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二十八章   
  
第二百二十八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是的,那是一棵樹.

曉冬也說不上來自己是怎麼知道的,總之,他就是知道.

而且他知道那樹的模樣,知道它的葉子是什麼樣的,知道它開的是什麼模樣的花……

這棵樹,就是他曾經無數次在夢中看到過的那一棵.

……但,這是一棵早已經死去的了樹.

它被人用惡意的陣法圍困,並將天見城修築在樹巔.天見城鎮壓著它,並且這許多年來一直在汲取,剝奪它的生機和靈氣.

天見城的靈氣,就是這麼來的.

這棵樹沒有辦法逃脫,下方是海,它的根也漸漸枯萎了.

這個過程有多麼煎熬,多麼絕望……

曉冬覺得胸口疼痛難忍.

不知道為什麼,他對這份痛苦感同身受.

落入水中的那一刹那,曉冬沒有受什麼外傷.

可是黑漆漆的海水看不到邊際,直漫過頭,這種黑暗讓他心里格外倉惶恐懼,胸口特別的疼,疼的要裂開了.

曉冬死死抓著大師兄的袖子--袖子?

曉冬的頭露出了海面,他急不可待的抬起手.

他手里僅僅只是抓著莫辰身上那件袍服的袖子而已!

大師兄呢?

衣服在這兒,大師兄人哪兒去了?

"大師兄!"

曉冬左顧右盼.然而四周是一片混亂,還有個人差點兒砸在他身上.黑暗的海面上現在就象下起了餃子的湯鍋一樣滾沸喧囂.

曉冬水性不怎麼好,在這樣漆黑一片又風急浪湧的海上幾乎是兩眼一抹黑,根本沒有辦法.

他聲音里已經帶了哭腔,一遍又一遍的喊大師兄,在身邊胡亂找尋摸索.可是除了那件外袍,他又摸著了一件中衣,一件腰襯,都是大師兄的衣服,現在正在水面上浮浮沉沉的.

只有衣裳,沒有人.

可是,大師兄哪兒去了?

大師兄一直保護他,從天見城墜落,入海的時候也是.可是大師兄自己身上也有傷,他現在……

曉冬被海浪推過來又按過去,叫喊的聲音都被風浪聲掩蓋了,連他自己都聽不清楚自己喊了什麼.

大師兄也許……也許是沉下去了.

曉冬吸了口氣,正要一頭紮進水里,忽然手腕上一緊,似乎被什麼東西纏住了.

曉冬怔了一下,抬起手來.

在沒看清手腕上纏的是什麼之前,他先想,是不是海里也有水蛇之類的東西?接著又想到了那根一力摧毀了祭壇,讓天見城加速崩塌的藤蔓.

然而兩者都不是.

纏在他手腕上的那個小東西,似蛇又非蛇.說象蛇,是因為它身上生有鱗片,又冰又滑,身子纖長,纏在他手臂上繞了兩圈,確實很象是蛇.

可蛇是沒有爪的.

這個曉冬知道,他以前在鄉間沒少見過蛇蟻蟲豕,可從沒有哪條蛇是長著爪子的.不是有個大名鼎鼎的詞兒叫做畫蛇添足嗎?

那就不是蛇.

看樣子也不象是這海里的怪魚.

這個怪模樣的小家伙也就是拇指粗細,看樣子沒有什麼威脅,它抬起頭來,這頭長得也絕對不是蛇的模樣.

曉冬本來心急如焚,大師兄不見了,他心里又急又痛又悔,直恨自己成了大師兄的負累,害得他生死不知,下落不明.

可是這個不知道什麼時候纏到了他手上的小東西……

曉冬心里忽然一動.

他把手舉得近了些,也不怕它會暴起傷人,仔仔細細的打量起來.

天光黯淡,海面上又風浪喧囂,可是曉冬看了又看--

他怎麼覺得,這這小家伙身上的鱗片,有那麼點眼熟?

可這里實在太暗,看不分明.

看著,就象大師兄手臂上曾經出現過的那鱗片,顏色,花紋,形狀,都是一樣的.只不過長在大師兄手臂上的時候那鱗片是大的,現在變得極細小.

曉冬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努力咽了一口口水.

他覺得自己心里想的事情太荒唐,荒唐這念頭還沒成形就被自己駁斥為無稽之說.

可是……

可是,大師兄他怎麼突然不見,衣裳卻還在.還有,這小蛇……不不,不是小蛇,這小家伙又是怎麼靠到他這麼近的地方纏到他手上的?

更重要的一點是--

曉冬和莫辰日日夜夜待在一起也有近兩年的時間了,他敢說,沒人比大師兄更熟悉他,而他也絕對比任何人都熟悉大師兄……

大師兄幾乎每日都會替他調理順氣,他的真元曉冬分辨得出來.

可這個,這個小家伙身上隱隱透出來的一層真元之力,怎麼就這麼熟悉呢?

曉冬把它又舉得近了些,都快貼到自己臉上了.

這下離得近,曉冬的兩只眼正好對上這小家伙的兩只眼.

嗯,這是名符其實的大眼瞪小眼了.別看它身量不大,眼睛卻生得又圓又亮,但那卻不是黑色的眼珠,而是有些金褐色,象琥珀一般,在夜里甚至有寶石一樣的光澤.

現在那雙眼正注視著曉冬.

明明是異類的模樣,可是曉冬卻從那雙眼中看出了溫和,安撫,親切,更重要的是熟悉!

他結結巴巴的,試探著開口:"大,大師兄?"

小家伙的頭朝他微微點了兩點.

曉冬兩眼一黑差點兒沒再暈過去.

這是怎麼一回事兒?

究竟……究竟是怎麼回事?這個,這個看起來怪模樣的小家伙,竟然是自己的大師兄嗎?

曉冬這一天里經曆了諸多變故,奇事連連,可是前頭那些,哪一件都沒有這一件更讓他瞠目結舌.

這是讓他信還是不信呢?

不信的話,大師兄究竟去了哪里呢?就算是人失蹤了,為什麼大師兄的外衫,里衣都在?大師兄失蹤之前總不會先把衣服脫了啊.

再說這小家伙給他的感覺,實在太熟悉太親切了,和它挨得很近,曉冬也覺得心里不慌不亂,變得踏實起來了.

看這鱗片,還有這感覺,曉冬心里其實已經信了大半了.

可要是相信的話……

大師兄他明明就是人啊.他是有父母來曆的,分明是葬劍谷吳谷主的兒子嘛,沒有什麼妖異靈怪的血脈,怎麼會突然--突然變成這副模樣了?

"大,大師兄,你能說話嗎?"

面前小家伙的嘴張了張,露出來挺白的小尖牙.

它沒發出聲音,只是搖了搖頭.

"這……"

曉冬很想掐自己一把,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可是他現在騰不出手來.一只手臂上纏著,呃,大師兄,另一只手上還有大師兄落下的衣物.曉冬緊緊抓著這些衣裳不放,似乎這樣心里就能多踏實一分.

不知道大師兄怎麼變的樣的,不過,如果他再變回來,那這些衣裳可還是要穿的,千萬不能隨便扔了.

那現在怎麼辦呢?

曉冬這會兒倒是頭也不疼了,胸也不悶了,身上好象憑空生出一股力氣來,扒著身邊漂浮著的一段梁木爬上去.

雖然姿勢不好看,好歹不用浸在海水里了.

"大師兄,咱們現在怎麼辦?"

他問了這話才發現自己傻了.大師兄現在又不能說話,怎麼能告訴他該何去何從呢?

現在他得自己拿主意了.

不但要拿主意,要想辦法擺脫下眼這困境,他還得好好護著大師兄.現在輪到他來保護師兄了.

得去尋著師父.師父當時和他們一起墜下,離得該不會太遠.曉冬身上都濕透了,好在腰間包囊里的東西還都在,並沒有遺失.

他摸出最要緊的東西--回流山弟子都有的那面腰牌.

突然間來到天見城,他這面腰牌倒是還在身上,但是怕人看見露出破綻,又怕不小心遺失了,所以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現在取出來,是因為師父多半能憑這腰牌找到他.

不知道師父現在怎麼樣了……

曉冬把莫辰小心翼翼的托起來,又怕它再落入水中--這麼小小的一點,比條魚還顯得苗條,真掉進海里可就難找了.

想了想,曉冬想把大師兄,嗯,揣進懷里頭.

這樣總算可以保險一些.

可是莫辰似乎並不樂意曉冬這樣安排,它的動作十分靈活,抓著曉冬的衣裳向上攀援,眨眼間停在了曉冬的肩膀上頭,挨著他的脖頸,似乎是覺得這個位置不錯,視野好,就在這兒盤身臥下.

曉冬只覺得脖頸處涼冰冰的.他大氣都不敢喘了,生怕力氣稍大一些,就會害得大師兄立足不穩,從他肩膀上滑下去.

"不知道師父怎麼樣了……"

從曉冬拜師以來,師父就從來沒有象這次一樣虛弱過,由不得曉冬不擔心.從那麼高的地方摔落,師父會不會受傷?

還有,雁夫人和萬先生,城塌了,他們又身在何方?可有平安脫險嗎?

曉冬身上濕透了,再被海風一吹,透心的涼.可是胸腔里面卻象是有一把悶火,燒得他焦灼難安.

不過還好,他和大師兄沒有分開.

海浪打得梁木起伏不定,曉冬抬起頭向上看.

偌大一座天見城,只怕已經全都崩塌陷落了.剛才他們曾經看到的那留有虛影的巨樹也不見蹤影.夜黑風高,曉冬隱約能聽到人聲,夾雜在風浪之中很不清楚.

上篇:第二百二十七章    下篇:第二百二十九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