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四十三章   
  
第二百四十三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離開不難,腿長在自己身上,胡真人只要想走,遲早是可以走的.但是走了之後呢?該去何處安身?

胡真人搖頭說:"不回老家了.我那老家也早沒人了."

這個沒人不是象李複林一樣老家人全死絕了,而是已經沒有親近的人了.父母兄姐當然是早不在人世了,一些族人還在的,可是那些人他根本不認識,彼此也很少往來.

他們都離修道之人很遠,胡真人也不想因為自己再將麻煩帶給他們.

"不如,先同我去回流山吧?如果陣法能修複,我把回流山分一半給你住."

胡真人這回笑容很由衷:"要不了那麼大地方,給幾間屋子夠我們師徒棲身,不致于露宿荒野就夠了."

對于胡真人眼下的困境,李複林肯定不能袖手不理.

"好,那咱們明天就一起上路吧."

盡管曉冬做好了准備,可是第二天並沒有人來攔阻他們,盯胡真人師徒的幾個天機山弟子只敢遠遠看著,出了豐歲城之後不久,就連盯都不盯了.

曉冬有些納悶.

他本來還以為會動手呢.

當然動手也不怕,有師父,紀真人在,當然胡真人自己也不是個軟柿子,那幾個弟子要真敢動手,那只能說他們的膽子大的能包天了.

看來他們自己也很有自知之明.

胡真人望著來時的方向冷笑著說:"我走了他們正是求之不得,根本不會攔阻.等著瞧,他們這會兒得了消息,肯定湊在一起狗咬狗,商量著怎麼刮分半山堂,決不是商量著如何把我追回去."

他自己雖然在笑,可是眼睛里沒有笑意.

李複林和紀箏也都沒笑.

誰都知道這種出走絕沒有一點兒瀟灑張揚,正相反,胡真人從小拜師,一直是天機山的人,現在他心灰意冷,走的又如此倉惶,這等于拿刀子在往心里紮,不亞于把自己身上的肉活剜下來那麼疼.

李複林這會兒也不知如何安慰好友,只好把話題轉開:"你其他徒弟們,都怎麼安置的?回頭你傳信給他們可方便?"

"這你不用擔心,我們自有傳信的辦法,他們這會兒應該也已經知道我的行蹤."

"那甯鈺呢?"

說到甯鈺,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了甯鈺的身上.

甯鈺早上又服了一次藥,然後就一直昏睡著,一直以現在也沒有要醒來的跡象.

"他……"胡真人緩緩搖頭.

曉冬看了一眼裹在厚厚氈被里的甯鈺,他就只有半張臉露在外面,看起來沒有一點兒生機,象個假人一樣.

想到第一次見面時甯鈺雖然削瘦卻神采飛揚的樣子,曉冬心里格外難受.

他的經曆可以說是坎坷不順,但是和甯鈺相比,好歹他沒病沒災,能跑能跳……

這麼一比,他覺得自己要幸運得多了.

從天機山到回流山路途不算遠,顧慮到甯鈺的身體他們也沒有急著趕路.已經過了立春,雖然天氣沒有一下子暖和起來,可是吹在臉上的風卻讓人覺得柔和了許多,不再似三伏嚴寒天氣里那樣,風吹在臉上都跟刀子似的.河面封凍漸漸消融,可以清楚的聽到河水在冰下潺潺流動的聲音.

這聲音在他們過夜的時候聽得更清楚,在窗子下頭幾步遠的地方就是河,那流水的聲音一直連綿不斷.

曉冬晚上沒睡著.

他聽著外面的水聲,然後……用被子蒙著頭,跟大師兄說悄悄話.

不小心不行,師父他們離得不遠,曉冬怕被聽見.

"不知道山上現在是什麼樣了."曉冬小聲說:"師兄你肯定也很懷念吧?比我還懷念."

那是當然,莫辰是在回流山長大的.從他記事起,他就在山上.所有的同門中,只有他得到了師父那麼多的看顧照管,所以後來莫辰照看起師弟師妹們也格外盡心.

他從來不覺得自己做的事情多,或是自己有多辛苦.

因為他得到的也比一般人要多.春天的時候回流山格外美,因為這時候整座山都是花,春天的花總是比其他季節的花顯得單薄,大概是因為春寒料峭,花總顯得稚弱,可再單薄的花,成百朵,上千朵,數不清多少朵,一起迎著春日綻放的時候,整座山都被花海籠罩,象是一場鋪天展地的霞霧.

他還喜歡秋天的時候,一座山變得斑斕絢麗,那些黃的,紅的,棕的,綠的葉子,襯著格外乾淨明朗的天,風一吹,落葉飄了一地,象鋪了一層金燦燦的毯子.

就連冬天他也喜歡,大雪封山,簷下頭有長長的冰棱,有時候睡一覺醒來,門被凍住推不開了.

莫辰不用說話,曉冬自己就替他說了:"你肯定也想吧?不知道陣法現在怎麼樣了.要是陣法能修整好,咱們就不去北府城了嗎?那兒陌生人太多……"總覺得那不是自己的地方,出門會覺得心慌,不出門又覺得憋悶,就象被關在一口缸里一樣.

"不知道姜師兄他們怎麼樣了,他們肯定也特別想回來……"

"對了,胡真人真要和咱們一塊兒住嗎?那倒不錯,胡真人這人總是笑呵呵的,脾氣挺好.咱們山上地方這麼大,多些人還熱鬧.不過,胡真人他們住哪里合適嗎?住客院嗎?客院的房舍就那麼幾間,小住兩日還成,要是長住,只怕不便.對了,以前外門師兄們住的那一片地方倒還算寬敞啊……"

這個莫辰倒是和他想的不一樣.

胡真人他們應該不會長住,度過了這段最艱難的時日之後,肯定會另找地方的.哪怕新找的地方靈氣再匱乏,那也是自己的地方.就象曉冬說在北府城住不習慣一樣.其實曉冬一點都不挑剔,屋子好壞,地方美不美,他都不在乎.

他不喜歡北府城,是因為那里不是家.

放到胡真人他們這里也是一樣的道理.

回流山再好,胡真人和李複林交情再深厚,他也不能就這麼長住下.

只是暫住的話,住在哪里並不要緊.

不過莫辰覺得,胡真人如果另找地方安頓,應該不會離回流山太遠.

一來最近世道不太平,這點師父和胡真人心里都有數.住得遠了真有什麼事那想援手都來不及.住得近些,平時能有個照應,往來也方便,不至于離得太遠就生疏了.俗話還說,遠親不如近鄰呢.胡真人他們師徒人不多,想安頓下來也不難.莫辰心里就有那麼兩三個地方都合適,回頭可以推薦給師父和胡真人.

二來,胡真人只怕也不想離天機山太遠.

別看他現在帶著從天機山出來,好似已經與原來的宗門決裂了.可是事情哪有那麼簡單?不管是名份上還是實際上,他們其實還都算是天機山的人.胡真人心里也肯定放不下,他不會選擇離天機山太遠的地方落腳的.

曉冬說著說著就漸漸口齒模糊起來.

他睡著了.

莫辰悄悄從被子下面探出頭.

他的頭朝向回流山的方向……

不是他刻意分辨方向,而是本能告訴他,那里就是回流山.

他身體里仿佛有個聲音在急切的催促他,快,去那里,快去那里.

這不是思鄉的情緒.

莫辰說不上來其中的緣由,他被這聲音催促的有些焦躁.

但他還是把身體伏下來,安靜的趴在曉冬枕邊.

不,他不會讓什麼別的,來路不明的力量操縱.

他就是他.他是回流山的弟子,是師父的徒弟.

不管他從哪里來,現在又是什麼樣,這一點不會變.

結果第二天到回流鎮的時候,曉冬他們就被留下來了,李複林和胡真人打算去看看陣法的情形,不帶他們.

曉冬理解,帶上他們也幫不上忙,要有事反而拖後腿.

本來大師兄是肯定能幫上忙的,但是他現在的情形……也只能老老實實和曉冬他們一起待著了.

可是離得近了,他身體里那個聲音叫囂的更厲害了.

其實那不是聲音,那就象是一股力量,死拉硬拽,要把他往回流山的方向撕扯.

莫辰幾乎全部力氣都用來這股力量對抗了.

他也說不上來這是為什麼.就象那里有什麼能勾他的魂一樣,讓他完全忍耐不住.曉冬的心思時刻都在他身上,莫辰的情形有異,他一開始沒發現,可是過不多時他就察覺到不對了.

大師兄怎麼身體在發抖?

曉冬怕自己弄錯趕緊再仔細看一眼.

沒錯,是在發抖.

不但發抖,還發燙.

曉冬一著急,趕緊喚了兩聲,莫辰沒有動彈,他這會兒什麼也聽不見,當然更不可能給曉冬回應.

這是怎麼回事兒?

曉冬一下就慌了.

其實這些天他心里一直都是不踏實的.大師兄突然變成這樣,又不能說話,他雖然表示自己不疼,沒有哪里不舒服,可是他的真元似乎也不動用了,這能叫太平無事嗎?不但他擔心,師父也一直擔心.

結果越怕什麼越來什麼.

大師兄現在這是怎麼回事?是身上疼嗎?還是,還是又要有什麼異變?

偏偏現在師父剛巧不在!

上篇:第二百四十二章    下篇:第二百四十四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