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五十五章   
  
第二百五十五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莫辰看得出來甯鈺有多麼糾結.

不是甯鈺七情六欲全寫臉上了,不是這麼回事,甯鈺還沒那麼笨.

而是……他感覺得到.

甯鈺表情雖然從容平靜,可是周身的氣息卻不大穩當.

這在以前莫辰如果留心,也能探察到.但是現在對他來說,甯鈺簡直是明明白白把"我有心事"四個大字刻在臉上身上了,就跟暗夜里的明燈一樣顯眼.

甯鈺給他看自己那塊羅盤.

和前次不一樣,羅盤毫無感應,就象站在一片毫無機關的荒野之中一樣.

這當然不可能是他的羅盤壞了,那只能說,是回流山的陣法不對頭.按說即使這個大陣徹底崩壞了,但是殘留下來的陣眼不會就這麼煙消云散.何況回流山還算是一處靈氣充足的寶地,即使從來沒有過陣法,羅盤在這里也不會對地脈和靈氣毫無反應.

所以現在這情形看似正常,其實是很反常的.

莫辰只看了一眼,就將目光投向遠方.

在他眼中的回流山,顯得既熟悉,又那麼陌生.

他的目光似乎可以穿透這茫茫雨霧,看到旁人看不到的地方.

回流山四季分明,春季滿山是花,夏季滿眼濃綠,秋季黃葉招展,嚴冬時滿山銀裝素裹.

一年四季,不會早,也不會遲.所以世人才說,這世上最公平的事就是時間,不管你是皇帝還是乞丐,擁有的時間都是一樣長短,一樣快慢.甚至天地萬物,花鳥蟲魚,誰也不能例外.

可是現在在他的眼中,時光就好象被一只看不見的手撕扯拼湊在了一起,從秋到冬,由春至夏,飛快的變幻著,就象這座山在飛快的更換衣裳--

那是倔記憶中的景象.

是他曾經在回流山經曆的過往.

他的意識一直被困在這座山里.魔龍被困殺之後,他就這麼一直待在這里沒有離開.

這漫長的時光里,他忘了自己是誰,不記得自己從哪里來,也不知道能往何處去.

他不記得自己是誰,不知道他是怎麼死的,甚至連仇人是誰也忘了.

填滿這些空白的就是回流山的一年四季.

起先他既看不到,也聽不到,更沒有辦法感覺.

後來他先是能聽到了,各種細微而豐富的聲音,印象中第一次聽到的就是春夜里的微雨聲,就如同現在一樣.這聲音綿綿不絕,平和,安謐,仿佛時光要凝固在這一刻一樣.

後來他漸漸可以看見了,夏季的回流山滿山濃綠,綠得讓人沉醉.然後仿佛只一眨眼的功夫,漫山遍野被西風吹得泛起了金黃,大片大片的葉子打著旋兒落下,落在地上,落在水中,落在澗底,積了厚厚的一層;接著就是漫長的冬季,山上格外寂寞寥落,滿山封凍,冰雪仿佛永遠不會消融.

不記得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忽然想到,再遠處是什麼樣子?那起伏的山巒之後是什麼地方?那里又是一番什麼樣的景象.

然而他卻無法動彈,只能這樣想一想,卻過不去,看不到.

這個偶然的念頭就成了執念.也許山後面什麼也沒有,也許山這邊的景色並沒有不同,看到了也會覺得"不過如此".然而就因為過不去,看不到,這個念想怎麼也拋不開了.

由這一個執念,生出無數的煩惱,心境就再也回不到從前那樣無拘無愁了.

他是誰?他從哪里來?他為何會在這里?

他……要怎麼才能離開?

四季變幻在他眼中再不是美景,時光變成了漫長的煎熬.

我是誰?我從哪里來?我又該往哪里去?

這三個問題,大概古往今來不知多少人思量過.求道求的是什麼?無非也是繞著這三個問題打轉.

因為失望了太久,有魔道中人上山燒爐煉器的時候,卻意外帶來了轉機.

為了誅魔,這山上的陣法被改動了.

當時被稱為魔頭的徐王尊,被後世人傳得神乎其神.正道中人對他當然沒有什麼好話,什麼殺人如麻,無惡不作,似乎那些年里只要有人死,十之八九是他下的手.只要是壞事,就一定同他扯得上關系.魔道中人卻對這個險些滅絕了正道的魔尊格外推崇,本來嘛,魔道中人就是誰拳頭大服誰,徐王尊是否後無來者不好說,但一定是前無古人.只聽這些人說話,徐王尊的形象更加難以揣測,吹得都沒邊了.

但是這人他見過,和外面的人傳說中沒有一點兒相似.既沒有身高九尺,也沒有青面獠牙.這人第一次上山時這里還被人稱為玉龍山,這人只穿了一件青衫,帶站一柄劍,看起來沒有半點魔氣,倒象個游學的讀書人.

他說話,行事,都和一般魔道中人不一樣,甚至當時正道魁首,丹陽掌門還來拜會過他一次,聽說話,他們年輕的時候甚至還認識,有幾分交情.兩人見面的時候也沒有針鋒相對,打生打死,坐下來喝了茶,說了話,一直顯得和和氣氣的.不過真到了動手的時候,誰也沒有手下留情.

徐王尊也好,丹陽那位宋掌門也好,都死在了這座山上.這座山一大半地方都快被血徹底浸染,殺氣沖天.有些尸骨被收殮帶走了,有的……連收的人也沒有了.

這些零碎尸骨後來都被掩埋在後山,也就是回流山那片墓地里.被掩埋的有丹陽仙門的人,有旁的宗門的人,當然,其中肯定也混著魔道中人.

然而人死都死了,被掩埋時並沒有分別,都混在了一起,立了一座沒有刻字的墓碑.

轉機就在誅魔之戰之後.那場血戰中死了多少人他並不在乎,誅魔之戰後,原本困縛著他的力量忽然間就松脫了,他可以離開原來那道山澗,可以達到山腳下的草坡與河灘……那時候這山下沒有什麼回流鎮,只有零星幾戶人家,開了幾畝地,平時還是打獵為生.

那些人來了,死了,沒死的也都走了,其中有一個留了下來,將這里改名回流山,自己做了一個光杆掌門.不過那時候他身邊還有兩個受了重傷的師叔伯,一二年里都死了.

有一日,有人將一個繈褓拋在山腳,繈褓中的嬰兒已經斷氣,但身體猶有余溫.

莫辰低下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

他是誰?

是未滿月就被害死的葬劍谷主之子,還是數千年前被困死在山中的魔龍?

都是,也都不是.

他就是他,是師父的首徒,是回流山的大師兄,他現在腳踏實地站在這里.過去不值得花偌大心力去尋索,未來還在遠處,最重要的只是現在.

"莫兄,"甯鈺指著遠處:"那是師父他們吧?"

莫辰點了點頭.

回流山這個名字是師父改的,但是師父不是一拍腦門偶然想出這個名字,還是胡真人知道他要自己開宗立派,熱心的上趕著給他占卦,共占了三次,三個字里挑了回字與流字,這山才變成了回流山.

上篇:第二百五十四章    下篇:第二百五十六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