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八十四章 少主   
  
第一百八十四章 少主

g,更新快,無彈窗,!

盧真人前腳剛走,剛被謝小茶念叨過的幾個人就登門了.

康堡主本來以為自己挑了個不早不晚的時辰來不會有跟自己撞上.雖然修道的人,譬如李複林,到了他這地步吃不吃飯都不要緊了,所以趕在中午來也不算什麼.

他這時辰本來挑的挺好.李複林這送走了盧真人,還有一個客人約的是晚上過來.

結果就有人和康堡主想到一塊兒去了.

田門主只比他晚一步,一進門看見康堡主正坐在外廳里,兩人一碰面都有些尷尬.田門主一腳已經邁進門了,總不能掉頭再出去,只好訕笑著進來,同康堡主打招呼.

"康兄也來了?"

"噯,來了."康堡主本來也不自在.上回他們氣勢洶洶的來,偃旗息鼓的走,來時話說的有多漂亮,走時臉就被抽的有多響亮.那天從這兒走了之後,他們各懷鬼胎,各自捂著自己的秘密生怕被別人知道--當然終究都會知道的,可是現在就捅出去,萬一被旁人知道的,事情不機密,容易出紕漏.

于是兩人對于今天上門的目的一字不提,也不去打聽對方今天是來做什麼的,反正大家不約而同的來,目的只怕也都是一樣的.

姜樊穿過院子過來傳話:"兩位前輩,我師父這就從靜室出來,兩位請至內堂說話吧."

結果這兩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沒有起身的意思.

田門主咳了一聲:"康兄先來的,不如康兄先過去說話,我在這里坐一坐歇息一下."

他倆要說的話都是不傳六耳的機密,當著對方那就誰都說不成了.不如分個先後,一個一個去說的好.

這提議正中康堡主下懷,他客氣客氣意思了一下,就先一步隨姜樊進內堂了.

當然哪,他本來就比田門主早到,論先後的話當然是他先.

留下田門主一個人坐在那兒等著,百無聊賴的打量這間屋子.

屋里陳設很簡單,可田門主眼光不錯,能看出來這里擺的東西都有些年頭了,有的想要都沒處找去.他既做門主,有時候又沾手些別的營生好貼補一下,不然窮修道可修不出個名堂來.人家攢氣一年半載就有進境,你沒靈丹妙藥沒好功法又沒高人幫扶指點著,得花比人家多十倍的時間.

可縱然修道的人也沒有那麼多時間讓你耗啊.好麼,不等修出個結果來壽數到頭了,說來真使英雄淚滿襟.

田門主看見靠牆的桌案上擺了一塊云紋石.這塊石頭看起來平平無奇,也就是比外面隨處可見的石頭平滑一點,上面雖然有云紋,可是有云紋的石頭也並不難找.

問題是,如果仔細看的話,這石頭上的紋路仿佛活的一樣,上面的墨色紋路仿佛會流動,就如同天上的云被風吹動時微微卷拂的姿態.

這可真難得.

田門主正想著是不是湊近前看看,結果外頭聽著人聲和腳步聲響,回流山的弟子又領著一個人進來了.

好麼,也是相識.

彭真人.

見著彭真人田門主十分納悶.

他知道康堡主為什麼會來,因為他自己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才來李掌門這兒.可彭真人就不一樣了,此人發跡就在這二三十年,家里父輩祖輩都不是修道的人,跟他們這些世代相傳的人不一樣.

也就是說,他肯定沒有什麼先輩事跡要打聽,也沒有什麼要緊的遺物得尋找.

那他來……

不管田門主如何浮想連翩,彭真人笑容滿面的就進來了,看起來沒有一點兒勉強生硬,笑呵呵和田門主打招呼.

田門主就不如他那麼圓滑了,臉上多少帶出些不自然:"彭兄今天怎麼也過來了?"

"哦,我是不請自來啊."彭真人笑著說:"上次見過李掌門之後,我就很為他的人品風度心折,聽說李掌門前兩天在尋人,雖然不清楚是尋什麼人,不過我沒別的本事,就是人面廣一些,說不定能幫上忙,所以就厚著臉皮上門來自茬一下."

說得比唱得還好聽.

田門主嘴上呵呵,心里狠狠啐了他一口.

彭真人確實很會說話,也很會做人.可這人也是出名的無利不起早,要說他會找上門來當熱心人,田門主打死都不相信.

他准是別有所圖.

難道……

田門主想到一個可能,頓時警惕起來.

難道彭真人猜到了那天散伙的真相,他自己是沒有先輩,沒有什麼師門重寶可以找回,他可以謀圖別人家的東西啊!

田門主自己得到的東西是幾張秘笈,寫的是他們本門的劍招.當時師門前輩好幾個蒙難,有幾招劍法絕招就此失傳了,想不到李掌門竟然把這幾招劍法的秘笈交給了他.

這幾張秘笈並不是從他們門派先輩身上得來的,而是新紙,新墨跡,很明顯是有人近來才錄于紙上.

田門主琢磨了一下.

要說李掌門,或是他那位紀姓夫人偷了他們師門秘籍,那是不可能的.因為這些劍招從來都是口口相傳,絕不會見于筆端,想偷他們怎麼偷?挖開腦袋偷嗎?

李掌門能拿出這幾招劍法,這些劍招對他來說就不是秘密了.

田門主今天過來,想的是……李掌門手里不是還有別的,關于他們門派的秘密?

他倒不是懷疑李複林會想對他不利,而是他們那天找上門來實在是把人得罪狠了,人家還把這些還給他,這是真正的以德報怨啊.他當日欠人家一句道謝,一句道歉,這兩天就要離開北府城了,再不說的話,以後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碰面,怕沒機會說了.

田門主也有些私心.

他今天要是能和李掌門消除誤會,化敵為友,沒准兒人家就真還有什麼好處能給他呢.

康堡主肯定也是為了這目的才來的.

可彭真人此來就讓人心里犯嘀咕了.

田門主說話謹慎起來,怕自己不經意被彭真人套了話.

不多大功夫,康堡主從屋里出來.

他見了彭真人也是一怔,但是看他神色,應該是事情辦得很順利.

康堡主沒有多停留,招呼一聲就先走了.

姜樊這會兒知道這些人來都是說私密話的,于是直接請田門主進去.

彭真人不緊不慢坐下來在外頭等.

他那天回去後可沒閑著,關于李掌門,關于那天同來的數人,他們的前塵過往都叫他翻了個底朝天.

知道的越多,彭真人越是心驚.

要早知道李複林李掌門是這麼個出身來路,干了那麼些驚天動地的大事,他那天敢上門來捋虎須,更不要說他身邊還有個喜怒無常心狠手辣的女人.

人家現在是個隱士,不代表就真是個軟柿子.彭真人毫不懷疑,那天要是他們不識相非要糾纏,最後的結果還能是怎麼樣?還不是手底下見真章.他們這些人捆一起不夠人家塞牙縫的,這還不算那個沒露面的女人.

近日回流山的動靜,彭真人也都打聽著了.

他左思右想,決定還是親自走這一趟.

雖然差人送個信兒來也能把事情說了,但是賣人情,還是當面賣更顯得情分重.

田門主也沒有待太長時間,他也很快從內堂出來,並沒有心情同彭真人再周旋,匆匆就離開了.

姜樊再請彭真人進去.

以前回流山荒僻,來到北府城,師父的交際應酬一下子多起來了,姜樊覺得最近這幾天來的客人,比回流山過去幾年加起來都多.

可是這些客人面上帶笑,心里只怕都暗藏奸詐.

這種客人還是不要來得好.

彭真人進來時,李複林起身相迎.

彭真人現在可不敢大喇喇的受他的這番禮街,揖禮時腰躬的更低了.

"李掌門,上次的事情實在是多有得罪,還望你大人大量,不與我這等末學後進計較."

"彭真人說哪里話,請坐吧."

看來李複林是真的沒把這些事情放在心上.

彭真人並不敢現在就放下心來,他坐下時也坐得不踏實.

"我本來是想備一份兒禮做為賠罪,可是想想也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那些凡俗之物想來李真人也不稀罕.不過我這個人呢,平時愛交朋友,三教九流的都有往來,消息也靈通些,有兩件事兒,我想來想去,應該知會李真人一聲."

李複林坐直了身,目光沉靜,並不因為彭真人的話有所動容.

這樣的態度,換成上次來時,彭真人覺得他是態度傲慢目中無人,可現在彭真人覺得,人家這就叫寵辱不驚,氣度非凡.

"一件事情是關于這次北府城的事.這次北府城發英雄貼,邀人來見證北府城城主更迭之事,當時貼子也發給天見城和烏石城了.烏石城就不用說了,情勢亂得很,已經被魔道中人掌控,即使有人來也是偷著來,這次並沒有他們的人公開露面,這就不說了.天見城是有人來的,但也沒有公開露面.我從一個好友那里打聽說,天見城其實對這次的事情很重視,來的人里有一位就是天見城少主.可是為什麼來了之後卻一直沒露面,後來還神不知鬼不覺的離開了,這可真是讓人難以捉摸.要不是他們走時宋城主還活著,都要讓人以為宋城主之死是他們所為了."

上篇:第一百八十三章    下篇:第一百八十五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