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二百零一章   
  
第二百零一章

g,更新快,無彈窗,!

天見城.

夜間忽然下起雨來.

曉冬睜開眼睛,轉頭看了一眼還在打坐運功的大師兄,悄悄邁步到窗前,掀開一條窗縫往外看.

涼風夾雜著雨絲拂在臉上,曉冬用手胡亂的抹了一把.

他望向城中府的方向.

盡管在雨夜之中,這個方向也不會錯認.因為城主府和他夢中所見的一模一樣,是用白色玉石所建,在夜間,玉石仍然有瑩瑩融融的一層光暈,遠遠望去,仿佛那里埋著一顆碩大的夜明珠.

一件外袍披在了肩膀上,曉冬飛快的轉過頭,莫辰的手輕輕按在他的肩上,透過窗縫,雨幕仿佛無邊無際.

"怎麼不睡?"

曉冬搖搖頭:"睡了……"

就是睡不實.

短短一天一夜,經曆的種種匪夷所思,置身險地,他閉上眼睛也沒有睡意,聽著外面淅淅瀝瀝的雨聲,就又起來了.

莫辰伸直手臂將窗推開,雨聲頓時清晰起來,滿滿的灌進耳中.帶著潮意的夜風吹得他披著的袍角向後翻飛,曉冬仰著頭看著他:"大師兄……"

"嗯?"莫辰微微低下頭來.

在夜間,他雙目中又有淡金光芒一閃而逝.

曉冬從懷里掏出一個小小的羅盤.

這是從天機山離開時,甯鈺的臨別贈禮,只有半個巴掌大,黑漆為底,銀粉刻記.看著象是孩童的玩具,甯鈺把這個送曉冬,說是給他解悶把玩的.曉冬一開始不知道來曆就收下了,還是莫辰告訴他,這個是甯鈺拜師之後胡真人給這個弟子的第一件法器,雖然現在對于甯鈺來說已經不合用了,但是他把這個贈給曉冬,顯然是對兩人的情義十分看重.

知道了這個羅盤的來曆,曉冬就小心的收了起來,無事時也曾拿出來學著用過,不過他對這上頭也不見得有什麼天分,玩歸玩,天機山那一套本事他可悟不會.

"咱們在天機山的時候,甯師兄還惦記著要替我找東西.他說用這個羅盤可以替代那些紙符的作用,只是我後來試了兩次,都沒有什麼反應.可是……"

莫辰的目光落在羅盤上.

曉冬為了讓他看清,把羅盤特意托高一些.

"甯師兄說,這兩顆銀星如果合在了一處,那它們所指的方向就是我的墜子所在的方向,相距不會超過百里."

甯鈺是這樣說的,曉冬後來也拿出來看過,上下兩重輪盤上的這兩顆銀星從來都各顧各的,看樣子這輩子也不會恰好湊到一起去.

但現在,兩重輪盤上的銀星卻赫然停在了同一條線上,堅定不移的朝向前方.

那正是窗外頭城主府的位置.

對這個結果,莫辰毫不意外.

陳敬之.

他趁亂取走了曉冬的墜子,連夜下山,看來他是毫不猶豫的投奔了天見城.

莫辰伸出手,連同曉冬的手和羅盤一起被他握在手里:"放心吧,師兄一定替你把墜子找回來."

曉冬搖了搖頭:"那個不要緊."

他也不是為了讓師兄替他尋物才把羅盤拿出來的.

不錯,那個墜子是他父母的遺物,現在看來還關系他真正的身世.也許他會夢到天見城,甚至現在與大師兄一起來到這地方,都與墜子有關.

但與取回墜子相比,曉冬更看重大師兄的安危.

因為他,讓大師兄也一起置身險地.很可能還會一並連累了師父……

那個墜子就算再有來曆,也是件死物,無論如何沒有活人的安危重要.

"我不是說想要把它找回來……我是說,它可能是個大麻煩."

若不把這麻煩解決了,只怕將來還要因此惹來禍事.

曉冬有些結結巴巴,辭不達意.

莫辰摸摸他微涼的額頭:"我知道."

他沉默的望著雨中的天見城.

曉冬還沒有想到,可是他想的更多.

無論早晚,曉冬一定會到這里來.

天見城與他的牽扯絕不象他想的那麼簡單.云冽的隱瞞,陳敬之的謀算,還有他們現在莫名的處境.

曉冬伸出手去接了一把雨水,又聞了聞手上的氣息.

"怎麼了?"

"沒事兒,我就是想看看,這天見城的雨和別的地方有什麼不一樣."

莫辰被他這種猶帶童心的舉動逗得也忍不住莞爾:"當然是不一樣的."

曉冬虛心求教:"哪兒不一樣呢?"

"天見城自封世外仙源,城里頭的人都恨不得把自己當仙人一樣看待.這里的靈氣該是比別處充裕得多,雨水也……"

莫辰忽然頓了一下.

他先將曉冬被雨水打濕的手掌握住,微微低頭,似乎也想去聞一聞雨水的氣息.不過隨即他回過神來,也向窗外伸出手去,任雨點打在手上.

不用象曉冬一樣把手縮回來細看,莫辰可以下判斷了.

這雨與別處的雨別無二致.

這不應該……

他們在外城的時候確實感覺到了靈氣,雖然和莫辰預想中的不同,但莫辰也沒有多想,畢竟那是外城,算是天見城的邊緣地帶,靈氣當然要相對來說稀薄一些.

到了內城之後他一直沒有余暇,現在才發覺,內城的靈氣也並不濃郁,和師父說的不一樣.

師父曾經說過,如果說別處的靈氣淡薄如霧,那天見城的靈氣可以說是濃得象水.

可現在呢?

別說水了,連霧也沒有.

莫辰推開了屋門走到了院子里,曉冬愣了一下,趕緊跟了出去.

雨絲蒙蒙落在身上,曉冬看莫辰在雨里仰面向天,怕大師兄是在想什麼要緊事情,一時也不敢出聲打擾他.

直到莫辰轉頭看見他,反問:"你怎麼出來了?看身上都淋濕了."

曉冬指指他,莫辰低頭看了,剛才他沒用真元護體,所以自己肩頭也都被雨打濕了.

"大師兄,是有什麼不對嗎?"

"我還沒有想通."

這種靈氣淡漠的情形,讓莫辰想起了不久之前在葬劍谷的事.

葬劍谷曾經也是一處風水寶地,山勢環繞,天然形成了一處靈氣濃郁的深谷,修道之人借此而修行,汲取靈氣為己用.但是年複一年,再強大的靈脈也有枯竭的一日,物極必反,靈脈徹底枯竭之後開始反噬人獸草木的生氣,莫辰恰逢其會,也同葬劍谷中之人一樣失去了真元.

就象師父說的,有生有滅,有始有終.靈脈也不會千秋萬代永不枯竭.

那,天見城呢?

這座城的來曆可比葬劍谷還要久遠古早,不管維持它的靈氣是從哪里來的,也不可能千年萬年消耗不完.

天見城莫不是,也要步葬劍谷的後塵吧?

現在世上已無葬劍谷這個地方了,那片曾經的山谷徹底崩塌下陷,變成了一大片水澤.曾經赫赫揚揚一個大宗派,竟然沒在這世上留下一點兒痕跡.

登高跌重,越是顯赫張揚,最後反而落得越慘.

天見城的聲勢絕不是葬劍谷能比的,這座懸浮在空中的城池一旦步了葬劍谷的後塵,結果會如何?

莫辰這時反而希望自己可能是推斷錯了.

只是靈氣稀薄也不能算做是天見城將殞落的證據.

象葬劍谷那樣的劫難莫辰實在不想再經曆一次,更何況這次曉冬也在他的身邊.

對修道之人來說,失去真元,在山崩地陷的災劫面前,與普通人一樣軟弱無奈.

不管自己的判斷對不對,他們最好的選擇就是盡快離開天見城,越快越好,耽誤下去變數太多.

第二天沒有放晴,莫辰帶著曉冬又去了一次外城.

曉冬大開眼界.

他知道的大師兄就是……就是大師兄,在師父面前,在一眾師兄弟面前的大師兄.可是出了宗門,大師兄也可以玲瓏圓滑,長袖善舞.

茶鋪里的兩個閑人原來對他們倆十分恭敬,和大師兄說了沒多少話,竟然一副相見恨晚的架勢,說起話來滔滔不絕.

大師兄從他們無心的話語中,打探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

連曉冬都聽出來了一些苗頭.

天見城招收新弟子,也是優先從外城挑選.這里風水靈氣都比別處要強,所以理所當然那些少年和孩童的根骨資質也會更好.

他們說起這些事來也格外自豪.

可是曉冬昨天就知道,城里新生的孩子一年更比一年少.

這人雖然說起話來有吹噓之嫌,但有件事他記得格外清楚.

天見城上一次招收弟子已經是近十年前的事了.

還有,這幾年外城的白事比往年要多出一些.

怎麼聽著……都是在走下坡路.

"今兒遇著你們兩位算是咱們有緣,我以前都只當修了道的人都不苟言笑來著.我家就住在這前頭不遠,要是不嫌棄就一直去坐坐?我這雖然沒什麼拿得出手的好東西,清茶也有兩盞."

這人還真是跟大師兄一見如故啊.

莫辰婉拒了這人的盛情.他在外城有人煙的地方兜了一個圈.

這回看得比昨天要細致,也讓莫辰更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天見城是真的不對勁.不說旁的,就連路旁的一些不知道是什麼人栽的靈草長得也枯瘦稀疏,看來天見城靈氣匱乏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

上篇:第二百章    下篇:第二百零二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