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一十二章 生變   
  
第二百一十二章 生變

g,更新快,無彈窗,!

這話讓萬先生腳步微微一頓,隨即又往前走.

他沒回答這個問題.

那這位城主的死一定有蹊蹺.

萬先生催促了一句:"快些,遲則生變."

莫辰的心弦一顫,果然跟著加快了步子.

雖然雁夫人,萬先生,莫辰之前與他們並不相識.但是在這一刻,莫辰懂得了雁夫人和萬先生的心情.

他們也希望曉冬能活下去,遠離天見城的重重疑云和危險,好好兒的活著.

曉冬上台階的時候腳下絆了一下.

已經入門煉氣,修為略有小成的他,本不該出這樣的錯.

莫辰托了他一把,立刻發現曉冬的臉色不太正常.

他臉上出了許多汗,臉色蒼白得象張紙一樣,一點兒血色也沒有.

剛才他沒出聲,莫辰以為他是心情激蕩複雜,心里亂.

可是現在看來曉冬的樣子不對.

"萬先生."

莫辰出聲問:"曉冬這是怎麼了?"

萬先生枯瘦的臉上仍然沒有表情,但眼中卻流露出一抹震驚與慌亂.

"背上他,我們快走."

莫辰來不及多問,將曉冬往背上一負,提氣跟在萬先生後頭.

曉冬有點迷迷糊糊的,剛才他心里琢磨著一件事,可是就象有一層霧蓋在面前,讓他始終隔了一層,怎麼也想不明白.

這會兒在師兄背上,曉冬緩了品氣,心里一暖.

剛才萬先生催促莫辰的時候,曉冬聽見了他的聲音.

這聲音一定聽過……

是在哪兒聽過呢?

他伏在莫辰背上,眼睛費力的睜開一條縫,看著前面萬先生的背影.

這背影,也依稀有些熟悉.

真奇怪,他認識的人不多,從前一直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能讓他覺得熟悉的人就更少了.

剛才萬先生說,快走,遲則生變.

快走……

莫辰感覺到曉冬在背上動了一下,他怕曉冬滑下去,忙將他托得更緊了些.

就在這時他聽到曉冬模模糊糊的喊了一聲:"叔叔……"

莫辰起先以為自己聽錯了.

後來他才明白過來,曉冬那含糊如夢囈的兩個字確實是叔叔.

怎麼會在這時候想起云前輩?

電光火石之間,有一條線把莫辰並不相連的兩片記憶串到了一起.

曉冬不是云家人,云冽當初會撫養曉冬,帶著他居無定所,四處為家,一定是有什麼特殊理由.

云冽八成知道曉冬真正的身世,並且一直在替他隱瞞,保護著他象一個單純的普通的孩子一樣長大.

他與天見城,與雁夫人和萬先生一定關系匪淺.

曉冬還能迷迷糊糊看到一點周遭的景色.

這條路……他走過.

就是上次在夢里,跟在雁夫人身後.雖然是同一條路,但卻是相反方向.

曉冬說不上來現在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象一個篩子,四面漏風,氣力,精神……象流水一樣從身體里流淌失去,他從來沒覺得這麼累,這麼困過.

這樣不行……

曉冬雖然意識模糊.卻知道這樣下去不行.

他一定會衰竭至死的.

這是怎麼一回事?他是生了病?或者中了毒?

不……應該都不是.

生病的話,事先沒有征兆.

中毒……在大師兄身邊被保護得密不透風,怎麼會中毒呢?

這來曆不明的虛弱,會不會跟雁夫人趕他們離開有關?

視野中的一切都顯得模糊不清.

曉冬想告訴大師兄,這條路他走過.

一直走,就會到那個讓他感到恐懼的地方.那個仿佛沒有止盡的空間,永遠走不到頭的階梯……

曉冬本能的恐懼那個地方,他不想過去.

可是剛才他還能含糊的發出兩個字聲音,現在連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了.

對了,他想告訴大師兄一件事……

曉冬最後一線意識也沒有了.

四周全是黑暗,濃的象墨,沉的又象是石頭.曉冬感覺自己象是被壓在了一座山的下面,動彈不了,沉重無比,連聲音也發不出來.

從小在夢里他就常看到那棵樹.那棵樹不知道有多大,不知道有多高,也不知道它已經生長了多少年,樹干有那麼粗,樹葉有那麼密,連天都遮住了.

在樹下的時候他總覺得特別安心,溫暖,就象……在母親身邊一樣.

但這一次與之前都不一樣.

這樹,開花了.

雪白的花,開得繁盛而爛漫,就象是落了一樹的雪.

然後那花慢慢變做粉紅,紅色越來越深,最終成了如血一般的殷紅.

風一吹,花全飄了起來,紛紛揚揚,如同下了一場鮮紅的雪.

曉冬忽然間睜開了眼,一頭冷汗的驚醒過來.

花落之後,那棵樹就死去了.

那種慢慢凋零,死亡的感覺,就象他昏迷之前的感覺.

身體象個篩子一樣,大風一吹,風就從無數的孔洞中穿過,將他所有的精神氣力全都帶走了.

莫辰一直寸步不離的守著,看著曉冬醒來,他將一杯水端近:"喝了."

曉冬還沒完全清醒,有些渾渾噩噩的.莫辰讓他喝水,他就乖乖的把杯子接過來,咕咚咕咚把水喝了.

一連喝了兩杯,這會兒曉冬才發現自己是真渴.

"你剛才一直在流冷汗."在他還沒醒的時候莫辰就給他喂過兩次水.可是曉冬那會兒牙關緊閉,想把水喂下去實在不易,喂了兩杯,真能到肚里的可能只有四分之一.

曉冬摸了摸臉,使勁兒揉搓了幾下.

"師兄,這是哪兒?我們離開天見城了?"

"還沒有."

曉冬愣了一下.

不知道為什麼他並不覺得多意外.

也許他已經預見到自己不可能順順利利離開這里.

天見城和他之間的牽系比他自己以為的還要深.

"那咱們現在是在?"

"是在雁夫人的住處."

對,也是.現在在天見城也就能找著雁夫人暫時收留他們了.

曉冬恢複了些氣力,這才有精神打量他們現在待的地方.

很大,很空曠.

他躺的地方象是個閣樓,但這個閣樓未免太大了.四面只有欄杆支撐.這麼大的地方,只有曉冬躺的地方是張矮榻,遠遠靠牆的地方擺了一套矮桌,上面還有一套杯盞……

然後?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這一點也不象是個住人的地方,更不象是一個女子的居所.

曉冬雖然沒怎麼見過姑娘的香閨,但是雁夫人這里比寺廟都冷清,毫無人氣.

閣樓一面臨湖,還有一道瀑布從上方飛流而下,可能是有陣法的緣故,這麼大的水霧,卻沒有潮意吹進閣樓里來.

另一面則對著庭院,這片庭院地下鋪著整齊的白石,只零星的點綴了兩處花草.可這點花草非但沒給庭院增添顏色,反而愈發顯得孤零零的,讓人看著覺得格外冷清,淒涼.

是了,雁夫人其實是喪夫守寡的人,也許同這有關.

在曉冬打量這里的時候,莫辰已經替他把過脈,又以自己的真元助他調理內息."師兄,是不是我拖了後腿,咱們才沒能走成?"

莫辰搖了搖頭:"不是的.萬先生當時已經要領我進密道了,他說你暫時無妨,最好盡快離開天見城.但是中間出了點意外,所以又折返回來,暫時在雁夫人這里安身."

"出了意外?什麼意外?"

他們到天見城也就這麼兩天,可是這兩天里事情沒少出.

泉水干涸,井水異變,那個什麼伍長老借題發揮,狠狠打了遷善堂的臉面.黃芪,柴胡二人被處重型,很可能性命難保.

"遷善堂弟子去同伍長老理論,伍長老不肯讓步,還又揪著一個遷善堂弟子不放非要治他以下犯上,觸犯門規的罪.王夢忱不得已,向伍長老低頭服軟,行大禮賠罪,伍長老這才勉強松口."

這件事看來確實越鬧越大.

可這樣不足影響他們離開天見城吧?

"還有,天見城有人私逃,事發後連密道那里都不少人在看守了."

這才是讓他們沒走成的主要原因.

"私逃?"

這個詞簡直不可想象.

天見城里的這些人都以這座城為榮,在他們看來這兒就是人間仙境,離開這兒那就是生不如死.在這樣的地方,怎麼會有人願意私逃呢?

"那逃的是什麼人?已經逃出去了嗎?"

莫辰搖頭:"具體是什麼人我也不清楚,但是這個人肯定還在天見城中."

陣法開啟通行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事,密道也不是人人知道的.

莫辰只是在心里猜測.

他懷疑想私逃的這個人,會不會是陳敬之?

如果換成其他隨便哪個普通弟子,一來對方沒有私逃的理由.二來,逃走一個普通弟子,也犯不著這麼興師動眾的尋索,看樣子天見城里是全城封鎖了起來,陣法固然是關閉了,密道也不能通行.

莫辰頓了一下,說:"有人來了."

曉冬知道大師兄現在感知異常靈敏,只怕隔著數里地他都能聽出什麼不尋常的動靜.

說了這話之後沒有多久,果然有人來了.

曉冬從閣樓圍欄的縫隙里看到這個人穿過庭院,就朝他們現在待的這方向過來了.

這人不是萬先生,沒有見過.他沉著臉,步子又顯得很重,看著心情很不好,隨時會朝人撒氣發火的樣子.

上篇:第二百一十一章 謊言    下篇:第二百一十三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