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二十一章   
  
第二百二十一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可他……"明明已經死了,還葬了.

不過莫辰相信曉冬的話.就算別的事情能弄錯,曉冬也不會弄錯從小撫養自己長大的親人.

他說是,那必定就是.

曉冬自己自言自語似的問:"叔叔他不是死了麼?"可是那身形,那雖然已經大變卻依然有一絲熟悉的口音,更不要說他聽到了的咳嗽聲.

如果說這些相似全是巧合……可曉冬想,世上沒有那麼多巧合,即使有,也不會全落在一個人身上.

莫辰沒有懷疑曉冬.

既然站定云冽沒死,萬先生就是云冽這件事,那麼反推回去,就容易了.

修士假死的方法實在太多了,認真說起來幾個時辰都說不完.

之前只是沒人想到云冽會假死,從來沒往這邊想過.

現在想來,云冽當時上回流山托孤,然後假死,就讓回流山的人把他葬了.他就是為了讓曉冬留在回流山上.然後他自己怎麼都能脫身.回流山的陣法是沒有令牌不能入山門的,但是出去並不在此例.他假死之後,隨便找個機會神不知鬼不覺的就能溜下山去,不會有人察覺.

如果莫辰是個局外人,他還得誇云冽,或是說,誇萬先生一句,此計甚妙.

可是處在回流山首徒,曉冬的師兄這位置,莫辰現在對這萬先生是一分好感也沒有了.

師父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多珍視朋友,多願意相信這人,可這個人結結實實騙了他.想想回流山那個墳塚,讓師父多麼傷懷,這簡直太過諷刺了.

還有曉冬.

自小只有一個親人,然而這人也拋下他去了.莫辰雖然沒有親眼看見曉冬上山時候的情形,但是他回來的時候,曉冬病的不醒人事,昏昏沉沉的,那種生無可戀的模樣讓莫辰第一眼看到他就覺得心疼.

如果那時候他沒及時趕回山呢?師父也不在,曉冬那樣高熱不退,一大半的病倒在心里,姜樊他們治不了,曉冬會不會就此一病不起?

這些,云冽都想過嗎?

或許他當時是有迫不得已的理由,只能將曉冬扔下.但是假死這一招,也實在是……

人的心不是泥捏的,想捏扁就捏扁,想搓圓就搓圓,更不可能想要的時候撿起來拍一拍,不想要的時候就丟在地上用腳踩.

"剛才你醒來之前他就溜了……"

看來他是心虛.

如果他問心無愧,有什麼好心虛的?又何必要躲著曉冬呢?

"我們現在,在……"

"在天見城的祭壇."看著曉冬精神還好,他要說多少話莫辰都陪著他說:"應該是在天見城下面."

曉冬不用細看就知道,這是夢中他來過的地方.

當然,這和在夢中的時候也不大一樣.在夢里的時候,不管往哪個方向看,仿佛都是一團濃霧.他在霧中不停的兜著圈子,找不到出口, 分辨不出方向.

現在看起來,這里當然沒有那麼大,也不象迷宮一樣.但是那種壓抑,死寂的感覺,還是一模一樣.

"師父呢?"

莫辰發現曉冬說話有些吃力,他把曉冬托起來,讓他靠在自己身上,一手輕輕貼在背上替他順氣:"師父和雁夫人去下面祭壇了,我們在這里等消息."

曉冬胸口煩悶難受,有一種想吐又吐不出來的感覺.

他可能有很長時間沒有進食了,具體多久,曉冬判斷不出來.

可他不覺得餓.

等待的時間相當難熬,曉冬試著和莫辰說,他施針的時候曉冬覺得舒服一些,莫辰取出他那套針--在亂中失落了幾根,但剩下的還夠用.

"當時是什麼感覺?"莫辰問得很細,然後將金針逐一刺入曉冬的經脈竅穴處.

胸口那種堵塞窒悶的感覺好了許多.

莫辰待了片刻,將金針一一取下.

後頭有人快步過來,是萬先生.

他比剛才匆忙離開時還顯得狼狽,頭發被削掉了一大片,剩下的披散著,臉上濺了不知道是誰的血.

"走!"

他只來及說了這麼一句話,莫辰二話不說將曉冬重新背起,迅速跟上他的步伐.

現在不是追究舊事的時候.

這種生死關頭再苦苦追問他"當年你為什麼假死""為什麼欺瞞耍弄旁人"沒有什麼意思.他肯定是有苦衷的,若無原因,他何必帶著曉冬到處漂泊?也沒有必要在李複林面前演一出"重傷難愈,臨死拖孤"的大戲.

眼下的事,是先保住性命.

先前跟著他們一路的人,到現在已經一個不剩了,眼下只有一個萬先生在前引路.

其他人去了哪兒?根本不必多此一問.

他們大概都死了.

曉冬的頭枕在大師兄肩膀上,他朝前望,還可以看見萬先生隱約的背影.

是他,曉冬確定自己沒有認錯.

知道他還活著,除了一開始的難以置信和震驚,曉冬並沒有覺得太歡喜.

經曆了那麼多事,曉冬實在是歡喜不起來了.

只是……有一種釋然的感覺.

知道他沒有死,依舊還活在這上,曉冬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心頭輕松了許多.

有人在身後追趕他們,莫辰的長劍也已出鞘.萬先生護著他們一直朝祭壇方向退卻.

這種場合下,敵眾我寡,即使萬先生和莫辰兩人都比對面大多數人要高明,也很難保證能敵得過這麼多人的圍攻.

但對面的人也不敢放開來下殺手.

他們也投鼠忌器.

畢竟對面有真正的少主,天見城還需要他來祭祀,如果在亂中他就被殺,死人雖然也能用,可畢竟差了一截,能活擒他們還是想要活著擒下曉冬的.

那些人死死盯著莫辰背上背著的人.

算年紀,看身形,那都是一個應該十余歲的少年.

伍長老親自帶人追趕,看到曉冬的身形,他目光格外灼熱.

解家人丁凋落,目前還在世上的解家嫡傳血脈,只有這麼一人了.

無論如何也要把他搶過來.

伍長老相信自己不會辦不到.

他們才有幾個人?

一個勢單力孤,死了丈夫之後變得陰陽怪氣的雁夫人.一個當年曾經驚才絕豔,過後卻泯然與眾人的李複林,還有其他人就更算不得什麼了,伍長老根本不把他們看在眼中.

天見城不會就這麼垮下去,今天的事成,天見城肯定還能再延續個幾十年……至少十來年是會有的.

而十來年後上哪兒再去找一個解家人來祭城,這事伍長老眼下不去想.

火燒眉毛了,只能且顧眼下.將來的事,將來再去操心吧.

這麼大的動靜,李複林和雁夫人當然不會聽不見.

可是他們現在且顧不上.

祭壇的陣法格外複雜,他們兩個人又都不是破陣解陣的行家.李複林好歹算是見多識廣,而雁夫人則勝在她是城主夫人,城里所有的典籍秘本對她來說都是想看就看,她也從過世的丈夫身上得知了一些祭壇的秘密.

因為這些優勢,她和李複林才能破開外圍陣眼,眼看就要將祭壇外的陣法破解開來.

然而最中間的核心部分是最難的.

當初布陣的人真是個鬼才,一環扣一環的陣眼讓人不得不歎服.

李複林與雁夫人交替向前,地下的石板上有著難以看清的,不同的花紋.同樣花紋的石板並不全是陣眼.即使找准了陣眼,如果兩個人不能一起踩上去從而破陣,一樣會前功盡棄,陣中的兩個人也只會非死即傷.

他們現在無暇他顧,甚至不能有一絲分心.

曉冬迷迷糊糊的看到了前方不遠處的祭壇.

越接近這里,曉冬就覺得胸口越難受.

果然象雁夫人說的那樣,這祭壇就是克他的……

他們能逃出一條命嗎?

曉冬不知道.

可能他們今天會一起死在這里.

也可能……他們真能活著出去.

不論結果為何,曉冬發現自己一點兒都不害怕.

他胸口貼著大師兄的脊背,一絲縫隙也沒有.曉冬能感到自己心在一下又一下的跳動著.大師兄肯定也感覺得到.

"師父就在前面."

曉冬看不清楚.

李複林和雁夫人的身形都被紅色的光華籠罩著,即使離得近,只怕也只能隱隱約約看到一點影子,更何況他們離的要遠一些,從這兒望去,除了祭壇上閃爍的流光之外,別的就看不見什麼了.

伍長老遠遠也看見了,關于祭壇,那可是一絲一毫都馬虎不得.一看到有人在試圖破陣,伍長老聲音腔調都有些變了.

"給我殺了他們!"

祭壇絕對不能有失!

天見城也絕不能就這麼毀于一旦.

果然最毒婦人心,這樣的損招一般男人可想不出來,這是要給他們來招釜底抽薪啊!祭壇一旦被毀,天見城只怕半時也就跟著毀了.

而且陣法哪里是那麼簡單的?

伍長老一身令下,許多人飛身而起,身形化為劍光,紛紛向祭壇撲去.可是這陣法奇詭複雜遠超過眾人想象.

這些人投入了陣法的紅光之中,就象泥丸落進了水里,一點聲息也沒有.

伍長老心頭一顫,又示意人向前.

這個地方沒事伍長老也不會來.上次來時,還是上任城主以身祭城之時.對祭壇上的陣法,伍長老懂的並不算太多.

上篇:第二百二十章    下篇:第二百二十二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