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二十一章 白霜霜大鬧陳府   
  
第一百二十一章 白霜霜大鬧陳府

蘇云翎站穩,回頭瞪了烏木珠一眼:"胡說八道!這事是你能說的嗎?趕緊帶小狼出去."

烏木珠不怕她,笑嘻嘻地拖著小狼走了.

蘇云翎等他們走了,一下子坐在了椅上.心口還砰砰跳著.

…酢…

"……出了谷,朕娶你!"

"……你來當朕的眼睛!"

……

山谷中的一天一夜就如同夢一場.夢醒了,一切都已恢複原樣.

蘇云翎搖了搖頭把腦海中的一些思緒甩開.她從懷中拿出師父徐青山給的瓷瓶,看了下,也多虧這續命丹藥,不然的話以她這副身體不死也要半殘了.

蘇云翎珍而重之地把瓷瓶藏好,又拿出一張紙在上面寫寫畫畫.師父徐青山在空明谷有粗粗傳授了她天罡七十二陣法,而她也才學了其中幾個小陣.

這天罡七十二陣以天地之力,陰陽之合來驅動.七十二陣法下有三十六小陣,三十六小陣又有不同的陣法變化.而她的滅生只是升龍陣的其中一小部分而已……

一個小小的滅生陣法就能打退君玉亭,可想而知,若是有朝一日她學會了七十二大陣那是何等的厲害?

不過幾千年來,除了擺出這陣法的祖師爺鬼谷子,還沒有見過有誰學會了這天罡七十二陣法.所以蘇云翎第一次試擺了滅生,就能有這麼大的威力,已經出乎她的意料了.

事不宜遲,記下這滅生陣法,改天再研究才是.也許哪天逃命了有機會用來防身.蘇云翎寫得全神貫注,連房門被推開了都不知道.

"咳咳……"一道輕咳聲傳來.

蘇云翎回過頭去,只見陳公公帶著兩個小太監拿著兩個托盤叩門進來.

蘇云翎收起陣法圖紙,看向來人.

陳公公笑道:"蘇二小姐身體康複如何了?"

蘇云翎施禮,笑道:"多謝陳公公掛念,小女已經無大礙了."

陳公公指了指身後小太監的托盤,含笑道:"蘇二小姐,這是皇上賜下給蘇二小姐的禮物."

蘇云翎上前撩起托盤上蓋著的紅綢,一方托盤上是各色瓷瓶,藥香撲鼻,應該是各色珍貴的藥材.另一方托盤卻是一件宮裝.

這下蘇云翎眼神複雜地看了一眼陳公公.她問道:"皇上賜小女宮裝,這是……"

陳公公笑眯眯地看著她,眼神有精光:"蘇二小姐就接受皇上的一番好意吧."

蘇云翎一推托盤,淡淡道:"藥小女收下了.這件宮裝恕小女不敢收."

陳公公一愣:"蘇二小姐?"

蘇云翎淡淡道:"小女已經在山谷中向皇上表明心跡了.小女是罪臣之後,再加上父親需要照顧,無心婚嫁,更不可能嫁入天家.請皇上成全小女的一片孝心."

陳公公終于正色地看著她,道:"蘇二小姐的心意,老奴會稟報給皇上知曉."

蘇云翎含笑點頭:"多謝陳公公."

陳公公見她露出笑顏,感歎道:"多少女人想要進宮服侍皇上,蘇二小姐卻放棄這個機會,真讓咱家欽佩."

陳公公終于帶人走了.

蘇云翎拿起君云瀾送的瓷瓶,打開一聞都是上好的補氣益血的藥丸,雖然不如徐青山給的續命丹藥,卻也是世間難得一見的珍貴丹藥了.

蘇云翎感歎,他便是如此細心,處處周到.只是這樣的男人,似乎永遠注定不屬于她.

……

梧桐樹亭亭如蓋.一襲白色龍袍的君云瀾站在樹下,靜靜看著那蔥翠的枝葉.風動,白衣飄飄,他清俊的容貌分外清冷俊雅.

陳公公捧著托盤悄悄走來.

君云瀾回頭看了一眼便已知道了蘇云翎的心意.他輕歎:"她當真不願意?"

"是的."陳公公聲音中帶著恭敬和欽佩:"蘇二小姐說她在山谷中已向皇上表明了心跡,而且她是罪臣之後,家中有父親要照顧,請皇上成全她的一片孝心."

君云瀾沉默了一會,揮了揮手.

陳公公退下.

過了一會,蕭嘯天轉出,眼神複雜地看著陳公公離去的方向.他忽然問道:"皇上也喜歡蘇姑娘嗎?"

君云瀾答非所問:"嘯天也覺得她特別是嗎?"

蕭嘯天點了點頭.

君云瀾微微一笑:"這等特別的女子,朕還是第一次見到."

"不,第二個."蕭嘯天忽然道:"皇上忘了菁菁嗎?"

君云瀾一愣,良久他失笑:"是啊,朕忘了.原來十年……真的是可以讓人忘掉很多."

他忽然釋懷,對蕭嘯天道:"走吧,隨朕回京,不然麒麟王的五萬精兵可是會把京城一大幫人給嚇得不知道所措."

兩人相視,同時哈哈一笑.

……

蘇云翎在陳知府安排的別苑中精心養了兩天.到了第三天蘇云翎掛念自己家中的父親,向陳知府提出告辭.

結果沒想到陳知府一聽她要走,一副大難臨頭的模樣.

陳知府連忙拉來自己的夫人和女兒一起勸.

"蘇二小姐就再住幾日吧.皇上吩咐蘇二小姐一定要好好的再送回濟州城."陳知府哭喪著臉,哀求,"蘇二小姐是不是哪里住得不舒服,下官一定吩咐下人好好弄."

蘇云翎苦笑不得:"小女只是掛念父親."

"這個簡單啊,把蘇大人接來就行了."陳若雨天真地出主意,"我喜歡翎姐姐和我在一起."

她說著還一把抱住蘇云翎的胳膊.自從蘇云翎替她出氣後,她就把蘇云翎當做死黨好姐妹.這兩日也是死死黏住蘇云翎,連趙辰軒幾次來找她說話,都拒之門外.

蘇云翎滿臉黑線.讓她父親來?算了吧.萬一有個刺激她父親又病發了怎麼辦.

"蘇二小姐若不嫌棄陳府別苑簡陋就多住幾日,也算是完成了皇上的囑托."陳夫人委婉道.

蘇云翎頭疼.

蘇云翎還要再說,門外忽然傳來一陣喧鬧聲.陳知府和陳夫人一聽頓時臉色有些變.

陳若雨忽然冷笑:"竟然來了!當我們陳家沒有人嗎?"

她說完就沖了出去.蘇云翎不知是什麼事,和陳知府和陳夫人走了出去.她走出門外,頓時一愣.只見白霜霜頭纏著一圈厚厚頭巾,正要闖進來.而在她身後跟著臉紅耳赤的趙辰軒.

白霜霜原本傲氣滿滿的臉上此時橫一道豎一道的都是胭脂水粉.蘇云翎仔細一看,原來是胭脂被淚水沖開一道道的,說是涕淚橫流一點都不為過.

白霜霜看見陳若雨終于出來了,扯著嗓子哭開了:"陳小姐,你大人大量,就成全我和辰軒哥哥吧!"

她這麼一嚎,身後的趙辰軒的臉一下子綠了.陳若雨氣得臉也唰的紅了.

"我呸!白霜霜,你要作死就不要在本小姐眼前!你有本事讓趙辰軒娶你就去!本小姐不稀罕!"陳若雨氣得話都粗魯了.

陳知府和陳夫人臉色更是更鍋底一樣.白霜霜自從被麒麟王小世子捉弄,剃了個光頭以後就死賴在他們別院中.今日不知道發了什麼瘋要鬧來.

陳知府對下人喝道:"還不趕緊去請白大人!"

白霜霜雖然在他這三品大員面前只是個少女,但是畢竟是同僚的千金,不好傷及白大人的面子.

白霜霜一聽要叫她的爹,立刻哭起來:"我不活了!我爹也不要我了,趙辰軒你這個負心郎,平日里山盟海誓,現在竟然要拋棄我……嗚嗚……"

趙辰軒看見陳知府和陳夫人的臉色,心中那個急得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他恨不得把這白霜霜的嘴巴給堵死算了.

蘇云翎看著眼前這亂成一鍋的局面,心中頓時有幾分明白.不過這事不關己高高掛起,她這剛精神好點,可沒空管這白霜霜.

白霜霜其實這次是孤注一擲了.

她自從被小狼命令無影把她剃了個光頭以後就徹底蔫了.

女子最重要的就是名節和臉面.頭發被剃了還能再長,但是"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傷了頭發等于傷了身體.以後傳揚出去,誰還敢上門求親?

就算她父親官位高,這名聲傳出去,好人家還

有誰敢要她?

這幾日她在陳知府的別院中哭了三天三夜,終于決定一定要巴緊趙辰軒.可是無奈趙辰軒這幾天連理都不理她,只一門心思想要求陳若雨原諒.

白霜霜是什麼人?豈是那種你不理我,我就黯然神傷的無見識女子嗎?

她立刻打定主意,無論如何要把這潭渾水攪渾.就算她得不到趙辰軒,也要惡心得陳若雨一把,讓他們兩人也結不了親.

懷揣這個目的,白霜霜立刻鬧上門來了.

蘇云翎雖然不知道前因後果,但是看著白霜霜這個架勢也明白了幾分.她立刻對氣得哆嗦的陳若雨道:"若雨妹妹,別生氣了.這事與你無關,別平白的壞了你的名聲.知道的說是白小姐無事生非.不知道的還當是若雨妹妹你和白小姐為了一個男子爭風吃醋呢."

陳若雨恍然大悟,立刻對自己的母親道:"娘,你把舅父舅母一起請過來吧.咱們該說清楚的一定要說清楚.不要平白的汙了女兒的名聲."

陳夫人也被這個不爭氣的侄子給氣昏了,立刻點頭,對下人道:"快去……快去請侯爺和侯爺夫人……"

趙辰軒一聽傻眼了,這是絕自己的後路啊!

此時他生生捏死白霜霜的心都有.本來好好的,被她這麼一鬧什麼都沒了!不但自己的前途也沒有了,跟陳若雨的姻緣也沒有了!

他立刻"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聲淚俱下:"姨夫姨母,你們且聽我一言……"

陳知府和陳夫人哪里還會聽他,只恨不得這一場鬧劇趕緊結束.

陳知府立刻道:"不用說了.小侯爺,白小姐對你一往情深,小女不敢奪人之美.哎哎……對了,蘇二小姐身子不好,來人,趕緊把蘇二小姐送回去好生伺候著.若雨啊,趕緊去陪蘇二小姐彈彈琴,說說話.不然皇上知道了,怪罪下來,為父怎麼交差?"

蘇云翎一聽,哭笑不得.

這擋箭牌也不要用得這麼明顯好嗎?

什麼皇上怪罪下來,什麼怎麼交差,這不是把她往風口浪尖上推嗎?

果然白霜霜那一雙通紅嫉妒的眼睛猛地瞪向蘇云翎,像是要活生生在她身上挖兩個洞.

蘇云翎假裝沒有看見,陳若雨也是個實心眼的,立刻扶著蘇云翎道:"是極!我們不與某些潑婦見識.翎姐姐我們走!"

她說著就扶著蘇云翎要走,白霜霜一見,一條惡計心頭,她忽然嚎哭一聲撲向蘇云翎:"蘇二小姐,你要為我做主啊!……"

上篇:第一百二十章 做朕的眼睛    下篇:第一百二十二章 誤會中的誤會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