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九十四章   
  
第一百九十四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邵進明這麼練了三天,從一開始的如臨大敵,到最後他雖然不算游刃有余,可是已經自覺明白了大師兄的用意了,特意去找莫辰道謝.

"多謝大謝兄的指點,我已經有所領悟了."

莫辰問他:"領悟到了什麼?"

他沒想到邵進明這麼快就能領悟,畢竟這位邵師弟本來就比旁人在悟性上缺些,但在刻苦上頭,在宗門里也是數一數二的了.

"多謝大師兄指點,我平時與別人切磋,大家都是同門,招式都一樣,來來去去誰出什麼招都一清二楚,閉著眼拆招都不會有錯.這樣練的劍法能有什麼出息?大師兄叫我去雪里練劍,真是妙招.我現在不管睜眼閉眼,眼前都是雪花的寒光閃爍,就象無數劍尖朝著我一起攻來,來路無處可尋,招數更是無從捉摸,就象一個招式千變萬化防不勝防的對手……"

邵進明平時沒有這麼多話的,今天是格外興奮,說起來頗有些滔滔不絕的意味.

莫辰臉上沒有表情,心里想的什麼……這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擰了.

他讓邵進明下雪天練劍,不是讓他拿著雪片當對手,而是指望他能領悟到"飄雪本無根,零落自成舞"的意境.邵進明的劍法學的拘泥死板,絲毫不知變通,劍招是會了,劍意卻是學不會的.如果他能靈動一些,放松一些,反而對他是大有好處的.

結果邵進明完全弄反了.

莫辰實不知道說什麼,看他這麼高興的樣子,也不能現在就說"你弄錯了"打擊他.

莫辰索性抓起劍來:"走,外面練練,我看你悟到什麼."

邵進明正在興頭上,大師兄肯陪練招,這是多大的面子,趕緊連聲應下.

曉冬抓起帽子往頭上一扣,急忙也跟著跑了出來.

外頭下雪,他怕打濕頭發.大師兄給他買的這頂帽子又輕又軟和,還不沾雪珠,下雪天戴這個再合適不過了.

大師兄要指點邵進明,知道消息的人都來看.邵進明先拱手說:"懇請大師兄指教."

莫辰的劍沒有出鞘,點了點頭說:"出招吧."

曉冬看得全神貫注.

大家都是同門,學的都是一樣的劍法,但就象是文人寫字一樣,每一個人的字體都不會和別人一樣,哪怕按著一本同樣的字貼練的,寫出來的依舊各有分別.

劍法更是如此.

邵師兄穿著一件暗色袍子,一動起來,恰如張開翅膀的鷂鷹.他的劍法也顯得凶鷙威猛.

但大師兄完全不一樣.

不管邵進明的攻勢如何猛烈,大師兄都顯得從容不迫,舉止灑然,袖袂飄揚,象翩然起舞的白鶴,他的劍始終沒有拔出來,只以劍鞘相對.師兄弟間過招自然不是以命相搏,但是邵進明格外認真,汗水滴落飛濺,頭上冒出了蒸蒸白霧.

數十招轉眼即過,莫辰收劍而立,微微一笑.

邵進明差點兒沒收住架勢,險些一頭撞上院牆,強站住腳,身子卻差點栽個趔趄.他向莫辰躬身:"多謝大師兄……大師兄看我這幾日練的可有成效?"

莫辰點頭說:"確有成效,雖然與我一開始想的有所不同,可是這條路子很適合你."

邵進明大喜.

他沒想到師兄說的有所不同是什麼不同,還覺得是自己沒做到師兄的期許,馬上又保證說:"北府城冬天很長,往後我也一定用心練劍,必不讓師父和師兄失望."

其他人看不出來,但是遠遠站在廊下的李複林和紀真人卻看明白了.

莫辰所說的"有所不同"是客氣含蓄的說法,真要說起來,這哪是有所不同?這是大有不同.

邵進明沒從飄雪飛舞中領略莫辰希望他看懂的道理,卻在飛雪中以雪為敵,劍法也的確大有進境.

這該怎麼說呢?有的人就是這樣的,他一輩子都緊著弦兒,不管做什麼事都有些用力過猛,想讓這樣的人松下來是很難的.邵進明就沒有如莫辰所願的松馳下來,可是他卻遇強更強,劍法大有進展,連屬于他自己的劍意,也模糊的摸著了一點邊.

紀箏想了想,說:"我記得以前似乎有個人劍很快,好象姓周?"

李複林說:"你說的應該是瘋劍客周青集.他的劍法有如疾風驟雨,一出手就不給旁人留余地."

也不給自己留余地.

這人死的很早,但活著的時候名氣不小.

紀箏為什麼會想起來這個人,李複林明白.

剛才邵進明的劍法,居然就有當年瘋劍客的那麼一點影子了.

不是說他象瘋劍客那樣已經劍法大成,也不是說他……嗯,總之,邵進明給自己選的這條路,確實是最適合他的.

其他人也很為邵進明高興,大家圍攏過來七嘴八舌的說話,問剛才邵進明和莫辰拆招時的招數,步法,為什麼如此應對等等問題.

出了這件高興的事兒,李複林樂得取出自釀的靈酒來,大家都分得了一杯.

曉冬捧著杯子,小小的抿了一口.

靈酒甘醇,入口清冽,回味卻綿長.與凡酒不同的是,靈酒入喉,就感覺到一股暖熱的氣息由肚腹向外擴散開去,全身似乎都跟著熱起來了.

曉冬只喝了三分之一杯,剩下的李複林不敢讓他一次喝了,怕他修為淺承受不住,于是由莫辰替他收了起來.

邵進明今天紅光滿面,見誰都是樂呵呵的.

如此一片和樂中,獨自陰郁的童浩就顯得更加格格不入了.

李複林看了他一眼.

對這個弟子,他也實在沒有辦法.

功夫可以教,道理可以說,但是一個人想法性情很難改變.

如果童浩一直這麼執迷不悟,李複林也只好遣他離開了.

說來人家開宗立派,人都是越來越多.可回流山……這兩年卻是一個接一個的走人,眼看人是越來越少了.

他並不求把門派變得聲勢浩大,再大能大得過當年的丹陽仙門嗎?他是曾經滄海難為水,大宗門什麼樣,他又不是沒經過見過.

他只是想好好把劍法傳下去,教出幾個好苗子……

說是人少,結果第二天吳老伯就帶了人來了.

他帶了兩個孩子過來.一個看著大概八九歲,另一個更小一些,五歲上下的樣子.

想必這就是他家的兩個孫子了.

結果吳老伯一開口說話,才知道不是的.

那個大的是吳家孫子,小的那個卻是親戚家的孩子,已經沒有親人了,在吳家寄養著的.

吳老伯解釋說:"小的家里實在舍不得,養得也太嬌慣,送來了只怕也不是那塊材料."

很奇怪.

一般人家不是都會留下長子承繼家業嗎?次子,幼子將來分家得的產業遠不如大哥,所以一般會出去學個手藝之類的,也是給他們另謀個出路.再說,吳伯既然盼著家里出個修道的人,有一點兒希望就該送來試試,現在只送一個來,八成是另有原因吧?

李複林沒有細問,這種家務事看著是小事,其實最複雜,他是看在過去的一點交情上,答應讓吳家的孩子過來他給看看,對吳家的家事並沒有過多關心.

李複林很和氣的讓兩個孩子上前來.

吳家的孩子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祖父.

生活在北府城的人,比別處的人好的就是眼界開闊,城里修道之人不少,這些人過的是和他們完全不一樣的日子.小孩子當然是豔羨且向往的.

吳老伯朝孩子示意他快上前去.

李複林握住了這孩子的一只手.

曉冬在旁邊看著,他還記得當初師父也是這麼握著自己的一只手來判斷他的根骨的.他的資質不佳,可以說師父是看在叔叔的面上才把他收下的,不然的話,曉冬就無親無靠,誰知道會落到什麼地步?

李複林很快松開了他的手,吳老伯緊緊盯著李複林的神情,不知道他會說出一句什麼樣的判斷.

可李複林臉上神情並沒有什麼波動,既不顯得欣喜,也沒有什麼失望.

他讓另一個孩子也上前,同樣試過他的根骨之後,也松開了手.

"他們兩人……"李複林微微沉吟:"小的這個資質尚可."

聽他的意思,大的那個就沒有希望了.

吳老伯猶豫了下:"他是一點兒希望也沒有嗎?"

李複林看了他一眼:"他這次資質,也就比普通人好上那麼一點點,即使入了門,將來想要有所進益也非常困難,可能只能讓他比普通人身子骨好一些,多少幾年,但與他要付出的辛勞相比,這點所得微不足道."

吳老伯深吸了口氣,站起身來朝李複林一揖:"既然還有一點希望,那就請李真人收下這孩子吧."

李複林看了他一眼:"收徒不是小事.你也應該知道,如果我要收他,那他以後就是回流山的人,我如果不點頭,吳家他再也不能回去.這事你應該回去同家人商議之後決定.再說,也得問一問這孩子自己的意思."

"家里其實都商量過了……"

吳老伯的孫子撲通一聲跪了下來:"真人,求你收下我吧.我能給真人端茶倒水,掃地傳話,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求真人收我入門,教我本事."

上篇:第一百九十三章    下篇:第一百九十五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