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九十八章   
  
第一百九十八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曉冬認真想了想,師兄那兒似乎有兩本很破的舊書,上面的字就是這樣的.

當時師兄說,這兩本書雖然沒什麼要緊之處,但是已經有至少數百年的來曆了,現在沒多少人看得懂這種文字,也用不著.曉冬一聽,頓時對這兩本年紀可以做自己老祖宗的破書肅然起敬,嗯,趕緊捧到一邊不敢碰了.

數百年的書!那紙還能碰啊?可別一碰就變成灰渣渣了.

當時師兄沒多說,曉冬也沒多問,平時也沒在別處見過這樣的字,以為是早就失傳了的符字呢.

沒想到在這里居然有這麼一塊匾,上頭寫的就是這樣的字.

雖然不認得字,但是想必就是這個亭子的名字了.

用至少已經數百年沒人用的字題匾,這個亭子存在的年頭肯定也不少了.

被亭子吸引了注意力,曉冬再回神的時候,前面那人已經走出好遠,他趕緊跟上.

雖然不認得那是什麼字,但是曉冬認真的把那三個字的大概樣子牢牢記了下來.

他不認得,可是大師兄是認得的.嗯,就算這字生僻到大師兄也不認識,還有師父呢.

知道這是什麼字,說不定就知道這是什麼地方了.

正這樣想著,曉冬忽然間抬起頭來.

頭頂上是一片湛藍的明朗的天,陽光格外熾烈刺眼.

這里絕對不是北府城,北府城那兒冷的連風都快要上凍了,哪兒有這麼晴煦的天,這麼燦爛耀眼的太陽?

這樣的太陽夏天才會有吧?

這究竟是什麼地方?

曉冬若非只是神魂離體,這會兒都要煩惱得抓頭發了.

他心里止不住的發慌.

不要說北府城,就算北府城方圓數百里,即使是回流山,這時候也該是天寒地凍,大雪封山的季節.這樣明朗的太陽冬日里是見不著的,即使晴天,太陽也總顯得很蒼白恍惚.

曉冬聽說,只有一直往南走,很遠很遠的地方,那里一年四季都十分炎熱,根本沒有冬天.

難道他從極北之地跑到盡南邊的地方來了?

前面那個女子停了下來,似乎在賞花.曉冬趁這個機會極力朝遠處看.

天空明淨的就象一塊透澈明麗的寶石,陽光格外燦爛耀眼.遠處是一重又一重的屋宇,隱約還能聽到風中傳來的一聲又一聲的鳥鳴,這種聲音曉冬以前沒有聽到過.

以前叔叔沒有帶他來過這樣的地方,曉冬也對這兒完全不了解,心里更加惶恐.

他怎麼會來到這里呢?

這兒到底是什麼地方?

他覺得自己幾乎要被這久違的熾烈的陽光曬化了一樣,意識軟綿綿的……

不,不是曬化.他又不是雪堆出來的怎麼可能曬化?

可是,意識就象浸在了熱水里,越來越昏沉,有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在把他往下拉扯.

曉冬心知不妙.

不對,這不對.

除了葬劍谷那一次,他從來沒有在夢境中失去意識過.那一次是因為陣法反噬的原因,這一次呢?

心里拼命跟自己說危險,可是能看見的一切越來越模糊,他覺得自己就要化成煙,化成霧,似乎只要風一吹就要散開了.

最後那刺眼的陽光鋪滿了視野,曉冬驚呼一聲,翻身坐了起來.

他喘得很急,一頭一身都是冷汗,白布里衣全濕了貼在身上.

太好了……能醒過來太好了.

曉冬驚魂稍定,這才注意著自己的一只手和大師兄緊緊攥在一起.莫辰就坐在他的身邊,這對曉冬來說足夠讓他安心.

有大師兄在,他就什麼也不怕了.

"大師兄?"

莫辰伸過手來環著他的肩膀,輕聲說:"別慌."

曉冬點了好幾下頭.

莫辰扶著他坐好,就用袖子替他拭汗.

"這……"

曉冬終于發現了異樣.

四周昏黑一片,可是曉冬分明記得自己把床榻鋪陳得格外柔軟舒適,和大師兄一人一個枕頭並頭睡的.

可現在他們坐的地方又冷又硬.

床呢?被窩枕頭呢?

不,不是那些東西丟了.

是他們丟了!

這里肯定不是北府城的李家大宅.

四周昏暗,空曠,身下坐的就是磚石地.

"大師兄?"

曉冬這會兒快懵了.

這是怎麼回事?他是在夢里還沒醒嗎?可大師兄怎麼會在他的夢里呢?

如果他是醒著的……那,那他現在這是在什麼地方?大師兄怎麼也在這里?

他不清楚,連一向鎮定清醒的莫辰也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情形.

剛才曉冬在夢里睡的不安穩,一直緊緊攥著他的手.莫辰也緊握著他的手腕,一點也不敢松開.

他比在夢中的曉冬還要緊張.

明明人就在身邊,被他牢牢握著不放,可是卻完全幫不了他.

莫辰心里最深的恐懼,就是怕曉冬神魂被拘,受傷,甚至……

有可能完全魂飛魄散.

可他連曉冬身在何處都不知道.

看著曉冬眼睛緊閉,呼吸變得急促起來,莫辰已經顧不得許多,這些天來他守著小師弟,也見過他有異動,可是沒有一次象這樣情急.

察覺到他體內真元亂撞,甚至有經脈錯亂之相,莫辰一手抵在他丹田處,將自己的真元輸進去,想替他穩定調理.

然而接下去他的眼前一黑,耳中嗡嗡的全是異聲,身周的一切都旋轉混攪在了一起,一股巨大的力量將他身邊的曉冬往外撕扯.

莫辰顧不上其他,他緊緊抓住曉冬,心知絕不能松手.

下一刻兩人就象被一個張開的口袋吸了進去,確的說是曉冬被扯了進去,莫辰則是因為緊緊抓著他而被連帶著一並卷進來--

不等莫辰想要出聲向其他人示警,他們就從"口袋"的另一端開口被拋了出來.

莫辰把曉冬整個護住,重重撞在了地上.

這一撞,曉冬才猛然睜開眼睛醒了過來.

曉冬是驚魂未定,莫辰也沒來得及第一時間先顧得上他們現在身處之地.

現在兩個人都格外狼狽.曉冬身上只有汗濕的里衣,頭發散亂的披在背上.莫辰也不比他好到哪兒去,正在躺臥安睡的姿勢突然遭逢變故,他身上衣裳固然不算散亂,可是……兩個人都是赤著腳的.

"沒事吧?有沒有哪里不妥?"

曉冬搖頭:"就是覺得乏力……"還有點兒頭暈,但是比剛醒的時候已經好多了.就是他現在身上沒有力氣,整個人象被抽空了精氣神兒的一個干癟口袋,連腿都是軟塌塌的,要不是大師兄剛才扶著,他可能都沒法兒自己站穩.

莫辰先替曉冬擦了汗,把頭發勉強理順,然後從腕上解下護臂,這是他貼身放著的一個包囊.他從里面取出衣裳給曉冬套在身上,然後還有兩人的鞋襪.

接著就佩劍.莫辰睡下之前也沒有讓佩劍離身.

把這些做完,曉冬也鎮定下來了.

他們也觀察過了現在身周的境況.

這里絕不是北府城.

北府城這會兒已經到了最冷的時候,可這里一點寒意都感覺不到,風吹在臉上甚至讓人覺得暖烘烘的,帶著一點潮意.

曉冬心里有個猜測.

他轉頭看了看莫辰.

"怎麼?"

曉冬搖搖頭.

師兄是被他牽累進來的,曉冬心里明白.

可是這時候說這些話于事無補.

不管怎麼樣,也得讓師兄能安全脫困才行.

"這里……可能是我這幾次夢中來過的地方."曉冬終于想起了自己不久之前才努力記下的事:"對了師兄,你看這是什麼字."

曉冬不認得那亭子上的三個字,完全是硬記下來的.這里沒有紙筆,他拉過大師兄的手,在他掌心里一筆一劃的寫.

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寫得一模一樣,但是大師兄那麼聰明,想必能猜出幾分端倪.

"壽……華……"

曉冬比劃著著說:"那亭子象是一整塊玉石雕出來的一樣,毫無拼接堆砌的痕跡.這字我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記錯,不能肯定."

"壽華亭."莫辰頓了一下:"應該沒有錯."

"師兄你知道這個壽華亭?"

"曾經聽說過……"莫辰輕聲說:"要是沒猜錯,我們現在應該在天見城."

天見城?

曉冬怔住了.

北府城與天見城一東南一西北,相距何止幾千里!

他們怎麼從北到南,跨越了無數重山巒河川,到了天見城里?

且不說距離,天見城聽說是一座懸于海上的空中之城,沒有令牌,沒有本城中人帶路,外人是絕對進不來的.

他們現在待的地方看起來是間荒棄無人的空屋.

屋子里空蕩蕩的,靠牆邊有些散碎磚石,門窗都已經殘敗不堪,除了風聲聽不到別的響動.

莫辰四處探看過回來,說:"這一片都沒有人."

這里不知道以前是做什麼用的地方,房舍建的倒算整齊,但是現在都已經廢棄.莫辰取出隨身帶的泉露給曉冬喝,又拿了一粒補元丹給他服下.

"大師兄……"

"嗯?"

"我們……一定能回去吧?"

莫辰向他點了點頭:"那當然."

他抬起頭,透過已經殘破不全的屋頂,可以看到夜已過半,再過不久天就要亮了.

上篇:第一百九十七章    下篇:第一百九十九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