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八十章   
  
第二百八十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是彈弓."蕭譽友樂呵呵的跟曉冬說:"也是旁人送我的,可我現在這年紀玩彈紀行不合適了啊."

胡子一把,確實不大合適.

可曉冬自覺得已經十好幾歲,要湊和算整數那也是二十的人了,蕭譽友送他這個,難道以為他還是三五歲的小孩子?

"這個彈弓可算得一件小法器呢,"蕭譽友說:"鍛造彈弓的這人給彈弓取名叫'百發百中’."

"這名字……"

曉冬把彈弓從袋子里拿出來,比尋常彈弓沉一點兒,但是沒看出有什麼厲害的地方.

"這個我試過,真是指哪兒打哪兒,打鳥打兔子還能打魚!"蕭譽友說:"不過再厲害點兒東西就打不了了,就算打中了,勁頭兒不夠也打不死."

還真是只能解悶兒,哄孩子玩.

雖然曉冬覺得自己已經過了玩彈弓的年紀,這個送給自己也用不上,不過山上還有年紀比他更小的門人,這個帶回去送人也可以啊.

蕭譽友提起壺來給他們倆斟上茶,笑著說:"謝莊主真是大方,給這三等客房上的也是難得的好茶,住的地方寬敞,一日三頓有酒有肉.說真的,要是天天這麼好吃好喝的過,我也不想修道了."

離得不遠坐著的一個中年男人笑著附和:"說得沒錯.修道之人餐風飲露,日子過得恁是清苦,要是讓我選,我倒情願過幾十年的好日子,也不要去受那個罪."

曉冬樂了.

有人認為修道是天下第一等的美事,也有人認為那是活受罪的苦差.

這也沒什麼奇怪的,人各有志嘛.就象有人每天都要吃肉,無肉不歡.也有人一聞到肉味兒就作嘔,覺得又腥又臭根本難以忍受.

照曉冬來看,只要不害人,人愛選什麼樣的活法都沒問題.

"說起來咱們也有三年沒見了吧?兩年多,快三年了."蕭譽友說:"上回的事情我還得多謝你.要不是你提醒我,我一准兒上了個惡當,沒准兒小命都喪送了."

曉冬不明究里,不過聽別人誇大師兄,他是百聽不厭,聽得心花怒放.

"不是什麼大事,別放在心上."

"對你不是大事,在我可是大事.沒說得,又欠你一回.上次說欠你的人情請你喝酒抵,現在看來喝酒是不夠抵的了.對了,你上次問我的事我留意打聽了,你猜的真對."

他從袖子里又掏出張皺巴巴的紙條,莫辰接過來向他點一點頭:"多謝你了."

"嗨,些許小事不值一提.我還聽說前些日子回流山的弟子在山下采辦紅綢之類的一應物事,可是山上有什麼喜事?是令師李真人又收了新弟子?"

呃,其實不是……

誰說收徒要用紅綢了?以曉冬自己的經曆來說,他拜師的時候就沒用到紅綢這種東西,很是平常,給師傅叩了頭,給師兄師姐見過禮就算數.

反正上回他們山上采辦紅綢之類的東西不是為了收徒弟.

莫辰很自然的說:"是家師結了道侶,所以慶賀了一下."

蕭譽友一呆:"李……李真人,結了道侶?"那樣子象是在說夢話.不過他很快回過神來,笑著說:"哎呀,真是大喜事.莫兄你該提前同我說一聲,我也備份兒禮啊."

"家師不願意張揚,並沒有往外送貼子,也不收賀禮,蕭兄你心里知道就好."

曉冬在一旁安安靜靜的聽著,不用怎麼仔細打量也看得出來,這位消息靈通的"包打聽"境況看樣子過得去.一身綢緞長衫,看起來象個做生意的有錢人.不過看領襟,袖口,還有從下擺處露出來的沾了泥的鞋子,顯然這人是個不拘小節的.

後頸忽然有些不舒坦,有如芒刺在背.

曉冬閉上眼,有片刻恍惚失神.

整間偏廳的情景霎時間如同一副畫卷在他腦海中展開.坐在靠門處的兩個人正悶頭喝酒,他們的鄰桌坐著三個人,一個老者,另兩個年輕些,從長相上就能看來應該是一家子.再往後是一個女客,頭發用一條灰色布帕包起來,臉上有一塊顯眼的疤.

再後面--

曉冬睜開眼.

那個人他沒看清,就象視線要轉過去的一刻忽然從夢里醒來一樣.

可他知道那個人是誰,用不著看見,他就是知道.

莫辰已經起身同蕭譽友告別,蕭譽友說:"這邊的事情告一段落,我打算往西南邊走一走,也許幾年回不來了."

莫辰只說:"多保重."

很多時候人們一分別就再也不會相見,音訊難通,不知道對方身在何處,甚至不知道他是不是還活在這個世上.

但是修道之人本來就不會將離別,生死看得太重.就算這是最後一次相見,莫辰和蕭譽友兩人都顯得豁達坦蕩.

曉冬扯了扯莫辰的袖子,示意他去看身後那個人.

那是陳敬之.

曉冬確定自己沒有認錯人.

他只是沒想到,陳敬之竟然會出現在他們身旁這麼近的地方.

這個人從來不做沒好處的事情.只要對他自己有好處,這人可以壞事做盡.

謝家莊有什麼好處吸引他?

曉冬看了一眼大師兄.

他覺得事情好象有點兒不對.

謝莊主是個早就放棄道途的人,謝家莊沒有權勢財寶,只有一口暖泉,對療傷有些好處,但那畢竟不是什麼絕世良藥,再說,知道這件事情的人應該沒有多少.這次謝莊主添丁之喜,來的賀客未免太多,這一點就很反常.

出了殺人奪貼的事情,玲瓏師姐偏巧此時也來了,就連陳敬之也在此時到謝家莊來.

這麼多人是為什麼來的?總不能都是為了來泡暖泉的?

肯定有別的原因.

不知是不是察覺到危機,陳敬之也站起身來,從一邊的側門出去.

曉冬轉過頭,看到他一個側影.

陳敬之不是以本來面目出現的,縱然過去熟悉他的人見了也定然分辨不出.這人身形粗壯,眉毛胡子頭發都顯得又粗又硬,遮住了大半面孔,腰間還別著一把尋常鐵劍,看著就象路上隨處可見的鏢頭,護院打手.

上篇:第二百七十九章    下篇:第二百八十一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