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零五章   
  
第二百零五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還不至于."莫辰說:"世上可沒有兩條完全相同的靈脈,葬劍谷那里之所以會靈脈反噬,山崩地陷,是因為葬劍谷曆代都重鍛造,附近的靈石,地礦都叫他們挖了個乾淨,等于是他們自己將葬劍谷挖塌的,天見城麼……應該不會如葬劍谷一般,起碼,不會那麼快."

曉冬小聲說:"他們這懸在半空中,感覺也不比葬劍谷牢靠."

葬劍谷起碼還在地面上,有路可逃.這懸在半空中的天見城要真出了問題,象個鳥籠子一樣,逃都沒處逃.

"放心,有師兄在,一定能護著你."

曉冬點點頭,滿心里的話到了嘴邊說不出來,只說了一句:"我也不願意看到師兄你受傷."

要是前天晚上沒和大師兄一起睡就好了.

他自己過來就過來了,現在卻害得大師兄一起陷入這個境地.

說來也巧,莫辰正和他想到一起去了.

雖然是同一件事,莫辰想的卻是,幸好曉冬愛黏著他,前天晚上緊握著他的手不放,不然的話,曉冬突然間失去了蹤影,想尋都難以尋覓,若真是那樣,他都不敢想象自己會是什麼心情.

"咱們晚上就待在這兒嗎?"曉冬總覺得這里不安全.

莫辰只是一笑:"有時候最危險的地方才最安全."

這話曉冬聽得似懂非懂.

大師兄的意思是……

"燈下黑.一般人誰會平白無故去猜疑同門是被人冒充的?"

"可是我們習練的功法不同……"

"只要不靠近真人,長老一級的人物,就沒有大礙.縱然靠近了,他們如果不是有意探查,應該也不會輕易察覺……"

他一句話未完,忽然站起身來,推門向外看.

曉冬趕緊跟過來:"怎麼了?"

"前院好象有動靜."

曉冬的心一下子提起來:"是抓我們嗎?"

莫辰搖搖頭.

若是沖他們來的,來的肯定不會一般弟子,少說也要來一位真人那級數的人物.而且要抓人要求准求快,哪有先鼓噪張揚起來的道理?那不反倒打草驚蛇了?

"你待屋里,我出去看看."

曉冬馬上說:"一塊兒去."

莫辰轉頭看了看他:"好."

他也不放心和曉冬分開,哪怕只是幾丈,十幾丈的距離.

最來發生的一件又一件事情讓他總有要失去曉冬的危機感.

上一次童浩把他騙出去,一轉眼陳敬之就過來對曉冬下手.更早的時候,他去葬劍谷,臨走時曉冬也答應得好好的不惹事,可結果呢?

還有這次,如果不是抓得緊,現在他上哪兒去找曉冬去?

前院站了好幾個人,王夢忱也在其中.他正面色難看的問:"你們兩個是怎麼配的藥?來遷善堂的第一天我就告訴過你們了,不會不要緊,但一定不能擅作主張,否則闖出禍事來誰也救不了你們.現在師父不在,你們就出了這樣的紕漏?"

他面前的兩個弟子急著解釋:"王師兄,我們倆真的沒兌錯.藥都是從藥房架子上取的,配藥的時候我們倆也絕對沒有走神兒犯錯.再說旁的藥步驟多,出點錯我們也認了,這清元散我們就是閉著眼睛也不會錯的啊."

莫辰和曉冬停下腳步,王夢忱已經看見他們了,這會兒也顧不上跟他們說話.

"那你們倒是說說,為什麼錢,朱兩位師弟用了藥之後就狂躁煩亂?要不是伍長老出手及時,他們只怕會真元爆體而亡.這事你們怎麼解釋?等伍長老騰出空兒找上門來,別說我,就算師父也護不住你們兩個.

他面前的兩人都急了:"王師兄,我們真是按著平時的步驟那麼配的,一點兒馬虎也不敢有.再說,我們有什麼必要故意把藥配錯?這藥當時配好了就放在架子上,我們也不知道這藥要給誰吃.錢師兄,朱師兄兩位與我們遠日無怨近日無仇,我們何必要在藥里做手腳害他們?"

莫辰和曉冬已經聽明白了事情的原委,莫辰想了一想,還是打斷了他們的話.

"王師兄,我看這兩位師兄說的也有道理.都是同門,這事情又十分蹊蹺,不細細查清楚只怕是難下定論.當時送去的藥,遷善堂里還有沒有?若有,不妨拿出來也再查查.若是遷善堂的藥沒問題,那只怕是藥送出之後出了什麼岔子,若是……"

王夢忱深吸口氣.

"李師弟說的有理.正好你們也在,做個見證也好,咱們去藥房看看."

這藥房在遷善堂左面,屋子外頭一圈白玉砌的水池,池中栽著一些曉冬叫不出名字的花,在夜間看不清楚,但是能聞到一點淡淡的香氣.

就是這香氣並不太好聞,有點怪異.

莫辰並沒有跟著進藥房,他和曉冬就停在門前,站在他們這個位置也可以把藥房里的情形看得很清楚.

王夢忱在架子上翻找,上頭的擺放的很整齊,他很快就把一個紅瓶塞的瓷瓶拿了出來.

"就是這個嗎?"

"對,當時配了四瓶,那兩瓶是天風堂拿去了,一瓶就是伍長老那里拿走的,這是還剩的那一瓶."

王夢忱差點兒沒讓他氣吐血:"還有兩瓶?你剛才怎麼不說?快快,讓人去天風堂,如果這藥還沒用,千萬告訴他們不要服用,能取回來一定要取回來."

至于剩下的那一瓶,王夢忱看著它的目光也輕松不起來.

他剛才雖然教訓兩位師弟,可他心里更著急,更希望問題不是出在遷善堂這邊.這件事往小了說,可以說是一時疏忽,輕輕懲戒一二也就是了.可如果服藥的人治不好了,那伍長老可不是吃素的.

王夢忱拔開塞子,把里面的藥粉倒出來一撮在手心里.

顏色,氣味,看著都沒錯.

王夢忱很希望這藥一切如常.

他抬頭就看見莫辰和曉冬沒有進來,只是站在門口的位置.

他知道人家這是避嫌,畢竟遷善堂這邊的藥房也不是人人都能進來的,尤其在這個敏感的時候,真有點兒什麼事,人家怕事後說不清楚.

"李師弟,勞煩你幫我看看這藥,有沒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他覺得李辰這個人見識廣博,對配藥的事情也不是門外漢.再加上他不是遷善堂的人,這就更合適了,以後說起來,這就是個最好的人證.

莫辰推辭說:"我對這藥的配方,藥性都不怎麼熟悉,再說,藥房的事情,我也不便插手."

"李師弟,我也知道貿然說這話是有些欠妥.可是這件事不光是遷善堂的事,還牽涉到天風堂,明光閣,還請李師弟不吝相助,若能化解這次事端,遷善堂上下必定銘記李師弟這番援手之情."

莫辰皺起眉.

"那我就看看,可是未必能看出什麼來."

大師兄驗看那藥粉的時候,曉冬就在旁邊緊緊盯著.

聽說用了這藥的人好象情形很糟,保不齊這藥就有大問題.曉冬都恨不得把這藥瓶給奪下來--這不是丹藥丸藥,這種藥粉很容易就會在呼吸之間被人給吸進去!大師兄萬一也被這藥所害可怎麼辦?

"從顏色,氣味上來看,藥粉沒有什麼問題."莫辰捏起一點藥粉,在指尖輕輕撚了撚:"里面不象摻雜了旁的東西."

這結論和王夢忱的判斷一樣.

聽到莫辰的說法,他臉色比剛才和緩了一些:"李師弟說的沒錯……"

但是沒等他松一口氣,莫辰接著說:"但藥呢,總得吃下去才知道效果,光看也看不出來.冒昧問一句,最近求這藥的人很多嗎?"

王夢忱怔了一下,點頭說:"這兩年里很多……所以遷善堂每個月都會配制好幾次."

"以前的沒有出過事吧?"

"沒有,這是第一次."

莫辰說的話很有道理.

就因為太有道理了,王夢忱才覺得棘手.

沒錯,只憑看,聞,觸摸,這並不能確定藥沒有出錯.最好的驗證辦法還是讓人服下去.

可讓誰服?如果真是藥的問題,那服藥的人只怕也要步上明光閣那兩名弟子的後塵.

王夢忱腦中浮現出一個想法.

要不他自己來試?別人服下去,對藥性如何吸收運行也說不清楚,最清楚的人就是他.

可王夢忱敢冒這個險嗎?

不,不.

他幾乎是立刻就將那個念頭掐滅了.

他的前程遠大,將來很可能就是遷善堂的堂主,怎麼能以身犯險呢.

那在遷善堂里找旁人來試藥?

莫辰恰在此時說:"其實這藥不一定給人吃才能看出來,城中靈禽不少,讓人送一兩只過來喂點藥看看.這藥的功效本就是清心紓散,只要藥無問題,靈禽也不會受害的."

"對對,就這麼辦."

用靈禽試藥的法子以前沒人用過,但眼下可以試試.藥是好藥,靈禽吃了些應該也沒事,只怕對它們還有好處呢.

靈禽很快被人帶了來,一共兩只,身量比一般的禽鳥要大得多.要讓曉冬來打比方,嗯,鳥身和羊差不多,收起來的翅膀假如伸展開來一定很可觀.

它們都是天見城馴養熟的,一代代都為天見城中人充坐騎,所以一點也不怕人,王夢忱喂給它們藥,它們很順從的張嘴就吃了.

上篇:第二百零四章    下篇:第二百零六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