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七十二章   
  
第一百七十二章

g,更新快,無彈窗,!

離得老遠就看見姜樊了.

他站在門前掛的燈籠下面,裹著厚厚的大氅,頭上和肩上都落了雪,遠遠看去象個石墩子一樣.

看見莫辰的身影,姜樊眼前一亮,連忙迎了上來.

"大師兄."看著被他背著的曉冬,姜樊腳下一絆:"小師弟這是怎麼了?"

莫辰知道他誤會了,低聲解釋:"不要緊,是睡著了."

剛背上的時候兩人說了一會兒話,但曉冬從昨晚到現在一直焦慮不安,被莫辰背著,心里特別安生踏實,走了沒多遠他就睡著了.

姜樊這才松了口氣.

"那就讓小師弟睡吧,想必從昨天到現在他心里都難受著呢."能踏實睡一覺也好.

"你怎麼到門外來了?出了事?"

姜樊搖頭:"沒事.就是……師父和紀真人出去了,師兄你帶著小師弟也出去了,連師姐和翟師弟也出去了,我在屋里待著也不踏實,就到門外頭來迎一迎."

"玲瓏他們也出去了?他們去哪兒了?"

姜樊苦著臉:"我也不知道啊.師父不在,師兄你也不在,她就是最大的,我哪里攔得住她.就是翟師弟也勸不了,所以跟著一起去了."

老實說,有翟文暉跟著倒還能讓人放心點兒,畢竟翟文暉穩重,比玲瓏強多了.玲瓏遇事兒總沖動,做什麼事兒之前不會先想後果,有翟文暉把把舵,也省得她惹禍.

話是這麼說,可還是讓人不放心.

莫辰把曉冬送回屋去,李複林和紀箏還沒有回來,晚飯燒好了也沒有人有心思吃,姜樊平時飯量挺大,這會兒也只吃了一張餅,喝了一碗湯.其他人也吃的很少.

外頭天早就黑透了,只聽著風聲越來越緊,吹得人心里直發慌.

"怎麼還沒回來……"姜樊在屋里坐不住,還想到門口去等著,還是莫辰把他攔下來了.

"外頭那麼冷,你就安生待在屋里吧.今天你同其他人說過什麼?對了,于師弟的後事,師父有什麼交待?"

姜樊坐下來灌了兩口茶,定定神才說:"師父說,想把于師弟帶回回流山安葬."

這是理所應當的.這里雖然是師父的老宅,可是從師父這麼些年提都不提就能看出來,師父已經不把這兒當老家了.這回如果不是因為要離開回流山要找個暫時落腳的地方,又有宋城主要卸任這件事,師父也不會帶他們到這兒來.

來是來了,說的還是暫住,只看師父都沒心思打理這宅子,只讓他們收拾出一小塊地方夠住下就知道,他們不會在這兒久住下去,也許一年,也許兩年,他們總要離開這里的.于師弟如果安葬在這里,將來其他人都走了,只有他孤零零的埋在這里,顯然不妥.

"今天沒顧上,明天我就去置辦棺槨,先將于師弟入殮了……現在天氣冷,暫時在後院多停放些日子也成……"

但是終究不能久放,等他們回去的時候,也不好千里迢迢的帶著棺材趕路.如果師父一定要帶于師弟回去,將尸身火化了帶回去安葬也一樣.

"嗯,你回頭帶人把于師弟的東西收拾一下."

莫辰話里的意思姜樊明白,于師弟就這麼沒了,總得讓他齊齊整整體體面面的走,入殮的時候得給他換身好衣裳裝裹,他平時有什麼喜歡的舍不得的東西,也給他一並帶著.

有句話莫辰不說,姜樊也想得到.

于師弟被人所害,死不瞑目.不管是一年,兩年,他們一定要報這個仇,才能告慰他在天之靈.

"也不知道師父去了哪兒……"姜樊還是放心不下:"紀真人這個脾氣啊,夠師父操心的."

還有玲瓏師姐,也讓人放心不下.

難道是回流山風水不好?女人一個比一個厲害暴躁,陰盛陽衰啊這是.

曉冬睡的迷迷糊糊的,能聽見隱隱約約的人聲.

師兄的聲音?

即使人沒清醒,他也絕不會錯認這個.

"……要不我出去找找?"

找誰?

曉冬覺得自己象是沉在水底,動彈不了,水面的光亮離他那麼遠.

好一會兒他才費力的睜開了眼睛,身上各處都酸乏的厲害.

屋里點著燈,曉冬翻身坐了起來,一時想不起來這是什麼時辰.

"醒了?"

莫辰走過來,掀開帳子,遞了一盞溫水給他.

曉冬捧著水盞小口小口的把水喝完.

"還要嗎?"

曉冬搖了搖頭:"現在什麼時候了?"

"快到戌時了."

曉冬還記得的是他被大師兄背著……背著背著他就沒意識了.從那會兒直睡到現在?那這一覺睡的可夠沉的,連怎麼回來的,怎麼睡到了床上都一點兒沒印象.

"餓嗎?"

曉冬摸摸肚子,他一點兒都沒覺得餓.

"師兄你剛才在說什麼話?要找誰?"

"我們吵著你了?"

話話功夫姜樊從外頭進來,端了一大碗熱騰騰的肉湯,還有兩個在爐邊烘得熱乎乎的面餅子:"來來,你晚上沒吃飯,睡到這會兒肯定餓了."

曉冬其實不怎麼餓,但是不好拂了姜師兄的好意,趕緊下床穿鞋,把托盤接過來,坐在一邊的小桌上吃這頓延遲了的晚飯.

湯很燙,喝一口,脖子後面的汗都悶出來了.

姜樊看他吃的香,還是沒忘了剛才的擔憂:"大師兄,我出去找找吧."

莫辰搖頭:"再等等."

曉冬咬著餅子含糊不清的問:"找誰?"

當然不是去找師父.以師父的閱曆修為,還有紀真人在旁邊,根本用不著他們擔心.

可玲瓏和翟文暉兩人怎麼還沒回來?

這可已經不早了,就算玲瓏師姐沒分寸,翟文暉可是個沉得住氣的,他能不知道早晚?他也肯定知道,遲遲不歸會讓其他人擔心.

瞅著外頭風越刮越緊,姜樊這心里也是越來越不踏實.

早知道這樣,白天就算挨玲瓏的揍,也不該放她出門才是.

莫辰示意姜樊出來說話.

"你能去哪里找?北府城這麼大的地方,天又這麼黑."莫辰心里也不是不擔心,但他也知道,真要找人,把他們現在的人手撒出去也遠遠不夠,更不要說連姜樊在內,其他人的功夫還不如玲瓏呢.讓他們在夜里出去找人?真有事他們連自己都照應不了.

"再等等,我等下將陣法再調一調."

如果再過個把時辰還沒消息,莫辰就自己去找.

北府城天黑得早,若是在回流山,這時候其實不算晚.現在沒有回來,可能是因為什麼事情暫時耽擱了,並不一定就是出了事.

只是莫辰擔心自己出去了,剩下一幫師弟他也放心不下.萬一再有點什麼事,只靠姜樊是應付不來的.這宅子周圍的陣法能防住一般人,但是象陳敬之這樣曾經在回流山上學藝的人,防他不住.

大師兄這麼說了,姜樊也只能先應下.

他可真不喜歡北府城這鬼地方,冷得厲害,人和人之間互相提防著,而且到這里才多久,就沒了于師弟.

什麼時候他們能回去呢?

曉冬沒有心思吃飯,悄悄伸長耳朵聽師兄說話.

他還是沒聽清,就只聽到了找人這麼含糊不清的兩個字.

到底要找誰?

現在他就象驚弓之鳥一樣,有點風吹草動就忐忑不安.

不,他怕的不是陳敬之再找上他要他的命.現在回想當時的情形,曉冬不覺得害怕,他只是為自己當時的無能羞愧,更多的是憤恨.

他覺得自己沒有做過對不起這位陳師兄的事,可對方欺騙他在先,之後就想要他的命.

更過分的是,他殺了無辜卷進這件事的于師兄.

曉冬怕的是身邊再有人因此事而受傷.

湯他沒喝下多少,這天氣里涼得快,油都在碗邊凝起來了.餅子也顯得那麼生硬,硌的嗓子疼.

曉冬把碗收拾了回來,姜樊已經走了,莫辰則剛把什麼東西收進袖子里頭.

"大師兄."

莫辰應了一聲:"把你最近練功的心得說說."

曉冬到了嘴邊的話又被他這麼硬堵回去了.

大師兄故意的.

可明知道他是故意的,曉冬還是要乖乖聽話,背了一段心法功訣,又說了自己最近的心得.

莫辰一心二用,一面聽著曉冬說話,一面在紙上用金砂墨繪出陣圖來.

他雖然不能自己從無到有布下一個陣法,但是從原來有的陣圖上做一點小變動還是能辦到的.

一筆畫到中間,莫辰忽然抬起頭來.

他聽到了風雪中傳來的異樣的響動.

他的動作也引起了曉冬的注意.

"大師兄?"

莫辰放下了手中的筆,站起身來.

那聲音似有若無,離著還很遠.

可是莫辰近來發現,他的感官比從前敏銳了許多,這也許是因為他的修為還在不斷增長.也可能是因為他身體的異變進一步惡化了.

他的眼力,耳力,觸覺甚至味覺都比從前提升了許多.

莫辰回頭交待曉冬一句:"你待在屋里別亂動."

曉冬滿腹疑疑竇追出兩步,看著大師兄身形一晃,人就隱沒在了風雪夜色之中.

上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招數    下篇:第一百七十三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