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八十三章   
  
第一百八十三章

g,更新快,無彈窗,!

事後莫辰再回想起來,只覺得自己那天遲鈍得驚人.

不,不止那一天.從玲瓏醒過來,她的鎮靜就顯得不同尋常.從小到大她幾曾有過心事?什麼時候能有這麼沉默寡言的時候?

以她平時的性情,她一定會對傷了他們的仇人無比痛恨,醒過來只怕頭一件事想的就是要去報仇.

可是誰都沒有往深處去想.只覺得她是因為受傷,還有為翟文暉自責內疚的緣故.

等翟文暉能睜開眼睛,卻已經成了廢人的時候,她的表現也太過平靜了.

可是……不管有再多的後悔,過去的事是不可能重來一次的.

那天早上曉冬醒的晚了.

他又做了夢.

又夢到了和上次一樣空寂的地方.沒有光,沒有聲音,沒有人,沒有出路.

到處都是灰蒙蒙的,那種封閉壓抑的感覺讓人格外焦慮.

他感覺不到一點兒生氣,總覺得那是一個死氣沉沉的地方.

這太奇怪了.

曉冬還從來沒有連續兩次夢到同一個地方.

以前不管是到哪兒,他去的都是不同地方.

即使是在回流山上夢見那幾次,每次他也都在不一樣的地方出現.

而且……還有件奇怪的事.

那個地方,感覺離得很遠.

當然,上次大師兄去葬劍谷的時候,曉冬頭一次神魂離體那麼遠,後來連著好些天都總覺得有點兒頭暈目眩的,八成是太吃力了.

葬劍谷很遠,而且是他沒有去過的陌生地方,但是那時候大師兄去了,曉冬覺得自己一定是追著他過去的,所以跑得遠一些,也不奇怪.

但這次……他本能的感覺夢里那個地方距他很遠.

而且是一個他從來沒有去過的地方.

他為什麼無緣無故的會在夢中神游到那地方去呢?

難道那地方和他有什麼,他自己都不知道的關聯?

曉冬盡力回想.

他完全不記得自己曾經去過那樣的地方.那地方感覺這麼邪門,如果他去過,一定會記得的.

他想不出頭緒來.

大師兄近來事情那麼多,曉冬也不想再給他添亂.

曉冬揉揉腦袋,起身穿衣.

他近來修煉不那麼勤快,想來有些慚愧.今天倘若事情不多,那就抽出一個時辰把劍法練練,然後晚上就不睡了,打座運功過一晚.

外頭天還沒亮,大師兄已經出去了.

曉冬先去看翟師兄,若是有什麼事他也能幫個忙打個下手.

怎麼說他也照顧過叔叔……

可是走到院門口的時候,曉冬就看見院門敞著,屋門也敞著.

敞著門,冷風不都吹進去了?這院子里住的可是兩個重傷患呢.翟師兄是不用說了,照料得有半點不精心,他的命只怕就保不住.而玲瓏師姐也不過剛剛能下地行走而已.

是為了開門窗透氣兒?

那也不對,姜師兄平時給屋里通風透氣都趁正午稍微暖和一點的時候,天即將亮起,凌晨時分這會兒其實是最冷的時候,哪有這會兒開門敞窗的道理?

曉冬快點進了門,一只手還按在了劍柄上.

擱著從前他不會有這個動作,可是現在他有如驚弓之鳥,生怕再出件象陳敬之那次的事情.

屋里沒有人.

玲瓏師姐不在她屋里,被衾已經整整齊齊的疊了起來,曉冬伸手一摸,都是冷的.

玲瓏師姐這是起來多久了?

再去看翟師兄,屋里也是空的!

翟師兄人呢?

他身不能動,口不能言,除非能睜眼.他不可能自己下地走了.

那是……

曉冬心一沉.

他想到了最壞的可能.

曉冬一下子愣在那里,整個象是掉進了冰窟窿里頭,從頭到腳都涼透了.

就象那天……叔叔咽了氣,師父讓人很快把他抬了出去.他曾經躺的那張床榻,那間屋子,就一下子空了.

之後……之後有很長時間,曉冬都沒有再到叔叔離世的那間屋子去.

大概過了有幾個月,忘了為什麼從那里經過.看著那扇門時,他恍然有種錯覺.好象推開門進去,叔叔就還在那間屋里,還在榻上躺著,只要推開門,掀起帳子,就還能看見他躺在那里.

"曉冬師弟?"

曉冬猛然回過頭來,臉上的神情倒讓從後頭喚他的邵進明吃了一驚.

"你怎麼了?沒事兒吧?"

曉冬呆呆的問:"師姐,還有翟師兄……"

邵進明看他的模樣,想到曉冬才上山拜師後,因為喪親之痛渾渾噩噩的那段時日,就猜到他想岔了.

"師姐她帶著翟師弟走了."

"……走了?"曉冬呆呆的重複.

他們是半夜里走的.

玲瓏自己行動也不是太方便,翟文暉更是動彈不得,誰也沒有想到會有這麼一出,完全沒有防備.

最早發現的人是姜樊.

他這幾天為了方便照顧一直就在隔壁屋子里住,半夜里他起身想去看看翟文暉的情形,卻發現屋里頭空空如也,兩個該好生養傷養病的人全不見了,玲瓏留下了一封信,寫的是師父親啟.

姜樊拿著信直奔師父那兒去.

李複林在打坐時被姜樊叫起,姜樊驚的面無人色,只說了句:"師姐她走了."急急把信遞給師父.

李複林一把扯開信封,一目十行的把信看完了.

玲瓏在信上自稱不肖孽徒,還說她從此以後不敢以回流山弟子自居,怕墮了師門聲名.

信上具體寫的什麼,邵進明也不知道.

李複林把眾弟子叫起來,兩人一撥分開去尋找玲瓏的下落.

她傷還沒好,翟文暉又不能動彈,兩個人縱然走,一時間一定也走不遠.

曉冬聽到這里急著追問:"那找著了嗎?"

邵進明搖搖頭:"沒有,我們這已經找了一撥回來了."

曉冬喃喃的說:"為什麼沒有人叫我……"

邵進明安慰他:"你別想太多,外頭現在不太平,即使是我們出去找人,師父也不放心,更何況是你呢?"

師父和大師兄出去尋找的時間最長,回來的時候神情異常憔悴.

玲瓏重傷在身,再加上一個動彈不得的翟師兄,他們兩個能去哪兒呢?外面現在這麼亂紛紛的,這樣兩個人就半夜里這麼走了,讓人真不敢往深處去想.

按說北府城現在封城,許進不許出,他們出不了城,應該也走不遠,更何況在北府城他們無親無故,也無處可投奔.然而後來一直沒有找到他們的下落.

一下子少了兩個人,整座宅院更顯得空曠清冷,人人臉上都沒有歡容,話比過去少了許多.

玲瓏師姐在的時候,她這人脾氣太急躁,愛武成癡,動不動找人切磋,大家都有點兒怕她,平時恨不得繞著她走.可是她一不在,所有人都放心不下.

就玲瓏師姐那個狗脾氣,除非自家同門手足能忍她,她真去了別的地方,旁人還能這麼讓著她嗎?到時候她又有傷,那不干等著吃虧?

她為什麼要走,原因就寫在她留下的信里.但信只有師父看過,其他人只能暗中猜測.

是玲瓏師姐覺得自己以後在修道一途上沒有希望,不願意拖累大家,所以才離開回流山的?

人確實得有骨氣,可這也得分時候,分事情.不該講這個骨氣的時候偏偏犯倔……離開了回流山,她還有什麼地方好去?

更別提她還把翟文暉一起帶走了.

翟文暉現在的處境,出去只怕就是一個死.

一連數日,回流山眾人都沒有放棄尋找他們倆的下落,可是說來也奇怪,這兩個人簡直就象憑空蒸發了一樣,一點兒消息也沒有.

外頭天天都有壞消息傳來,北府城一封城,被關在城里的人格外急躁.有人莫名的失蹤,還有人因為一點糾紛就起了爭斗,半個月不到,死傷有幾十人.

城主府亂的比外頭更甚.就光曉冬知道的,這些日子里一位燕長老被殺,一位白執事失蹤,還有不少人沾上了謀害宋城主的嫌疑,一時間城主府里人人自危.

一來二去,來北府的人也都待不住了,北府城的門禁也名存實亡,不少人都已經借機離開.

碧霞山莊的盧真人還來了一趟,也算是辭行,還送了一包藥材算做臨別贈禮.

李複林收下這份禮道謝時,盧真人擺擺手:"不用謝,本來我們來北府城也是為了送一批丹藥來售賣.我們莊主說,這次北府城重選城主,必定有不少人要你爭我奪,一受傷,這些平時不大用的藥一定能賣出去不少."

李複林對碧霞山莊的這種作法實在無言以對,只能端起茶來喝了一口.

這種盼著別人打生打死自己好賣藥的行徑……讓人怎麼說呢?

"誰想到這回是出事,可是與莊主想的不是一回事,藥有好些沒有賣掉,也犯不上再千里迢迢都帶回去,就送你們一些."

這說的好象處理滯銷次貨一樣……

但好歹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

別人送禮的時候,總會撿好聽的說,這樣收禮的人才會感激,這禮送的才有了價值.象盧真人這樣,送禮不是結善緣,是要和人結怨哪.

上篇:第一百八十二章    下篇:第一百八十四章 少主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