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第一百零四章 人人帶傷(三更)   
  
第一百零四章 人人帶傷(三更)

王為民想的不可謂不周全,但是小劉又哪里是那麼好打發的?

"八十萬!"小劉很干脆地發話,"你說價值過百萬,不代表就是一百萬,對吧?"

商人的話能信嗎?誰信誰傻瓜,他實在太清楚了,現在可不是客氣的時候.

聚寶齋少東家就算財大氣粗,這時候也不能硬撐著了,他皺著眉頭發話,"你這麼說就沒意思了,我只是估值,可能過百萬,還有可能不過呢……到時候你補給我?"

小劉聞言干笑一聲,"可是王少,除了這玉石的價值,你跟馮君還有私仇……出這口氣才最要緊,你說是不是?"

都找到了對方的落腳處,通過蓬萊大酒店的維修工小林,他們能打聽到馮君的相關信息.

當然,這個信息未必十足可靠,但是如此稱呼此人,肯定沒問題.

王為民並不擅長跟小劉這種人打交道,雖然對方說的話,他也認可,但是他並不能接受對方的獅子大張嘴,他語重心長地發話,"小劉,你是不是覺得,離了你,我找不到別人了?"

小劉吃吃地笑了起來,"王少看您說的,你要是決定找別人,那我現在走,還不成嗎?"

這是玩笑話,他是知情人,王為民若是想找別人搶馮君,得把他滅口才行.

王為民只覺得心里火苗子騰騰地往上躥,但還不能生氣,只能擺事實講道理,"這荒郊野外的,你蒙上面搶了他,誰能知道?他跟你毫無關系,你一點風險都沒有."

其實小劉心里也是這麼想的,只要王少不張嘴,誰知道事情是他做的?

可是王少要張嘴,一個主謀就跑不了,就算聚寶齋能量大得沒邊兒,你總是收了贓物吧?

他真的很想賺這一筆錢,並不願意過分激怒自己的主顧,于是眼珠一轉,"這樣,八十萬不能還價……我再幫你打斷他兩條腿,算是為你出氣,可以吧?"

王為民看著他,沉思了好一陣,才緩緩發話,"五十萬,四塊玉石加兩條腿……你要不干,那咱們各回各家洗洗睡."

"成,那就五十萬,"小劉一拍大腿,很干脆地發話,"我交了王少這個朋友了."

馮君可不知道,距離自己不遠處,有人要蠢蠢欲動收拾他.

他將帕薩特熄了火,然後就拿出一張毯子來,鋪在地上,自行盤腿打坐.

他將第四式修煉了一遍,發現沒什麼問題了,開始沖擊第五式的第一幅圖,按照他的估計,在野外修煉的話,今天練好第一幅圖沒什麼問題,順利的話,沒准能將第二幅圖通關.

他盤著腿,不知道修煉了多久,即將大功告成的時候,心中猛地警兆大起.

他想也不想,雙手一拍地面,身子就向斜後方暴退而去.

因為過分倉促,他甚至沒來得及伸開盤著的腿.

他剛剛離開,就聽到"奪奪"兩聲輕響,他盤坐著的毯子上,多了兩支箭.

而不遠處,也冒出了三個人影,其中兩人手里持著弩.

晚上的光線真的不怎麼樣,不過,這里雖然是樹林,可是遠處的路燈很亮,斜斜地照過來,還是大致看得清楚的.

兩名弩手也是在黑暗中適應了半天,才發現了馮君的身影,于是直接射箭過來.

馮君並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襲擊了自己,不過看到對方手中的弩,他就反應了過來:其中一具,跟他的強力弩有九分相似.

一時間,他勃然大怒,尼瑪,從來只有我射別人,今天居然有人射我?

這絕對是不能忍的,馮君身子一閃,就躥到了三人身後,想也不想就是個飛踹.

三人里沒有持弩的那位,被踹得凌空飛了起來,身子重重地撞上了一棵柳樹.

碗口粗的柳樹發出一聲輕響,好懸被撞成兩截,那位跌落在地,疼得滿地打起滾來,"哎呦,我的老腰……"

馮君為什麼要先對他下手?原因很簡單,那兩位的家伙,都在手里拿著呢,唯獨這厮,看不出帶了什麼家伙,未知的危險,才是最該警惕的.

兩名弩手的反應倒是不慢,迅速地轉身,弩箭也轉向了.

但是以馮君現在的身手,他又何懼這二人?腿一擺又踢飛一人,然後身子一閃,再推一下另一人的手臂.

這位正好扣動扳機,一箭正中另一名弩手的左側腰部.

近距離里,弩箭的威力是非常大的,這一箭,甚至穿透了對方.

"呃啊"那名弩手慘叫一聲,雖然他已經在極力壓制自己了,但是在這寂靜的夜里,聲音傳得還是極遠.

幸存的這名弩手見狀,當機立斷轉身就跑,此刻己方已經躺下兩人,對方的身手實在太可怕了,他若不跑,也得留下.

不過,跟馮君比速度,那也是他瞎了眼,撇開這段時間的修煉不提,雙學位同學在大學里,跑步也是三級運動員級別的.

馮君追上去,一拽對方的胳膊,前腳尖用力一點地,腰部發力身子一扭,直接將此人掄圓了,反向扔了出去.

他直接將人掄起來兩米多高,然後重重摔在地上.

這里雖然是草地,但是吃了這麼一擊,最後這位摔得直接暈了過去.

馮君收拾掉三人,將兩把弩踢到一邊,又從空手的那位身上,搜出一把三棱刺刀來.

這是一種曾經風靡一時的冷兵器,因為放血速度太快,創面不好縫合,使得它惡名遠揚,後來被禁用了,進入新世紀之後,很少能見到.

這玩意兒甚至脫離了刀具的范疇,是實打實的凶器,因為它只有一個作用殺戮!

馮君生長在小縣城,年幼時見過這東西,知道此物的歹毒.

這真的是打算殺人的!他勃然大怒,走上前直接一腳,將此人踢暈.

然後他摸出手機來,開始撥打報警電話.

一見他這個動作,唯一清醒的弩手也停止了嚎叫,他大聲地哀求,"大哥,我們錯了,別報警……有話好好說."

見到對方不理會自己,他索性心一橫,"大哥,不是我們跟你有仇,是有人花錢雇傭我們,要給你一個教訓."

他心里清楚得很,給人做打手,哪怕是既遂,也不過是故意傷害,更別說還是未遂.

可要是搶劫傷人,這性質就惡劣得多了,隨便就是十來八年.

果不其然,馮君聞言側頭看他一眼,"誰雇傭你們的?"

有興趣談,這就是好兆頭,這位深吸一口氣,"我也不知道,是毛老師負責聯系的."

毛老師就是另一名弩手,他倆都是戶外運動愛好者,喜歡登山,在外出旅行的過程中,意外地發現,兩人都喜歡弩.

毛老師還真的是老師,不是外號,他在鄭陽市第十一中學教體育,平時就脾氣暴躁,體罰學生什麼的,那都是家常便飯,甚至還揍過教導主任.

這家伙腦袋瓜缺弦兒,又因為沒錢,號稱殺人放火的活兒也敢接.

清醒的這名弩手,是被他邀來的,至于那名帶了三棱刺刀的家伙是誰,這位也不知道.

馮君聽完他的話,有點哭笑不得,"你啥也不知道,就敢阻止我報警?"

"我不知道,但是他倆知道啊,"這位一指那二位,有氣無力地發話,"這事兒如果不驚動警方,你就有了很多選擇……握草,頭好暈……"

他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身在醫院了,一個小護士見他醒來,面無表情地發話,"你的左腎需要切除,你家還有什麼人?讓他們過來簽字認可,記得帶上治療費用."

切除左腎?這位的頭嗡地就大了起來,"大夫,不切行嗎?"

"我只是護士,不是大夫,"小護士面無表情地發話,"不切的話,你需要轉院,請原諒,我們不提供後續治療服務."

"你運氣算不錯的了,"就在這時,旁邊有人出聲發話,"你兩個同伙,一個需要摘除脾髒,一個腰椎錯位,右腎也要保守治療."

說話的是一名年輕的警察,他冷冷地看著床上的犯罪嫌疑人"同伙"這個詞,已經很能說明問題了.

"我……我只是去幫朋友忙,"這位無力地辯解著,"結果對方痛下毒手."

"幫忙還要帶弓弩嗎?"年輕警察不屑地哼一聲,"還有三棱刮刀,也許你的同伙並沒有告訴你……受害者的車里,有三百萬現金."

"三百萬現金?"這位先是一愣,然後高聲叫了起來,"受害者……他哪兒是受害者?他把我們都打成這樣了!"

年輕警察聞言,本來還想呵斥他,但是想一想,這三個家伙確實夠點兒背的,打劫到一個搏擊好手身上,三個人的身體,都不同程度地受損.

說起來這事兒,警察們都嘖嘖稱奇,感覺那個叫馮君的家伙,似乎跟腎髒有仇似的.

當然,馮君下手也相當重,若不是有人出面保他,涉嫌"防衛過當"也是可能的這不是開玩笑,在沒有定性之前,他甚至可能無法離開警察局.

所幸的是,他第一個電話撥的不是妖妖靈,而是王海峰的手機.

上篇:第一百零三章 陰魂不散(二更賀銀萌棒棒糖)    下篇:第一百零五章 查扣證物(四更求月票)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