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一十六章   
  
第二百一十六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因為師父的關系,王夢忱對這件事情知道的比旁人要多一些.

他知道天見城這些年來每況愈下,異相頻生,都是因為上任城主去後,少主意外失蹤的緣故.

這件事別說外城的人不知道,就算是內城,也有許多人根本不知道.對他們來說,城主,夫人,少主離他們太過遙遠,他們每天都有許多事情做,修行要忙,還有雜務,哪里有心思去多想.

而少主回來,滿打滿算也有一年了.剛一開始的時候王夢忱還高興過,覺得這下大家終于可以放心了.

可是城中的景況不但沒有好轉,甚至越來越惡化了.

王夢忱深知道這件事事關重大,一個搞不好會要小命,可他還是私下里偷偷問過師父,是不是少主……有什麼不妥?

他很想問的是,這位少主,是真的嗎?

師父當時只說,信物確實沒錯,對城中的事情他知道的也不少.

可師父卻沒有明明白白的說一句,少主的身份板上釘釘確鑿無疑.

王夢忱了解師父的性子.

這麼說來,師父也對這件事情很信不過.

兩個月前師父就離開了天見城,明面上的理由是去外面尋找一些靈礦和藥材,天見城雖然是一處得天獨厚的福地,但畢竟不是真正的仙家之地,大家的吃喝穿用,靈石丹藥,這些都不會從天上掉下來,都要從外面采買得來.

但師父這次出去還另有目的.

這位尋回來的少主可能是冒牌貨,但信物卻是真的,所以他身上一定有關于真正少主的線索.

師父出去還沒有回來,可是現在這線索卻自動送到王夢忱手里來了.

說起來遷善堂這位掌堂真人也著實是運氣不好,他先是順著陳敬之身上帶的一些破綻查到了西北的陳家,然後又輾轉得到了回流山這線索.可等他趕到回流山時,回流山早就人去屋空,護山大陣正是運行到緊要關頭,宋真人險些身陷陣中被困.最後他雖然是逃出來了,可是卻吃了大虧,整個人狼狽不堪,不得不就地停下來休整.

回流山的這些人動向並不難打聽,山下小鎮上就有以前在山上做過事的人,這些人嘴里或多或少都會有些消息流傳出來.

所以宋真人得到的消息是,回流山師徒一行人去李掌門的老家了,大概得待個一年半載的,也說不定會待個三年五載.

這下宋真人都快吐血了.他這已經輾轉了幾處地方了,難道還要往極北之地再跑一趟?

因為波折不斷,所以他行程被一再耽誤,倒是打聽出了一些關于陳敬之的事.

宋真人能斷定,陳敬之就是陳家現在現任家主的嫡長子,為繼母所不容,投入回流山,後來又不知所蹤.

這個人,與現在天見城的"少主",應該就是同一個人.

不過這些人大多數不知道知道陳敬之叛門私逃的事,山上的事情也只能說個囫圇大概,無非是李真人多麼厲害啊,莫公子也很厲害啊,他們這個小鎮就在回流山下,可是沾了他們不少光呢,年年風調雨順的,也沒有什麼盜賊宵小,惡吏匪兵來騷擾,家家都算是太平殷實了,這里著實是塊好地方,以後也會越來越興旺發達.

宋真人對這個不感興趣,他只想打聽人,還著重問了山上有沒有十幾歲的少年弟子,那些人也告訴了他.

其中就提到了李掌門又收了一個十幾歲的親傳弟子,姓云,聽說是李掌門的故人之後.

一聽到年紀,宋真人就留上心了.

他還想再打聽的更細些,可是曉冬來的時間不長,又很少下山,不比莫辰他們是從小在山上長大,鎮上的人對他們知道的當然要清楚一些.

對于師父的經曆,王夢忱當然不可能盡知,他但猜得出,師父此行並不順利.

要是喃利,師父縱然會多耽擱些時日,也當送個信兒回來.

握著那張紙條,王夢忱只覺得薄薄的紙條快有千鈞重.

他能猜得出這紙條誰讓人給他送來的.

不會是旁人,應該就是那位少主.

對方送個紙條來的目的王夢忱也猜得出來.

他眼見事情不妙,現在只怕想的是盡快脫身,而天見城的人又絕不會輕易放過他.在這種情況下,只要自己能順利抽身,出賣別人也是很自然的事.天見城的人要的是"少主",至于這個人是不是陳敬之一點兒都不重要,只要他們如願得到了想要的,陳敬之想從容脫身也就不難了.

王夢忱一點兒都不想同這個心機深沉的人合作,簡直無異于與虎謀皮.

但這人在紙條上寫的兩個條件也確確實實打動了他.

于私,他想救師弟,想維持遷善堂不被人踐踏打壓.有這個消息,他可以與伍長老商量,讓他把師弟們放了.

于公,天見城眼見著已經到了搖搖欲墜的緊要關頭,他也是天見城的一分子,且祖祖輩輩都生活在城中,這兒的人有他的親人,有師父,有一眾同門,他絕不想見著自己出生長大,安身立命的地方真的毀于一旦.

這是他,也是天見城里所有人最深也最重的恐懼.

也許旁的人會說,這兒沒了就搬遷,換一個地方也是一樣,哪里的水土不養人?

可是對天見城的人來說,城要是沒了,那就象天塌了一樣.

他沒人可以商議,因為伍長老出手太重,宋真人又不在,很多人怕惹禍上身,主動對遷善堂疏離起來.

王夢忱把那字條密密收好,他並不急著去尋寫字條,送字條的人.

雖然兩邊都焦急,但是他在明對方在暗,而且現在全城都在嚴搜,伍長老行事一向不給人留余地,對方比他更急.

他一定還會再來找他.

他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心里卻在暗算盤算此事.

看字條上寫的話,那位真正的少主應該還活著.

這真是一件蹊蹺事.

按說要冒名頂替,若怕被人揭穿的話,最保險的辦法當然是除掉那個被頂替的人,這樣一來被揭穿的風險就減小了許多.

以這人行事,心計來看,他不應該會犯這樣的錯.

那……也有可能是沒來得及,或者是想殺但沒殺成吧.

外面有個弟子進--輕聲說:"王師兄."

王夢忱抬起下巴,示意有話就說.

"城中來了一位客人,兩位長老都去相迎了."

王夢忱一怔:"來了客人?"

這個節骨眼上來了什麼人?長老們怎麼還會放人進城?而且出動兩位長老前去相迎?

"是什麼人?"

"聽說只是一個小宗派的掌門,叫……"回流山這名字實在太過于陌生冷僻,那個弟子當時聽得匆忙,也沒有聽得太清楚,現在想不起來,只好改口說:"聽說姓李."

"是個什麼樣子?"

"我急著回來報信兒,于師弟還在那里看著呢."

于師弟不多時也回來了,有些遺憾的說:"是個人物!要只論長相氣度,咱們城里頭長老真人們都比不上他.還有一位道侶,那個女子……"

想到要形容那個紅衫黑裙的女子的模樣,這個年紀也不算大的年輕人不自禁的打個了冷戰.

那個女子給人的感覺……就象一把刀,那麼鋒銳無倫,似乎只要碰上,不,不用碰上,只要稍微接近,就會被其所傷.今天風大,吹著她飄擺的紅衫長袖,就象一團躍動的火.可是這團火里裹著人,比冰還要冷,還要堅硬.

被這兩人的風彩所攝,于師弟滿心滿眼里都被他們的身影擠占,可要讓他形容一下,他偏又說不上來.

"那他們是為什麼而來,這事打聽著了嗎?"

于師弟小聲說:"我只聽說,對方不是一般來做客的,好象是為了什麼事上門來找個說法."

天見城一向行事霸道,這種上門來找說法的,兩人還都是頭一次聽說.

"他是什麼來曆,你聽說了嗎?"

這個于師弟倒是聽見了.

"說是一個叫回流山的小門派,這位李真人是掌門,同來的那個女子姓紀,是他的道侶."

平時來客人就少,這次客人來的就更不尋貧困戶,偏偏在這個時候……明明城里是多事之秋,長老們完全可以將人拒之門外,為什麼又放人進來,還要親自去迎?

難道此人與眼下的困局有關系?

一旁一個女弟子向王夢忱打聽:"王師兄,黃芪,柴胡他們兩人可還好?"

他們倆的情形,怎麼也說不上一個好字.可王夢忱看其他人也支起耳朵也在傾聽的樣子,實話在這時候說出來顯得多麼不合時宜.

"暫時還好,現在城里有事,長老們一時也顧不上這些.再等個幾天,師父也該回來了."

大家都不太明顯的松了口氣.

王夢忱卻並不樂觀.

師父在外頭可安康?會不會出什麼事了,這才一去數月不歸?要等師父回來了給他們討還公道,只怕黃芪他們撐不到那時候了.

一定要早些下手,把他們救上來.

王夢忱揮揮手,那些圍著他的弟子就知趣的都散開了.

上篇:第二百一十五章    下篇:第二百一十七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