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八十二章   
  
第一百八十二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那個,是不是還要差人給碧霞山莊的盧真人送個信兒去?"

畢竟盧真人的熱切雖然有些詭異,但好歹人家也是要幫忙,要是能配制出來克制醫治這蠱毒的好藥,將來再有人受毒害,也能多救一條命不是?

第二天盧真人親自過來了.

她和周品芝完全不一樣,盡管服飾差不多,都系著一條鑲綠玉的腰帶,看來這是碧霞山莊的標志.曉冬小聲問了大師兄,才知道這腰帶的來由.碧霞山莊建在半山,這里多霧多雨,一年里倒有過半的時間都是陰雨天氣.霞霧如縷,繞著山圍了一周就好似碧玉帶一般.所以這山莊名為碧霞山莊,綠腰帶也是她們的標志.

還好還好,這綠腰帶沒什麼別的喻義,要是人人弄一頂綠帽子……

盧真人看起來消瘦,不苟言笑,身上帶著一股苦苦的藥香,頭發挽了個髻,插的那簪子……怎麼看好象也短了一截.

他以為自己看錯了,再仔細看,沒錯,是斷了一截,斷茬很明顯.

前幾天來的那周真人把自己拾掇得多齊整,那衣裳,那首飾,無一不講究.

相比之下,盧真人除了一根兒綠腰帶,和自己的同門師妹沒一點兒相象之處.

她來了也沒有進廳堂去用茶,說閑話,開門見山的說:"那個中了蠱毒的弟子在哪兒?"

這脾氣……嗯,曉冬莫名覺得她這副不通人情世故的脾性說不定和紀真人很合得來.

盧真人來了這一趟,過了一天又送了一瓶藥來,她親自送來的,看著人給翟文暉服下.

對這副藥,回流山上上下下都寄予厚望.

但這藥喂下去之後,翟文暉並沒有起色.

沒有惡化,但也沒再有任何好轉.

他全身上下,除了眼珠之外,其他地方仍舊無法動彈,甚至連一點知覺都沒有.

盧真人試了這兩次之後,坦白的同李複林說,她無能為力.這種蠱毒的來源查不出來,她也配不出能夠治好翟文暉的藥.

李複林神色黯然,強打精神向盧真人道謝,親自送她出門.

碧霞山莊都沒有辦法,還能再請誰來替翟文暉療毒醫治呢?

莫辰知道師父心里難受.

可是身為一派掌門,他不能軟弱,不能訴苦,他是弟子們頭頂的天.

可是就算這片天,也有累的,難過的時候.

姜樊端了茶來,正好遇著大師兄出來.

一看大師兄的神情,就知道師父這會兒肯定難受.

他猶豫了下.

從他站的這地方,能看見師父的背影.他就那麼坐在桌案前,窗子敞著,風吹得桌上那一疊被壓起起來的紙頁翻飛張合,發出啪啦啪啦的聲響.

他現在進去是不是不合適?

這麼一猶豫間,忽然手上一輕.紀真人不知什麼時候走到過來,從他手上將茶盤端了過去.

"你出去吧."

姜樊愣了下,紀真人已經邁步進了門.

師父這會兒怕是想一個人靜靜,紀真人偏偏這會兒進去,怕是不大合適啊.

可是大師兄什麼也沒說,姜樊一向是唯大師兄馬首是瞻.大師兄既然沒攔著,那他也沒什麼好說了.

紀箏將茶水倒進杯子里,端給李複林一杯,自己也端了一杯,坐在另一把椅子上.

李複林這會兒心神不知道在哪兒,給他茶他端起來就喝,也不覺得燙.他喝完了,紀箏就給他再續上,就這麼一杯接一杯,一壺茶都進了他的肚子.

壺里沒了水,自然也沒法兒再往杯里倒了,李複林端起杯來再喝的時候喝了個空.

他看看空空的杯子,這才慢慢回過神來.

紀箏把他手里的空杯拿下來.

"我還記得,上回見你露出這樣的神情是什麼時候."

李複林看著她.

紀箏悠然說:"那是丹陽仙門的老門主身殞的時候吧?"

她如果不提,李複林自己都快忘記了.

不,不是忘記了.

是他把那些往事塵封起來,就象人們會把一些重要的,但是平時用不到的東西裝在箱子里,再上一把鎖.

師父,師祖,師兄們……那些記憶從心底深處翻出來,那些面孔並沒有因為風月的流逝而褪色,他們仍如昨日一般鮮活.師父和藹又常帶憂愁的面容,師祖一把長長的白胡子,不怒自威的身形,還有師兄們,在陽光初升下,坐在丹陽峰的天棋坪上打坐時的情形……

他永遠不會忘記自己聽到師門覆滅時心情.

紀箏剛才說什麼?

說他現在看起來,就象那時候一樣?

李複林不知道自己的心境神情是不是與當時一樣.

"我的師父也早就不在了."

李複林轉過頭--他還是頭一次聽紀箏提起自己的師門.

紀箏出身于西域一個小宗門,那里地處戈壁,中原沒有什麼人知道.而從他第一次見到紀箏時,她就是孑然一身,無親無故.李複林雖然沒有探尋過她的身世來曆,想來總不會是件讓人快活的事.

"我們這個宗門從來都人丁單薄,門規是只能收一個徒弟,不可能收第二個,除非這一個死了."

這麼奇怪的門規……

怪不得知道她門派字號的人那麼少,以至于總有人覺得她與陰月魔都的人牽扯不清.

"我師父收我為徒之後不久就因為與人斗法受了傷,我十一歲的時候她就過世了,從那以後我就一個人四處游蕩."

十一歲就孤身一人,無依無靠……

她說得輕松,可是莫辰深知道,西域魔修眾多,一個十一歲的孩子想要掙紮活下來,還曆練出一身這樣的本領,該經過多少慘烈厮殺.

怪不得她總是動手比動口快,又總是那樣一身肅然殺氣.

"我以前常聽人說,中原很好,這里有許多的湖泊江河,有數不清的名山大川,樹是綠的,花是紅的,有許多許多人……"紀箏看了他一眼:"其實在你之前我遇到過不止一撥中原人,心眼兒都特別多,個個都口是心非."

"可是你不一樣,你這人很好."紀箏說:"真的很好."

比這好聽的恭維話,李複林不知道聽過多少.

就象紀箏說的那樣,他身邊的大多數人,心眼兒都特別多,口是心非這種個個本事無師自通,吹捧起人來那是一套又一套,舌燦蓮花,能把人誇得連自己姓什麼都忘了.

可那些話,都不及紀箏今天說的這麼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來得真摯誠懇.

"你徒兒的事,別太難過了."

紀箏對那個中了蠱毒的弟子也有印象,也知道李複林打算把他收為親傳徒弟了.現在他這樣子,就象個活死人,李複林這個人心太軟,是個老好人,就算不認識的陌生人遭此厄難,他肯定會為之難過,更不要說是他看重的徒弟了.

"人這一輩子很長,將來會遇到什麼事情都說不定.我師父死的時候,我也曾經想過,我能不能活下去?不過後來就沒那個功夫去想這些了,別人要殺我,我一定會拼命抵擋.餓著肚子四處找水,找食物.有時候能找到,有時候找不到,就抱著肚子躲在岩洞里睡……上次在黑沙迷城被困住的時候,其他人說出不去了,我卻想著,我還要再見你,我一定要出去."

李複林林聽著她笨拙的開解:"你徒弟將來應該也有他的際遇,他不會永遠都是這個樣子的."

李複林朝她認真的點了點頭.

"你說得對."

人生還很長,今天找不到治毒療傷的好法子,不代表以後也找不到.只要人活著就有希望.

他現在還有一幫徒弟要照看,可沒有功夫把自己關在屋子里傷心失落.

"讓你看笑話了."

李複林覺得自己在紀箏面前就從來沒有得意過.

旁人總是往著高處走,他呢?當年和紀箏認識的時候,他是第一大宗門的弟子,還有人認為他會是丹陽仙門的未來掌門,意氣風發,少年得意.可是遇到她之後,師門覆滅,自己落魄,總在她面前出丑,不知所措……

等到事隔多年他們再相見,他成了一個小門派的掌門,這也就罷了,偏偏從她一出現,他又一路倒黴,弟子們看著沒前程紛紛棄他而去,回流山出了大問題,只能拋下宗門流落他方,現在弟子們還死的死殘的殘……

也不知道紀箏在心里怎麼看待他的.

八成覺得這個人特別無能,特別沒有出息吧?

李複林自嘲的想,這輩子大概他和雄心萬丈,英明神武這些詞也扯不上干系了.

莫辰把翟文暉的每日里服的藥送去,順便替他施針調理.玲瓏守在一旁,她也有自己的一份藥得服.藥汁,藥丸,加起來份量不少,她一仰頭把整碗藥都灌進嘴里,好象一點都不覺得苦.

莫辰施針時也以自己的真元助翟文暉調理,這一套功夫下來他的額頭也見汗了.

玲瓏在一旁幫他收拾針盒,忽然說:"大師兄連日來費心了."

"行了,同我還說這些?你別只顧照應他就不顧自己的傷."

"我心里有數."

莫辰收拾東西出門時,玲瓏送到了門口.

"大師兄,多謝你."

"外頭冷,你快進去吧."

話是這麼說,但直到莫辰出院門時,玲瓏都站在門邊一動不動的目送他.

莫辰朝她揮了一下手,看她進屋里去了,這才放心.

上篇:第一百八十一章    下篇:第一百八十三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