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一百零一章 溫柔如毒   
  
第一百零一章 溫柔如毒

琴越傷得並不重只是蹭破了點皮.蘇云翎放了心.琴越也不再"掛"在她身上,而是坐在她身邊,淺笑自若.

蘇云翎想起自己今天來隆縣的目的,歎了一口氣:"看這時辰已經過了大半,這隆縣的外地藥材商人沒有一萬也有八千,今天恐怕是找不到趙老大夫說的那外地藥商了."

小狼啃著點心,嗚嗚含糊說著什麼.無影則面無表情地坐在一旁,像是木雕圍.

身邊琴越卻忽然軟軟問道:"阿翎想要找什麼?羿"

阿翎?這怎麼聽起來這麼怪呢?這琴越不像是上次看到的那個傲嬌又別扭的琴越公子啊?

蘇云翎剛一回頭想要讓他改口,忽然正正對上琴越那霧蒙蒙的深褐色雙眼,心中一軟.想想人家都是有眼疾的人了,看都不看不清楚,竟然還懷疑他轉了性子.

想必這琴大公子一定是很少出門,一出門就碰上了麻煩,性子轉依賴也是可能的.

她于是道:"這次我們是來隆縣找一批外地藥商,想要尋找西域的藥材."

琴越眨了眨眼,霧茫茫的眼中似有銀光輕緩流瀉而出.他微微一笑:"西域的藥材啊?我知道."

"啊!琴越公子你知道?"蘇云翎詫異.

琴越眨了眨眼睛:"我雖然眼睛不好使,但是我聽人說話後,過耳難忘.我剛才在街上閑逛,聽見有一隊外地口音的藥商在說話,聽說他們去了一個地方."

"什麼地方?"蘇云翎追問.

"藥市."琴越悠悠吐出這兩個字.

蘇云翎聽了一頭霧水.她看看旁邊的人.小狼雙手捧著糕點在噗嗤噗嗤地吃,一雙帥氣的大眼天真無邪地看著她.無影不用說,依舊是帥氣得像是真人蠟像.

蘇云翎只好回頭問琴越:"藥市在哪里?這隆縣的集市不就是一個大藥市嗎?"

琴越微微搖頭,幾縷墨發輕輕隨之搖動越發襯得那一張俊臉楚楚動人.蘇云翎看得都有點出神.她皺眉狠狠捏了自己的腿一把.

該死的,這個琴越今日怎麼越看越是魅惑.跟先前在郁南城看見的秦越公子感覺怎麼一點都不一樣.

琴越沒有看見她眼中的疑惑,一舉一動依舊優雅如水仙,淡淡道:"我所說的藥市阿翎一定不知道的,是隆縣最隱秘的地下藥市,在這里交易的都是整個秦國最好的最珍貴的,和最來曆不明的藥材."

蘇云翎聽到前面前兩個"最好最珍貴的"還高興不已,聽到最後一個"最來曆不明的"俏臉就黑了.

說白了,這藥市就是倒賣珍貴藥材的黑市啊!

"哦."蘇云翎心中不適,面上不動聲色.

"如果你們想要不尋常的藥材可以去藥市走走看看."琴越道,"我剛好也是要去尋一副藥材,可以帶阿翎同行."

蘇云翎看了他眼睛一眼,忽然問道:"琴越公子,你若有空我為你針灸眼睛吧.不然的話你眼睛老是這樣也不方便."

聽到此話,琴越忽然臉色沉了沉,不過很快,他便溫柔一笑:"好啊,阿翎願意替我治眼睛我自然是求之不得."

蘇云翎聽了也笑了.她本極美,這一笑臉上的笑容燦若朝霞:"好啊.咱們就這麼說定了.等回到了濟州城我就替你針灸."

兩人正說著話,樓下傳來腳步聲,不一會,包廂的門被敲響,一道恭恭敬敬的聲音傳來你:"小的是醉仙樓的掌櫃."

蘇云翎微微一笑:"進來吧."

一位穿著體面的中年人急忙進來,點頭哈腰:"方才是小的不知這位公子是蘇二小姐的貴客,所以……所以……"

蘇云翎似笑非笑:"掌櫃的這麼說,是不知道這位公子是我的貴客所以才這麼不客氣,要是知道了,定不會這樣對他是嗎?"

"這這……"

蘇云翎的話讓這精明的掌櫃也不知該怎麼回答.掌櫃的只好不住擦著額上的冷汗.

蘇云翎剛才上來這酒樓時,丟給小二的是一枚薛玉絡給她的玉牌.原本還對他們這一行人心存疑慮的小二見到這玉牌簡直要跪了.

這可是四大商家薛家的標志!他們在隆縣的醉仙樓也和薛家有重要生意來往,平日薛家出行的商隊路過隆縣都是在

這里歇息修整的.

他們沒想到丟出去的人竟然和薛家有關系.

小二拿了玉牌如喪考妣.蘇云翎和琴越等上去天字一號包廂時,他就趕緊通知了掌櫃.這不掌櫃的趕緊過來謝罪.

"掌櫃的也不用解釋了.這事我可以不追究,不過琴越公子要不要追究,這要看他的意思了."蘇云翎把決定權給了琴越.

那掌櫃的急忙眼巴巴地看著琴越.

琴越卻一笑,面向蘇云翎:"阿翎說不用追究,我也就不為難這掌櫃的了.改日薛大哥問起,我就當沒這一回事."

掌櫃的一聽立刻如釋重負,感激涕零:"多謝琴越公子,多謝這位蘇小姐.為了表示謝意,這一頓就由我們酒樓賠罪請諸位公子小姐好吃好喝!"

蘇云翎笑了笑,揮了揮手讓掌櫃的下去.掌櫃的趕緊把玉牌歸還,吩咐小二趕緊上好茶好菜.

兩人說著話,不一會酒樓就已上了諸多菜肴.眾人便隨意吃了下.等酒足飯飽已是傍晚.至于去不去藥市,蘇云翎向琴越打聽了下,這藥市要過幾日後才開,而且這藥市也不是普通人可以去的,一定要找到某個中間人介紹才可以去.

蘇云翎看看天色已晚,就招呼了小狼和琴越回去濟州城.

眾人上了馬車,蘇云翎忽然無語.他們來的時候,是蘇云翎和小狼烏木珠三人一輛馬車,現在又多了琴越一個男人.這馬車怎麼坐?

烏木珠也干脆,道:"二小姐,我沒事,我走路吧."

蘇云翎搖頭:"不用了,拿了銀子再去雇一輛吧."

烏木珠應了一聲連忙去雇了馬車.可是等馬車雇來了,誰跟誰坐卻又成了一個問題.

蘇云翎讓小狼去跟琴越一起,一向不吭聲的無影卻冷冷攔在了小狼跟前:"不可!"

"為什麼不行?"蘇云翎詫異問道.

無影只是冷冷看了一旁的琴越一眼,繼續沉默是金.

蘇云翎無語凝噎.這無影說好吧也好,說不好也不好.讓他當隨從侍衛倍有面子,而且存在感也很舒服很合適.關鍵時刻打得退刺客,甩得動地痞流氓.

可是唯一缺點就是話太少了.少得你不知道要和他怎麼溝通.

無影這男人是不是小時候有什麼心理陰影啊?不然好好一個英氣美男話少可是致命傷啊!蘇云翎在心中直歎氣.

"好吧.那小狼和我坐.小烏鴉,你去伺候琴越公子."蘇云翎發話.

烏木珠一聽高興極了,粉臉含羞地看了琴越一眼.

沒想到,這時一道不緊不慢的聲音傳來,差點沒把蘇云翎給氣得嘔出一口血來.

"不可!"琴越悠悠淡淡地說:"本公子不和丫鬟坐一輛馬車."

"什麼?!"蘇云翎覺得自己真的繃不住要吐血了.

"什麼……"烏木珠剛冒起的小芳心已經碎了一地渣渣了,欲哭無淚.

琴越走到她面前,霧茫茫的眼睛看著蘇云翎,輕歎:"阿翎,你和我坐一起好不好?"

這一聲"阿翎"千回百轉,蘇云翎一愣,不由直直看著他的眼睛.

他的眼瞳沒有焦距,可是依舊認認真真地看著她,這是怎麼一雙眼睛啊.像是里面含了暗夜星空長河,那麼的孤寂清冷……

蘇云翎從未被人叫過"阿翎",而且這一聲親密的阿翎還是由這麼清雅文靜的男人口中而出.任多硬的鐵石心腸,這一天"阿翎,阿翎"地叫下來也都化成了一灘春水了.

她看了他一會兒,歎氣:"好吧.小狼你和小烏鴉坐.我和琴越公子坐一起."

可是這下小狼不甘願了.他皺著小眉頭,不善地瞪了琴越:"翎姐姐為什麼要和他坐一起而不和小狼一起坐?既然有兩輛馬車,讓他坐一輛,我們三人一輛不就是了嗎?"

蘇云翎一聽頓時有些笑得不自然.這麼簡單的分配方法她怎麼竟然不如一個小孩子啊啊?

她正要開口如此照辦的時候,手中一暖,琴越已經一把溫柔握住她的手往另一輛馬車拉去:"阿翎陪我坐吧."

他的力道剛好,不緊不松.蘇云翎不由自主地被他拉走.小狼還要張牙舞爪

地去拉,無影長臂一伸已經把他抱起,往另一輛馬車而去.

蘇云翎上了車,身邊清香傳來,琴越已經坐在了她身邊.原本還算寬敞的馬車中因他的進入而變得分外狹窄.

車駕一動,已經啟程.

蘇云翎坐在一旁,身邊清香一陣陣傳來,想要忽視都難.她想了想,忽然看著身邊的琴越:"琴越,你的眼睛是怎麼壞的?"

琴越似乎動了動,半晌輕歎:"一出生就這樣了."

他說得很清淡,仿佛一點都不在意.蘇云翎心中一動,慢慢問道:"你還能看得見多少?"

琴越回頭,霧蒙蒙的眼睛看著蘇云翎的面上.馬車中很寂靜,他與她靠得很近.

忽然琴越伸出手,慢慢撫摸上蘇云翎的臉頰,眼中微眯.有那麼一刹那,蘇云翎只覺得自己似乎一動也不能動.他的手指細長而冰涼,帶著男子特有的清新氣息一一撫過.

那張容華清麗的面容就在眼前幾分處,這麼白皙生動.蘇云翎似乎覺得自己中了魔障一樣只能定定看著眼前的清雅文弱的男人.

琴越慢慢摸過,忽然薄唇一勾,笑了:"眼睛能看見多少無所謂,能看清阿翎就夠了."

他放下手,蘇云翎這時才似乎從魔障中解脫出來.

她定定看著琴越,垂下眼簾輕歎:"琴越,終有一天我會替你醫好眼睛的."

琴越不看她,似乎笑了笑:"好.我就等著阿翎幫我醫好眼睛."

他回答得漫不經心,似乎並不相信.蘇云翎正要再說,他已經拉了她的手輕輕靠在了錦墩上,道:"我睡一會,到了阿翎記得叫我起來."

他把她的手握住,枕在了臉頰旁.這樣曖昧的姿勢若是換在從前,蘇云翎定是不答應.可是當她想要收回手的時候,卻在看見琴越略帶蒼白的臉上時打消了主意.

隆縣要回濟州城也有不短的距離,蘇云翎靠在車廂旁閉目養神.在馬車搖晃中,原本已沉沉入睡的琴越忽然慢慢睜開眼睛,那一雙方才還溫溫柔柔的眼睛冷冷地,冷冷地看著那靠著車廂的少女……

回到濟州城已是夜晚時分.蘇云翎站在府門口送琴越.琴越的家中仆人已匆匆過來,再三道謝這才小心翼翼護送琴越公子回去.

夜風簌簌,一駕馬車遠去.蘇云翎笑了笑轉身.她一回頭卻看見身後杵著一個高大的黑影.

蘇云翎嚇了一跳:"無影你怎麼站在我身後?嚇死人了."

無影若有所思地看著那遠去的馬車,忽然問:"他,是朋友?"

蘇云翎點頭:"差不多算是吧.有什麼不對嗎?"

昏暗中,無影皺了皺眉,一語不發的轉身走了.蘇云翎失笑搖了搖頭,轉身也進了府中.

此自是一夜無話.

蘇云翎睡了個好覺,第二天一早起來,烏木珠已端了熱水進來伺候她更衣梳洗.蘇云翎梳洗罷正在用早膳,下人忽然匆匆走來:"二小姐,二老爺那邊有人來請,說是有大事要和二小姐商議."

蘇云翎看著時辰還這麼早,皺了秀眉連忙問道:"是什麼事這麼急?難道二叔家又出事了?"

下人搖頭:"小的不知."

蘇云翎心中也不安.這到底又是出了什麼事非要這麼早就匆匆來請她?想著她也無心用早膳,用了一半就讓人准備馬車.

趕到了蘇府中,她不由愣了下,只見蘇二府門口坐著幾個鄉下人摸樣的仆人,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堆在門口.

蘇二府門口的看門小厮正皺著眉頭和這些人說著什麼.他一見蘇云翎走來,急忙甩下這些人小跑著迎向她:"二姑娘終于來了!"

蘇云翎聽他說得像是她跟救世菩薩似的,不由失笑:"到底是怎麼了?"

小厮連忙把她請入府中,一邊走一邊說:"二小姐趕緊進去吧."

蘇云翎被他唬得覺得自己當真就跟救命菩薩似的.跟著小厮匆匆到了堂中,蘇云翎看著一廳子的人愣了下,轉眼間她就什麼都明白了.

那邊蘇玉煥和曹氏看見她來,急忙迎了過來,兩人一左一右就擁著她到了椅子旁坐下.蘇云翎被弄得有些哭笑不得.

她還沒開口問,正在

這時,一個坐在對面椅子上的一個長得有些猥瑣的男人卻忽然不屑開口:"二哥,這是什麼人啊!一個小黃毛丫頭片子的,等了半天就讓我們哥幾個等她來?"

另一個穿著藍衫,藍衫上髒兮兮的男人卻油腔滑調地開口:"四哥,這女娃長得蠻好看的,小美人呦.果然是城里的女人,就是跟我們鄉下的不一樣,那皮膚簡直是跟剝了殼的雞蛋,嘿嘿……"

兩人說完就哈哈哈地笑了起來.

兩人說話旁若無人,言語粗鄙又猥瑣.蘇玉煥臉早就放了下來了.曹氏更是氣得臉色發白.蘇云翎明眸掃了堂上這些人,也笑了.

上篇:第一百章 神秘的聖主    下篇:第一百零二章 又是狗咬狗一嘴毛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