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四十二章   
  
第二百四十二章

g,更新快,無彈窗,!

甯鈺安慰他:"那就是沒有緣份了,也不用太強求."

曉冬點點頭.

他現在對那個已經不那執著了.以前對墜子格外看重,那是因為他覺得那是父母留給他的唯一的遺物,無論如何他都要好好保管,與墜子的價值無關,那是個念想,是他對親情的寄托.

後來知道那是陳敬之刻意偷走的,除了失落之外,他還覺得異常憤怒.

他偷走的不光是一個墜子而已.

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

他已經知道父母是誰了,甚至知道……生母應該是還在人世,僅管他們沒有什麼母子之情,但知道她活著,心里總是覺得安慰.

還有萬先生--他也活著.

這就足夠了.

就象書上說的,大家各自安好,就行了.不必非得強求在一起.雁夫人不認他肯定有她的理由.萬先生不認他,可能也是有苦衷的,曉冬都理解.

他已經是大人了,不是三歲孩子,非得哭著喊著纏著大人不放.

既然心結已經解開了,那墜子對他來說也就沒有象過去那麼重要了.

頂多……就是偶爾還會想起來,畢竟戴了很多年,一旦沒了,總覺得脖子上有點空.

大師兄之前還說,要幫他再弄個墜子戴,不一定和原來的一樣,但是一定找個他喜歡的.

不過大師兄現在變成了這樣……嗯,曉冬已經好多天沒有想到墜子的事了.

只要大師兄能趕快恢複,讓曉冬干什麼都行啊.

甯鈺臉色不是太好,說了一會兒話,曉冬就發現他臉色蒼白,說話也有些氣力不足,聲音偏小.

"甯師兄?你是不是身子不舒坦?"

甯鈺微微搖頭,這次連話都不說了.

"哎呀我們又不是別人,你就別見外了."曉冬扶著他進屋在榻上躺下,又說:"我去問問胡真人……"

"不用,不用去."甯鈺欠起身朝他擺了一下手:"別去打擾師父了,我這里有丹藥,吃一顆緩緩就好."

曉冬有些不放心:"真行?"

"真的,如果不行你再去找我師父也是一樣的."

"好."

曉冬去倒了半碗溫水來,甯鈺果然取出個小瓶來,他手有些抖,瓶塞一下沒拔開.

曉冬趕緊接過來替他拿藥,拔開塞子問:"幾顆?"

甯鈺有氣無力的說:"一顆就行."

曉冬倒了一粒藥給他,看他吃了藥躺下.

"你也是,今天天氣不好,你不該下山,明天我們上山不是一樣能見著面嗎?可你身體要是不好,這整個春天你就難熬了,說不定得躺到入夏呢."

他把手里的瓶子蓋上,這丹藥味道挺大,即使蓋了蓋,他手上還留著藥味.

"甯師兄,這和你以前吃的藥味道不一樣."

曉冬現在也有些常識了.一些尋常丹藥藥味一般沒有這麼沖,因為煉丹時丹*來回這麼一淬煉,很多時候都聞不出味道了,要麼味道就很淡.藥味這麼沖,一般都是藥力比較猛的丹藥了.

甯鈺身子不好,一般吃的都是些溫補藥,他以前隨身帶的藥,都不是這個味兒的,這個,曉冬還是記得的.

"嗯,這丹方是師父新配的……"

曉冬也不是那麼沒眼色,見甯鈺連說話都吃力,自己也不出聲了,坐在旁邊守著.

大師兄從剛才起就一直待在他袖子里不動,現在甯鈺看樣是歇下了,他才探出頭來.

曉冬輕聲喚:"大師兄?"

莫辰現在不能說話,但他聞得出來這藥的氣味.

他現在鼻子比以前可是靈得多了.

以前他頂多能聞得出幾味主藥的氣味,現在卻連配料輔料,連先後工序都差不多能一起判斷出來了.

這藥並不是溫養的,當然也有溫養的作用,但主要作用是驅毒.

甯鈺中了毒?

莫辰從曉冬的袖子口出來,慢慢挪到床邊.

曉冬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大師兄的身上.

大師兄這個……嗯,現在這個資質他看著有點小別扭.

不為別的.以前大師兄是用兩只腳走路的,現在……他有五只腳爪,這走起來的頻率,嗯,反正和普通的四腳獸們是不一樣的--不難看,很流暢,大師兄的姿勢就象他天生就是用五只腳爪走路的一樣那麼自然.

曉冬想,要是自己突然變了個完全不同的模樣,不要說五條腿,就是四條腿他也不知道該怎麼騰挪啊.

大師兄就是大師兄,別人不能的他都能.

嘿嘿.

莫辰將一只腳爪輕輕搭在甯鈺的手腕上,過了片刻才拿下來,又仔細觀察了甯鈺的面色.

他呼出的氣都帶著一股陳腐氣,這氣味顯然不對.

甯鈺是中了毒.

他在天機山是怎麼中的毒?

甯鈺因為身體不好,所以極少與外人接觸,一向深居簡出.他的飲食起居也是格外仔細的,甚至因為怕發病,天冷天熱時他連門都不出.可以說甯鈺每樣入口的東西都是要精挑細選的,這種情況下,一萬年他也難中毒啊.

可他偏偏中毒了.

這真是……

莫辰搖了搖頭.

胡真人的本事毋庸置疑,他看重甯鈺,又憐惜甯鈺天生體弱,對這個徒弟過于偏愛.

也許胡真人覺得,甯鈺以後又不能承繼半山堂,他的日子過得舒服些也不會引起旁人的嫉恨.

可是事情不象他想的那樣.他對甯鈺的偏愛也許就是甯鈺被人下毒的誘因.不管是要除掉甯鈺取而代之,還是想要借此要挾胡真人些什麼,別人會盯上甯鈺一點都不奇怪.

天機山已經到了這一步,同門之間已經是你死我活不共戴天了,說真的,就算表面上還不分裂,實際上已經四分五裂了.

所以他們路上聽的應該不全是謠言.

如果天機山安然無事,外頭傳謠言他們不會不知道,更不會放著不管聽之任之.謠言傳得那麼遠,那麼真,本身就說明天機山在這件事情上已經失控了.

莫辰深深吸了口氣.

他說不清楚心里的隱憂是哪里來的,但是這些年間,接二連三的全是壞消息,一個又一個宗門消亡.這其中當然也有魔道的手筆,但是魔道的一些小動作,跟師父說起的幾十年前的誅魔之戰時比起來,又顯得根本微不足道了,簡直象是跳梁小丑一樣,都是小打小鬧.

這片大地上的靈脈漸漸斷絕,靈氣逸散,象師父他們那一輩,傑出人才還皎如繁星,再往前數,更有無數天才曾橫空出世.可是到了他們這一輩,真能數得上號的年輕俊傑有幾個?

這條路,仿佛在漸漸走向沒落.

已經多少年沒有過得道飛升的人了?似乎那已經成了傳說,大家都已經認命,按部就班的走向一條死路.

也正因為飛升無望,對于世俗的東西,他們更加看重,錢欲,權欲,*……

就象天機山現在出的這事,和凡俗中人有什麼區別?

這就象是一個惡性循環,水的源頭被塞住了,所以池子里的水越來越淺,越來越混濁,生長在池里的魚想的不再是去躍龍門,反正也不可能辦到,反而開始瘋狂想把池子里的其他魚咬死.

靈氣日漸稀薄甚至靈脈斷絕的原因在哪里呢?

聽到外面的動靜,莫辰又重新回到曉冬袖子里.

外屋門被推開,李複林和胡真人走了進來.

曉冬連忙迎上去,先給胡真人見禮,然後說了甯鈺的情形.

"甯師兄服過藥就睡著了……"

曉冬有些不安.

照他看甯鈺的情形比上次見面時差了不少,起碼那時候他身子弱歸弱,精神是很好的.可現在看,甯鈺這情形差了不是一星半點,簡直象是有什麼人把他的精氣神吸走了一樣,剩下的就是一具苟延殘喘的破皮囊.

胡真人看著自己躺在那兒一動不動的弟子,臉上的神情顯得很平靜.

憤慨,質疑,仇恨,難過……這些他都經曆過了,而且于事無補.他知道,甯鈺會遭遇這些,就是因為自己的偏愛造成的.不但半山堂以外的人對此早有不滿,就連半山堂內也有人憤慨不平.

這也讓胡真人下定了決心.

"看樣子你們今晚回山上不太方便了."

胡真人並不太在乎:"不要緊,那就在你這兒打擾一晚上."

反正豐歲城都是靠著天機山吃飯的,絕不敢慢怠山上的這些高人們.胡真人要在這兒暫歇,客棧老板都恨不得把自己的床騰出來給高人住,說不定還能讓他家沾沾仙氣呢.

可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回去,山上不要緊嗎?"

天機山現在真是瞬息間風云突變,別說一夜,就算一個時辰也能出天大的變故.

"回不回去都一樣.我的其他幾個弟子,象陳滿兒,李清他們,我已經將他們安置過了,其他人……愛怎樣就怎樣吧."

曉冬聽了這話忍不住睜大了眼.

胡真人這意思,聽起來好象出來了就不打算再回去了一樣.

紀箏冷冷的提醒了一句:"從你們來,客棧前後都有人暗中盯著--我數過了,有八個人,這是怕你們跑了還是等你們跑啊?"

胡真人的笑意也很冷:"就憑他們?以前看在同門的份上我不計較."真要計較,別說八個,就是八十個他也不會放在心上.

上篇:第二百四十一章    下篇:第二百四十三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