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八十六章   
  
第二百八十六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

最後他們停下來的地方,是在莽莽群山之中.

曉冬不知道,但莫辰清楚,一路過來也沒忘了觀察地勢:"這是鄖洲地界,我曾經經過這里."

"這里離天見城有多遠啊?"

莫辰給了他答案:"約摸兩千多里地."

曉冬一頭是汗:"這向導看起來不太靠譜啊."

偏個二十里,可以說不算偏.偏個二百里,可以說是小差距.這一下偏了兩千多里,明擺著這藤不認識路啊.

"先不要急,它已經生了靈智,不會不明白你的話,它會到這里來必定有緣故."

莫辰挽著他的手:"跟著它,再往前走走."

大師兄這麼說,曉冬才耐心的繼續往前走.

那條綠藤在一片亂石坡上停下來,整條藤豎直立著,搖搖擺擺,似乎一個人在左顧右盼.

"這里……"曉冬說了半截又停下來.

他可以確定自己從來沒有來過這個叫鄖洲的地方.過去十來年雖然居無定所,四處遷移,但是也只限于在中原,從來沒來過這麼偏遠的地方.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原應該陌生的地方,卻讓他有種悵然,心悸的感覺.

沒有來過的地方,為什麼卻讓他有一種久違重逢的感覺.

他抬起頭.

已經是夜半時分,滿月懸于頭頂天際,兩側山梁靜謐安詳,象是兩道黑色的護籬.月光下山川蒼茫,夜風拂過樹梢,林濤有如海浪聲起伏作響.

視野中的一切明明是初見,卻象……已經在這里停佇過千年萬年,舊時印象從心底深處浮起來,許多殘破模糊的記憶從遠方走近.

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曉冬抬起手,少年的手掌白皙清瘦,指節修長分明.

記憶中……不是這樣的.

他記起來了.

他曾經,是一棵樹.

就是他曾經無數次在夢中見過的,那一株參天古樹.

樹的根紮得很深,樹冠撐開來象是一把巨傘,遮天蔽日.那時候樹的枝干剛直虯勁,樹皮是深黑色,上面有濃密的苔痕,還有綠蘿藤蔓攀附在樹身上.

誰也說不清楚這樹已經在這里生長了多少年,日升月落,星辰變幻.樹葉生了又落,落了又發,經曆過不知多少年風雷雨雪.

有一年,這樹忽然開了靈智.

它象一個剛落地的嬰兒,用天真的眼睛去打量這個世界,對一切都感到新奇,葉上的露珠,初升的朝陽,藍的天,掠過的云……

它喜歡在樹上築巢的鳥兒,在樹身上蹦跳來去的松鼠,每一樣新的發現都讓它如此欣喜.

它還發現自己有了個伴.

和它相伴了不知多少年的藤蔓,也在他之後生出了靈智.

一樹一藤,象是一對雙生兄弟一樣,一個懵懂,一個更加懵懂.

自那之後又過了許多年,樹可以化形了.

它並沒有化做自己最熟悉的飛鳥走獸.

反而化成了一個人的模樣.

曾經從樹下經過的人的樣子.有手,有腳,有眼睛嘴巴,人該有的它都有,一樣都不缺.

第一次化成人形的感覺清晰而鮮明,讓曉冬恍然又震驚.

他看著身旁的莫辰,有些滯澀的吐出幾個字:"大師兄……"

綠藤纏在他的腳邊,似乎要提醒曉冬別忘了它.

莫辰安靜的陪在他的身邊,並沒有急著追問曉冬來龍去脈.

"我是誰……"

我是一棵樹,還是一個人?

接下去的記憶更加紛亂和破碎.

有人發現了這棵非同一般的古樹,在四周布下陣法……樹的靈氣被瘋狂的席卷抽取,剛剛化形的樹靈被禁錮捆縛,樹被催生出花,盛放一瞬之後迅速枯萎.

這棵樹被連根拔起,帶離了生長了千萬年的故土.

後來……

後來就不記得了.

很多雜亂的聲音和面容,猙獰貪婪的神情,殺戮與鮮血……白家的血脈一代代成為祭祀的供品,這是白家欠下的因果.

直到……將死的樹靈在最後一次祭祀時,因為白氏血脈枯竭,擺脫了曾經符陣對它的壓制和禁錮.

那夜天見城中有一個嬰兒出生.

曉冬站在原處一聲不響,許久許久才重新睜開眼.

莫辰輕聲喚他:"曉冬?"

曉冬茫然的點了點頭.

"大師兄."頓了頓,他說:"我想起來了."

想起他做為樹靈的過往.

曾經的古樹已經隨著天見城一起灰飛煙滅,但是做為樹靈的他卻重新有了一具人的身體.

這個秘密不止他一個人知道.

雁夫人對他異常冷淡,對他並無太多母子之情.

她早就知道曉冬的來曆.

這是天見城欠他的,是白家欠他的.樹的靈氣支撐滋養了天見城多少年,這筆債就有多重.

從城建起的那一日,就注定了它崩碎消亡的結局.這世上哪有那麼便宜的事?只用得到不用付出?不,世上萬事萬物都有生有滅.白家祖輩妄想借先天木靈之氣修煉,卻最終身死道消,終不能飛升證道.後來生活在天見城中的人,不管得了多少壽元,多少靈氣,可這些掠奪來的靈氣既成就了他們,也反噬了他們.

曉冬磕磕巴巴的跟莫辰講述這些,雖然他辭不達義,但莫辰都能明白.

"我……"

曉冬撓撓頭:"原來我和大師兄,都不能算是真正的人."

大師兄是龍魂附身,而他是樹靈轉世.

兩個人坐在亂石堆旁邊,一個說,一個聽.綠藤老實的纏在曉冬腳邊不動,象是睡著了一樣.

曉冬比劃著:"我記得那個害我的人長什麼樣子,個子高高的,頭發半黑半白……"

"大師兄你知道嗎,我那時候有那麼高!比這邊的山梁都高!那時候有路過的山民在樹下燒香祭拜我呢,說我是山靈.我哪是山靈啊,我明明是樹靈……"

"有兔子在樹下做窩,一年就生了好幾窩,小兔子到處都是,一個個絨毛球億亂滾亂蹦……"

莫辰一點也沒有不耐煩,靜靜的聽著曉冬述說.

大概是一下子想起太多事,不說出來實在堵得慌,曉冬的講述東一段西一段,沒個條理,有高興的,有難過的,都攪在一起.

想必曉冬自己也沒理清.

"這條小藤也被我連累啦,一起困在天見城這麼多年……"曉冬揉了揉眼.

講了那麼久,他困了.

"歇一會兒吧."

是很累,可是不想睡.

他想到一件事,突然笑了:"大師兄,你要是化為龍形,那比現在可高大多啦."

人形的大師兄就算身形高挑那也有限,可是化成龍形那會長到數丈長呢!

"但我要是還能化成樹形,可比你還要高得多!"

終于找到一樣自己比大師兄要強的地方,曉冬可驕傲啦.

莫辰笑著點頭:"說得是."

"不過,我大概變不回去了……"

曉冬看看自己的手.

做為樹的記憶回來了,但他已經不是樹了.曾經那棵樹已經不複存在了,一點渣都沒留下.而大師兄不同,他還能化龍.

曉冬有點難過,不過也替大師兄欣慰.

長夜過去,頭頂的天幕越來越亮.

曉冬抬起頭,忽然一指:"大師兄,天亮了."

是啊,天亮了.

太陽出來最先照亮的是山巔,高處是亮的,山凹處還是暗的.

這一次日出,同曉冬記憶中無數次日出一樣,也不一樣.

太陽一點點升起,光芒照耀著這片山岳河川.

大師兄的面容身形好象都被鍍上了一層金邊.

"大師兄,咱們在這兒多待些日子吧?"

"好."

"嗯,以前聽說好些地方有龍顯靈,還有什麼龍印石啦,龍心潭啦,咱們都去找找?找不到真龍,沒准兒能找著龍爪印啊什麼的……"

"嗯."

"你說,師父要是知道我以前是樹靈,會不會嚇一跳?"

"不會跳的."

曉冬愣了一下,笑了:"大師兄你調侃師父,我給你記著,回頭我告訴師父去."不管多長的路,兩個人一起走,也顯得不孤單不漫長了.

可以一起走許久,許久.

久到這世間再次滄海變作桑田,天翻地覆.回流山換了第二任掌門,是勤勉踏實的姜樊姜師兄.一代代更替,一輪輪的興衰,也許多少年後,還有回流山弟子會驕傲的提起,回流山曾經有多少前輩得道飛升.比如創派祖師李真人和他道侶紀真人,比如李真人的首徒莫真人和幼徒云真人……

也許這些傳說終究會被人漸漸遺忘.

來來去去的人都只是這世上的過客,聚聚散散,一年又一年.

(完)

上篇:第二百八十五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