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三十五章   
  
第二百三十五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天見城中人為什麼在生死關頭還不忘自殺自滅,這個也沒有什麼好深究的.畢竟這種事連閱曆最淺的曉冬都見過不止一次了,天機山的時候黃宛那件事,北府城的時候宋城主又死于非命.至于天見城--想也知道.這麼封閉的一座城,城里人整天你瞅我,我瞅你,多少年積累下來,小仇小怨也變成了不死不休的大仇."島上的人今天收殮了數具尸首,因為天氣炎熱恐生疫症,都已經掩埋了."李複林心里也並非不感慨.

島上的人替他們收殮安葬當然有同情憐憫之心,但更多的是怕這些尸首放著不管真會惹來瘟疫.當然,對這些素不相識的人,能讓他們不至于曝尸荒野就不錯了,島上的人也不會費力氣給這些人樹墓立碑,不過是挖了個深坑,將這些尸首全搬進去再填上土就完事了.

大廈將傾之時,會發生的事差不多都一樣,當年丹陽仙門也是這樣的.那些住在云端自詡為仙人的人可曾想到,有朝一日他們會身死道消,還是由這些他們活著時根本看不入眼的螻蟻一樣的凡人替他們收殮安葬.

丹陽仙門當年……倒是省了安葬,一把大火燒了兩日兩夜,最後山上剩下的不過是焦土瓦礫.

這世上哪有什麼萬世不敗的基業?即使能夠得道飛升,也不代表從此就能永生不滅.

天見城逃走的那些人不知道將往何處安身.

其實只要他們再來尋曉冬的麻煩,李複林對他們的去向並不在乎.

一般的天見城弟子知道曉冬的並不多.即使有個別知道的,如今天見城都沒了,解家血脈獻祭更是無從提起,只要小心防備著,應該不會再有這樣的禍事.

別人的閑事李複林沒那個功夫去管.

他現在事情多著呢.

大徒弟變成了條龍,小徒弟搖身一變成了天見城嫡傳的解家血脈,玲瓏帶著翟文暉出走……唉,說起來,也就姜樊還讓他省點心.李複林細想想覺得挺對不住這個三徒弟的.姜樊老實,讓干什麼干什麼,所以李複林這趟出來,只好叮囑姜樊看好家里一攤子,照管其他門人弟子.

想想姜樊也不過剛二十多點,年紀也輕,本身還要練功,還要管一大攤子雜事,左右調停,上下安排.

李複林想想自己一貫甩手掌櫃的作派也著實慚愧.

不能因為人家老實就把活兒都派給他了,這不是柿子淨撿軟的捏嗎?

兩個弟子不在跟前的時候,他還同紀箏說起這件事.

"我以前是不是管的太松?以前我覺得修道重在個人開悟,師父不過是個領進門的人角色,一個人的路要往哪里走還是要看他自己.如果我不這麼撒手,也許陳敬之就不會干出後來那些事.當時我收下他的時候,也覺得他心性有些偏,卻想著他年紀不大,過去經曆坎坷,在回流山時間長了慢慢能變過來……"

紀箏雖然覺得李複林這麼自怨自艾很是沒必要,純屬自找麻煩,以她的性子才不想理會.可是她當年認識他的時候,他就是這個樣子了,犯不著到今天了她再開始嫌棄.

"你說的一點都沒錯,修道本就是這樣.這天底下作惡的人多了,個個都是師父沒教好嗎?那這師父當得未免有點兒太冤了.如果照你這樣說,那是不是應該再往根源上找找,先得怨他父母沒把孩子生端正了?天生給他生了一副歪心腸?"

李複林被她說得一噎.

紀箏平時不大開口說話,象這麼長的句子更是很少從她嘴里說出來.

她說話跟她手上功夫一樣,都犀利得讓人招架不住.

照紀箏說的,要這麼尋根溯源,還得說老陳家根子就歪了,所以長的苗也是歪的.

可世人都覺得師父該把徒弟教好,不但要教會藝業,更要養出好品行.

"行了,你真是心里過意不去,趕緊把他找出來,清理門戶鏟除禍根才是最要緊的,在這兒想這些有什麼用?"

紀箏就不愛多想.

她覺得很多時候想太多根本于事無補,純屬閑得!多給他找點事情做,包管他就沒這麼多閑功夫胡思亂想.什麼誰對誰錯?紀箏從小到大的環境告訴她一句,活下的人永遠是對的,死的永遠是錯的那個.因為死人是不可能替自己辯白的,活著人說什麼就是什麼.

第二天島上仍舊還有些零碎物件以及尸首漂過來,多半是因為這些日子總刮東南風,以天見城的位置來說,潮水風向會把天見城的遺骸帶到這里來也很正常.

等到第三天,就差不多沒有什麼跡象了.

李複林也差不多回複了些元氣,決意起程回中原.

這島並不大,想找條船也不容易.他們決定還是用來時乘的那條小船.雖然船不大,但是好歹有篷艙,前後相隔,四個人乘是完全沒問題的--嗯,現在只能算是三個半,莫辰那小體格,給他個盤子那麼大點兒的地方就夠他盤起來了.

這船上張起一面帆,船上還有舵,但是沒有槳,曉冬抱著莫辰,好奇的看著師父在那兒選定方向,然後掌起舵來,船離岸時輕盈快捷,明明沒有多大風,帆卻鼓得滿滿的.

曉冬感覺到吹在臉上的海風,驚歎道:"師父,這船跑的比馬還快啊."

而且格外穩當,一點都沒有搖晃,顛簸的感覺.

"嗯,是好東西."李複林拍拍船舷:"那等靠岸了,這個你收起來留著玩吧."

曉冬樂呵呵的:"不用給我,咱們山上又沒有大江大湖的,我要條船干什麼?倒是師父和大師兄常出門,這個代步方便."

李複林看看安靜待在一旁的莫辰,難得說了一句笑話:"你師兄哪還用船?蛟龍入海正是遨游自在呢."

曉冬這些天心事重重,聽到師父這句打趣也跟著笑笑.

可是笑完依舊擔心.

師兄這形貌看著確實是跟畫上的龍一樣的,可這體型未免太小.書上,戲上那蛟龍鬧海,龍都是格外威風的,據說光是腦袋就有一間屋子那麼大--

大師兄這個龍,嗯,可能是年歲還小?

可是讓曉冬想象一下大師兄將來腦袋有間屋那麼大,他頓時打了個寒噤.

那,那他可沒法兒再象現在一樣把大師兄捧手里,裝懷里了.

他得有那麼大的手能捧起來啊.

不過他的神情卻讓李複林誤會了:"是不是風大?你往艙里坐."

這飛舟原來上頭是有可以阻風的陣法,現在還能劃,就是上頭的陣法失效了.一走得快,可不就顯得風越來越大了嗎?

幸好有船篷,擋風遮雨是足夠了.

曉冬雖然不覺得風很大,但是師父這麼說了,他還是往船篷里挪了挪.

而紀箏嫌里面憋悶,她坐在了船頭,李複林也過去陪她坐在一起,兩人輕聲說話,多數時候是李複林在說,紀箏的話很少.

看起來象是李複林在唱獨角戲一樣.

不過李複林知道,他說的話紀箏都聽進去了.

曉冬盤膝坐好,反正船上無事,抓緊時間練功再好不過.

而莫辰就趴在他肩膀上,眼睛半睜半合,象是在沉思,也象是在養神.

李複林聽著身後沒動靜了,轉頭看了一眼.

曉冬和莫辰兩個安安靜靜的,看起來有說不出的協調.

紀箏也轉頭看了一眼.

"這是入定了?"

"嗯,這孩子心性倒是難得.發生這麼多事兒,他還能這麼坦坦蕩蕩安安靜靜的."

紀箏看了他一眼.

李複林這是自賣自誇啊,自己的徒弟怎麼看都好.

不過紀箏也不討厭回流山這幾個弟子.

大徒弟不用說,非常通透聰慧的一個人,還非常能干.李複林這個掌門做的這麼輕松省力,大徒弟功不可沒.二徒弟性情直率,紀箏倒是覺得她不錯,可惜出走了.三徒弟老實聽話,這個小的呢,挺安靜的.

都不討人厭.

紀箏不喜歡和人打交道,嫌啰嗦,也沒話說,算來算去,這麼些年里也就李複林一個例外.他一個人能說兩個人的話,雖然啰嗦可是她並不覺得厭煩.

要是他的徒弟個個麻煩,紀箏肯定不會忍的.

現在這樣就很好,他們不惹麻煩,紀箏也能跟他們這麼太平相處.

知道徒弟們入定聽不到他們說話,李複林聲音比剛才更柔和了:"心情不好?"

紀箏表情總是冷冰冰的,換個人來看,她大概從早到晚就沒有心情好的時候.

但李複林就能看出不同來.

紀箏不出聲.

"還記得以前我說過的話嗎?我說什麼時候有閑暇了,帶你看看海是什麼樣的."

"我不喜歡."紀箏直白的說:"這樣多的水,看久了眼暈."

李複林被她噎了一下.

不過想想也是,紀箏生在西域,是在沙漠戈壁中長大的,有時候走個三天都找不見一滴水.她突然到了海上,肯定不習慣.

這和膽量什麼的沒關系,而是人要是一下子遠離了自己習慣的環境到了一個全然不同的陌生地方,難免會有不適.

上篇:第二百三十四章    下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