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九十三章 小子,你壓到本小姐的胸了   
  
第九十三章 小子,你壓到本小姐的胸了

蘇云翎仔細地打量這孩子.他看模樣十歲左右,只是身材十分瘦小.皮膚白皙,五官精致.只是眼神的凶狠破壞了小臉的美感.

"你叫什麼名字?"蘇云翎問.

"……"換回來的是無聲憤怒的眼神姣.

蘇云翎失笑,那個大漢說這孩子是啞巴,看樣子果然是啞巴.這麼恨了還不說話籼.

"那我就叫你狼崽子好了."蘇云翎不緊不慢地說.

"……"依舊是憎恨的目光.

蘇云翎歪了歪腦袋:"不喜歡這個名字啊?可是怎麼辦呢,你又不肯說話,我總不能一直叫你'喂喂’巴.那我重新給你取個名字好了.狼狼?崽崽?還是小狼?咦,小狼這個名字好."

那孩子在椅子上動得更加厲害了.

蘇云翎笑眯眯:"看你對這個名字這麼有反應,就叫你小狼好了.小狼,好好吃藥,等好了趕緊找你爸媽吧."

"……"沒想到這次這小男孩竟然不動了.

蘇云翎心中一歎,果然是個沒爹娘的孩子,不然的話也不會被人販子給拐帶了.

蘇云翎不緊不慢地道:"你不說名字也沒有關系.不過你如果不吃藥,恐怕活不久了."

那小男孩一動不動,像是沒聽見她說的是什麼話.

蘇云翎頓了頓,繼續說:"不管你到底是什麼來曆,死了就是一具尸體了.藥在這里,你要喝就點點頭.不喝就死撐吧.我過幾天會讓你給你收尸的."

那孩子像是聽懂了她的話,先是狐疑地盯著那一碗藥,最後再充滿警惕地看著蘇云翎.眼底充滿了強烈的不信任.

"沒有毒!"蘇云翎端起藥自己喝了一口.

終于,那孩子猶豫著慢慢點了點頭.

非常非常細微的點頭,蘇云翎卻沒有錯過.她笑了笑:"好了!小烏鴉,給他喂藥吧.記得,不要給他松綁,這狼崽子一不留神會咬人."

那孩子明顯背部一僵.看來他還真的是想喝完藥就有所行動的,可惜這點心思被蘇云翎看個清楚.

烏木珠是心疼這種半大不大的孩子的,一聽立刻脆生生應了下.

……

蘇府的西院,三姨娘林氏正在塗脂抹粉,紅月風風火火地走進來如此這般地在她耳邊說了一些話.

林氏皺了皺眉:"這個小賤人還真的是……"

紅月嘖嘖道:"聽說蘇二府中都鬧開了,朝云被綁去了官府,看樣子不死也要去掉半條命了.也就不知道到底蘇二府中哪個大膽的,竟然敢向當家主母下毒.還有哇,二小姐還去百草堂撿回了個髒兮兮的孩子.唉……"

林氏聽了冷笑:"就讓她去唄.省得她成天在府中和老娘兩人相看生厭.那模樣就跟蕭蘭珍一個德行.看了就討厭."

紅月聽了,半天才慢吞吞地問:"可是三姨娘你忘了啊?咱們說……最多兩個月就會把她給趕走的……可是如今……"

三姨娘林氏一聽頓時愣住了.

是啊.從蘇云翎回家到現在已經兩個月過去了.那些個風風雨雨過去,蘇云翎不但毫發無傷,還越發在蘇府中站穩了腳步,不但把蘇府中整頓得井井有條,甚至去了千金百花宴.雖說沒有聽說她在千金百花宴上出了什麼風頭,但是可是有人說那京城甯如楚可是狠狠吃虧在她的手中.

三姨娘林氏越想越覺得不對頭.

怎麼越整蘇云翎,越是讓她坐大的感覺?

良久,三姨娘林氏眼中掠過怨毒,冷森森道:"你急什麼?去,跟蘇云翎那個小賤人告個假,就說我很久沒有回娘家了.想要回娘家一趟看看."

紅月詫異:"三姨娘要回娘家?三姨娘的娘家不是只剩下一位大哥了嗎?"

林氏恨鐵不成鋼地瞪了她一眼:"叫你去就去,這麼多話做什麼?!我的娘家,那是在京城……懂了嗎?"

"奴婢不懂."紅月內牛滿面.

"笨死了!"林氏白了她一眼,"甯府中甯如楚算是完蛋了,甯家的門風也都被敗得差不多了,你說要是這個時候去扇把風,點把火,燒到了蘇云翎這個小賤人身上……"


"奴婢懂了!"紅月大喜過望.

林氏得意洋洋地看著鏡中自己美麗的臉:"有些話是可以反著說的,就看那個說的人是怎麼說了."

……

蘇云翎一大早在院中走動.她身上的病其實並不是病,而是換魂*之後的後遺症.血氣不通,氣息不穩,說到底還是這副身體先天不足.所以每天早上哪怕渾身再難受她也要在院中走一走,活活身上的血脈.

而且走動走動,暖暖的太陽也能令她比常人略冰冷的身體舒服.

蘇云翎正散著,烏木珠前來,將三姨娘林氏要回娘家省親的事說了.蘇云翎微微皺眉:"這個時候去省親?"

烏木珠卻不以為然:"依奴婢看啊,二小姐還是讓她回去好了.最好一去不回來.府中少了她這一號人還更清淨."

蘇云翎笑,明眸熠熠:"她要是能這麼乖乖就走了,我也樂意.可是那三姨娘看起來根本就不是個省油的燈.這個時候回去省親倒是奇怪."

"有什麼好奇怪的.就讓她回去吧.奴婢巴不得她趕緊走."烏木珠看來怨氣很足.

蘇云翎想了一會也沒想出什麼所以然來,點了點頭算是准了.烏木珠聽了高興地轉身就走.

蘇云翎忽然想起什麼,問道:"對了,小烏鴉,派管家的問問五姨娘賈氏的娘到底身體如何了.這一去也好像去了大半個月了."

烏木珠被她這一提醒這才想起來:五姨娘賈氏果真回家好久了.照例說若是家中老娘生病,這個時候應該也快好了吧.

烏木珠立刻道:"是,奴婢這就讓管家派人去問問.總不會是在娘家待得樂不思蜀了吧?"

蘇云翎眸光一動,卻並不說什麼.等烏木珠離開她這才皺眉努力回想.

說起來在蘇府中最被人無視的就是五姨娘賈氏.她進門最晚,卻也是最守規矩的那一個.平日不愛說話,看著文文靜靜的,也不知道她到底喜歡什麼,也不知道她平日到底在做什麼.

說白了,那樣一個小透明想讓人記住她的臉長啥樣都有點難.

蘇云翎想了半天卻依舊想不透五姨娘賈氏這人.她歎了一口氣,不是她變笨了,而是這賈氏留給她的印象實在是太少太少了.

不過蘇云翎一向是想不通的先放著,這五姨娘賈氏在蘇府中不爭不搶的,是個省心人.她也不需要費多大的勁頭.

專到了中午.蘇云翎想起昨兒那撿回來的孩子,便去往客房.她還沒到了客房就聽見那邊院子"乒乒乓乓"一陣亂響.

她聽見烏木珠著急的聲音:"快!快!把他抓住了!哎呦……不要讓他跑了!"

蘇云翎還沒走到近前,忽然一個小黑影直直朝著她沖了過來.

"砰"的一聲.

巨大的沖力沖得蘇云翎和那團小黑影跌在了一起.

"哎呀!不好了!二小姐摔倒了!"烏木珠的尖叫聲傳來.

蘇云翎被撞得七葷八素的,眼冒金星.這一喊之後她定睛一看,只見懷中一個精致得像是瓷娃娃一樣的小男孩也剛好抬起頭來直釘釘看著自己.

蘇云翎愣了下,忽然慢慢開口:"小子,你壓到本小姐的胸了!"

小男孩先是愣了下,緊接著他的臉立刻"騰"的一下子燒得通紅通紅的.蘇云翎說完看見他這個樣子頓時無語凝噎.

蒼天作證!

她的意思是這孩子將自己"撲倒"後,壓在自己的身上很重很難受,特別是胸口很悶,讓他趕緊起來!

她根本不是指那個"胸"好嗎?再說她這副身體也才十四歲左右的年齡,再怎麼樣"胸"也不會大到讓人覺得尷尬的年紀……

現在的孩子怎麼這麼早熟?滿腦子都是不純潔,真的是!

蘇云翎還沒推開他,那個小男孩立刻逃一樣起身.身後烏木珠一把抓住他,得意:"哈哈哈,終于抓到你了!來人,趕緊幫把手,把他的頭發好好剪一剪,理一理,可別帶什麼虱子來府中,那我們可就倒黴了!"

虱子?

蘇云翎聽了趕緊看自己的身上.還好……她松了一大口氣.不過她正檢查自己的時候,只覺得兩道犀利的目光像是

刀一樣要把她狠狠戳兩個洞.

蘇云翎一抬頭"噗嗤"笑出聲來.只見小男孩正被烏木珠抓著扭著,一張小臉紅彤彤的,精致的五官就像是粉雕玉琢一樣,白里透紅.那黑寶石一樣的眼睛在太陽底下看著竟有種晶亮通透的感覺.十分的清澈有神.

這孩子惱羞成怒了!

蘇云翎起了興趣,讓人搬了一張椅子坐在庭院中一邊曬太陽,一邊愜意地看著烏木珠在剪著那小男孩打結的頭發.

看樣子這孩子被人拐了雖不久,但是卻也夠受了.聽烏木珠說他身上傷痕青一道,紫一道的,還有的傷口還沒好全.

蘇云翎心中了然.這樣倔脾氣的孩子到了人販子手中肯定備受折磨.又是個啞巴,下起手來起來肯定更狠了.

"小狼,你家在哪里?"

"……"

"小狼,那百草堂的大漢被抓了,聽說一進衙門自己就招了.說他是隨便從一個人販子手里把你給買下來的.你可記得你是被誰拐了嗎?"

"……"

"小狼,在找到你父母之前,你就先住這兒吧.要是乖的話,我讓你做我的貼身小厮.怎麼樣?"

"……"

"哎,累死了……"

蘇云翎看著小狼被烏木珠和幾個下人收拾乾淨,頭發打結的地方也都剪了,剩下的頭發整整齊齊梳成一個小發髻頂在頭上.他身上穿著一件黑色的小衣衫,手腳啊,臉啊,都統統洗乾淨了.

嘖嘖……這一院子的人都目不轉睛地"欣賞"忙活了好半天的傑作.

眼前的小男孩年紀雖小,可是看著就像是瓷娃娃一樣漂亮精致,梳洗打扮後站在那里分明就是個美男縮小版.

皮膚白皙,鼻子高挺,唇薄抿成一條直線.一雙黑琉璃似的眼帶著與生俱來的孤傲與警惕,這樣凶狠的眼神倒為他多添了幾分神秘色彩.

蘇云翎連連點頭,心中暗道.這樣子活脫脫就是君云晟的翻版.難道搞不好這孩子是君云晟那個冰山死瘸子的私生子?不小心被她撿到了?

不過一轉念想到君云晟那冷冰冰的人會出去偷情,蘇云翎就渾身一陣惡寒.這孩子也就是氣質和君云晟有點像,其余的一點都不像好嗎.

"小狼果然長得好看.長大一定是人見人愛的大美男."蘇云翎不咸不淡地誇.

沒想到她這一誇,小狼白皙的臉上頓時浮起了一絲絲的紅暈.那紅暈還一路有蔓延的趨勢,都快燒到了耳根子了.

蘇云翎眼中一亮,越發笑吟吟地盯著他.

這孩子的弱點原來竟然是害羞!

有趣!有趣!

蘇云翎不住打量,直到小狼惡狠狠瞪了自己一眼這才作罷.

蘇云翎回頭問烏木珠:"藥都給他吃了嗎?"

"吃了!昨夜就吃了,早上也吃了一貼."烏木珠立刻道.

蘇云翎若有所思地看著小狼.她向他招了招手:"小狼,過來."

小狼猶豫了很久,這才慢騰騰地"挪"了過去.說是"挪"還是恭維了.他幾乎是被烏木珠給拖到了蘇云翎跟前.

蘇云翎伸出纖細的兩根手指搭在了他的脈門上.過了一會,蘇云翎的眉頭越皺越深.一旁的烏木珠忍不住擔心地問了:"二小姐,這孩子是不是余毒還沒清乾淨啊?"

蘇云翎皺眉:"他的脈搏怎麼這麼奇怪."

忽快忽慢,跟常人非常不一樣.而且以他的脈象來看毒素在他身上的影響非常小,不知道是她的藥太給力了,還是這孩子的體制和別人不同.昨天還見他被三種毒素折磨得口吐白沫,昏迷不醒.怎麼才吃了點藥就好得這麼快了?

"二小姐,你要趕緊醫好他!奴婢看這孩子真的是可憐."烏木珠同情萬分地看著小狼.而後者毫不領情地贈送了一個大大的,孤傲的白眼給她.

蘇云翎收了手,微微一笑:"怕什麼,他死不了.相反他壯得跟一頭小狼崽一樣.我那藥再給他吃兩天,明天我再開點活血化瘀的藥讓他調理一下.基本上就好了."

"真的?這麼快?"連烏木珠都不敢相信.

這孩子真好

養活!從人販子手中救下來隨隨便便洗洗弄弄就好了七八,真是聞所未聞.

"也許他體質好呢.畢竟是出身大富人家.就是不知道哪個大富大貴的人家可以養出這麼刁鑽任性的孩子了."蘇云翎似笑非笑地盯著小狼不自然的眼神.

……

就這樣小狼在蘇府中住了下來.

三姨娘林氏得了蘇云翎的允許後就急吼吼地往京城奔去.而派去打聽五姨娘賈氏的人也回來了說,五姨娘的娘病好了,因五姨娘想要多盡孝,所以才多留了兩日云云.

蘇云翎聽了放心不少.倒不是說她不放五姨娘賈氏回去,只是蘇家終究是大門大戶,雖然落破了,但是有些規矩也是要守的.

就在這風平浪靜中,忽然從京城中傳來一道消息.

上篇:第九十二章 百草堂(二)    下篇:第九十四章 女官新規(求撒花)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