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第八十一章 雜亂棚戶區   
  
第八十一章 雜亂棚戶區

按照郎震的說法,府城息陰城旁,也有一座山,很容易開出這種華美的石頭來.

一開始,這石頭不值錢,大家隨便開山,隨便撿拾.

到了後來,有些修煉武道的武者,因為這石頭質地堅硬,又比較好看,所以拿來磨練自己的修為,將此物打磨成各種物品.

比如馮君買的那一對石球,郎震就認為,這是武者們閑得無聊打磨出來的.

當然,因為打磨出的物品比較好看,武者們在修煉之余,還能將其賣出去補貼家用,這就更好了.

聽到這里,馮君忍不住想到了自己撿拾的那個斷成兩半的玉盒,原來,那玉盒里裝的東西,真的很可能並不重要,而且……連盒子都很廉價.

一直以來,他都有點疑惑,自己所經過的河谷,雖然說人跡罕至,但也不至于是人類禁區,那麼漂亮的玉盒,怎麼就隨意地丟在那里,沒有人撿拾?

現在,他終于得到了答案--太便宜了.

別說是斷裂的玉盒,就是一個好的玉盒扔在那里,別人願意不願意為它彎腰,也很難說.

至于那塊未經打磨的羊脂白玉,也不用說了,肯定不是那個倒黴蛋抱著跳河的.

十有八九,是那厮被人殺了之後,凶手隨便取了一塊石頭,綁在他身上,沉尸河中.

沒錯,上好的羊脂玉籽料,只是被當做了沉尸用的石頭.

就在此刻,郎震的話傳到了他的耳中,"我當年還撿了一塊石頭,打磨出了一個大碗,後來有一次野外遭遇突襲,我當石頭扔了出去,爭取了點時間……"

馮君聞言,嘴角忍不住抽動一下,泥煤,當作石頭扔了出去……

然而,郎震的話還沒有說完,"這石頭還可以做成食盒,防止蟲蟻爬入,冬天醃制咸菜的時候,也可以拿來壓菜缸."

馮君聽到這里,是徹底地無語了,食盒?拿玉石壓咸菜缸?

夜晚很快來臨了,兩人再次上路,而且這一次,馮君是騎著摩托趕路.

在趕路的期間,他們也遇到過夜間趕路的旅人,不過摩托的大燈實在太晃眼了,遇到的人大多不敢湊近來觀看.

直到有一天,他們遭遇了一支百余人的隊伍.

那隊伍中好手也不少,竟然有七八個人騎著馬追了上來,也不知道是出于什麼樣的心態.

郎震先是將天勇軍的切口喊了出來,說是軍方辦事,閑雜人等退讓--他在天雄軍當兵吃糧,對于兄弟部隊的切口也不陌生.

追著的武者對此卻不予理會,反倒勒令他們停下來.

郎震手上端著馮君的強力弩,二話不說就是一箭射去,正中最前面那匹馬的胸腹,同時大喝一聲,"再要追趕,後果自負!"

那馬吃了這一箭,頓時跌倒在地,它身上的騎士伸手不錯,一個翻身跳下馬來,穩穩地站在了地面上.

騎士們一看,發現對方竟然真的敢射箭,使用的還是聞所未聞的全精鋼箭支,頓時就不敢再追了,只是亂糟糟地叫罵,讓對方有種的留下姓名.

經過這件事,馮君和郎震也發現了不妥,于是兩人商量一下,直奔一個叫做甯嵐的縣城.

在縣城外的鎮子旁,馮君不得不將兵器和摩托車送回了現實社會,並且將其他物資藏了起來.

接著,郎震就展現出了他見多識廣的優勢,兩人到鎮子上,用一片金葉子加六十塊銀元,買了兩匹駑馬,還弄了一輛馬車.

馬匹的價格貴了一點,但這也沒辦法,人家車馬店本來就不想賣,而是想要靠著提供服務來賺錢,不加錢是不行的.

不過非常遺憾的是,獨狼想讓馮君在這里落籍的想法落空了.

他本來想著,起碼也要制造個假身份,但是車馬店的老板表示,這種違法的事兒我不干.

郎震後來對馮君表示,他不賣拉倒,等到了府城息陰,我有門路幫你辦理.

事實上,到了甯嵐之後,息陰就在望了,兩人將貨物裝上馬車,美美地歇息了半天,于次日卯初時分,抵達了息陰城外.

息陰城占地面積不小,長寬差不多都有四里地,城外還有大片房舍.

城門有軍士站崗,郎震拿著身份證明進城了,馮君卻只能在城外看守馬車.

看著不遠處雜亂的房舍,以及喧鬧的人群,馮君忍不住輕聲嘀咕一句,"這算是……棚戶區?"

不過不管怎麼說,城外能有這麼多人居住,紛擾卻不算雜亂,說明息陰城的秩序還是不錯的,也沒有災荒和戰火.

見到有馬車停在不遠處,就有四五個漢子圍了過來,他們打量馮君一陣,一個干瘦的中年人走上前,笑著發話,"兄弟,你這頭發怎麼啦?"

馮君這次也不敢玩個性了,只是看那漢子一眼,淡淡地吐出兩個字,"走水!"

"那你可太幸運了,"中年漢子繼續發笑,"走水只燒了頭發,人卻沒事."

馮君看他一眼,有心不搭理吧,可是想一想自己終究要融入這個社會,于是面無表情地微微點頭,沒有再說什麼.

然而他這麼一回應,干瘦漢子卻是來了勁兒,他笑著發問,"老弟你這是打哪兒來?"

得,剛才還說兄弟呢,現在就成了老弟.

馮君斜睥他一眼,摸出一根煙來,又拿打火機點上,深吸了一口,愜意地噴吐出一團煙霧,才慢吞吞地吐出三個字,"你有事?"

息陰雖然是府城,但是這里的人何曾見過卷煙和打火機?

中年漢子咽下一口唾沫,笑著發話,"老弟你這煙不錯,給老哥來一根?"

馮君不緊不慢地又抽一口,從鼻子里噴出了煙霧,"憑啥?"

"一支煙而已,哪兒來的憑啥?"一名高壯漢子走上前,探手就向那包煙抓去,"跟你這外鄉人張嘴,是給你面子."

馮君已經很小心地掩飾口音了,他也在努力地學習當地話,但是他說的字數再少,口音上還是有細微的差別,而這種差別,根本瞞不過這幾位.

馮君見對方伸手,從腿上拽出狗腿刀,二話不說就斬了下去.

高壯漢子的身手也不差,見到寒光一閃,身形一晃,暴退出一丈多遠.

見到對方手上亮閃閃的怪異兵刃,他的臉一沉,"瑪德,竟然敢用兵刃?哥幾個……一起上,咱息陰人的地方,輪不到外鄉人來撒野."

其他漢子見狀,冷著臉慢慢圍了過來,別的不說,只說這矛盾牽扯上了地域關系,他們就有理由出手偏幫.

馮君一探手,從馬車里摸出了一副上好了弦的強力弩,扣動了扳機.

"噗"的一聲輕響,在高壯漢子身前半米左右,一支弩箭鑽進了地面,只留下了不到一寸長的箭尾.

幾名漢子見狀,齊齊倒吸一口涼氣,他們在城外討生活,見慣了外鄉人,也習慣仗著本地人的身份,欺壓一下對方.

現在他們眼中的外鄉人,不但年輕,有馬和馬車,馬車上還有貨物,又偏偏是一個人,大家感覺不欺負此人,都對不起自己.

可是大家做夢也沒有想到,對方不但敢出刀,而且還有弩箭,也敢真的射出.

高壯漢子的臉一沉,"竟然敢私藏弓弩,弟兄們,快去告知捕房."

"什麼事?"就在此刻,不遠處的房舍後,轉出兩個人來,都是一身捕快的制服,一人手執鐵尺,另一人的腰里,卻是一柄狹鋒單刀.

"見過朱三哥,"中年瘦子一拱手,笑著發話,"有個外鄉人,手執精鋼弓弩,想要傷人……這個事兒,咱不能忍啊."

"扯淡,"手持鐵尺的人冷哼一聲,不屑地發話,"又是你們這幫鼠輩,是想要欺負外地人,撞上鐵板了吧?"

"真沒想欺負他,"中年瘦子委屈地叫了起來,"我就是想討一口煙吃……一口煙,這也算是個事兒?"

他的邏輯,不能說有問題,前文就說過,煙草在這個位面,並沒有形成上規模的產業,地頭田壟上隨便種一點,遇到同好的話,真不會在意分享一點煙絲.

"少扯淡,"鐵尺捕快冷哼一聲,厭惡地皺一皺眉頭.

他對這些家伙,似乎有著相當的成見,"一口煙誰舍不得?你是有意找碴吧?"

"真的是一口煙,"高壯漢子出聲了,他的態度也不是很好,"這厮抽刀就砍我."

兩名捕快這才扭過頭來,看向馮君.

"紙卷的煙?"腰懸單刀的這位看出了名堂,訝然發話,"你倒是舍得."

馮君不以為然地笑一笑,摸出兩根煙,丟了過去,他來此處,帶的全是沒有過濾嘴的煙,倒也不怕對方窺破.

鐵尺捕快冷著臉身子一讓,任由卷煙跌落,懸刀捕快卻是一探手,接住了香煙.

他笑眯眯地看一看手里的煙,又拿到鼻子上聞一聞,然後出聲發話,"好煙……還沒請教,閣下子何處來?"

馮君將手里的煙頭扔掉,又抽出一根煙,拿打火機點著,才不緊不慢地回答,"自來處來."

"呦呵,有點意思,"懸刀捕快笑了起來,然後一伸手,"那點火的物事,借我一用."

(更新到,凌晨就上架了,到時候有加更,大家抓緊時間,看出保底月票吧,另外,有人說喜歡看風笑的都市,不喜歡仙俠,這個嘛,風笑只能說:珍愛書命,遠離404.)

上篇:第八十章 玉之哀傷    下篇:第八十二章 假捕快(一更賀盟主社會你馮哥)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