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二十三章   
  
第二百二十三章

g,更新快,無彈窗,!

紀箏甩了一下銀鞭.

四周的人慌的往後退了一大截.

他們將她團團圍住,但眼下看起來,游刃有余的人是紀箏,被圍困的反倒成了他們一樣.

一開始,他們是沒把這個女子放在眼里的,其實連李複林他們都沒看上.天見城的這些人,大多數一輩子都不會出城一步,從出生到死,見過的外人沒准兒一個巴掌就數過來了.在他們看來,天見城是天下第一的,外面的的那些宗門,世家,沒有一個能與天見城相比.當然他們也聽說過一兩個大宗門,比如北府城他們肯定是知道,象天機山啊,還有少數幾個大宗門也是知道的.

回流山?誰聽說過?哦,掌門以前是那個大宗丹陽仙門的弟子?可丹陽仙門要有本事就不會被滅門了啊.

就沒有一個人覺得外來人有多厲害的.

李複林尚且不被他們放在眼中,更不要提隨他同來的道侶了.

道侶這回事兒,天見城也有,往往是一方依附另一方.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曆代的城主夫人了,那修為都低的讓人沒法兒說.這個李掌門帶來的道侶相貌格外出眾,按他們的想法,那修為肯定也是剛剛入門的水平,別說還有一位真人領著,就算他們這些弟子過去,也是手到擒來.

結果……

曹真人一個照面就被鞭子抽碎了.

抽!碎!了!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在這位紀真人面前,曹真人脆的就象一塊干泥巴,一鞭下去就抽的粉碎,血霧嘭一下子乍開來迸的到處都是,濺了身旁的人一身一臉.

曹真人有什麼想法……嗯,這個已經沒人能去問他了.不過被碎沫兒迸了一臉的人可是過了好一會兒才明白過來發生了什麼事.

他們亂糟糟的叫嚷,什麼邪魔歪道,妖女之類的.

這些稱呼一點兒都不新鮮,在紀箏過去的經曆中,已經記不清有多少次被人這麼稱呼.

起先她還覺得奇怪.

一樣是殺人,他們用劍殺,她用鞭子殺,這人左右不過一個死,為什麼他們殺人就是宏揚正氣,她殺人就成了邪魔詭道?這人已經是死了,是變成了尸首還是變成了肉泥有什麼區別嗎?又不會再活過來被殺二次.

後來她遇到的怪事越來越多,想不明白也就不去想了.李複林比其他人好,不討厭,但是他也和那些人一樣,做事說話全帶著許多的條條框框.紀箏行事不在他們的條規內,就被他們視為異端.

他們覺得紀箏無法無天,紀箏覺得他們都被那些無用的東西教傻了.人活著要那麼多規矩做什麼?

再後來,紀箏發現他們未必都會老老實實的守著規矩,只不過他們做惡都是偷偷的,表面上還是裝著守規矩的樣子,還總用規矩二字去限定別人.

天見城的這些人也不例外.

他們嘴上喊著要誅殺妖邪,可是紀箏進一步,他們就退兩步,那模樣哪象是要沖上來誅殺她的樣子?嘴里鼓噪得再凶也只是說說,盼著能有別人先沖上去,給自己掙得生機.

紀箏對這些廢物沒半點兒興趣,她手腕一翻,長鞭卷住了一個弟子的脖子,直直把人拖到了自己手邊:"李複林在哪里?"

那弟子根本沒聽見她說什麼,他連自己怎麼忽然雙腳離地,被這個女魔頭給擄 了都不知道,只是眼前一花,脖子一緊,眼前就直直對上了紀箏的臉.

他根本沒聽到見紀箏說什麼,只嚇得眼睛圓凸,魂飛魄散.紀箏眼看著他兩眼翻白腦袋一歪,竟然就這麼暈了過去.

她懶得費勁弄死他,鞭子一收,這個暈厥過去的弟子直挺挺倒了下去,腦袋重重磕在石階上.

這一下當然磕不死人,但是剩下的其他人可不知道他死沒死.料想著他必然不能活命.

連曹真人都成了……成了那般模樣,他們這些人哪一個會是這妖女的對手?還是先回去報訊!對,回去報信兒,讓掌堂真人,讓長老們過來親自對付這妖女!

紀箏眼看著他們發一聲喊,回頭就跑.

這一跑就看出這些人根本心不齊,這各跑各的,根本顧不上一旁同門的死活.

這個天見城看著很大,結果就象李複林以前說的那句話.

什麼金玉其外,敗絮其內.

虧她之前還覺得這座城這麼大,或許這里的人也很厲害.

想在紀箏手下逃掉當然沒那麼容易,重新再抓了一個人來問,這人倒沒沒有當場嚇暈,但是他也沒能給紀箏提供答案.

不是他骨頭特別硬,強頂著不開口,而是伍長老行事他這麼個跑腿打雜的小弟子哪里知道?

這個戰戰兢兢的小弟子本以為自己死定了,被甩出去的時候牙一咬心一橫,心中卻不自覺的想起了很久以前去外城的時候,那個給他倒茶的圓臉姑娘.

結果他只是臉朝下摔在了一堆雜物里頭.活動一下脖子再動了動胳膊和腿,他這才發現自己沒死!手腳俱全能動彈,撿了一條小命回來.

這個弟子跌跌撞撞從雜物堆里爬出來,四下里一個人都沒有.內城的人有些被伍長老帶去了,剩下的應該還不少,不知道為什麼他現在站在這兒,卻象置身于一座空城,一個人都沒有,這世上好象只剩下了他孤零零的一個人.

他現在該怎麼辦?

回去?師父都不在,他回去了找誰?至于師兄弟們--也不知道他們現在是死是活.

這些日子城里亂紛紛的,很多消息傳的滿天飛,也難辨真假.但是有一件事是千真萬確不作假的.

那就是城里的靈氣,真的一日比一日更顯得稀薄,這些日子城里人心惶惶……

眼下他該何去何從?

從小就一直有人替他分派好了要走的路,要做的事.他什麼也不用自己想,只要聽話就行了.就這麼渾渾噩噩的,一直走到現在.

讓他自己思索判斷現在該去哪兒,該做什麼,他腦子里一團迷糊.

這個撿了一條小命的天見城弟子認了認方向,拖著受傷的腿往前走.

如果這情形讓人看見,就會發現他去的是外城的方向.

直覺告訴他,他絕不是剛剛那個妖女的對手,再聽命過去阻攔她只能是死路一條.

他不想死,更不想白白送死.他一直想回一趟家,他的家在外城,母親三年前死了,父親也已經老邁,孤零零的一個人生活著.之前他一直掛念,可是除了讓人捎口信,卻沒辦法出城去探望.

父親現在還好嗎?他一個人從白天到晚上待在空屋子里,日子是怎麼過的?

紀箏問到第四個人的時候才問到了伍長老的去向,那人所知不多,但是紀箏是個在迷城陣法中被困了幾十年的人,那麼長時間里,她就被困迷城下的祭壇之中.天見城的陣法當然與西域不同,但是道理相通.

先前還有人攔阻她,後來的人根本沒膽子往上湊,紀箏這一路過來算是暢通無阻.

分別時她把銅環交給了李複林,告訴他可以在危急時防身用.

李複林當時不肯要,還對她說,讓她找機會先走,離開天見城.

紀箏根本不搭理他.

如果她到這兒來就是為了遇著危急關頭自己先逃,那她何必過來呢?

單以修為來說,伍長老的修為絕不比萬先生差.

但動起手來卻不是純看修為.

伍長老這麼些年來一直養尊處優,和人動手的機會很少.他身上的法器寶貝倒是不少,可是因為少了臨敵對戰的經驗,用起來不那麼得心應手.

萬先生就不一樣了,這人機警老練,簡直後腦勺都象長了眼睛一樣.和伍長老從一開始動手就是游斗,伍長老從到尾就沒有真的傷著他,他卻游刃有余,一邊閃躲一邊抽冷子給伍長老來兩下狠招.兩人這麼纏斗了半晌,伍長老居然沒占著便宜,自己真元倒是損耗了不少,肺都要氣炸了.

萬先生也是有苦自己知.他這會兒真元都快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不過是勉力周旋,還要分神看顧莫辰和曉冬那邊的情形.

曉冬一直沒有動彈,看著生死不知,萬先生心里越發沒底.

而祭壇那邊越發透出一股邪氣,上頭那光亮越來越盛,看起來簡直象是灼燒的火焰,陣法外頭的人根本無法靠近,只要稍稍挨近了那麼一點兒,就會被那光亮一下子吞沒,連一點兒聲息都沒有.

就算看不見陣法里的情形,也知道這些人必定凶多吉少.

那麼,雁夫人呢?還有李複林……他們身陷陣中,現在到底是生是死?

而在陣中的兩個人,這會兒也是強弩之末了.

雁夫人若論修為,比不上李複林.現在祭壇上只剩下了三排石磚,她的身形搖搖欲墜了,到現在不過是在咬牙苦撐.

李複林情形比她稍好一些,可也好的有限.他遙遙望了一眼相隔數丈的雁夫人,揚起手拋了一個瓶子過去.

雁夫人險些沒有接住.她不能挪動腳步,一挪動就會踩到其他石磚上頭,那可就要前功盡棄了.眼前著瓶子擦過指尖朝一旁落下,雁夫人急急伸手,長袖抖開來把藥瓶兜住了.

藥瓶里裝著一粒丹藥,聞著有一股苦香.

雁夫人把藥倒出來一仰頭就咽了下去.

她毫不懷疑李複林會給她毒藥.兩人現在是一根藤上的螞蚱,死了一個,另一個無法破陣也只會死在陣中.

更何況這個人的品性讓人信得過.

上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下篇:第二百二十四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