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九十七章   
  
第一百九十七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李複林將佩劍拔出鞘,仔仔細細的將劍擦拭乾淨.劍身明亮如鏡,映出來他的面容.

劍刃上干乾淨淨的,一點也看不出來白日里剛剛飽飲鮮血.

不知為什麼李複林想起自己第一次殺人的時候了.

那是他還不到二十歲,頭一次跟師叔一起下山的時候.嗯,說起來也就比曉冬現在大個一兩歲的時候.

當時是為了什麼而殺人,他已經記不清楚了.但是他記得自己當時手很穩,劍拔出來時,血珠沿著劍刃飛快的滴下,劍刃上依舊是干乾淨淨的,一點痕跡都沒有.

可是之後很多天他都忍不住一遍又一遍的擦拭劍刃,總覺得那股血腥味兒還留在劍上,時時都能聞到.

那種氣味兒很怪,既咸腥,又透著一股甜膩,讓人總是沒來由的一陣惡心.

今天他又殺了好幾個魔道中人,下手一點都不手軟.

紀真人推開門進來,李複林將手里的劍放下,站起身來.

紀真人很了解他的習慣,一看他在那里擦劍,就知道他今天是又殺人了.

"明天有時間沒有?我正想和你切磋一下."紀真人說:"這陣子都沒和人動過手,骨頭都要鏽住了."

李複林笑著說:"我敢不奉陪嗎?只是,還請紀真人手下多多留情."

紀真人瞅著他,忽然笑了.

很多年前,他們才剛認識的時候,也有過這麼一番一模一樣的對話.可那時候紀真人特別不耐煩聽這種所謂的客套場面話,當面直斥他"虛偽".

可是現在再聽到同樣的話,心情卻完全不一樣了.

"你劍法很好,我未必能勝你."

李複林也笑了.

這句話當年她也說過.

紀真人坐了下來:"你們今天事情可還順利?"

"還算順利."李複林把今天的事大概同她說了一遍:"魔道中人這些年來一直蟄伏,現在看來元氣漸複.這天下又要不太平了."

紀真人皺著眉頭看他:"你這人總是這樣,那句話怎麼說的?對,憂國憂民你犯得上嗎?難道這天下是你家的?你做什麼爭著搶著操這個心?誰給你好處了不成?"

李複林早就習慣她說話不留情面.

"你瞧你說的,你也看過不少書了吧?有句話叫做覆巢之下無完卵……"

"我倒是記得另一句話,叫人生不滿百,常懷千歲憂."

李複林被說得啞口無言,有點後悔自己當年為什麼非得給她書看.

那話怎麼說來著?女子無才便是德……

算了,說出這句話來,自己准要挨打.

他的桌上還有一封沒寫完的信,紀真人毫不避諱,拿起來掃了一眼:"你在打聽天見城的事啊?"

"是."李複林這封信是寫給胡真人的,想多打聽一些關于天見城的消息.以前他沒有多關心過,畢竟天見城的人關起門來過自己的日子,雖然出來的時候顯得驕橫不通情理,但畢竟同大家打交道的時候少,他們城中也頗有幾位厲害人物坐鎮,旁人一般不會去跟他們為難.話又說回來,即使想為難,進天見城就是一個難題.

"說起天見城……"紀真人想了想:"我好象也聽師父說過一件事."

李複林沒想到她會知道.

紀真人是在西域長大的,以前沒有來過中原,對中原的人情風物之類的全不了解.李複林想打聽這件事的時候,把自己認識的人在心里都篩了一遍,覺得還是天機山對這些雜七雜八的消息最為了解,所以才要給胡真人去信,怎麼也沒想到紀真人會知道.

"令師是怎麼說的呢?"

紀真人想了想:"那時候我還小呢,我師父也只是偶然提起一句.當時我們是路過一個小宗門看到他們在祭祀,用豬羊的見得多,那里用的是人,不知道是他們從哪里捉來的,直接拖到石台上砍掉腦袋.我師父當時就說起,他們這麼干其實也不是因為一味的好殺,而是因為許多地方留下來的陣法,基石之類的東西,都是要隔三岔五的澆灌熱血,豬羊之類的牲畜血沒有靈性,人才是萬物之靈,所以最好是用人血.年輕人的,孩童的,年紀大的人血濁了還不好……"

李複聽得直皺眉.

如此行徑與魔道中人也沒有兩樣了.

紀箏看到他的神色,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你又開始替旁人操心了."

兩人在這件事情上說不攏.

紀箏從小在那里長大,聽到的看到的,自己經曆的,全都是是弱肉強食的生存法則,那里的人是不講什麼仁,什麼善的,你不咬死別人,別人就一定會咬死你.

不過兩人也不會為這事爭吵,紀箏接著說:"別以為中原就沒有這樣的事了,一樣有的,只不過你們做的更隱蔽.我可聽說過,你們丹陽仙門的祖師就曾經誅龍,還將龍首鎮于山門之下,借此引來源源不絕的地脈靈力.那龍招你們惹你們了?再說,殺人的也有."

"天見城難道殺人?"

"師父只提了一句,說他們過幾十上百年也要舉行什麼見鬼的儀式,也跟祭祀差不多吧.雖然不知道他們用什麼來祭,可是我覺得應該比單單殺幾個人要複雜得多."

李複林覺得胸口窒悶.

他當然知道,其實哪個名門大派背後也都有不為人知的陰暗的一面.天見城如此神秘,又如此封閉,一座城能憑空懸浮于海上,靈氣還如此充裕,他們不為人知的秘密只會更大,更驚人.

曉冬的身世,是不是與天見城有關呢?

當時云冽托孤的時候語焉不詳,沒把曉冬的真實身世說出來,有可能他也不知道?

不……李複林本能的感覺到,云冽應該知道.

他帶著曉冬居無定所的生活,這本身就是一件怪異的事情.孩童不比大人,即使是大人,如果有條件,誰願意過這種漂泊不定的生活?

他帶著曉冬,應該不是為了躲避什麼云家的仇人.

可能……是為了掩蓋曉冬的身世?

他把曉冬交托給回流山,當時也只說,不求他將來有什麼大出息,只要平平安安的活著,長大就行了.

李複林站了起來在屋里踱步.

如果他猜的沒錯,那麼云冽其實是想讓曉冬遠離天見城的.

這安排本來很妥當,回流山地方偏僻,沒有名聲,且與外頭人往來很少,以曉冬的性子,他很懂事,不會主動去惹麻煩,與天見城那樣的地方可能一輩子也沒交集.

但人算不如天算,沒人想到會出陳敬之這麼一檔子事.

紀真人看著李複林,突然問:"你想同天見城作對嗎?"

李複林有些詫異的問:"怎麼這樣說?"

"看你的樣子,好象這事兒是大麻煩."紀真人問:"如果真要和天見城對上,你會不會退讓?"

李複林連猶豫都不用:"不會."

他一定會親手懲治叛門的弟子,也一定會保護曉冬,不讓他受到傷害.

紀真人就笑了.

她不怎麼愛笑,但是笑起來的時候,臉上的那種冷若冰霜之色一下就化了,那笑容格外令人驚豔動容.

"其實你這人性子一點兒也不好,又臭又硬,也不知道那些誇你好脾性的人是不是都瞎了眼了."

她說著話,忽然停了下來,屋里靜靜的,過了片刻才說:"你徒弟剛才過來了,不過院門都沒進就又走了."

這個李複林當然也覺察到了.

剛才莫辰來過.

肯定是知道紀真人在這里了他才沒進來.

李複林倒是問心無愧.

雖然說是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可是他和紀真人絕沒有什麼……咳, 不可告人之事.

但是莫辰這麼一走,倒讓李複林有點兒不自在了.

徒弟們私下的猜測,議論,李複林不是不知道.

他們現在都不拿紀真人當外人待了,十分恭敬,有什麼事情也不會瞞著,避著她.

這種情形下,剛才徒弟過門不入,這份體貼識趣讓李複林越發有些尷尬.

"那個……"

"嗯?"

李複林本想說"夜深了你回去歇息",話到嘴邊又變了卦:"我上次煉了一批藥,雖然用料並不多,但是前後幾爐品質差許多,也不知道是什麼緣故."

紀真人伸出手來:"拿來我瞧瞧."

李複林就把一堆藥瓶取出來了.

雖然兩人曾經多年未見,可是紀真人容顏仍然一如往昔,冷豔如同大漠里初見那一晚的月色.

"用料都一樣 ?水呢?是同樣時辰取的水嗎?火呢?用的什麼火?"

李複林收拾心神,開始認真的和她討論起煉藥時的詳情來.

莫辰從師父院門外經過而沒有進去,當然是知道紀真人在里面.

他倒不會朝歪處想,師父的人品德行莫辰當然了解,也信得過.

可是……師父就打算這麼一直和紀真人含糊下去嗎?兩人之間就差一層窗戶紙,什麼時候才能打破這個悶葫蘆?他們究竟還在等什麼?

他們挑明了,莫辰他們這些做徒弟的也自在得多了,起碼不用象現在一樣總得講究避諱.

本來是想來和師父說些要緊的事,看來這時機又沒選對.

上篇:第一百九十六章    下篇:第一百九十八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