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八十一章   
  
第二百八十一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兩個人都沒急著去追.

曉冬有一種篤定,他跑不了.

就象放風箏的一樣,不管這風箏飛得多遠,多高,以為自己高高在上有多麼不可一世,可是它擺脫不了那根系著他的線.

曉冬說不上來心里那種玄妙的,陌生而又熟悉的感覺.他隱隱有種感覺,只要他願意,他能掌控更多人的足跡,這種掌控可以擴展到極遠的地方.

這感覺並不讓他覺得陌生,也沒有惶恐不安.

這種感覺,或者說是這種能力就象他身體的一部分,之前被取走了,現在又重新找了回來,和身體重新拼接在一起.這種感覺甚至讓他有種久違了的欣喜.

如果現在有雙眼睛在謝家莊的上空俯瞰,就會發現這座寬敞而繁華的莊園里有別于昨日的景象.在昨日,這里還喜氣洋洋熱鬧非凡,來來往往的人絡繹不絕,在門戶院落間穿行.而現在這些人象是嗅到了危險氣味的魚,全都躲了起來,連莊里的仆役都察覺到不妥,三三兩兩結伴而行,不敢落單.賓客們顯得很小心,陳敬之在這些人里頭一點都不顯得突出,他的速度不快不慢,和旁人看起來一樣謹慎中帶著些提防.

他這麼一路出了客院,沿著花牆走,等再出了這道院門,就已經是外院了.這兒有馬房,倉房,粗使下人居住的地方,和里頭不能比.外頭房子擠擠挨挨,建的亂,更談不上什麼格局,道路曲折錯綜,不熟識的人到了這兒只怕轉八個圈都找不到出路.

陳敬之很快穿過了這片地方,他腳步還是顯得不快也不慢的,只這麼看著他,一點兒也猜不到這人心里在想什麼,也猜不著他一步要做什麼.

他從馬廄那兒牽了匹馬,馬也不起眼,灰撲撲的有些瘦巴.

陳敬之翻身上馬,朝著西北方向一路快奔.謝家莊上倒是有人看見他,也沒當一回事.莊上出了事,原來為了蹭吃蹭喝來的人頓作鳥獸散,怕事的也趕緊抽身而退,多他一個不多.

夜色籠罩大地,小城城門也已經關閉.對普通人來說,城門一閉,內外就此隔絕,外頭的人進不來,城內的人也出不去.可對于普通人之外的人--比如說陳敬之這樣的人來說,這小小的一道城門根本連道門坎都算不上.

陳敬之輕飄飄騰空而起.

他的功夫學得雜,先是一些家傳功夫,離開回流山之後又別有際遇,但是這兩樣都沒學到什麼真本事,也許平時他會掩藏行跡,但是在這個時候,他大約不會想到有人在注視著他一舉一動,這時候他用的就是李複林傳授的功夫.

越過這道牆再向北,幾十里外是莽莽山林,要掩藏行跡脫身非常容易.夜色中他的身影看起來象是一道輕煙,不仔細幾乎無法看清.

然而他畢竟不是一道煙,因為煙不會迎頭撞上一堵看不見的屏障,十分狼狽的向後跌落.他伸手在城牆邊抓了一把,換做平時,即使是最堅實的牆磚也會被他這一把摳碎,可是這會兒那牆磚上滑得簡直象塗了三寸厚的豬油,指頭在上面一掠而過根本抓不住.

腳落到實地上時陳敬之把藏在袖子里的短劍拔了出來.

這短劍比一般的劍身薄,窄,劍身暗漆漆的不帶一點光亮,把手也特別的細,短.有點象匕首.

他沒再試圖朝別的方向逃走,而是全神戒備,身體微微弓起.

和他想的不一樣,並沒有人立即向他出手,等了半晌,除了遠處隱約傳來的細微動響,一點異動也沒有.

仿佛他剛才迎頭撞上鐵板一樣的障壁是他的錯覺.

夜已經深了.

陳敬之人沒有動,可是心里有無數念頭紛湧雜至.

一開始他認為對方一定是針對他而來,可能是陳,夏家的余孽,可能是天見城的人,可能是回流山的人.

不管是哪一邊的人,對他來說都是仇人.

可現在他有些不確定.

他到底遇著什麼人了?

不過不管是什麼人,他都會抓住一切機會,不留活口.

又等了片刻,陳敬之的身形在夜霧中漸漸模糊起來,就象被水漬濕了,融化了一般,融入霧氣中就沒了蹤影.

一直看著他的眼睛卻並不著急.

沒片刻功夫,城牆往東的一處地方又隱約傳來一聲悶響,就象尋常人家洗衣時拿棒槌敲衣服那動靜,或者說,是誰把腦殼硬懟到石牆上,差不多也是這聲響.

陳敬之這一次撞的比前一次還要重.

前一次他是無意的,這一次是有心脫困,用的力氣當然與剛才不一樣.

聽聲音就知道撞的不輕.

陳敬之再也無法如剛才一般篤定,他甩出了兩張符,一先一後,一道符上頭青光蘊蘊,另一道則還沒出手就隱帶黑氣.

一道破陣符,一道七煞符,都是他防身的寶貝.其中一道符是天見城得來的,另一道則是從魔道中人手中換來,然而這兩道本該有偌大威能的符紙扔進霧里就沒了.

就沒了!

錢扔進水里還能聽個響兒,然而這兩道他用來救命的符紙就好象被霧氣給吃了,無聲無息.

這兩道符之後他又撞了兩三回的牆.不管他選擇哪個方位,用的力氣是大還是小--結局並沒有不同.

陳敬之不願相信自己被困住了.

更可怕的是他不知道自己被誰困住.對方有這等手段,完全可以一舉取他性命卻不下手,只把他給困住,象貓捉老鼠一樣,好整以暇,冷眼看他做困獸之斗.

春日里天氣總是變得快,白日里暖得穿不住夾衣,夜間風一吹,霧氣又濕又冷,好象冬天又回來了.陳敬之在霧里跌跌撞撞,這回不是刻意裝的,是真的狼狽不堪.頭上撞破了,血流的一臉都是,亂抹之後更是眉毛胡子一塌胡塗,衣裳撕破了,為了裝樣子穿的那靴子本來就不合腳,現在都不知去向,倒是手里的短劍還牢牢抓住.

剛才他沒留意霧氣,這種天時夜間起霧是尋常事,可是現在他發現這霧不對勁.這根本不是尋常霧氣,在這片霧里,他只覺得自己陷于一片混沌之中,聽不到聲音,看不到光亮,胸口窒悶,這霧揮不散,砍不開,撕扯著領子抓撓著胸口依舊喘不過氣.

再這樣下去……他可能會困死在這片霧里!

陳敬之怎麼也想不到自己會攤上這麼個死法.

一天之前他還覺得自己游刃有余,對前路如何已經做好了規劃,先做什麼,後做什麼.陳家已滅,大仇得取.天見城如果還在,當是心腹大患,可是天見城也灰飛煙滅了,城里人縱然還有活下來的漏網之魚,也不可能對他造成什麼威脅.至于回流山,宗門又小,自掌門而下又全是一幫子沒成算不求上進的人,假以時日只會被他踩在腳下.

現在他明白了,這世道不象他想的那麼簡單,那麼容易.也許是……,之前他已經用光了所有的運氣.

他又一次撞在看不見的屏障上,感覺象是陷入了一團膠泥里面,口鼻都被糊住,密不透氣.手腳陷在里面拔不出來.

他用盡全力掙動,結果是越陷越深.

上篇:第二百八十章    下篇:第二百八十二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