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第一傲世皇後第七十九章 七寶錦(二)   
  
第七十九章 七寶錦(二)

蘇云翎淡淡地道:"不為什麼,這位小姐不懂的先來後到,自然要給這位小姐一個驚醒,不是有錢就可以為所欲為的."

那美豔少女一聽臉都黑了.她不是別人就是濟州城中的富商薛富貴之女薛碧蓮,和方莞有七繞八拐的表親關系.方莞自持自己父親是個通判,所以向來瞧不起薛碧蓮.要不是上次她和蘇云翎打賭輸了,欠了兩千兩銀子,也不至于厚著臉皮去向這個遠房表姐求助.

薛璧蓮使了銀子便在方莞面前抖了起來,說話都硬三分.這一次她聽說陳知府千金,陳若雨舉行千金百花宴,于是便拉著方莞硬是去討了一張請帖,准備一起去燔.

這次便是兩人一起來"彩云坊"中來訂衣服.沒想到在這碰上了蘇云翎.

俗話說,冤家路窄.蘇云翎訂了七寶錦,薛碧蓮卻晚來一步.這一下子火藥味便濃了起來窠.

薛碧蓮打量蘇云翎,眼中滿滿都是妒忌.只見眼前少女清麗脫俗,氣質高雅,哪怕剛才說的那些斥責的話,可是聽起來卻是分寸得當,一看就是自小出身名門的大家閨秀.

陳碧蓮也是個不甘示弱的人,冷笑一聲:"我最討厭的就是你們這些假惺惺的大小姐,一個個沒錢還打臉充胖子.七寶錦還沒賣呢.我就不信我出的價,店家不心動!"

她說著一台下巴對丫鬟傲然道:"去拿一千來!這件七寶錦本小姐買了!"

一千兩!

彩云坊中看布匹的客人都傻眼了.店伙計也都傻眼了.在市面上,一件衣服,除了繡上金絲銀線外會貴點,一般一百兩算是上好的了.沒想到這薛碧蓮財大氣粗,竟然出一千兩?

蘇云翎聽了也皺起秀眉.她沒想到這薛碧蓮竟是個這麼張狂的人.一千兩?自己就算出得起,可是有必要嗎?

而且這薛碧蓮一副"本小姐就是有錢"的樣子,恐怕一千兩還不是她的極限.自己難道和她較上勁了?

蘇云翎眉頭深鎖,身邊的烏木珠卻是不干了:"有這樣欺負人的嗎?明明是我家小姐先訂的衣服.你出再多錢我家小姐不讓,你也沒轍!滾吧!拿著你的臭錢趕緊滾!"

薛碧蓮下巴抬得高高的,走到蘇云翎面前,甩著手中的銀票:"怎麼樣?一千兩,買你手里訂的七寶錦!賣不賣?"

蘇云翎冷冷笑了笑:"當然不賣了.這位小姐有錢有本事,行事卻俗不可耐.君子愛財,取之有道.拿走你的銀子,本小姐怕沾了這等俗氣!"

她一回頭,冷冷對發愣的店伙計:"衣服我訂了,明日過來試成衣."

薛碧蓮臉色頓變,還要再說.

忽然門口傳來一道冷冷的聲音:"一件七寶錦而已.竟然對蘇小姐無禮!"

眾人看去,只見一位年輕的錦衣男人匆匆走來.蘇云翎看去,原來是薛玉絡.薛玉絡臉色很難看,這家彩云坊雖然不是他名下的鋪子,可是他卻是背後的老板.

這七寶錦便是他特地吩咐店伙計給蘇云翎留著的,本想親自送到蘇府上,但是想到這樣未免過于明顯,搞不好還讓蘇云翎誤以為他是在笑話蘇家沒有錢買好衣服.

這一日一早他得了消息說蘇云翎親自來彩云坊中挑衣服,于是他趕緊讓伙計把七寶錦拿出來.原本這樣順理成章,不動聲色就能討好了蘇云翎,沒想到竟然橫插一個囂張小姐.

這怎麼不令他生氣?是以他得了消息立刻就趕了過來.

薛碧蓮一看薛玉絡,臉上喜色頓顯,急忙走上前也不顧有人看著,拉著他嬌嗲:"表哥,你來了."

薛玉絡冷冷看著她,掙開她的手,毫不客氣地說:"這位小姐認錯人了吧?在下可不是你的什麼表哥."

薛碧蓮一聽頓時鬧了大紅臉.她自然不是薛玉絡的什麼表妹,只是她父親一次和薛玉絡談生意的時候,曾玩笑話說,同姓之人五百年前是一家.當時還讓薛碧蓮出來,開著玩笑讓她叫薛玉絡表哥.

薛碧蓮當時是羞答答地叫了,薛玉絡為了不駁薛富貴的面子,一笑了之.畢竟生意場上,兄弟來兄弟去,虛偽客套的話多了去的都有.他也不放在心上.

今日一看,卻是薛碧蓮還當真了.

薛碧蓮鬧了個沒臉.那邊方莞心中卻是幸災樂禍.她可是在蘇云翎手里狠狠栽過一次跟頭.也知道薛玉絡不知為什麼是極看重蘇云翎的.

她這時拉了拉薛碧蓮,低聲勸:"表

姐,我們還是走吧.我看咱們那訂的兩套衣服還是不錯的."

"走什麼走!"薛碧蓮被薛玉絡削了面子,一肚子的火正沒地方發泄,怒道:"買不到好的,我不走了!"

薛玉絡冷哼一聲:"就怕好的薛小姐沒福氣穿."

薛碧蓮這個時候騎虎難下,一聽這話硬起頭皮問:"薛公子這話說得過了,難不成還有我買不起的?"

薛玉絡懶得和她這種沒頭腦的千金小姐糾纏,一轉頭對店伙計道:"聽見沒?薛小姐說買得起的,把咱們鋪子里那幾件要內務府訂的云霓裳給薛小姐過目一下.薛小姐要買千萬不要攔著,知道嗎?砍頭殺頭都不許攔著."

他說完不看薛碧蓮突變的臉色,回頭對蘇云翎客客氣氣地拱手:"蘇小姐請進,我讓老師傅給蘇小姐再挑一挑幾件稱心衣服."

蘇云翎微微一笑:"如此有勞薛公子了."

她說著在薛玉絡的領路上,翩翩然走了進去.

店外,薛碧蓮的臉色比雪還煞白,一旁的方莞也直哆嗦.店伙計唯恐天下不亂,笑嘻嘻地上前誇張做了個揖,怪聲怪氣地說:"薛小姐要好的衣服這邊請吧.看是要給太妃娘娘的暖冬梅紅云霓裳呢,還是給公主定的一件夾紗團福百褶裙,這里都有的."

薛碧蓮聽了都要哭了.方莞早就拉著丫鬟趕緊跑了.

這是什麼啊!是禦品!誰敢買?不要說沒有官名在身的商賈,就是一品朝廷大臣都不敢去動.私自看一眼都是死罪!

薛碧蓮哆哆嗦嗦:"我……我不敢."

店伙計也是個會搞事的,立刻笑嘻嘻地諷刺:"薛小姐怎麼不看了啊?方才不是說,沒有薛小姐買不起的衣服嗎?"

店中的客人也有刻薄的,立刻踩一腳:"是啊是啊!誰人不知薛家有錢啊.一件衣服一千兩都能買,想必不會心疼幾千幾萬兩的."

"是啊!有錢可不是這麼張狂樣.那薛公子可是秦國四大商,可是平日彬彬有禮的,誰像這薛富貴家的,一門都是俗氣貪財之人."

"就是!還是方才那蘇家二小姐看著順眼,聽說她天天伺候瘋了的蘇大人,很是孝順呢."

"唉,是啊,可憐的."

"……"

薛碧蓮再也忍不住了,臉紅得像是猴子屁股.一轉身立刻跑了.身後還傳來店伙計的笑聲:"哎呦,薛小姐怎麼走了?下次一定要多多光顧彩云坊啊."

……

七寶錦,七寶真絲織成錦.蘇云翎撫摸著流水似滑順的布匹,眼底卻是淡淡的哀傷.七寶錦,說起來這七寶錦還和她的娘有關.

她娘親蕭蘭珍精通女工,特別在織布上有獨到之處.京城最大的織錦坊的老板娘和她母親交好,有一次她母親忽然突發奇想,在絲線上加了一道藥劑染絲線,結果織出來的錦竟然隱隱有別樣光彩.

而後七寶錦又經過織錦老師傅的研究,最後才是如今這賣得斷貨的七寶錦.由此可見,她母親蕭蘭珍是一個多麼蘭心蕙質的女人.可是沒想到天妒紅顏,佳人早逝……

"蘇二小姐看這衣衫可還滿意?"薛玉絡見蘇云翎沉默,連忙問道.

蘇云翎笑了笑,收起眼底的哀傷,笑道:"今日多謝薛公子出面相助.又欠了薛公子一個人情了."

薛玉絡哈哈一笑:"這只是小事.蘇二小姐這麼說就太見外了.這七寶錦在薛某人看來,只有蘇小姐有資格穿."

"薛公子言重了."蘇云翎道.

薛玉絡看著眼前不卑不亢的少女,眼底掠過激賞:"好衣配佳人,祝蘇二小姐豔壓群芳."

蘇云翎微微一笑:"多謝薛公子吉言."

……

郁南城離濟州不遠,蘇云翎一早吩咐好了府中事宜,就帶著烏木珠上了馬車一路趕往了郁南城.蘇二府的蘇筱月也早早在城門處等著了.

兩駕馬車一碰面,立刻朝著郁南城而去.到了正午就到了陳知府待客別苑的門口.蘇云翎撩起車簾一看,門口停著不少馬車.從馬車上下來的都是衣著光鮮的世家小姐.

蘇云翎正要下車,那邊蘇筱月已經蹦蹦跳跳下了車.

"翎姐姐,下來吧."

她嚷嚷.

蘇云翎抿嘴一笑,由烏木珠扶著下了車.別苑眾人只見眼前有什麼一亮,回頭看去頓時恍惚.

只見一位穿著云水青一色的少女走了過來.彼時正是日頭當午,四月的春光明媚動人,照在這女子身上.她一頭墨發松松挽成普通少女的雙鬟髻,一身衣裙似流云似霞光,整個人籠罩在一團寶光中,就跟仙子似的.

她慢慢走近,眾人這才回過神來.只見她年紀雖小,眉眼清冷卻是說不出的絕色風華.正要疑惑她是哪家世家的小姐時,她卻已經由一位圓臉少女拉著往府門里面走去了.

"這是誰家小姐啊?"眾人心中都有這麼個疑問.

而剛駛來的一輛馬車上一個十五六歲模樣的少女頓時驚得一身冷汗.

她喃喃自語道:"我我……我沒有看錯嗎?那個竟然……竟然是蘇!清!翎!"

一旁的丫鬟也嚇得臉色發白,半天都不敢吭聲.

"不可能!蘇清翎不是死了嗎?怎麼可能又活過來了?"那少女施了花花綠綠妝容的臉上糾結成了一大片.

她一把抓住身邊的丫鬟,咬牙切齒:"蘇清翎那個賤人不是死了嗎?怎麼可能出現?告訴我,剛才就是我眼花了!"

"小小……小姐……奴婢也不知道啊!"那丫鬟都嚇得都快昏過去了.

能不嚇人嗎?青天白日的看見一張做夢都想不到的臉出現在眼前.而那張臉的主人早就入土了大半年了!靈牌還孤零零丟在靜王府的破爛祠堂里面呢!

那少女牙齒咯咯作響,眼底的驚恐一點點彌漫,最後她一把將手中捏著的丫鬟推下車去,惡狠狠道:"快去給本小姐打聽打聽!那人到底是誰!"

"小小……小姐……"丫鬟哭喪著臉要哀求.她不敢去啊!

"不去你就別回來了!"那少女眼底都是驚懼:"難道你要我回去跟如玉姐姐說,蘇清翎沒死嗎?快給我滾去打聽!"

"是是……"丫鬟不敢再說,急急忙忙進去打聽了.

"蘇清翎……蘇清翎……你怎麼還這麼陰魂不散!死了都不肯放過我們嗎?"那少女眼中射出深深的怨毒,"不,你一定死了,不可能沒死的.中了流觴劇毒還不死,我不信!"

……

那一邊蘇云翎和蘇筱月進了別苑之後早就有小厮跟上前來領路.別苑中的管事更是一聽是濟州蘇家兩位小姐來了,趕緊親自出來迎.

果然是知府家的別苑,寬敞而清幽,領路的管事更是能言會道,一路陪著小心.

"兩位小姐稍坐,我們小姐一會就來了."管事恭謹道.

果然過了一會,一道紫色身影匆匆前來,還沒進廳中就笑聲傳來:"哎,筱月妹妹,想死我了!"

蘇云翎看去,那紫衣少女眉目清秀,一臉的喜氣洋洋,觀之可親.蘇筱月是個孩子心性,早就蹦蹦跳跳過去一把抱住那紫衣少女:"若雨姐姐,我好想你!"

陳若雨,郁南城知府之女,今年十五,正是及笄之年.她和蘇筱月說了幾句,一回過頭來看見蘇云翎,不由眼中一亮.

"哎!這是哪位神仙妹妹?生得這麼美."陳若雨嘖嘖稱贊.

蘇筱月尷尬輕咳一聲:"若雨姐姐,這就是云翎姐姐."

蘇云翎心中微微一笑.這陳若雨果然是沒有見過蘇清翎的,不然的話,光看自己的臉怎麼會猜不到自己就是蘇云翎呢?那一張請帖的來曆看來有點耐人尋味啊.

陳若雨被蘇筱月拆穿,臉上也尷尬起來.她連忙道:"哎呀,看我這個記性.這云翎妹妹生得太美了,我都以為是哪個神仙妹妹大駕光臨呢."

蘇云翎笑了笑,並不點破.她上前和陳若雨見了禮,捧出禮物道:"這是我的一點小心意.若雨妹妹不嫌棄的話,就收下吧."

陳若雨打開一看,歡喜笑道:"哎,這禮物好!我喜歡!"

蘇筱月連忙湊過去看,只見盒子中一塊小小的翡翠躺在紅色綢布上.翡翠雕成靈猴,憨態可掬.陳若雨越看越愛不釋手.

正在這時,前面有下人前來稟報道:"小姐,甯府中的三小姐到了."

蘇云翎心中一凜,明眸中寒氣猛地迸發.甯府的三小姐?!還真的

是冤家路窄啊!

一旁的蘇筱月聽了,疑惑問道:"甯府?哪個甯府?"

陳若雨正要回答,一道幽冷的聲音就如從地底而出,不帶一點人間溫度:"還有哪個甯府?不就是京城里面的甯府嗎?恐怕能來這千金百花宴的,除了京城甯家,我想不到有第二家甯府."

上篇:第七十八章 七寶錦(一)    下篇:第八十章 本王最討厭有人追我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