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重點更新 大數據修仙第六十四章 古怪的求助   
  
第六十四章 古怪的求助

馮君一發火,賈興旺反倒愣住了.

他此刻才意識到,對方是一個根腳不明的異鄉人,而且,還是一個獨行客.

在這個位面,敢獨自行走的家伙,一般都代表不好惹,在村子附近獨行不算什麼,能有膽子獨行到外鄉,沒兩下子還真是不行.

也正是因為如此,小湖村的人對馮君,態度都不怎麼樣.

他若是十來個人走在一起,除了青壯,還有老人婦孺啥的,村民們還真不會那麼冷漠.

馮君這樣的形象,別說,還真的很符合山賊探子的人設.

此刻賈興旺就在琢磨:這厮不會真的是吃刀口飯的吧?

聽到對方"殺全家"的威脅,他很想發作--身為村長的兒子,他哪里受過這種氣?

但是他還真的不敢,因為郎大妹是偏袒著對方的.

小湖村雖然青壯不少,但是除了他的堂兄,堪堪能跟郎大妹打個平手之外,就沒人打得過她,更別說郎大妹的老爸郎震,才是村子里功夫最強的.

老郎已經歲數大了,但是不管怎麼說,那是在府城的鏢行里干過,還混出了一個"獨狼"的名頭,就算少了一只手,村里的年輕人,也沒誰敢對他不敬.

郎家有心偏袒此人的話,大多數村民們,只會冷眼旁觀.

于是他憤憤地一跺腳,轉身向村里走去,嘴里兀自大叫,"小子,咱們走著瞧."

郎大妹見他離開,才又走了回來,"莫要理他,你是我郎家的客人."

馮君想一想,出聲發問,"依你的話說,別人揚言報複,咱就可以殺人,那麼,我能不能殺他?"

"當然不行,"郎大妹聞言嚇了一大跳,"咱們今天已經跟那厮結仇了,非殺不可,你倆不過是口角了一番,沒那麼大的仇,而且……"

說到這里,她壓低了聲音,左右看一看才說話,"而且這是在村里,不合適殺人."

馮君笑吟吟地看著她,"關鍵是殺了他以後,不方便撿他的東西,對吧?"

"莫要開玩笑,"郎大妹聞言,也笑了起來,"村里人口角,天天都有,怎麼能當真?"

馮君正色回答,"問題的關鍵在于,我不是村里人,他憑什麼再三冒犯我?"

郎大妹當然知道為什麼,她早就到了懷春的年紀,知道賈興旺將她視為未婚妻,眼下在吃醋了,不過身為未婚的少女,她不好意思這麼解釋.

所以她只能低聲回答,"他往日也不是這樣,你就看在我的面子上,莫要理他就是了."

馮君心里冷哼,看在你的面子上?好像是你欠我的人情,我不欠你的人情吧?

不過,怎麼說呢?這種事也沒必要當真,嘴欠的人多的是,他要是真計較,也計較不過來.

當天夜里,雨下得越發地大了,第二天一大早,雖然暫時雨停了,但是山路泥濘難行,郎大妹特意跑過來,告訴他千萬別下山,因為指不定哪里就會出現山洪和滑坡.

馮君也明白這個道理,村子邊的小溪都漲水了,清澈的溪水也變得渾濁.

他只能在村子邊繼續暫住.

雨淅淅瀝瀝地下了五天,而馮君也就硬著頭皮在村邊住了五天.

在這段時間里,只有郎家姐弟三個,前來看望過他,饞嘴的郎小弟,從他這里又混了兩塊巧克力.

郎大妹來看他的時候,每次都會帶一罐肉粥,雖然原本就不多的肉絲越來越少,但是可以看得出來,郎家還是很注意維系跟他的關系,並沒有對他置之不理.

那麼,郎震和他的夫人沒有前來探望,馮君也表示理解,畢竟自己的口音,發型甚至衣著,一切的一切,都太令人生疑了.

賈興旺也遠遠地路過了兩次,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滿了怨毒和仇恨.

那眼神令馮君非常地不爽,很想上前毒打這厮一頓.

雨下到第五天,氣溫降得極低,雖然這時是夏季,但是降雨的范圍太大,熱空氣流動不過來,跟前幾天相比,氣溫降了起碼十幾度,到了夜里更冷.

馮君可是沒有想到,自己還會被這種天氣拖住,他的厚衣服不少,但都藏在山上的窩棚里,背包里就只有夾衣和薄毯,不生火的話,夜里都有點扛不住.

可是想要生火,又到哪里去找干柴?

傍晚時分,看著陰霾的天空,馮君暗暗下定了決心,如果今天夜里,雨下得不大的話,他明天一大早,肯定要走了.

這幾天通過跟郎大妹的聊天,他對這個空間有了不少的認識.

就在這時,遠處走來了兩個人,打頭的是個小小的身形,正是郎小弟.

馮君看到他,嘴角忍不住生出一絲笑意來,小家伙雖然傻乎乎的,但那是童心使然,他非常喜歡他的天真和爛漫.

而且不得不承認,郎家雖然是習武的,但真的很注重對後代的培養,小家伙特別懂規矩.

郎小弟的身後,是一名三十左右的婦人,也是小湖村的人.

見到他過來,馮君笑著招呼一聲,"昨天怎麼沒過來?"

"小豆子病了,"郎小弟哭喪著臉回答,"渾身發熱,村長說可能是時疫,救不過來了……"

說到最後,他嘴巴一撅,哇地一聲哭了起來.

小豆子是他的玩伴,兩人同一年生的,因為身材矮小,就跟著郎小弟當跟班.

"時疫?"馮君不動聲色地看那婦人一眼,"你是何人?"

婦人的雙眼通紅,聽他問起,忍不住又流出了眼淚,她道個萬福,"見過馮小哥,奴家是丁二郎的渾家,是小豆子的娘親."

"唔,"馮君微微頷首,然後沉聲發問,"丁二嫂尋我何事?"

"我家小豆子就快……就快不行了,"丁二嫂流著眼淚,哽咽地發話,"他有個心願,就是走前,走前還想……還想吃點巧克力,還望小哥成全."

瓦特?馮君一臉的懵逼,他都做好准備出手救人了,現在猛地聽到,對方找自己來,是想弄一塊巧克力,真的是相當地無語.

你確定自己的表達能力沒有任何問題嗎?

郎小弟在一邊,小聲地說了一句,"我給小豆子分了點巧克力."

馮君這才反應過來,對方這還……真是來要巧克力的.

我就說嘛,你怎麼會知道我的背包里有感冒藥,有抗生素呢?

丁二嫂見他不說話,噗通一聲就跪在了泥水中,"前些日子怠慢了小哥,是我的不對,我給您下跪認錯了."

一邊說,她一邊從懷里摸出一個布包,用顫抖的雙手打開,里面是一根小小的銀釵.

她雙手捧著銀釵,淚如雨下,"我知道那巧克力是稀罕物兒,也買不起,這枚銀釵是我娘家陪嫁,聊表寸心,馮小哥你莫要嫌少."

馮君聽得大奇,"你竟然也知道巧克力的好?"

"我家小豆……從小就很孝順,"丁二嫂哽咽著回答,"他得了豆大一點巧克力,還拿回家分給我和二哥……"

馮君瞬間就被感動了,他生活在地球上,見多了孝順熊孩子們的父母,還真沒見到過,一個小孩子得了那麼一點好吃的,還要帶回家給父母品嘗.

只沖著這一點,他也不能坐視,孝順是應當受到鼓勵的.

不過在此之前,他還是要問一句,"但是這巧克力,並不能治了孩子的病,你將這銀釵拿出……"

"這是我的不是,"丁二嫂聞言,嚎啕大哭了起來.

"小豆子投胎到我家,就沒有享過什麼福,反倒吃了不少苦,他也乖巧得很,從來不提什麼要求……現在他都要走了,我無論如何也要滿足他最後一個心願."

郎小弟抹一把眼淚,哽咽著發話,"他們擔心小豆子是時疫,要趁他活著,把他抬到山溝里,任由他自生自滅."

"胡鬧,"馮君聞言大怒,"丁家二嫂,你將小豆子染病的過程,一一說來,他的病情,你也細細說給我聽."

小豆子染病,是下雨天還去小湖里玩,這個年紀的孩子,真的太皮了.

當天回來他就發冷,第二天開始打噴嚏,不過家里人沒怎麼在意,就是隨便熬了點草藥給他喝,窮苦人家大都是這樣,得了病基本靠扛.

因為下雨,家里比較陰冷,但是誰家也沒奢侈到大夏天生火取暖的程度.

小湖村的村民,哪怕在冬天里,除了最冷的那幾十天,也都不會生火取暖.

不是舍不得燒柴--靠著大山,怎麼少得了柴火?關鍵是不能把人養得嬌氣了.

結果從昨天凌晨開始,小豆子高燒不退,丁家這才著急了,請來賈村長診治.

村長算是半個郎中,開出了方子,但是小豆子的燒就是下不去,今天村長宣布,小家伙治不好了,可能是時疫.

這大下雨天,也不可能帶著孩子出去治病,丁二嫂來求馮君,完成孩子最後的心願.

馮君思忖一下,覺得自己隨身攜帶的抗生素,治療這病應該沒問題.

于是他出聲發話,"巧克力嘛,我倒是可以送你一塊,不過,你就情願孩子這麼走了?"

"不情願還能怎地?"丁二嫂哽咽著回答,下一刻,她就怔住了.

緊接著,她的眼中,亮起了希冀的火花,她激動地發問,"馮家哥哥……你有法子?"

(求點擊,推薦和收藏.)找本站請搜索"6毛"或輸入:.6mao.

上篇:第六十三章 冷漠的村莊    下篇:第六十五章 逆天的醫術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