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一十七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曉冬清醒了沒有多少時間又陷入昏睡.

莫辰摸了一下他的額頭,和剛才一樣,都是冷汗,又潮,又冷.

冷的象一塊石頭一樣.

曉冬第一次在他背上昏過去的時候,就是這情形.身體僵硬,體溫迅速降低,速度之快就好象人半他浸在了冰水里一樣.

尋常人是不可能體溫低成這樣的.

當時如果能立刻離城的話……

莫辰握著曉冬的手,持續的將真元輸進去.

但是不管他輸進去多少,都如同泥牛入海,沒有一點兒作用.

就好象是一個無底洞……

曉冬的身體就象一個無底深淵,剛才他醒來時莫辰給他喂的那杯茶並不是普通的茶水,里面放了他隨身帶來的一枚丹藥.

這是他無意中得來的,自己曾經吃過一顆,當時真元耗竭,身受重傷,這丹藥可以說是救了他一條命.

但是……

曉冬喝下去之後,也只有那麼一會兒功夫顯得有氣力,雁夫人走了之後,他只和莫辰說了幾句話.

一句是,我覺得萬先生有些象我叔叔,不知道他們認不認得,有機會或許可以問問倔.

第二句是,不知道師父現在在城里什麼地方?真怕他被天見城的人算計了.

莫辰眼睜睜的看著曉冬的話尾音未落,他的眼神就開始發飄,下一刻就一頭栽倒在榻上,莫辰伸手去撈,曉冬身體輕的象片被風從枝頭吹落的樹葉子,一點份量也沒有.

他就在莫辰的面前,身體從溫熱迅速變成了冰冷,就象有一個看不見的怪物將他的精神,真元和熱量全都吸走了一樣.

雁夫人不知什麼時候走了過來,站在屏風邊.

莫辰沒有轉頭,輕聲問:"夫人,他這樣情形,是同天見城有關嗎?"

雖然彼此還很陌生,雁夫人也能看得出來莫辰對這個師弟有多看重.這對師兄弟的感情,怕是一般的親兄弟都比小.

"是."雁夫人點頭承認.

有些事情她一直不讓自己再去想起.那些讓人心寒絕望的,撕心裂肺的過往.

她剛到天見城的時候,也就和曉冬差不多年紀.那時候她對這座城有多憧憬,現在就有多痛恨.

"這兒離天空那麼近……"近的那些云朵好象就浮在屋頂,伸直手,就能抓住一朵.

那時候他說了什麼?

她不記得了.

他轉過頭對她笑,那笑容比陽光還要耀眼,她一下子就忘了所有的言語和念頭,心怦怦直跳,耳朵什麼聲音都聽不到了.

她猜那時候她臉紅了.

其實許多事情一開始就有了征兆,只是那時候她一心沉浸在甜蜜之中,兩只眼里什麼都看不見.

她說:"這兒象仙境一樣."

他搖了搖頭:"這里不是仙境."稍頓了頓,又說:"這世上哪里才能有仙境呢?"

雁夫人後來曾經無數次回想起當日的情形.也許是她心中的悲傷影響了回憶的真實,他臉上的笑容變得不再燦爛耀眼,而是一次比一次顯得黯淡,一次比一次顯得苦澀.

連那時候簡簡單單的幾句對話,現在聽來也是意味深長,充滿了不詳的預兆.

這不是她想得太多,而是……

他早就知道,自己注定的結局.

從他還沒出生的時候,他將來的死局就已經注定了.

所以……

他當初是用什麼樣的心情,看著她歡呼雀躍,無憂無慮的?

崔夫人每當想起這個,心就象被活生生撕裂成兩半,痛得她氣都喘不上來.

如果她一開始就知道……她一定要加倍的對他好,加倍的愛他,讓他沒有一點兒遺憾,讓他……

讓他過得至少,能輕松一點,快活一點.

"離開天見城,只有這一個辦法能救他."雁夫人輕聲說:"不能再耽誤了,今天夜里無論如何你們都要走.離開這里……他才能活下去."

當時她也求他走,她可以留下來代替他.

"傻姑娘."他冷冰冰的手指輕輕撫過她的臉龐:"你替不了我,這世上也沒有誰能替我,這是解家欠下的債,子子孫孫都還不盡……"

"我帶你走,咱們遠走高飛,再也不回來了……你會活下去的,咱們一塊兒活下去……"

"那天見城怎麼辦呢……"

"可是這城總有一天會毀滅,不是現在,將來也一定會毀,世上哪有永生不滅的東西?"

"至少……不能讓他毀在我手里……我在這里出生,在這里長大,這里的一草一木,還有每一個人,他們都仰仗我,信賴我,我不能就這樣拋下他們."

"那我呢?那你要拋下我嗎?"

也許從那一刻起,她就想讓這座城快些毀滅,盼著那一天快點兒到來.

她的手輕輕覆在曉冬的額頭上.

"天見城的人自詡比其他人都幸運,可是天見城的第一代城主就是橫死的,就在這座城建起來之後,他沒能夠如願飛升,反而走火入魔,爆體而亡,留下來半本殘缺不全的心法功訣.後來的城主,沒有一個能活到壽終正寢,一個一個全都不得好死.這是解家當初為了天見城欠下的因果,世世代代無法擺脫.漸漸的,他們的力量也越來越弱了,需要經年累月花費大量的真元去維持天見城繼續存在.有一位城主死後,尸骨就鎮在了城基處,用這樣獻祭換取城基穩固.後來的城主們也就一代一代的這樣做……"雁夫人象是自言自語一樣說:"這也有效果,但是能維持的時間越來越短了.八十年?五十年?到現在,連十年都維持不了了……維持這一切有什麼意義?"

她問了這麼一句,但其實她不需要任何人來回答她,

她心中早就有答案.

"維持這一切有什麼意義?為了死物,用那麼多活生生的人性命往里填……"

"這座城,當時是怎麼建起來的?"

雁夫人轉過頭看了他一眼:"當時我也問過這個問題.他對我說,第一代城主是個非常,非常傑出的人,他天資聰慧,根骨絕佳,別人想不到的事情他能想,別人不敢做的事他敢做……他對前路,對大道的追尋永無止盡……"

"可這麼一個人,偏偏認識了另一個比他更優秀的人,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超越對方,好勝心一旦走偏,妒恨之下,人比一切妖魔鬼怪都更可怕……這座城能建起來,能懸浮在空中,是因為它的城基."

城基?

雁夫人看莫辰的神情,就知道這也是個聰明人,很聰明.

他能明白她話中的未了之意.

天見城的城基,從一開始就染滿了不詳的血色.大概無辜被摯友背叛並殘害的那個人,他一直怨念不散,看不見的詛咒一直籠罩在這座城上.

也許,直到解家最後的血脈也在這世上斷絕,直到這座一開始就建立在殺戮上的城池消失,這詛咒才會消散.

那些祖祖輩輩在天見城中生活的人知道這座城誕生在什麼樣的基石上嗎?

"所以他說,這是解家欠的孽債,須得一代一代人不停的償還.可要是這座城不複存在了呢?那這種一代代的獻祭也該停止了吧?"

"陳敬之會逃走,是不是他已經知道了這個秘密?"

"也許吧."雁夫人對這個人並不關心:"他來了一段時日之後,我發現他母親應該原來是天見城的人,知道不少天見城的事,他為了冒充也下了不少功夫,或許打聽出來了也不奇怪."

"他如果逃不出去……那以他的性格,會不會以曉冬的身份做籌碼,換取自己活命?"

莫辰對陳敬之的卑劣狡詐完全不會低估,在他看來,陳敬之絕對干得出來,而且說不定已經在干了.

雁夫人神情肅然,但她還沒開口,外面有人通報,說馬長老和錢長老來了,還有那位前來做客的李真人,說是想來拜見夫人.

莫辰微微一驚.

師父來了?

可是師父恰在這個時候過來,很難說是不是伍長老等人設下的局.

"知道了."雁夫人站起身來,隨手整理了一下發鬢,囑咐了莫辰一句:"你照顧好他,這閣樓有陣法相護,外人不可能上來."

莫辰的目光移到曉冬臉上.

曉冬臉色蒼白,嘴辰緊閉.不知道是不是身上太難受,還是他又在夢里看見了什麼,他的眉頭是皺著的.

莫辰將他的手握在自己掌中,將他蜷曲無力的手指一根根慢慢的捋直.

這是他熟悉的一雙手,上面帶著練劍的薄繭,指頭瘦瘦的,但是手指長,是雙很適合握劍的手.

下面廳堂里,雁夫人已經讓人請客人進來了.

莫辰守在閣樓上,注視著下面廳堂里的情形.

先進來是曾經來過的馬長老,他臉色比上次來時好看些,不管笑容真假,總之比上次一張拉長的臉顯得和氣些.

他身後進來的人穿著一身藍底白邊的道袍,頭發上只簡單綰了一根白玉竹節簪,步履輕捷,意態灑然不群.

這人莫辰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

果然是師父,不是旁的什麼人冒充的.

上篇:第二百一十六章    下篇:第二百一十八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