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七十章 燒刀子   
  
第一百七十章 燒刀子

g,更新快,無彈窗,!

但莫辰還有一條找人的捷徑.

盡管對方藏頭露尾,甚至為了保守秘密不惜自殺封了自己的口,從他的兵器衣著上頭也看不出太多端倪,可是一個人只要在這世上活過,在他人眼中出現過,就不可能完美不留破綻.

曉冬有點兒呆呆的伸手接住莫辰拋過來的大氅,看著莫辰就在他面前換了一件衣裳.

不象平時穿的那麼素雅,那麼齊整.平時與同門們在一起,莫辰是大師兄,年紀又輕,想要服眾,自然不能顯得看起來輕浮不羈.他總是把自己往老氣,沉穩那里折騰,平時的言談舉止也規規矩矩的.

"把衣裳換了."

曉冬小聲問:"換衣裳?"

"出去一趟."莫辰說:"我在北府城也算是有兩個相識的人,打聽點兒消息."

曉冬眨眨眼,終于明白過來.

"師兄,你要帶我一起去?"

"快換衣裳."莫辰臉上沒有笑容:"你要再耽誤時辰,我就只能一個人去了."

"我這就換!"

曉冬手腳麻利給自己也換了一件便袍,脫下來的那件白底藍邊的袍服來不及收拾,只好先搭在椅背上.再把大氅匆匆一裹,登上靴子就趕緊喊一聲:"我換好了."

那樣子生怕莫辰把他丟下.

莫辰替他理了一下衣領,又把系成一個大疙瘩的帶結重新系過,這才說:"走吧."

外頭雪下得正緊,好在風不大.曉冬一路跟著莫辰往前走,積雪在他們腳下被踩的咯吱咯吱直響.

曉冬一點兒都沒覺得這樣的路難走,也沒覺得這樣嚴寒的天氣里還要出門有什麼難受的地方.

正相反,他現在亢奮地的完全注意不到那些.

讓他這麼精神並不是終于能出門放風,而是因為大師兄這一趟是辦正事的.換做以前,這樣的事大師兄是肯定不會帶他的,甚至可能根本不會告訴他.

可是這一次不一樣了.

曉冬的心跳的比平時快.

如果不是因為他的緣故,于師兄可能就不會遭遇橫死.就算師父和師兄都開解他這件事並不是他的錯,曉冬心里還是為這事難受.

這種感覺說不出來,胸口沉甸甸的,仿佛灌滿了冷水.

可是現在不一樣.

雖然在風雪里前行對曉冬來說費力艱難,可是能給大師兄幫上忙,能替于師兄報仇這念頭,讓他反而比原來要輕松許多.

莫辰領著曉冬進了一間茶鋪.

天氣不好,又是現在半早不晚的時分,茶鋪里沒有什麼生意,兩個上了年紀的人在靠近茶爐的桌邊坐著,擺了一盤棋,泡了一壺茶,不過看起來兩人的心思似乎都不在棋盤上.

莫辰領著曉冬進了後面.

里間比外頭還要暖和一些,一進屋就可以感覺到暖烘烘的熱氣撲在臉上,讓一路走來被北風吹得發緊的臉一下子就軟下來了.

茶鋪的里間只擺了兩張桌子,中間用屏風隔開.

曉冬發現有人比他們早進來,但是應該也沒有早太多.

因為地下有水跡.

應該有個人比他們早來了一會兒功夫,腳上沾的雪被帶進屋來,留在地下,因為屋里比外頭暖和太多,雪很快化成了水.

要是這人來得再早些,可能留下的水漬就會干了.

聽到他們進來的動靜,有個人從屏風後探身看了一眼,對曉冬他沒有多關注,但對莫辰卻露出了笑容:"來了?"

口氣顯得挺熟稔的.

他和大師兄關系應該不錯.

"喬兄幾時來的?我們倒是來晚了."

"不晚,反正我閑著沒事兒干,在家里也是枯坐著,不如早點兒出來."

莫辰和曉冬也把外面的大氅脫了才入座,這屋里比外頭暖和太多,厚衣裳都要穿不住了.

"這位小兄弟是?"

"是我師弟,姓云.師弟,這是喬兄."

那人擺擺手:"別這麼客套,別人都稱我一聲喬六,云兄弟也這麼叫吧."

他是這麼說,可是曉冬肯定不能這麼沒眼色.

既然大師兄都稱他喬兄,曉冬當然是跟著師兄稱呼.

這間小茶鋪里沒有什麼吃食,也就是一點兒炒瓜子和鹽水鹵豆佐茶.喬六把桌上的兩個油紙包打開:"我來的時候特意買的,來來,正好下酒."

他還自己拎了個酒壺來,就用茶盞盛酒,也給曉冬斟了一杯.

"來來來,咱們見一面也不容易,我先干為敬."

看喬六很豪爽的直接把酒就倒喉嚨里了,曉冬也跟著喝了一大口.

"咳咳咳……"

這酒可和曉冬以前喝過的酒不一樣.

師父的釀的酒可沒有這麼烈,曉冬也沒有提防,結果這酒入口簡直象刀子一樣,辣得他咳個不停,從嘴巴到喉嚨,甚至連鼻子都象是有火在燒,眼睛啪啦啪啦往下掉.

喬六笑得滿嘴的牙都露出來了.

"哈哈哈,以前沒喝過酒?這是燒刀子,你怕是喝不慣."

燒刀子這名兒曉冬以前聽過,這是頭一回嘗.

怪不得叫燒刀子,喝到嘴里果然又熱又辣!這名字起的再貼切不過了.

"你快喝口茶壓一壓."喬六看他眼睛都紅了,心里也有點兒過意不去,還把那油紙包朝他推了推:"要不你嘗口肉,這鹵肉不錯."

曉冬把一大杯茶都灌下去了,不好意思的用袖子把臉擦淨.

這兒又沒鏡子,曉冬也看不見自己現在的模樣.

他本來生得白淨秀氣,現在白還是白的,只是眼睛,鼻子,嘴巴,全都紅通通的,眼睛雖然擦過了,看著還是淚汪汪的,喬六心說莫辰帶來的這個師弟活象只白兔子,軟乎乎,嫩生生的.

這……看著倒是挺可人疼的.

就是不大象師弟,倒象個師妹.

喬六自家也有幾個半大孩子,可是個個野的象猴子,胡打海摔慣了,一個塞一個皮實,這麼斯文秀氣的他們喬家可沒有.

莫辰喝這酒倒是沒有什麼,和喬六你來我往的,不多時功夫酒就下了大半壺.

敘過別情,莫辰也沒繞圈子,直接說:"這兩天遇到了點難事,想請喬兄幫忙."

"我就猜你准有事."喬六說.

倒不是他有未卜先知之能,而是他對莫辰的脾性也有幾分了解.更何況現在北府城是多事之秋,莫辰若沒有事,多半不會在這時候找他出來只為閑聊.

"有事你就說,同我還客氣什麼."

曉冬這會兒終于緩過來不少,好奇的看看喬六,又看自家師兄.大師兄沒同他提過這個人,但是看來兩人交情不錯,喬六一點兒不見外.單從外表看,喬六和師兄不象一路人.

喬六更象曉冬拜師之前,四處漂泊時見過的那種江湖人.衣裳不那麼講究,頭梳的也不那麼整齊,胡子拉渣,不修邊幅,不拘小節,大口喝酒,說話聲音也那麼洪亮.

莫辰摸出一軸卷起來的紙遞了過去.

"這是什麼?"喬六把紙展開.

上面繪的是人像.

連曉冬看到的時候都愣了一下.

因為這人像繪的著實與真人肖似.

雖然只是簡單幾筆,卻把人的形貌神態都勾勒得靈動鮮活.

這應該就是大師兄自己畫的.

紙上繪了三個人,曉冬只認識中間那個.

陳敬之.

紙上的他看起來就是那副陰郁難以捉摸的樣子,整個人的神韻躍然紙上.

一看到這張臉,曉冬就想到那劍刃的寒光,還有那割面而來的,森然的殺機.

另兩張面容畫的沒有那麼生動,曉冬沒有見到大師兄帶回來的那具尸首,但他猜得到.這兩個人應該就是接應陳敬之的人.

大師兄把他們的形貌繪了下來,這倒是個找人的好辦法.

喬六看圖的時候臉上的笑容就不知不覺的收斂起來,他看得很仔細,上面的三個人像依次看過去,然後向莫辰搖了搖頭:"這三人我沒見過."

"他們就在這個月到的北府城,現在還在不在城里我不知道.有這張圖,我想你應該能打聽著他們的落腳底,還有出身來曆."

喬六一笑:"這不難.你這手畫技是了不得,我回頭就把人撒出去給你打聽,明兒一定有消息.對了,這三個是你仇家?"

"左邊那個已經死了,中間那個曾經也是我師弟."

聽莫辰這麼說,喬六就能猜到這肯定牽扯到他師門密辛.

"放心吧,我口風緊得很."

說完了事莫辰沒有多待,師兄弟倆跟喬六就在茶鋪門前作別.

曉冬跟著師兄走了一段路,忍不住問:"師兄……"

"嗯?"

"這件事告訴那位喬大哥,沒關系嗎?"這事說起來是追查他們宗門的叛徒,讓別人插手……曉冬怕師父會責怪.

"喬兄這人外表粗豪,心中有數.這事絕不會從他這里泄露出去."

既然大師兄那麼說,肯定他有把握.

莫辰拉著的手往前走,這讓曉冬接下來的路途輕松了不少人,更要緊的是,兩人的速度也更快了.

又走了一段路,曉冬發覺這象不是他們來時的路.

"大師兄?咱們不回去?"

"還要見個人."

曉冬于是閉上嘴老實的跟著師兄走,不閉嘴的話他總覺得雪會灌進嘴里去.

上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下篇:第一百七十一章 招數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