地站著,一根寒毛都沒碰壞.

他一張老臉頓時陰沉了幾分.

蘇云翎看著白啟那盯著自己的眼神,心中冷冷笑了笑.果然有什麼樣沒腦子的女兒就有什麼樣沒腦子的老爹.

她都沒和白霜霜算算這突然撞自己的帳,她老爹反而吹胡子瞪眼睛地看自己,巴不得地上躺著的那個是她.

蘇云翎皮笑肉不笑地問道:"白大人,令媛這一摔雖然摔得狠,但是你放心白大小姐一定吉人自有天相."

白啟一聽差點氣得背過氣去.

什麼叫做吉人自有天相?!

他女兒只是摔得有點慘而已,又不是摔得不省人事了.這姓蘇的小姑娘嘴巴實在是太壞了!

他冷哼一聲,陰陽怪氣的說了:"剛才老夫看見小女是要和蘇二小姐說什麼話來著的,怎麼一眨眼就掉在地上了."

蘇云翎一聽這話,心中冷笑更甚.她不由為白霜霜悲哀.這白霜霜人還躺著呢,陳知府和陳夫人都還在張羅著人手趕緊去扶白霜霜.而這正主的親爹卻迫不及待地跟自己算賬.這是什麼事?

蘇云翎看了一眼白霜霜性命沒什麼大礙,忽然歎了一口氣:"白大人說得是啊.方才白大小姐是要和我說什麼事來著的?怎麼一眨眼就掉在台階下了?"

她一回頭問陳若雨,很是誠懇:"若雨妹妹,你聽見沒方才白大小姐要與我說什麼?"

陳若雨雖然是個千金小姐,可是的確是個實心眼的:"方才我聽見白大小姐說什麼,要讓蘇姐姐做主什麼的."

蘇云翎聽了點頭,看向趙辰軒:"小侯爺,你說白大小姐要小女做什麼主呢?"

趙辰軒急了:"她哪要蘇二小姐做什麼主?我看她是想不開."

"哦,想不開啊!白大小姐想不開何必如此激烈呢?"蘇云翎看著被扶起來奄奄一息的白霜霜,搖頭惋惜:"白大小姐剃發明志,實在是令小女十分感佩."

"什麼?!"白啟聽了跳了,老臉漲得通紅,"蘇云翎,你在胡說八道什麼?"

蘇云翎被他的大嗓門像是嚇了一跳似地往後一縮,一雙明眸楚楚動人,委屈道:"白大人這麼生氣做什麼?難道小女說錯什麼了嗎?"

"氣氣……氣死老夫了!"白啟氣得結結巴巴起來.

"白大小姐今日來不是來求若雨小姐,讓她成全她和小侯爺的嗎?可是小侯爺說

了,這一切只是白大小姐想不開而已.小女看白大小姐剃了發,這不是嫁不成小侯爺就要出家為尼的意思嗎?"

轟!

眾人只覺得平底起了驚雷.

雷啊!真是雷!

原來如此!嫁不成自己中意的男人就要要死要活,還要出家為尼,嘖嘖……每個下人看滿臉是血的白霜霜都一臉的可憐和鄙夷.

他們都是下人,還沒"有幸"親眼看見無影削了白霜霜的頭發.所以今日白霜霜來鬧,他們還當她頭發是自己削沒的.不然正常女人哪干得出這種事?

"原來如此啊!這白大小姐真是可憐的!咋這麼想不開呢!"

"是啊,嫁不了小侯爺就要削發為尼.嘖嘖……看來這次是踢到鐵板了."

"你哪知道啊!這白大小姐肯定是因為和小侯爺交付了終身,不然這麼猴急……嘻嘻……"

"真是……"

下人的議論悄悄地,陳知府和陳夫人面面相覷.他們是知道前因後果的,只有蘇云翎病了的這兩天不知道這事,恐怕有點誤會了白霜霜的那頭秀發怎麼沒的.

不過白霜霜他們討厭都來不及了,根本懶得為她辯駁.至于趙辰軒根本不可能了.他恨白霜霜為他丟人丟到姥姥家,只恨不得自己自戳雙目從不認識這麻煩女人.陳若雨更不用說了,壓根就不知道眼前是怎麼個情形.怎麼剛才白霜霜還鬧得熱鬧,一轉眼就氣氛就都全變了呢.

白啟簡直要背過氣去了.

蘇云翎一雙明眸似笑非笑地看著他,眼底的警告一清二楚.想要把白霜霜的摔倒賴在她身上,她就讓他嘗嘗自食惡果的感覺!

話,是人說的!

話,也是人掰的!

你要掰成這樣,我就掰成那樣.看誰掰得過誰.說她卑鄙無恥也好,說她能言巧辯也好.要不是她步步防,步步走,現在掉在地上一頭血,身敗名裂的就是她蘇云翎了.

她這副身子此時虛弱的很,不要說被白霜霜一撞了,就是回去後還要各種補藥拼命吃都不一定能好轉.

蘇云翎想到此處,眼神轉冷,問道:"白大人似乎有話要說?"

白啟氣得頭暈腦脹,很想給蘇云翎一個下馬威,但是耳旁忽然響起陳知府半熱不冷的聲音:"白大人,這蘇二小姐可是我府上的貴客.你有什麼不滿直接對本官說.令媛大鬧陳府,這事改天本官也要和白大人說道說道的.比如,女子學院這件事……"

他在"貴客"兩個字上下了重音.白啟腦中就像是被一盆冰水從頭淋到了腳,人一下子清醒了許多.再聽到後面"女子學院"四個字,一下子就反應過來了.

蘇云翎聽到這"女子學院"也一下子回想起來這次的目的.她連忙問道:"陳知府,小女想問問,秋季,小女可不可以去上女子學院?"

陳知府一臉詫異:"蘇二小姐……你上……上什麼女子學院?"

蘇云翎這就郁悶了:"陳大人何出此言?"

陳知府更詫異了:"皇上……皇上不是……"

不過陳知府也是個人精,一聽蘇云翎這樣問就知道自己想錯了.原來先前他請蘇云翎來參加陳若雨的千金百花宴是得了皇上的密旨.至于皇上和蘇云翎說了什麼,他可是只言片語都沒聽見.

所以以他人精似的腦子腦補了下.只得出一個結論:蘇云翎是個貴人!還是個皇上看重的紅人.

這種紅人怎麼可能還好好地待在民間呢?指不定什麼時候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那些個女子學院壓根就不是蘇云翎這種貴人上的.

陳知府還沒說完呢就看見蘇云翎的臉色,他連忙"哦哦哦"補上:"好的!好的!是下官辦事疏忽,改天一定親自將蘇二小姐去上女子學院的官文牒文送到蘇府上!一定!一定!"

蘇云翎一聽,頓時哭笑不得.原來如此.

陳知府這邊拍胸脯保證,白啟的一張老臉都綠了.他重新打量蘇云翎.一身素衣看不出什麼尊貴身份來,倒是眉眼長得真是美.

他忽然想起山谷中君云瀾那日抱著的少女.他心中一驚,這女人難道將來要入宮的?是皇帝欽定的?不然為何陳知府這老奸巨猾的這麼奉承于她?

************

明天開始每天六千字,~~~~(>.<)~~~~幸福的日子結束了~~~

...

...

上篇:第一百二十一章 白霜霜大鬧陳府    下篇:第一百二十三章 合為一家(一)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