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零七章   
  
第二百零七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去取水的人也很快回來了,拎著一只木桶,桶里裝了大概七,八分滿.看他那姿勢,不象提著水,倒象提著一個要命的怪物一樣,手盡可能的往外伸,離自己身體越遠越好.

"師兄,水取來了."

取來的井水看著清澈,聞著也沒有什麼異味,王夢忱又舀起一勺子水試了試,搖頭把木勺放下.

"這井水……不對."

按說,找了藥出問題的原因,知道這罪責不能落在遷善堂頭上,王夢忱是松了一口氣的.

可是,眼下的麻煩更大了.

看著兩個配藥的師弟露出慶幸的神情,王夢忱卻絲毫都輕松不起來.

他們慶幸著自己逃過一劫,這水出了問題,罪責總不會再落到他們頭上,即使有懲戒那也是小懲.

可王夢忱想的卻同他們不一樣.

沒錯,找出了原因,遷善堂是可以自這場禍事中逃身了,但是……

泉水,井水,接二連三的出問題,這事有多不尋常?想到師父臨行之前說的話,王夢忱心里泛起巨大的恐慌.

他不願意相信,可是眼前一切都和師父說的切合,令他不得不信.

天見城怎麼可能會消失?

這座城存在了那麼久,那麼多年,天見城里多少人祖祖輩輩都生活在這里.

在許多人的心里,天見城應該是從一早就有的,也會一直一直的這麼存在下去,不會有消亡的那一天.

"你們……先別出去,就在藥房後面歇著吧.這些天配的藥全整理出來,如果有送出去的趕緊去追回,只怕象清元散這樣變了藥性的還有.等明天一早我去跟伍長老解釋這件事……去吧,都去吧."他無力的揮了揮手.

可沒等人出門,王夢忱忽然說:"等等.這些天除了咱們還有誰從那井里取水了沒有?你們有沒有喝那井水?或是做別的什麼用過?"

幾個師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這事兒他們平時誰留心過?

"去一個人,先把井蓋起來,別讓人再去取水了,快去."

這事牽一發而動全身,接下來還不知道會出什麼亂子呢.

他不能去想,不敢去想.

可是見師弟們依言散去了,王夢忱只覺得心里沒有底,慌的厲害.

"李師弟."

莫辰停下來轉頭看他.

"我……我有些事情想同你請教,不知師弟你……"

"無妨,我也沒有睡意,王師兄要是有談興,過來一起品茶說話吧."

可說真的,誰還有品茶的心情?

王夢忱甚至看見水都覺得心里憋悶,只看了一眼就把臉扭開了.

"讓李師弟看笑話了,今天這事……"

莫辰打斷了他:"這事實在是事出突然,王師兄處置的很妥當了."

王夢忱擺擺手.

"你就別往我臉上貼金了.剛才要不是你提醒我,只怕我現在還摸不著頭緒在那兒奔忙.明日還得跟伍長老他們好生解釋,再把井水異變的事情稟報上去……以往遷善堂配藥都是用這水,只有一些特別的藥才會用另外收集來的水來配.雨水,雪水,露水也用,只是……"

想一想都讓人頭疼.

這口井水顯然是不能再用了.

那以後配藥再另尋一種水來用?一時半刻未必找得到那麼合用的,偏偏師父又不在,他一個人做不了這個主.

天見城里最近異變頻頻,泉水干涸,井水變質,接下來還會發生什麼?

這井水變質的原因又在哪里呢?無端端的一口用了多年的井水怎麼會突生異變了呢?這異變……

這異變倘若能讓天見城的水質都變糟了,那,還會不會有別的危害?

最讓他難以釋懷的,還是師父的話.

如果天見城真的一朝灰飛煙滅,他們這些人該怎麼辦?覆巢之下無完卵.

縱然能逃出性命,將來的路又在哪里?往何處去安身?

王夢忱在天見城這一輩的弟子當中算是拔尖兒的,板上釘釘的遷善堂下任掌堂.他從來沒出過天見城一步,對外頭的一切也不向往.

他已經算是天見城里少有的消息靈通且有遠見的人,其他人……比如剛剛才他那幾個師弟,只要事不關己就樂得不管不問,他們頭頂的天就只有巴掌這麼大,不要說將來,大概連明天的事情也不會去想.

這也不怪他們,天見城里多少年來都是這樣.

曉冬進了內室之後,王夢忱顯然比剛才顧慮少了些.雖然和這師兄弟兩個往日並沒有交情,但是王夢忱覺得他們兩個都是難得的有見識的人.

當然哪,書閣弟子能看到天見城的許多典籍,怕是有些長老們也不如他們懂得多.

王夢忱給莫辰斟上茶:"李師弟不用擔心,這茶不是用那井水烹煮的,想來喝了也不會有事."本來想說句調侃的話好讓兩人之間的氣氛不那麼凝重,可是王夢忱聲音發干發緊,聽著讓人一點兒都不覺得輕松.

他自己也發現了,這根本就弄巧成拙了.

他清清嗓子:"我想向李師弟打聽一件事."

"王師兄請說,只是我也未必能答得出來."

王夢忱心里忽然掠過一絲疑慮.

象面前的李辰這麼優秀的年輕弟子,怎麼過去他從來沒有見過,甚至也沒有聽說過呢?

可是這事他並沒深想,眼前巨大的危機已經占據了他的心神,至于沒有聽說過--書閣里有很多人和累月的與那些古書,典籍打交道,幾十年都可以不出門一步,同門不相識並不是誇大的玩笑話.

"李兄見識非一般人能及,我想問,李兄可曾聽說過葬劍谷這個地方?"

莫辰臉上沒有露出任何異樣的神色,就象王夢忱吐露的這個地名和他沒有任何關系一樣.

他淡然說:"有所耳聞."

王夢忱覺得領子有點太緊,勒著脖頸不適.他松了松了領子:"我聽說葬劍谷也是個傳承了千余年的大宗門,可是卻在一夕之間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一個活口逃出來……李師弟聽說過這件事情嗎?"

只怕沒有人比莫辰知道的更清楚了.

他只說:"我聽說谷主其實領著約摸近百弟子逃了出去,但是葬劍谷確實已經在這世上消失了,連一點痕跡都沒有留下."

他曾經去看見過的劍廬,那一片可能埋葬了他親人和祖先的墓地,落楓台……這些地方都已經不複存在,乾淨的就象世上從來沒有過這些地方.

"那葬劍谷,聽說也曾經是赫赫揚揚的,為何會落到這個地步呢?"

莫辰應答的更加輕松:"王師兄是個聰明人,這事你心里只怕也明白.這世上哪有什麼萬世不替的基業?滄海尚會變做桑田,高山也會裂為深谷,更何況葬劍谷本就是人建起來的,王師兄知道有什麼由人建成的基業能夠永世留存下去的?"

這話問得王夢忱也是一愣.

是啊,世上有什麼能夠永存不朽?往早了說,幾千年,上萬年前那些聲名赫赫的宗門,那些超凡入聖的劍客真人,有哪一個還能留存到現在?往近了說,誅魔之戰現在有很多年輕人不知道,在誅魔之戰中受波及被卷進去的那些人,那些名門大派,十不存一.

"王師兄不必太擔憂."莫辰反過來安慰他:"眼前局勢雖然撲朔迷離讓人看不清楚,可是咱們上面有各位真人,真人上面又有長老,再不濟不還有少城主嗎?"

"少城主?王夢忱一邊嘴角勾起,另一邊卻沒表情,整個人現在看來就是"皮笑肉不笑"的傳照:"就他……"

大概是覺得這話說出來不好,王夢忱又把話咽了回去.

但是從他剛才的口氣和神情,莫辰能夠看出很多東西.

陳敬之在天見城,並沒有看起來那麼風光.

王夢忱的態度可以說明很多事.

他是遷善堂安真人的首徒,他的態度差不多也就是安真人的態度,也是天見城里大多數人的態度.

"我們師兄弟一直待在書閣里,倒不太清楚這位少主的事--以前似乎也從來沒聽人提起."

"誰曉得."王夢忱壓低了聲音,反正他不說,莫辰明天問一問別人照樣能知道,還不如他做個順水人情,反正說的是天見城里幾乎人人知道的事,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

"當年于城主意外亡故,于夫人聽聞這個消息,驚懼動蕩之際產下一子,當天少城主就下落不明.這麼些來年一點兒消息也沒有,突然間就手執信物找上門來了.是誰撫養他長大,告知他身世?再說,誰曉得他是來認祖 歸宗,還是來打什麼旁的主意的……李師弟要是來日遇上他,就且避讓一時,不必認真計較."

莫辰微笑著點頭,只說:"既然已經查清楚清元散的問題在哪兒,明天我就不必一起去見伍長老了吧?"

"那當然不用了."王夢忱也有點不好意思.人家好端端的被他叫了來幫忙,又卷進清元散這樁事里頭,心里肯定會有所抱怨:"打擾了李師弟半天,你也早些歇息吧."

王夢忱心亂如麻,腦子里被亂七八糟的東西全塞滿了,根本靜不下心來.

若是平時這個時候,他可能會取一粒與清元散差不多的丹藥來服下.

可一想到那兩只死相慘烈的禽鳥,他立馬熄了服藥的念頭.

這藥還是不吃的好.

也不知道師弟們整理藥房,還會不會有別的藥出問題.

上篇:第二百零六章    下篇:第二百零八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