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七十八章   
  
第二百七十八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桌上有茶壺,莫辰提起壺來,給三個人各斟了一杯茶.

茶水早已經涼透了,但莫辰將水倒進杯子里,茶水熱氣嫋嫋,看著跟剛沖的沸水一模一樣.

莫辰將其中一杯放在玲瓏面前.

玲瓏端起茶,說了一聲:"謝大師兄."但是茶並沒有喝,只是端在手里.

曉冬看看大師兄,再看看玲瓏師姐.

師姐的樣子與過往大不一樣,不僅形容消瘦,眼睛凹陷,改變最大的是她的氣質.過去玲瓏師姐是山上脾氣最烈的一個,常常一言不合就動手,但是若知道錯了,又會誠心誠意的道歉.只是她認錯歸認錯,這個脾氣總是改不了.

可是現在……若是讓以前見過她的人來,很難一眼就把她認出來,頂多會覺得這是個有幾分眼熟的陌生人.

師姐不告而別,從師父而下,人人都替她擔著心,尤其是姜師兄.自從玲瓏師姐走後,他很少露笑容,以前他可是個總是樂呵呵的人吶.師父更不用說了,本來是個多麼散淡閑逸的性子,現在收了他們這些徒弟之後,一個個簡直是上輩子的冤孽,這輩子專是來討債的.從大師兄開始算,連外門弟子們都加上,一直到最小的曉冬,能叫師父放心踏實的就一個姜師兄了,其他人身上都是事故不斷,按下葫蘆浮起瓢,沒個消停.

象師兄和他,身上的秘密折騰得師父南北奔波,精疲力竭.叛師的陳敬之不提,師姐出走,翟師兄身受重傷也下落不明,這是師父無論如何也無法釋懷的事.

師姐如果走得很遠,回不來,那就不說了.可是她現在竟然也來了謝家莊,為什麼卻夾在普通客人中間,不與師父,不與同門相見呢?

"給謝莊主送信的人是誰?"

莫辰忽然問了這麼一句話,曉冬一怔,迅速抬起頭來盯著玲瓏.

這事兒同師姐有關?

"我不知道."玲瓏說:"我是奪了一張請貼,但是殺人的不是我."

果然.

玲瓏師姐就是混進來的.

謝莊主雖然交游廣闊,但是家中辦喜事,總不會阿貓阿狗都請來.玲瓏師姐不想讓人發現她真正身份又要進謝家莊,就得弄張請貼來.

她說沒有殺人,曉冬相信師姐應該沒做出那種事.

那殺人奪貼的又是誰?還有別人混進來?

"翟師弟呢?"

這個問題也是曉冬最想知道的.

玲瓏沉默了片刻,微微抬了一下手.

有個人影靜默無聲的從內室簾幕後走出來.

在師姐抬起手之前,曉冬完全沒有察覺內室中還有一個人.

一般人過門口的時候,總會抬手將簾子拂開,總不能生用臉去撞簾子吧.

但這個人就是用頭頂開了簾子進來的.

曉冬驚疑不定的看著這個頂簾子出來的人.

這……翟師兄?

如果說玲瓏師姐是形容大改,那翟師兄這完全是判若兩人.

如果不是他在此時出現在這個地方,在路上碰個對面曉冬也認不出來他是誰.

以前翟師兄是什麼樣的?

曉冬還記得很清楚.翟師兄身量高挑,皮膚白皙,目光清朗溫和,身上的袍服,鞋襪總是打理得干乾淨淨.他待人和氣,不管是誰找他幫忙他都不推托,總是盡力給出幫助.

他的天分也不錯.

曉冬以前就一直覺得,自己這個親傳弟子當的很心虛,至少翟師兄就比他強得多,只不過他沒有一個好的出身--曉冬認為自己完全是沾了"托孤"和年歲太小的光才得以被師父收下的.

可是現在從內室走出來的這個人,他已經和曉冬記憶中的翟文輝完全不是同一個人了.

現在站在曉冬面前的這個人,頭上和身上橫七豎八纏著厚厚的的布帶,零碎的頭發粘在頭皮和臉頰上,僅有鼻子和一只眼睛露在外面.

他的臉是青黑色的,那根本不是正常人會有的膚色.眉毛似乎也不見了,曾經明亮有神的眼睛里一片空洞.

看起來就象是一具沒有神智的行尸走肉.

曉冬一個字也講不出來了.

亂糟糟的想法在他心里飛竄,翟師兄現在的樣子讓他想起在書上看來的那些字句.

怎麼看翟師兄也不象是被治好了.

分別的時候他動彈不得,現在他……他能站立,能走動,可曉冬真不能說他比那時候好了.

他這樣子實在算不上好.

眼前這人還是翟師兄嗎?

他那麼僵硬的站著,就象,就象一個木偶,一個傀儡人.

他對站在面前的人沒有反應,不管是師兄還是師弟,他眼珠都沒有動一下.

莫辰站起身來,他死死盯著面目全非的故人,然後轉過頭來看著玲瓏.

曉冬察覺到了大師兄身上無言的憤怒.

他從來沒在師兄身上感覺到這樣強烈的怒火.

"他怎麼了?"

這也是曉冬最想知道的.

玲瓏姿勢僵硬,象是從牙縫里費力的擠出一句話:"是馭魔秘術."

馭魔?

曉冬驚駭的睜大了眼睛,聽到大師兄問:"你就是魔尊的傳人?"

玲瓏咬著嘴唇,重重點了一下頭:"是."

師姐成了魔尊傳人?

就是前幾天他和大師兄剛剛議論過的,那個什麼魔尊?

假的吧?師姐明明是他們回流山的弟子,怎麼會成了什麼魔尊的傳人?

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師姐可能是身不由己,被人脅迫,誘騙的.畢竟人學壞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師姐和他們分別的時間不算長,縱然學壞也是有限的,怎麼可能一轉身就成了什麼什麼的魔尊傳人?魔尊傳人這麼好當嗎?那這魔尊未免也太不值錢了吧?

"大師兄,這其中怕是有什麼誤會,聽師姐細說說."

他一頭冷汗的打圓場,但玲瓏一點兒沒領會他的意圖,搖了搖頭:"沒什麼誤會.我本來就是徐王尊的後人."

誰?

"可是徐王尊已經死了好些年了."如果說是他的後人,那年紀似乎不大對.

玲瓏看了一眼曉冬.

魔道延血脈的辦法又不象普通人一樣要找一個女子,十月傳胎,傳宗接代,這是常識,顯然曉冬對這些壓根兒不懂.

上篇:第二百七十七章    下篇:第二百七十九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