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零三章   
  
第二百零三章

g,更新快,無彈窗,!

"……碎玉泉也干涸了,上個月還有點水,這個月是一滴水都沒有了.煙長老特別喜歡碎玉泉泉水,不管是平日飲茶,煉藥都離不了這泉水,已經用了許多年了.現在突然沒了,煙長老這些日子臉色格外難看……"

張崢自覺自己說的都是城中最微不足道的小事,重要的事他也打聽不到,但眼前這兩個書閣弟子卻聽得津津有味,也不知道他們平時的日子過得到底有多閉塞,多半整年整年與書為伍,跟人打交道的事兒他們顯然不在行.

本來張崢還愁著怎麼討好這二位,現在一看,挺好,那就接著說吧.

看來不管平時看起來多清高的人,這些飛短流長沒人不感興趣啊.

"來來,掌櫃再上一壺好茶,最好的."張崢招呼著茶上來了,他給莫辰和曉冬倒上,自己也喝了一杯.

說了好一會兒話了,嘴干的象是要冒火了.

喝了杯茶潤潤,他又接著往下說:"唉,這取水的事兒煙長老吩咐給師兄們,師兄們又分派下來.事情不順,我也跟著吃了不少苦頭."

莫辰問:"不能用其他的水替代嗎?"

"唉,李師兄說的辦法我們也想到了,也試過了,都不行.內城外城加起來一共就那麼兩眼好泉,積翠泉的水從差不多六,七年前就開始變了味道了,苦,且水量也一年少過一年.我們還想著用湖心水替代,可湖水哪里比得上泉水啊.倒是昨天下雨,有個師兄心思靈活,接了一甕雨水,特意濾了澄清了端去,結果怎麼著?李師兄你們不妨猜一猜."

"昨晚的雨?那是今早端去的?"

"是啊,原來城里也設有很多缸與甕,放在殿閣屋宇的頂上接雨水的,煉丹,入藥都用得上嘛.昨天想著無根水潔淨,就算比不上泉水,也得比湖水好多了,才給長老送去的,結果煙長老一聞那水臉色都變了,送水的人灰溜溜的被趕了出來.這還算好的,煙長老起碼沒有遷怒他,再給他什麼懲治,也算萬幸了."

曉冬看了莫辰一眼,欲言又止.

張崢注意到了他的神情,點頭說:"這位孟師弟也覺得奇怪是吧?可不是嘛,這幾年好象處處都不大順當,長老們的臉色都不好,脾氣也不好了.我聽有人說,這是城里的風水出了問題……"話一出口他就自知失言,這種話哪里能隨便亂說?要是讓人聽到了,給他扣一個造謠蠱惑圖謀不軌的名頭,那他小命還要不要了?

他趕緊端起茶來喝一口,掩飾著說:"誒,我就隨便一說,也忘了是誰提起過這事,你們也別把這話當真."

莫辰說:"這沒什麼,世上有誰能一帆風順,不經點兒挫折磨礪的?這些大事想必長老們自有決斷,咱們只要聽命照做就行了."

張崢忙說:"李師兄說得是,到底你們有學識的人說出來的話有道理,比我們這些人強多了."

不過張崢也不敢再說這些不吉利的事了,免得被人聽去告發了他,那可不就是活生生的禍從口出嗎?他趕緊換了話題:"李師兄見沒見過少主啊?"

莫辰微微點頭:"見過的."

張崢頓時露出了豔羨的神色:"那李師兄可真是有福氣.聽說少主天資過人,根骨奇佳,很得長老們看重.李兄要是和少主有交情,那將來的前程指定錯不了."

看著外頭天色已晚,日影映著重重屋宇,象是一重重山巒,投下連綿的陰影.

張崢轉頭看了一眼,連忙起身:"哎喲,光顧著說話了,沒想到已經這個時辰了.咱們得趕緊回去,晚了進不去門了."

曉冬看了一眼大師兄.

他們已經和這個張崢一起盤桓了小半天了,看著大師兄把這人哄得團團轉,從他嘴里又套出不少消息.看起來這些消息支離破碎,東一榔頭西一棒的,好似全無關聯.但是拼拼湊湊的,組合出來的內容卻讓人心驚.

可張崢要是同他們一起進內城,只怕他們冒充的這身份就要漏馬腳了.要知道他們可不是什麼書閣弟子啊,等下要是一起回去了,張崢眼睜睜看著,他們怎麼辦?憑大師兄仿的那竹簽兒能騙騙守城門的人,肯定騙不了人家自己人,這書閣他們可進不去.

應該找個借口打發了他啊,就說他們還有事要辦,趕緊跟這個張崢分開是上策.

莫辰卻說:"時辰確實不早了,再不回去不好交待."

曉冬有些戰戰兢兢的跟在後頭,張崢緊緊跟著這個書閣的李師兄--可得趁著回去一路上這段時間好好套套近乎,要不然先前答應給他抄錄的心法人家說不定就懶得給了.畢竟他拿不出什麼象樣的好處來,不過是一面之緣,人家憑什麼就非得花功夫給他幫忙?

曉冬心里直嘀咕.

他本來以為大師兄是想進了內城再同這個張崢分開的,沒想到一路走來,離城主府越來越近了,大師兄竟然沒有一點兒要脫身的意思.

這……

曉冬忽然腳步一頓.

大師兄總不會是想蒙混進城主府里去吧?

這不是自投羅網嗎?

曉冬急的汗都下來了.

他們自然沒有那個資格走正門,是從一旁的側門進的.還離著十幾步遠,守門弟子就出聲阻攔了他們.

"你們是哪一院的弟子?出去做什麼去了?"

張崢走上前,客客氣氣的堆出笑臉:"師兄好.我是鄭真人門下弟子,受方師兄差遣去外城送東西.這兩位是書閣的弟子,剛好在外城遇上,就結伴一道回來了."一面說,一面從懷里摸出一面牌子.

曉冬的注意力全被那牌子吸引住了.

這才是真貨,和他們昨天拿出來誑人的假牌可不是一回事.

出入都要驗這個牌子?這個牌子他們可沒有啊.曉冬盡管相信大師兄神通廣大,可是這種牌子他以前又沒有見過,這就不可能事先也比照著樣子弄出一塊來.

結果那守門弟子極其敷衍的掃了一眼張崢的牌子,甚至都沒有問莫辰和曉冬一聲,不耐煩的說:"下次別這麼晚回來,再晚些時候門就關了.到時候你們進不來可不要怨人."

張崢連聲說:"是是,我一定記住."

莫辰不著痕跡的拉了曉冬一把,示意他趕緊跟上.

大師兄這也太冒險了!

曉冬進了門之後只覺得心驚不已.

大師兄膽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啊!

昨天他就透露出想要進城主府來打探的意思,那會兒曉冬就在反對,理由是太危險.

可沒想到大師兄放棄了夜半偷偷潛入的打算,卻用了一個更大膽的辦法,跟著張崢就這麼大搖大擺的混了進來.

看見有人迎面走來,曉冬緊張的差點兒背過氣去.

他總覺得這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盯在他身上,他們是不是看出什麼破綻來了?也許下一刻就會有人指著他們大喊一聲:"抓住他們!"

太陽已經落了下去,曉冬從來沒這麼迫切的盼著天黑.

好歹天黑了旁人看不見他們,安全一些啊.

又進了一道門之後,張崢再舍不得也不能跟著他們一道走了,這位仁兄頗有些戀戀不舍的問:"李師兄近來若有余暇,小弟還想向你多多請教修行上的事兒,就怕給師兄添了麻煩……"

"不要緊,接下去兩天可能事情多一些,忙過這幾天就能清閑些了."

張崢戀戀不舍的走了.

曉冬這會兒沒因為張崢走了而變得輕松多少.正相反,張崢才是他們進入這里的出門牌,護身符.這會兒他一走,沒人給他們打掩護了,曉冬反而有些心慌起來.

"走這邊."

曉冬趕緊跟上大師兄.

城主府很大,格外的大,氣派非凡.

就和曉冬在夢里見到的一模一樣.

這兒的牆壁,地面,屋宇,多是白石所築.太陽一落下去,遠遠近近的石燈就漸次亮了起來,星星點點的燈火將這座玉石所建的城主府點綴得流光溢彩,晚風吹散浮云,近圓的月亮似乎就掛在簷瓦邊,離人這麼近,近的仿佛一伸手就能把月亮給摘下來.

就是不知道那座壽元亭在什麼地方.

壽元亭什麼的可以先放一邊,那個不算重要.要緊的是,眼下他們倆是要去哪兒?

大師兄明明也沒來過,卻象識途老馬一樣,腳下毫不遲疑.

當時他拿出來的那張圖上,明明沒有城主府內的詳情,大師兄再睿智,他也不能無中生有吧?不從圖上看到,大師兄是怎麼知道的呢?曉冬想不明白索性也不想了.

反正他就跟定了大師兄了.大師兄比他聰明,比他天資好,比他閱曆廣,比他高,也比他長得俊秀……反正跟著大師兄沒錯,大師兄總不至于把他帶到火坑里去.

就算大師兄帶的路是火坑,曉冬也會毫不猶豫的跟著往下跳.

這一路上還曾經遇著過幾撥人.

一撥提著燈籠,一看就是在巡視,見到他們的時候還順口打了個招呼.另一撥則是步履匆匆,好象有什麼十萬火急的事要趕著去辦,看見他們的時候也視而不見.

上篇:第二百零二章    下篇:第二百零四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