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七十三章   
  
第一百七十三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遠遠的,莫辰聞到了血腥氣.

這時候他反而憎惡起自己超乎常人的嗅覺.那麼濃的血腥氣……

莫辰的身形瞬間掠過幾重院落,廳堂前面的雪地石階上一串凌亂的腳印,玲瓏搖搖晃晃的背著一個人,已經是強弩之末,見到莫辰身影的那一刻,一直硬撐著那口氣一泄,玲瓏整個朝前栽倒,和身上背著的那人一起滾倒在雪地上.

莫辰還是慢了一步,等他趕到近前,玲瓏嘴里都是是血沫,含混不清的說:"救他……師兄……"

莫辰握住了她伸過來的手,緩緩渡真元過去,另一只手將翟文暉翻了過來.

手底下的身體猶有余溫,可那雙眼茫然無神,胸口沒有起伏,口鼻間也沒有氣息了.

姜樊急匆匆的從一側院門跑出來,跑得太急,身上披的短氅被大風一吹從身上掀開飛遠了他也顧不上.

"大師兄?"

莫辰抬起頭,那雙本該漆黑的雙眼中卻有血紅的光澤一閃而過,姜樊被地上兩人驚著了,卻沒注意到這點異樣.

"把玲瓏帶回屋去,先取還生丹化水給她服下."

他說一句姜樊就應一聲,看著莫辰抱起了一動不動的翟文暉,一股莫名的恐慌象繩索一樣勒在他的脖子上,越收越緊.

玲瓏傷成這樣,翟文暉只會比她傷得更重.

玲瓏意識昏沉,看著翟文暉毫無生機的垂下來的手臂,張了張嘴,嗓子里熱烘烘的滿是咸腥氣,什麼聲音也沒發出來.

她還記得剛才他在她背上的時候,黏糊糊的血從他身體里不停的朝外湧淌,淌進了她的脖頸里,先是熱,被北風一吹就變涼了……

她就在似醒非醒中掙紮,她的傷不礙事,應該先救翟文暉……

他護著她,自己傷的那麼重.

姜樊依大師兄所言,把密密收藏的那顆丹藥拿出來用水化了,要喂給玲瓏,剛灌進去一小口,玲瓏就往外咳血沫,連剛喂的藥汁也吐出來了.

姜樊又是急,又是心疼.

這藥難得,浪費一滴就少了一分藥力.

更急的是玲瓏傷的這麼重,連藥都灌不下去,怎麼辦?

好在第二次喂了藥之後,玲瓏沒有再吐出來.

姜樊這才稍稍松一口氣,照著師兄說的,緩緩替她輸送真元.

玲瓏修為比他高,這個姜樊一直都知道.兩人以前切磋對打的時候,打十回他輸十回.這其中固然有他不敢出全力的原因,但是玲瓏確實比他有天賦,比他強.

可現在她一身經脈傷損嚴重,真元簡直點滴不存.

究竟他們遇著了什麼人?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玲瓏的頭發散亂的披垂下來,臉上毫無血色.姜樊心里突然湧起一股恐慌.

他所知道的玲瓏永遠是中氣十足,活蹦亂跳的.記憶中他從來也沒見過這樣虛弱單薄的玲瓏.

她……她會不會死?

就象于師弟那樣,突然間就沒了聲息.

姜樊覺得手心冷一陣,熱一陣,心里焦躁.等感覺到玲瓏本身的真元與他隱隱呼應,這才把手撤開.

給玲瓏料理身上的外傷時姜樊更緊張.

雖然是從小一處長大,彼此光屁股的模樣多半小時候都沒少看.可畢竟現在已經長大了,還是男女有別,姜樊替她包紮上藥時總是忍不住想把頭別到一邊去.可是轉過頭要怎麼上藥呢?他只能讓自己盡量把目光專注在傷口處,別的地方就只能做視若不見.

可是這些傷……這些傷也實在太重了.

皮肉傷不論,重傷就有三四處,後背上一處最重.

除了這些,她右手小指,無名指都被削去了一截,看得姜樊眉頭直跳,實在不知是什麼樣的人才能把她傷成這樣.

汗水不知道什麼時候淌了下來,眼睛被汗刺得生疼.

姜樊用袖子抹著汗,走到隔壁靜室里.

翟文暉被安置在榻上,身上衣裳都已經解開,姜樊只看了一眼,腳就象被捆住了一樣再邁不出去.

上午他們出去時,翟文暉還帶著些億歉疚的同他說話.他當時怎麼說?姜樊不知怎麼想不起來了,就還記得他說:"姜師兄不用擔心,我一定勸著她不會惹禍."

他好象還說,會早些回來.

可是這才過了多久,翟文暉一動不動的躺在那里,身上一塊完好的皮肉都沒有,大師兄慣用的那套銀針刺入了他各處要害,襯著那些讓人怵目驚心的傷口,看著有一種說不出的詭異.

"大師兄……"姜樊腳步沉重,一步一步挪到榻前.

等到了跟前他才發現,翟文暉整條右臂都已經扭曲變形,皮開肉綻,白森森的骨頭斷茬從血肉中露出來,看得他幾乎站都站不穩了.

"翟師弟他,他怎麼樣?"

他想問的其實是,翟文暉會不會死.

可是這念頭只在心頭一晃,姜樊就忙不迭趕緊把這個念頭趕走.

莫辰轉頭看了他一眼,姜樊看清楚他的面容,心里咯噔一沉.

莫辰定定神,低聲說:"我也不知道."

能讓大師兄說出這樣的話,那翟師弟只怕是……

玲瓏受傷已經那麼重,翟文暉只會比她還重.

莫辰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傷勢.

翟文暉氣息已絕,筋脈盡斷,可莫辰試著救治時,卻察覺到他身體里另有一股力量在躁動不休.眼下他的情形說是活著不合適,說是死了卻也不妥.

姜樊端了溫水過來,水里另加了治外傷的藥,挽起袖子替翟文暉將身上的汙血擦掉.

隨著血汙一點點拭去,姜樊才看出他傷口處的異樣.

一般受傷的人,血應該是鮮紅的才對.可是翟文暉傷處的血卻是紫的有些發黑,而且顯得格外黏稠.看這情形,即使不塗止血的外傷藥,這血也不會再往外流淌.

姜樊嘴里發干:"大師兄……翟師弟這是中了毒?"

這個莫辰當然也看得出來.

但是天下毒物有千千萬萬,翟文暉這中的是什麼毒?

莫辰給他用了自己所知道的,能用的解毒丹藥都用上了,但在翟文暉身上並沒有效驗.

"玲瓏怎麼樣了?"

"性命看著暫時無礙."姜樊低聲說:"可經脈傷損嚴重,不知道以後……"

經脈傷損嚴重,那以後留下後患的可能很大.

"她說了什麼沒有?"

姜樊搖了搖頭,心里堵得難受:"大師兄,不知道他們是被誰所傷的?是不是……"

陳敬之?

他們在這城中根本不認識多少人,要說仇人,也就只有陳敬之了.

可陳敬之自己沒有這本事.他來殺曉冬的時候,雖然修為突飛猛進,卻還不是玲瓏師姐的對手.

除非他還有幫手……

可莫辰也無法給他答案.

只能等到玲瓏或是翟文暉醒來,才能從他們口中得知答案.

姜樊在屋里轉了幾個圈兒,兩只眼睛憋得通紅,手緊緊握成拳,指甲把掌心都刺出血來.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到底是什麼人在對付回流山?

同門一個接一個的受傷,被殺,可他們卻連下手的人是誰都不知道.

偏偏這兩次師父都不在.

"好了,翟師弟這里我守著,你去玲瓏那里照看."莫辰的鎮定多少也讓姜樊跟著安定了些.

姜樊應了一聲,拖著步子往外走.

門邊站的人讓他愣了下:"小師弟?"

莫辰飛快的轉過頭來,門口站的那人臉色雪白,不是曉冬又是誰?

"你怎麼過來了?不是讓你好生待在屋里?"

"我……我不放心,聽到這邊有動靜,所以過來看看……"

曉冬看著榻上一動不動的翟文暉,那情形顯得格外詭異驚怖:"翟師兄他,這是怎麼了?"

翟文暉傷口泛黑,袒露在外的一道道傷口就象用墨筆在一個人身上肆意揮濺,原本好端端的一個人現在看起來斑駁破碎,簡直象是胡亂斬碎了又生拼硬湊的安放在一起的樣子.

莫辰拉著他的手讓他進來,曉冬這會兒格外聽話,讓走就走,讓坐就坐.

"那玲瓏師姐呢?"

"她的傷勢也不輕,就在隔壁."

曉冬深吸了口氣,沒有再多問什麼:"大師兄,有什麼事情我能幫上忙的,你盡管吩咐."

"好,正有件事要讓你辦."

曉冬被莫辰安排了揀藥的活計,他一句異議也沒有,把師兄給他的許多藥材按份量分撿出來,該搗碎的搗碎,該混制的按份量混勻在一起.姜樊也默不作聲的過來陪他一起做,藥碾來回滾動,軋得那些藥草咯吱咯吱的發出輕響.

莫辰閉著眼坐在一旁,飛快的回想著自己聽過,見過的所有毒物.

他所聽過見過的故往里,並沒有象翟文暉身上這樣的毒.

這樣不常見的毒物肯定不是隨處可得的常見東西,如果誰手上有這樣的毒,何必用來對付翟師弟這樣的年輕人?

手上有事做,姜樊覺得在半空懸懸不安的心也稍微踏實點.

"這個要碾成末兒才有效……"

曉冬應了一聲,手上的勁又多加了三分,把那一把藥杆軋得粉碎粉碎的.

調勻的灰色藥末用紙包好遞給莫辰,看他給翟文暉塗上.

上篇:第一百七十二章    下篇:第一百七十四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