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九十三章   
  
第一百九十三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跟別人,曉冬不能說這話,可是跟大師兄,他說的可順溜了.

"我覺得童浩師兄可能對我有些誤會."

莫辰一笑:"有什麼誤會?我沒有誤會."

曉冬先是一愣.

大師兄這是說他多心了?可是他馬上就意會到了這話里真正的意思.

"童師兄是不是覺得,要是沒有我,就不會出這些事?"

莫辰並不放在心上:"沒本事的人都會遷怒.即使沒有你,陳敬之天生一顆狼心,回流山容不下他,他早晚還是會走.而且以他的性格,對他好的人他不記恩,該出賣時絕不會手軟.你自己說,即使沒有你,他能在回流山長長遠遠待下去嗎?"

曉冬認真想了想:"只怕不能."

"是的,師父不會支持他去報仇.一來回流山不是師父一個人的,也不可能為了陳敬之一個人搭上整個門派給他報仇吧?二來他要報仇就是弑父弑親,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誰是誰非爭執不休,爭一百年也沒個定論.陳敬之達不到目的依舊會走邪路,說不定那時候他想的是如何出賣師父,或者是我."畢竟其他人沒有值得出賣的價值.

曉冬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童浩的事你不要放在心上,有的人就是這樣,自己是從來不會出錯的,有錯的都是旁人.如果自己真有錯了,那也必然是旁人害的.再說這些人欺軟怕硬,他為什麼不敢埋怨師父?不敢埋怨我?甚至不敢埋怨騙他害他的陳敬之?不就是看著你最軟,好欺負嘛."

大師兄前面說的都有挺有道理的,後面一句曉冬不能苟同,他鼓著臉反駁:"我不軟."

莫辰看他鼓鼓的腮幫子,沒忍住,上手掐了一把:"我看挺軟的."

曉冬偏了一下頭,沒躲開.

莫辰要掐他,還能讓他躲開了?

好在掐的也不疼.

看著莫辰的俊臉,曉冬也覺得手癢癢的.

可是……

就算大師兄不躲不避讓他掐,他……也沒膽子下手啊.

好吧,曉冬認慫.不管是現在,還是將來,在大師兄面前他只怕永遠也硬氣不起來.

說笑歸說笑,莫辰還是給曉冬又熬了一份安神茶,用藥有更改.曉冬喝著倒覺得這個不泛酸,有點甜絲絲的,還問大師兄,是不是在里面擱糖了.

喝下這藥他鑽進了被窩里.

去年這時候沒有暖木,他怕不得凍僵了.

今年就好多了,功夫有了底子,哪怕是在北府城這樣奇寒無比的地方,不用暖木也不會凍著.

暖木……

一想到暖木,就想到玲瓏師姐他們兩人.

那塊暖木,曉冬是千里迢迢從回流山帶來的,因為師姐重傷,怕她凍著了,曉冬特意抱過去給她用了.

玲瓏師姐走時把暖木也一起帶走了.

他們兩人,現在在哪兒呢?嚴冬酷寒,他們有沒有一個棲身之地?

曉冬到現在還是想不通玲瓏師姐為什麼要走.

是怕留下來拖累大家?可她從小就是師父撿來養大的,情同父女,這種關系又說得上什麼拖累不拖累?

還是……另有什麼原因?

莫辰在一旁打坐,已經聽到他翻了兩次身.

"怎麼了?"難道是今天調的藥方不對?

曉冬悶悶的說:"我在想師姐."

莫辰沉默了片刻,低聲說:"我也擔心他們."

可是這是玲瓏自己選的路.

等曉冬經的事再多一些,就會明白.就算親密如父子,師徒,手足兄弟,可大家終究還是一個一個不同的人,早早晚晚會走上不同的道路.

玲瓏的性子注定不會永遠待在山上,她的心太野,從小的時候她就和姜樊不一樣.姜樊可以老老實實坐在屋里看書,練功,玲瓏卻總是喜歡漫山遍野的瘋跑,她總想去遠處,還想著成為傳說中那種神擋殺神,佛擋*的霸主一樣的人物.

只是莫辰猜中了前頭,沒有猜中結局.

他知道玲瓏一定會走,卻沒有料到會在這個時候.

"嗯,師姐很聰明,她一定會沒事兒的……再說,要是只有她一個人,說不定做事還是那麼顧前不顧後的,熱血上頭就往前沖,她且得顧著翟師兄呢……"

唉,翟師兄那身子更讓人擔心.

看著曉冬眼睛都要睜不開了,還握著他一角袖子不放,莫辰低聲問:"在想什麼?"

"嗯,大師兄……你身子沒事嗎?"

都困成這樣了還惦記這事.

莫辰覺得曉冬的心事有點重.如果他能少思少想一些,沒心沒肺的才象他這年紀的人,說不定晚上也能睡得更沉更香.

如果那樣的話,也就不是曉冬了.

屋里漸漸轉暗,曉冬睡著了.

莫辰就這樣坐在一旁,靜心屏息.他已經習慣了,就這麼守在曉冬身邊,一晚,兩晚,許多晚.

有時候在夜間,他會什麼也不做,就那麼靜靜的注視著身邊的這個少年.

黑暗並不能影響他的視線.

這是莫辰身體的又一個變化.

異變太多,到現在他都已經懶得吃驚.

一開始的時候他也惶恐,也迷惘,但是現在他發現這種變化是可控的,並不會暴露在人前.而且給他帶來的改變是力量越來越高,修為,眼光……他覺得自己走在一條向高處不斷攀升的路上.

莫辰現在不懼怕這種異變了.

他甚至……

甚至在期待這種變化繼續下去.

沒有力量,連身邊的人都無法保護.于大洪也好,玲瓏也好,翟文暉也好……

還有曉冬.

莫辰保守著和小師弟共同的秘密,即使對師父也沒有透露.一開始是有事耽誤了,後來……回流山變故頻頻,莫辰自己也有了一個難以訴諸于口的大秘密.

要是都告訴師父,只怕他一夜之間頭發都會愁白的.

莫辰把曉冬伸到被子外面的手放回被子里去,又把纏在耳朵後的頭替他理順,安靜的注視了他一會兒,才又開始繼續打坐.

童浩大概以為自己的動作很隱蔽,殊不知有一個算一個,同門們都將他的表現看在眼里,連李複林都發現了.

沒人會喜歡這樣一個心胸狹窄陰暗的人.

連平時還能和他說上幾句話的段平都下意識的遠離了他.

反正本來也算不上有什麼交情,段平以前覺得,都是同門,他話少些,自己就多說兩句,總不能相對無言尷尬冷場吧?

現在段平覺得,冷場挺好,冷就冷吧,和這樣的人走得近了沒有什麼好處,一個鬧不好還被人記恨上--說不定他現在就在心里記恨呢.

還是離得遠點兒好.哪怕離得遠點兒也會讓他記恨,那總不會太冤枉.

莫辰指點考校了一番師弟們的功夫之後,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長進,也都把放野了的心重新收歸到正途上來.可這其中,唯獨童浩一個人毫無長進不說,劍招反倒越練越有一股戾氣,看得人直皺眉頭.

邵進明這兩天倒是讓旁人看了有些奇怪,老往窗外瞅,一見刮風要落雪就提著劍往外跑,害得旁人還以為他有什麼要緊事.

等問明白了才知道,原來是大師兄指點他練劍.

一開始邵進明就是在雪地里練劍,漫天雪片亂舞,邵進明練的很是認真,不過也分出一點心神去注意下雪.

師兄什麼要讓他在雪里練劍?他的劍招刻板跟下雪有什麼關系嗎?還是下雪時練劍能把他劍法中的瑕疵彌補了?

又或者,大師兄是讓他用雪練劍?

想到這個,邵進明就開始有意識的用劍去刺雪花.

段平和秦瑋兩個經過,看著只覺得新奇.

天下練劍的人千千萬,各有練法不同而已.聽說有人在瀑布下練,有人在狂風中練,有人在大雨中練完一趟劍法衣裳根本沒點半滴雨……

邵師兄打算在雪里練,倒是沒怎麼聽說過.

雪花凌亂飄舞,可是邵進明身周方圓約摸三丈多的一塊地方是沒有雪的.因為他動作間鼓動的勁風虎虎生威,即使沒有被劍尖刺中的雪片也被勁氣刮開了.

練著練著,邵師兄都已經練得……快要斗雞眼了.

雪片有大有小,有遠有近,有疾有疏,他一開始只是抱著試試的心情去刺,後來發現要把雪片全刺中,這簡直太難了.

邵進明拜師之前也和人交過手,上山拜師之後就很少有動手的機會了,多是同門師兄弟切磋技藝.

比上山前他的功夫當然有了很大的長進,可是要說對劍意的領悟,他比師弟們卻要差.邵進明知道自己天分有限,所以比旁人更刻苦.別人練功若有七分苦,他卻苦到了十二分,世人都說勤能補拙,邵進明卻可以憑自己的親身經曆說一句,有的東西天生沒有,後天想補真是太難了.

這會兒連雪都刺不中,他心里反而激起了一股拗勁兒,不讓我刺中?我還偏得刺中不可.

在邵進明的眼里,這朝他撲面襲來的飛雪仿佛成了一個可惡的仇人,此人劍法輕靈多變,虛虛實實難以捉摸,且多有神來之舉,令人防不勝防.

迢進明練了一下午劍,把自己練脫力了……

莫辰知道之後只是一笑.

第二天沒雪,第三天有雪,迢進明提著佩劍殺氣騰騰的又沖進了門外的大雪里……

上篇:第一百九十二章    下篇:第一百九十四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