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八十六章   
  
第一百八十六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曉冬這次在夢中沒有再去到那個奇怪的地方.

他睡的也不安穩.

好象有個聲音在催著他,想讓他跟著走.但是他的身上象纏著十幾條鐵索,又象壓著好些塊石頭,讓他從身體到意識都動彈不得.

他好象就在被兩股力量拔河,自己的意識顯得微不足道,象是灌滿了河水與泥沙的口袋一樣,沉重而混沌的,一直在向下沉.

這一天曉冬起的比平時晚,他決定,往後還是盡量用打坐替代睡覺,這樣不是睡覺是受罪,睡一覺起來居然腰酸背痛頭腦昏沉,比干熬一夜還難受.

第二天晚上大師兄又給他端了一盞安神茶來,曉冬有點兒為難.

他本來不打算睡了的.

可是大師兄的心意他又不願意拒絕.

那……那就再熬一晚上,從明天開始不睡了.

這一盞安神茶和昨天的那個味道不一樣,昨天的那個有些酸澀,今天這個味道略清苦,但也不算難喝,咽下去之後嘴里回味泛甘.

多半大師兄是看他這幾天精神不好才特意給他配的藥茶吧?

這碗茶喝完曉冬就老實的躺下來,然後……

然後就沒然後了.

他好象失去了從他的腦袋挨到枕頭那一刻的記憶,直到第二天早上睜開眼為止--

這碗藥茶真是見效!

曉冬樂滋滋的跟大師兄道謝,說自己一晚上沒做夢,睡的可沉啦.

他已經好久沒有睡的這麼沉了,似乎從來到北府城,就沒有睡過一個踏實覺.

雖然修道之人常常用打坐,入定代替睡覺,但是人的身體就是需要徹底的睡一覺才能歇息.總睡不好,人看起來就象缺水干枯的花草一樣,蔫蔫的,沒有生氣.

"一晚上沒有做夢?那你前些天都做什麼夢了?"

曉冬恨不得把自己的嘴捂上!

他怎麼一時大意就把實話說出來了.

本來是打定主意要瞞著大師兄的.

莫辰看曉冬的眼珠左轉,右轉,就是不敢看他,不緊不忙的說:"今天上午我把事情料理的差不多了,下午都沒事."

意思是,他有足夠的時間聽曉冬解釋.

唉.

被大師兄這麼看著,曉冬覺得臉上火辣辣的.

他大概天生就不是個會編瞎話的材料吧.

尤其是對著大師兄,想好的應付話還沒出口,自己先心里打起鼓來,總覺得自己只要一說出口,這麼拙劣的掩飾就會被大師兄戳穿.

到時候丟人事小,可是大師兄該對他多失望啊.

所以曉冬眨著眼下了決定.

還是說實話.

不過說實話也是有技巧的,並不代表要全部合盤托出啊.

"就是……來了新地方一時不適應.後來還出了這麼多事,所以晚上總是有些不安."

莫辰沒出聲.

這沒出聲比出聲質詢還要可怕.

曉冬覺得自己全身上下哪哪兒都是破綻.

比如他不敢直視莫辰就是一個最大的破綻.

要是他心里不發虛,他就敢直視大師兄的臉了.

現在他的頭都不大敢抬,顯然還是在隱瞞.

"曉冬,"莫辰輕聲說:"你這樣只會讓我更費神勞力,先要找出你難以安眠的原因,然後再去想解決的辦法……等于繞了彎路."

大師兄說得對.

他再瞞下去,也只是浪費大師兄更多時間.

反正他騙不過大師兄,雖然沒有照鏡子,可是這兩天大家見了他都會問一句:"晚上沒睡好?"

對別人來說沒睡好問題不大,可對曉冬來說,睡與夢對他來說絕不是一件小事.

"這幾天,總是夢見同一個地方."

莫辰往前傾身:"什麼樣的地方?"

曉冬看著大師兄的眼睛.

大師兄的眼睛以前是很深的黑色,可能是以前沒有看仔細?在暗的地方看,當然看著是黑色.但是在明亮的地方,曉冬覺得……大師兄的眼珠里似乎透出琥珀色的光亮.如果認真打量,又看不到了.

那雙眼睛那麼深,好象里面藏了不知多年的滄桑.

大師兄年紀雖然不大,可是他確實經曆了許多人一輩子也經曆不到的坎坷.

"我不知道那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我只是覺得,那兒離北府城應該很遠."

"在來北府城之前,你見過這地方嗎?"

曉冬搖頭.

這也是他想不通的地方.

"我有記憶以來,從來沒有去過這麼怪的一個地方.象是一個巨大的石洞,往上看到不頂,往下看不到底.到處都是灰蒙蒙的,沒有光,沒有聲音,也沒有風……"

那是一個一團死寂的,沒有出口的世界.

是個讓曉冬本能想逃避,不願意靠近的地方.

那兒連空氣似乎都是凝固的,是沉悶的,待在那里會把人憋死,憋瘋的.

曉冬這幾次都拼命告訴自己不要慌,這是夢,夢醒後他就會離開這里.

可盡管如此,他還是怕.

怕……世上真有這麼一個地方存在嗎?如果真的有,那它是在哪里?

它和自己又有什麼關系?為什麼自己連著數次都夢見這里?

"大師兄你昨晚給我的藥茶真的有效."喝下去就象被人當頭敲了悶棍一樣,什麼意識都沒有了,當然也沒有夢.

莫辰搖頭:"那種藥份量重了的話,對你身子沒好處,只能短時間用用."

曉冬眨眨眼.

也就是說他們得另想辦法解決這問題.

"這樣的地方,我也沒有聽說過."但一聽就知道絕不是個善地,且一定有很複雜,很重要的原因.

曉冬以前入夢,不管他睡之前心里是不是明白,但夢里所見的一切其實是他心里深處想見到的.他在回流山上的夢就都很輕松,看到的也都是師兄師姐們,還有回流山上的一草一木.

而這一次他分明很抗拒,卻不受自己控制的一次又一次去到那個聽起來很詭異的地方.

莫辰其實沒有告訴曉冬的是,他每夜都會盡量守在曉冬身邊,就曾經發現他的情形同平時有異.

睡著之後曉冬呼吸變得細微而緩慢,身體顯得僵硬,碰觸他也沒有知覺.

莫辰試過喚他,曉冬完全聽不到.

甚至他的眉頭皺起來,面上露出了痛苦的神情,卻依然無法從那個夢境中脫身.

這讓莫辰感覺很不妙.

說句不好聽的,曉冬現在就象是被攝魂一樣.

雖然抗拒,雖然不情願,卻不能逃脫.

莫辰擔憂……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會不會……

會不會他會在哪一天的夢中,神魂徹底被禁錮住,而他的人就再也不能醒過來了?

這種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

他就曾經聽師父說過,魔道中人就有這樣的奇詭的手段,可以拘禁甚至將人的神魂煉化.

曉冬這種情形簡直象是已經站在了懸崖邊緣,已經那麼危險,可他自己還懵然不覺,只覺得這夢討厭而已.

"這藥先喝五天試試,我們在這段時間里找一找這夢的來龍去脈.夢里的情形你能記得多?能畫出來嗎?"

"可我畫的不准,也不好看……"

曉冬那點把式,他自己知道挺丟人的.

還是大概七八歲的時候,跟叔叔住在一座靠山的鎮子上,那里有個塾師會教蒙童識字讀書,他也跟著學了幾天,畫技也是那時候啟的蒙吧?年輕的塾師把窗子打開,畫了兩片荷葉一朵荷花,然後讓他們對照著外面池塘里的荷葉跟著練.難得的是,那荷塘雖然不大,荷葉與荷花卻長得格外繁茂喜人,已經入秋了也不見凋萎.

他當時學的挺快,還得過兩句誇獎呢.

但後來他們又換了地方,畫畫就丟下了.

說句不好聽的,曉冬現在就象是被攝魂一樣.

雖然抗拒,雖然不情願,卻不能逃脫.

莫辰擔憂……如果繼續這樣下去,會不會……

會不會他會在哪一天的夢中,神魂徹底被禁錮住,而他的人就再也不能醒過來了?

這種事情不是沒有發生過.

他就曾經聽師父說過,魔道中人就有這樣的奇詭的手段,可以拘禁甚至將人的神魂煉化.

曉冬這種情形簡直象是已經站在了懸崖邊緣,已經那麼危險,可他自己還懵然不覺,只覺得這夢討厭而已.

"這藥先喝五天試試,我們在這段時間里找一找這夢的來龍去脈.夢里的情形你能記得多?能畫出來嗎?"

"可我畫的不准,也不好看……"

曉冬那點把式,他自己知道挺丟人的.

還是大概七八歲的時候,跟叔叔住在一座靠山的鎮子上,那里有個塾師會教蒙童識字讀書,他也跟著學了幾天,畫技也是那時候啟的蒙吧?年輕的塾師把窗子打開,畫了兩片荷葉一朵荷花,然後讓他們對照著外面池塘里的荷葉跟著練.難得的是,那荷塘雖然不大,荷葉與荷花卻長得格外繁茂喜人,已經入秋了也不見凋萎.

他當時學的挺快,還得過兩句誇獎呢.

但後來他們又換了地方,畫畫就丟下了.-------------------------------------------------------

上篇:第一百八十五章    下篇:第一百八十七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