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名著古典 昆侖之歌——中國神話史詩正文 駱明的愛情與鯀的出生   
  
正文 駱明的愛情與鯀的出生


駱明這位神使雖然平常傳達天帝旨意時非常迅速,但現在他對于在茫茫大地上尋找父親這項任務卻顯得無能為力,他手持刻著鳩鳥的金杖,飛翔在南Y的海濱一帶,希求能在雪浪飛濺的海灘上或是綠葉婆娑的椰林邊看到父親的身影.帝俊駕駛著他的六龍之車已經沉下了西海,嫦羲駕著的她的銀車也已經升上了東天,駱明還在海邊逡巡.
忽然,趁著明亮的月光,他發現在海濱的一塊礁石上還端坐著一位身形窈窕的少女,她的長發隨著海風飛舞在身後.他很奇怪與驚訝,又擔心她是不是遇到了什麼傷心之事,會不會想不開而投海自盡,所以他想上前去勸勸這位單身的少女還是趕快回家為好.但那位坐在礁石上本來紋絲不動的恍如石雕一般的少女見到來人似乎大吃一驚,她馬上縱身一躍,從礁石上跳下了大海.即使駱明趕快飛身去接,也是只看見海面上的一些水花與少女濺起的漣漪而已.
最令他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駱明深深地責罵著自己,假如不是自己,說不定這位少女還不會投海自盡呢.當他來到她剛才所坐著的地方時,他發現那片礁石上有一堆晶亮的珍珠,他感到非常驚奇.她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珍珠,是她自己的,還是她偷盜別人家的?她為什麼又把這些珍貴的珠子留在這里跳進海去?納悶了一會,又感到有些蹊蹺,為什麼這位跳海的少女活不見人,死不見尸?難道她是海中的精怪或神祗?
第二天晚上還是這個時候,駱明仍然來到了這片海邊礁石旁,隱身在一邊看看到底她還會不會再來.他看到她又分開海水露出了頭部,原來還是一個美麗的少女,借著月光,駱明甚至可以看到她秀挺的鼻梁,白嫩的肌膚,俊俏的面貌,如玉的臉龐.駱明不禁愛上了這位神秘莫測的少女.她坐倚在一塊緊挨海水的礁石上,腰部以下也都泡在海水之中,長發隨水波動,好像昨天受到了驚嚇,今天准備隨時跳下海去一樣.粉色的上衣被風掀動,不時露出潔白的雙臂,梳理著被風吹亂的長發.他悄悄走上前去,想輕輕抓住她,詢問一下從昨天就埋藏在他心中的這些疑問,並向她表白一下自己對她的愛情.但一切又像昨天一樣,還沒有等到他靠近,她就一跳,又一頭紮進綠色的海波里面不見了蹤影.
但是駱明也跟著她潛下海去,隨她來了被長長的綠色水草所密密圍繞著的海底,來到了海底禺強的水晶的宮殿之中.由于他隱藏了自己的形體,所以沒有人能看到他.他見到了只穿著鮮豔的上衣,下身布滿光亮的魚鱗的美麗鮫女們,她們正在海神宮殿里的一架架織布機上一邊哭泣,一邊織著一些極為絢麗的綾羅.她們哭泣是因為她們想到了久違的父母與久別的家鄉,但她們的眼淚一落到綾羅上就變成了晶瑩的珠鑽或細小的寶石似的東西,緊綴在她們所織著的綾羅上面,成為價值連城的珍物.但這位鮫女暫時並沒有加入她們的行列,而是流著憂傷的淚水,垂著頭來到了緊挨著旁邊的一間小房間里.這是她自己居住的地方.見只有她獨自一人了,就顯出自己的原形,說明自己對她的愛情,並把這些珍珠交給鮫女.
但那鮫女卻不要,只是默默流下了眼淚.因為駱明問起了她的父母,她又悲泣起來,眼淚流下來都變成了晶瑩的珍珠.她請求駱明如果真愛她的話,就請他代替自己去到她父母的家中,代她看望一下自己的父母,給二老捎一個口信,說明自己還好,不要再讓白發的父母為自己傷心,並把這些珍珠都送給他們,因為這些都是由思念他們的珠淚所變.
駱明便按照鮫女芳菱的囑咐來到她父母的家中,他看到她的老父已經因思念女兒而頭發斑白,她的母親因為思念女兒而眼淚枯干,雙目失明.他相他們說明一切,並把這些珍珠交給他們.但芳菱的父母卻說,要這些珍珠也沒有什麼用處,只是想請他治好老妻的眼睛,將來好再看一看自己的女兒.他便飛到神醫處,詢問神醫俞附怎樣才能療好她的眼疾.聽俞附說需要黑夜之神與希望女神夫妻兩人的眼淚才行,他便騎著一匹天馬來到他們所在的黑夜的王國之中,在他們的宮殿里為他們講述一些極為動人與悲慘故事.
他給黑夜之神玄冥與他的妻子希望女神先講述了一只蜜蜂的故事:他是花神與植物女神的情人,他們愛情甚篤,他每天都送給他的情人鮮花與甜蜜的果酒.他非常愛好狩獵,還愛開一些討人喜歡的玩笑.有一次,他們共飲過果酒之後,他披上一只剛剛剝掉的虎皮,想嚇唬一下自己的情人,但被女神用一杆魔力的標槍紮在肚子上喪了性命.他的燦如晨星般的眼睛無力的合上了,再也不會對他含情的注視著了,也不會有對她開玩笑時的擠眉弄眼了;他的如同花朵般的面容失去了血色,一前一直高昂著的頭顱現在如同枯萎的花朵一樣從女神的臂彎里垂下去了,女神再也叫不應自己的情人了,悔恨的淚水如同決堤的小河一樣汩汩流淌在女神的臉上,她也不去擦它一下.過去有自己的情人為她擦去眼淚,現在還有什麼人來這樣關心自己呢?女神雖然能讓百花重新開放,卻不能讓人死而複生,她只能施展自己的神力使他化為一只蜜蜂,她要永遠用自己帶著芳香的花蜜來供養自己的情人,所以至今蜜蜂圍繞著美麗的花朵飛翔.但他即使化成了蜜蜂,仍舊穿著他的虎紋的外衣,並在肚子的尾部帶著她的標槍,因為女神想以此紀念自已的過失,並把這杆神異的標槍送給自己的情人,使他作為自衛的武器.
接著,駱明又給他們講述了一位少女被化為楊柳的故事.這位少女長得非常漂亮,即使她現在化成一棵樹木,你仍然可以看出她當年的風韻,她的秀發隨風飄拂,如同夏夜的烏云,就連美發女神也曾嫉妒過她的烏黑的長發.她的眼睛如同秋天的湖水明澈清亮;她的身材如同初生的白樺一樣柔軟婀娜.多少非凡的天神都想娶她為妻,但她卻只愛一個凡人,一個英姿矯健的青年.他的名字叫王喬,是一位體育健將,善于跳高,曾在一次祈神的賽會上奪得過跳高的冠軍,獲得了很多獎品.但她的父親,一位國王卻不同意這門婚事.為此,他准備了一次這樣的賽事,宣布誰如果能在這次跳高的比賽中獲勝,就可以贏得他的女兒.當王喬來到的時候,卻發現國王要讓他跳過的是一棵爬滿毒蛇的高大的泡桐,除此之處,所有的樹枝末端還都緊系著一把鋒利的刀子.這還不算,樹的周圍還燃著一圈熊熊的烈火.為了愛情,他豁了出去,答應了國王的條件.他撐著一支長竿,跳過烈火,越過爬滿毒蛇,系滿利刃的泡桐,贏得了比賽的勝利.但國王卻食言了,把他趕了出去,又把女兒鎖在一處緊靠長江的宮院之內.宮牆周圍站滿了士兵,南面雖無圍牆,但又緊靠著激流洶湧的長江,所以這位女郎雖然想念著自己的情人,卻沒有一點辦法可以逃出這片牢籠.但是愛情的力量是最偉大的,是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攔得住的.王喬便夜夜游過長江,與自己的情人相會,但有一夜風大浪高,漩渦之神吞沒了筋疲力盡的他.站在江邊忐忑不安等了他一夜的姑娘最後只等來了他的尸體,被波浪推送到她的腳邊.但她並沒有流出一滴眼淚,因為從她的雙眼看到情人的尸體這一刻起,她的心即像一面鏡子似的碎裂了,她的肝腸也被一種撕心裂肺的哀痛所寸寸折斷.她成了一個毫無生氣的立在原地的僵硬的尸體.黃帝軒轅看到這一幕也深受震動,他讓王喬變成了一只青蛙——他至今還保持著善跳的特點;又讓那少女化成了江邊的一株楊柳——至今這株垂柳還婷婷地立在那里,在江風中舞動著她的秀發.
希望女神邊聽邊哭,他則遞給她早就准備好的手絹,好用來收集她的眼淚.夜神玄冥雖然神情憂郁,受了感動,感到非常悲戚,但並沒有流下眼淚.
于是他又講述了下面一些故事.有一位泉水女神很愛一位秀頎的青年,因為他有一雙無比明亮有神的眼睛,女神總感覺到這雙眼睛有時像兩泓深泉,有時又像兩道彩虹,有時它們像兩顆黑色的寶石,有時它們像兩顆掛在夜幕上的閃爍的星辰;它們有月亮般的柔情,有太陽般的溫暖,有百花的秀美,有松柏的堅毅.總之,這雙眼睛像兩塊磁石,深深吸引了這位女仙,使她總想時刻看到這雙俊美的眼睛.但這位青年卻為了救她而被一只突然出現向他們沖來的一只野豬的尖長的獠牙刺中,無力地倒在地上,任女神怎樣挽救,想盡了種種辦法都難以使他的生命保存下來.女神非常悲哀,把自己的頭發都撕掉了許多,眼看這位青年最後一縷氣息也將消失,最後女神讓這位青年的身體變成了一株白楊,讓白楊樹的上面到處都長滿了青年美麗的眼睛,好像他還在看著她一樣,她就日日徘徊在這棵白楊周圍,不時摟著它,與他流著淚相親相吻,稱它為"親愛的",為"我的情郎".白楊樹似乎受到了感動,搖動自己的枝干,發出一陣輕柔的沙沙聲,就像他在搖著頭輕輕的歎息聲,勸慰著自己的女友;它從樹上流下了一滴滴樹脂,好像他也受到了感動,流下了自己的眼淚.這些樹脂落入泉水中都變成了美麗的琥珀.如此,她更感覺到他還活著一樣,更是對這棵樹深愛有加.她不吃不喝,不再考慮到白發的父母,不再考慮到原來朝夕相處的要好的姐妹們,不再考慮到藍天下還有其他令人高興的事情,只是眼睛不離地看著這棵綠葉婆娑的白楊,看著樹上的眼睛,她又緊摟著她的白楊樹,紅唇緊緊吻著樹上的眼睛,一連三天三夜,她都這樣與樹擁抱在一起,一動不動.直到有一天她的姐妹們來看她時,發現她已經變成了一棵白樺樹,與白楊樹枝葉交叉在一起,它們相並而生,和風吹來,像是在共同呤唱著一首愛曲,像是情人間的密語;枝葉搖動,樹身傾斜輕搖,像是他們擁抱在一起.現在他們緊緊纏繞在一起,誰也不會再離開誰了.如果你現在到那泉邊,還可以看到這兩棵長在一起的樹呢.
他又講了一個猿猴來曆的故事.這是因為有一個青年樵夫與對面山上一位常來此牧羊打柴的少女相愛,但那位少女已經被她的父母許配給另外一位家庭富裕但長相丑陋的男人.她日日與這位砍柴青年幽會,相約要一起逃到山外遠處去共同生活在一起,遠遠離開這片大山.但他們一直未得其便.婚期一天天臨近了,最後他們約定就在結婚的這一天與情人一起結伴逃到山外去.但這一天,人們對她看管得更嚴,迎娶新娘的花轎來到了,抬到了她家的門前,她哭得死去活來,但還是被別人強架到了轎上,抬進了那個丑男人的家里.新郎的家里寶貴豪華,燈紅酒綠,一應俱全,但她全不為所動.她只是想著要尋機逃走,與她的情郎過著一種貧窮但兩顆心卻會感覺到無比甜蜜幸福的生活.令人恐怖的夜晚來到了,她甯死不從,堅決不肯與新郎同睡.新郎只好獨睡另房,想等日後再來慢慢感化她.夜里她逃出夫家,但又被新郎的家人抓住.在她的身上翻出了樵夫與她的信物,于是她被新郎的家人殘忍地打死.可憐那與她約好的砍柴青年,苦等了她一天,又站在樹下等了她一夜,都沒有等來她的身影.他知道他的情人絕對不會背叛他的,她一定是遇到了什麼難辦的事情,等到這件事情處理完畢的時候,她就一定會來找他的.他不敢離開約會的地點,他不能離開這棵樹,萬一他離開時,她來到這里找不到他怎麼辦呢?他怕那樣就會失去了他與她得到幸福的機會.他哪里知道她再也不會來了呢,他哪知道她的美目再也不會睜開,她的白晰的雙臂再也不會環抱著的他的脖子了,她的口一直到死都嚅囁著,念叨著他的名字……他只是一味地等待,等待,他爬上高樹翹首遙望,一直不肯下來,如此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終于,他身上長出了黃色的濃密的長毛,手上與腳上長出了長長的爪子,他的一切都已適應了樹上的生活,一句話,他變成了一只樹上的猿猴.他雖然變成了猿猴,但仍愛好以手遮目,翹首遠望,當望不見情人前來時,他便發出悲哀的長鳴.漁人們,船夫們,樵夫與牧羊人以及山中的行人聽到這猿猴的哀鳴,無不為他們的遭遇而悲傷,流淚.
他還講了一對天鵝的故事.有一次,一位精于魔法巫術的山林之神看到自己美麗的女兒與一位打獵的青年坐在一起,並把自己的一方香帕贈給他,才知道女兒背著他與人相愛的隱情.他不願看到這位青年,因為他百發百中的利箭射殺了很多山林中的動物,甚至是人們敬獻給他這位山林之神的聖物他也敢大膽射殺,當他化為一只巨龍前來驅趕他時,這位青年把他也給射傷了,害得他養了一個月的傷口.他便利用他的巫術將一種藥粉撒在這位青年常和女兒幽會的草地上,將女兒的情郎化成了一只天鵝.山神用一只利箭向他射去,射中了它的雙腿.那天鵝掙紮著飛到了遠處,逃離了危險.但情人贈送給他的信物——那方手帕卻被他遺留在那兒,被山神拾去,帶回他的房中.晚上約會的時刻到了,女兒不見她的情郎再來,認為他一定遭到了不測的悲劇,就坐在他們常常親密相愛的草地上哭泣,天色昏黑,狼在遠處哀嗥,她為悲哀所迷,仍然不肯離開,只是哭泣她的情人.她從晚上一直哭泣到第二天早晨,她的眼淚流成了一片藍色的湖泊,名叫淚湖,.那天鵝不顧危險又飛回來看望他的情人,但少女卻認不出是他,仍是哭泣不止.天鵝便飛進其父室中,把其父奪走的信物,那方手帕用口銜著交給她.少女終于知道了這一切,認出了這位情人,他們緊緊的又擁抱在一起,流下了辛酸而又心慰的眼淚.他的父親發覺之後,利用巫術變成一只蒼鷹,啄破那只鶴的頭頂,那天鵝的頭頂鮮血淋漓,從此它就成了一只紅頂的鵝類.女兒明白了父親的一切,便吞下藥草,也變成了一只天鵝,與那只天鵝一起飛到了遠方.從此,這對天鵝就共同生活在那片藍色湖泊周圍.她的父親還不罷休,他在它們常落腳的地方布置了一張隱密的羅網,捕到了這兩只天鵝.他們一只撞樹折頸而死,一只脫網而去,但她只在空中盤旋哀鳴,並沒有遠逃,一會之後,這只天鵝盤旋了幾圈發出幾聲淒慘的悲鳴後,竟從高空直直地墜下地來,一頭撞在那雌鵝身前的大地上,它的頭碰在了一塊石頭上,立刻流出一攤紅色的鮮血,它就這樣英勇地死在那只雌天鵝身旁.山神知道了女兒是與這位青年真心相愛,就把他們雙雙埋葬在這片淚湖周圍的土地上.至今,誰如果嘗一口淚湖的水,馬上就會覺得心中痛苦萬分.
他還沒有講完這個故事,夜神就已經淚流滿面了.他乞求駱明不要再講了,因為他已極度悲哀,如果再聽下去,他可能就會再也支持不住了,他可能也會心碎的.于是駱明從夜神接過濕透的手帕之後,又安撫了一下兩位神祗,便飛回來把它們交給醫神.醫神治好了鮫女母親的眼疾,他讓她們母女相見,終于取得了她的愛心.她便與他每夜在海面的礁石上相會,後來生下了不怕犧牲,盜取息壤的著名英雄鯀.在他長大後,他的父親就從馬神伯樂處給他要來了一匹渾身雪白,沒有一點雜毛的神馬,這匹馬可以馱著鯀到達任何他想去的地方.鯀是那樣喜愛這匹白馬,無論任何時候,人們總是見他與那匹白馬在一起,因此人們後來就用白馬作為鯀的外號或者是他的另一個名字了.

上篇:正文 諸神之王黃帝軒轅的故事    下篇:正文 武羅的音樂與愛情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