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三十六章   
  
第二百三十六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要不,我給你施個障眼法,你就當咱們是劃了一艘沙舟,下面不是水,全是沙子?"

紀箏瞥了他一眼:"我有那麼蠢嗎?"

那不就成了活生生的掩耳盜鈴?

都說了只是障眼法!

與其這麼自己騙自己,還不如她把眼閉上呢,李複林還可以省點氣力.

李複林也發覺自己的提議不那麼靠譜.

"要不,我把這飛舟上的陣法改一改,應該可以讓你看不到外頭的海水."

紀箏淡然的吐出兩個字:"不用."

雖然她這麼說了,但是旅途無聊,李複林又想看看這飛舟上的陣法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啊,這陣法也很久了……"

陣法絕學到現在已經失傳,天見城存在的時間比現在任何一個門派都久,所以他們還保留著一些陣法方面的傳承,但是與千余年前相比,所剩下來的也不過只是一些皮毛.

就象這飛舟上的陣法,對旁人來說可能艱深神秘,但是對李複林來說就不是這樣了.

回流山的陣法比這艱深複雜得太多了.如果要打比方的話,回流山的陣法就象是活的,會自行運轉的星圖,時時刻刻都在變化著,這變化可能數十年,上百年循環一次.而飛舟上刻的這陣法就象一張小魚網,還是破破爛爛的那種.

之所以說它破爛,是因為它現在確實是損壞的.

"這紋路……嗯,這里沒壞.那就是中間原來鑲嵌的東西沒了."

李複林抬起頭來想了想,取出自己的包囊來翻了翻.

他包里的東西很多,但是放的並不雜亂.

"這個就不錯."李複從包里翻出一小盒玉石,里面的玉石形態不一,大的約摸有指節那麼大,小的就象黃豆,綠豆一樣了,倒是都打磨得很光滑圓潤.這是以前刻東西留下的邊腳廢料,因為太小了,里面的靈力也不多,派不上別的用場.換做別人,家大業大不在乎這點東西,估計早就扔了.

可李複林沒舍得扔……好吧,窮日子過慣了,總覺得扔了可惜.

瞧,現在不就派上用場了?

李複林挑了幾顆大小合適的,嵌入原來飛舟上陣法中缺失的那幾處關鍵陣眼.

紀箏有些好奇的探頭看了一眼.

紛亂的脈絡和看上去毫無章法的交叉開合看得她頭更暈了,這種需要慢工出細活的東西她一直做不來.

雖然看不明白,可是看李複林的神情,就知道他做的很順當.

紀箏半側著身,靠著船舷看他.李複林做事的時候很少三心二意,都是一門心--他認真的模樣

李複林每嵌上去一顆小玉石,這顆小石頭就會發出一下閃光,這應該就是沒有鑲錯位置的提示.

李複林把最後一顆鑲上去,拍了拍手:"成了,應該是好了."

這陣法得用真元驅使天啟,李複林正想把手掌放到陣中,紀箏攔了他一把:"你省點力氣吧."

"不打緊,這才能用多少真元?"李複林這幾天休養得不錯,而且要驅使這條船確實用不了多少氣力.

紀箏才不聽他解釋,直接將自己的手掌按在上面,轉頭問他:"這樣就行了?"

"啊,是.五根手指對准這五個凹處,再從手掌心處……"

剩下的就不用李複林教了,紀箏的真元緩緩輸出陣法之中.

剛才嵌上去的所有玉石,以及原來還留在上頭沒有剝落的陣石一起發出亮光,這光亮順著船上那些凹凸不平的紋路蔓延,這情形就象水流過溝渠一樣順暢宛然.原本看著並不怎麼起眼的飛舟,這下象是換了個模樣--就象,就象從沉睡之中醒過來了一樣.

剛才李複林忙碌時曉冬也十分好奇,不過他知道自己要是湊上去,幫不上師父的忙不說還要倒添亂,所以一直在旁邊安靜看著.

現在船的變化曉冬也看在眼里.

明明是一件死物,可是因為包裹著一片明滅不定圖紋,看起來就象是有生命的活物一樣.

紀箏將手撤開,轉過頭來看了李複林一眼.

以前她就覺得李複林懂得比旁人多.

而且他這人並不會因此得意忘形,更不會在人前刻意炫技.

連船也會修--他還真算是多才多藝啊.

雖然兩個人已經相識多年,現在更是確立了道侶的關系,可是紀箏卻發現自己對李複林的了解還是不夠多……

他到底還有多少沒亮出來的本事?

一時間紀箏真想把他從頭到腳,從里到外的看個清楚明白.

不過不用急,他們以後還有很長很長的時間來相處,她對他的了解一定會變得越來越多.

陣法一起,曉冬就聽到了隱約的聲音,夾在風聲和海浪聲中聽不清楚,腳下的顫動卻感覺很清晰.

隨即船身上那層光亮開始向高處升騰蔓延,就象一層霧氣一般,在飛舟上方合攏.

這層微光象是一個罩子,將整條飛舟包了起來.

剛才還能吹到臉的上海風,曬在身上的驕陽,這下好象都被陣法擋住了,過濾了,只剩下那麼一丁點兒的風力,拂在臉上柔柔的,一點兒都不難受.

曉冬好奇的睜大了眼.

"這是給船包了一層殼子嗎?"曉冬試探著伸出手.

他的手指可以穿透這一層光幕,伸出去的手指立刻可以感到外頭海風吹的有多勁,立時間肌膚就覺得發緊.

曉冬將手縮回來,就象是從大風呼嘯的屋外回到了屋子里一樣,頓時輕松,暖和多了.

"還真象個殼子."

手能伸出去,可風卻吹不進來,連太陽照在身上也不覺得燥熱,多余的熱量都被擋住了.

那層微光約摸一盞茶的功夫就隱沒了,但是防護還在,風依舊吹不進來.

"這可真是……"曉冬咂咂嘴:"天見城的人也真會想,這飛舟真是方便.那……師父,它現在能飛起來嗎?"

"能啊."李複林興致勃勃的問:"要不要讓它飛起來試試?曉冬你不怕高吧?"曉冬搖頭:"不怕."

"成,那咱們飛起來試試."

結果……一炷香的時間過去了,船還是貼在海面上的.

"呃,多辦半是有哪兒出了點小岔子,不要緊,師父要不了多久就能全修好."

在紀箏和徒弟們面前出了這麼一回洋象,李複林也有點兒尷尬.

本來是想在徒弟面前小露一手的,結果這手沒露出來,倒露出馬腳來了.

李複林咳嗽一聲,打個岔想把這事兒蓋過去:"這海里魚倒是不少,剛才在船頭看見好幾條從水里跳出來.曉冬你想不想捉魚?"

曉冬忍著笑,對師父轉移話題的意圖心知肚明.

師父也不容易啊,尤其是這當著紀真人的面,肯定加倍覺得丟臉.

曉冬順著他的話說:"想啊,可是這什麼也沒有,沒有網,沒有魚竿,也沒有魚叉什麼的……"

"可以捉的,師父教你怎麼捉."李複林連忙說:"多學一樣東西總不是壞事."

這話倒是真的,常言說得好,藝多不壓身嘛.

曉冬一面聽師父講捉魚,一面分神去看大師兄.

莫辰身體盤曲,頭卻微揚起來,看他的樣子也聽得很用神,很給師父捧場掙面子.

大概是在紀箏和徒弟們面前丟了一回臉面,李複林接下來的一天里就和這陣圖杠上了,一定要修到它能飛起來為止.

陣法修好了大半之後,他們的速度越來越快了.

曉冬以前從來沒有坐過這麼久的船,之前還有些擔心自己會不會暈船,等直到上岸他還有些迷糊:"師父,咱們這就到岸了嗎?"

"到了,"李複林朝徒弟點了下頭.

曉冬捧著大師兄,拎起一個小包袱下了船.腳踩在地上的時候不是穩當.

這兩天在船上,船是不分晝夜晃個不停的,可曉冬在船上還穩當當的,這一下了船反而覺得腳下一軟,險些就跌了個踉蹌.

李複林將他們乘來的飛舟收拾好揣在身上,伸手扶了曉冬一把:"在船上時日久了就容易這樣,上了岸反倒走路不得勁,過半天就好了."

對自己的不適曉冬倒不太關心,他一門心思替大師兄擔憂.

大師兄這形態應該是龍,龍就應該生活在江河湖海里.這都幾天了大師兄還沒有要變回去的跡象.

現在離海登岸了,他們的路程只會一往北走好回家,大師兄呢?他離了海,會有好處還是壞處?

萬一這龍不能離開水太遠太久,那他們豈不是害了大師兄的性命.

"大師兄,你身上有沒有覺得哪里不舒坦?"

莫辰微微搖頭.

還好還好,大師兄離水上岸生活看來也能適應.

"師父說咱們先往回流山去,看看陣法的破綻有沒有自動補原."

這件事只有李複林和莫辰能做,他們對陣法了解的最深,這是旁人替代不了.

能回回流山對曉冬來說是難得的高興事.這一次回去,說不定陣法就已經好了,他們就可以不在北府城那里苦熬,直接回宗門多好啊!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曉冬已經回流山看做是自己真正的家了.

上篇:第二百三十五章    下篇:第二百三十七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