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六十八章   
  
第一百六十八章

g,更新快,無彈窗,!

有了一個前車之鑒,田門主猶豫著是不是現在打開盒蓋.

當然李複林是不會當著這麼多人害他的.

可是盒子里裝的東西一定至關重要,不然康堡主不會就這麼不管不顧撒腿跑了.

既然是重要的東西,田門主當然不想在眾人面前打開.萬一引起旁人的覬覦呢?

可眼下,眾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這個盒子上,打不打開似乎由不得他了.田門主深吸了口氣,緩緩把盒蓋掀起.

其他人目光灼灼,死死盯著盒蓋,恨不得穿透盒蓋看清楚里面裝的是什麼物件.

田門主的神情和剛才的康堡主有些不同.他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但從目光中可以看出他的心緒從震驚,到疑惑,到恍然的變化.

到底他是看見什麼了!

"田門主?"彭一惠實在按捺不住,側過身伸長了脖頸,試圖不著痕跡的看一眼.

田門主動作奇快無比,"啪"的一聲把盒子蓋了起來.

眾人眼睜睜看著這位田門主二話不說站起身來,向李複林拱手一揖,緊緊抱著那個木盒轉身就走了.

這算怎麼回事兒?一轉眼的功夫走了兩撥人了?

剩下的人這下人心散亂,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更對接下來的局面沒了信心.

到底田門主和康堡主是因為什麼才走的?

接下來是不是還會有別的盒子被拿出來,然後他們之中再有更多人撤退?

己方連續有人臨陣脫逃,連范真人都坐不住了,更別說純因為不想得罪人才來的彭一惠.

雖然沒看見田門主剛才那個盒子里是什麼東西,可是有些東西不必看見才能知道.

彭一惠的鼻子特別靈敏.

剛才他離得近,雖然沒看見盒子里裝的是什麼,但是在盒子打開的那一刹那,他的鼻端聞到了一絲不同的氣味.

血腥味,鐵鏽味,因為存放時間太久而產生的陳腐氣味,還有一點他說不上來的什麼別的味道.

盒子里的東西不管是什麼,應該一樣有年頭的東西了.

康堡主那個盒子里的只怕也差不多.

想到范真人他們今天找上門來的借口就是當年師門先輩葬身西域,活不見人死不見尸,還硬栽是紀箏和李複林他們合謀的,彭一惠覺得,盒子里的東西是什麼,他能猜出個幾分了.

今天來之前,彭一惠對這位回流山的李複林真人並不熟悉,也不怎麼看重.在他看來他,人人都爭著搶著往高處走,甘于平淡,過著隱居生活的這位回流山掌門實在沒有什麼過人之處.即使他年輕時候名氣很大,可是那能算得了什麼?少年得意的人多了去了,有幾個真能經受住歲月磨礪考驗的?

有真本事,就不會象現在一樣默默無聞了.

可從今天一到這兒,彭一惠就覺得自己想的太簡單了.

沒點兒真本事,怎麼能從當年那樣的災劫中活下來?再說,就算看著方予文的面子,就知道他這人肯定不簡單.

回流山雖然沒多大名氣,方予文這人卻是個有名的刺頭,不是好惹的.

今天興許真不該來.

幸好他早有准備.

彭一惠朝跟來的師弟遞了個眼色,對方立刻心領神會.

趕緊從這兒合理的體面的脫身才是上策.

走了兩個幫手,還是兩個十分得力的幫手,范真人剛才想好的說辭都差點氣得忘光了.他瞅了坐在下首的樂華門的周門主一眼,示意他也說幾句.

可是不知道周門主是沒看懂他的意思,還是另有心事,坐在那兒一動不動的,一聲也不吭.

范真人又是氣,又有點慌,開口說:"李掌門……"

結果話剛起了個頭就被打斷了.

一個少年弟子急匆匆走到廳門外,行禮回稟:"師父,徒兒有要事稟報."

范真人的話被這麼打斷,臉色頓時好生難看,沉著臉在廳里掃視了一圈,想看看是誰家弟子這麼沒眼色.

彭一惠關切的問:"何事?"

那個小弟子看起來很是慌張,說話也有些結巴了:"莊師叔遣人來報,說是有要事,師叔他偏又舊傷發作無法料理,請師父速速回去,切勿耽擱."

彭一惠十分著急:"你莊師叔的舊傷又發作了?究竟有何要事他說了沒有?"

"來傳訊的師兄趕得急已經回去了……"

彭一惠一臉難色:"唉呀,莊師弟這傷勢……怎麼偏偏在這時候複發了."

身後他師弟不失時機的說:"彭師兄,莊師弟這傷勢複發只怕了不得,再說若無要事,莊師弟也不會就因為自己的傷勢派人來傳訊的,師兄還是趕緊回去看看吧,遲了只怕莊師弟他……"

彭一惠一拍椅子站起身來,滿面羞愧無奈的朝范真人,周真人他們說:"各位兄台,真是不巧了,我門中還有要事須得趕緊回去."一旁他師弟也跟著幫腔:"實在是不巧了,可這救人如救火,實在耽誤不得."

范真人這會兒都沒脾氣了.

別看他的樣子顯得老朽就以為他已經老糊塗了!范真人心里清楚著吶.彭一惠這人最滑頭,眼看走了兩個人,他就突然也說有事要走.

真有事假有事范真人還能看不出來?

可這會兒也不能自己窩里斗,揭破他的理由不讓他走吧?

當著李複林和方予文,他們先要鬧起來,白讓人看了笑話.

他不但不能揭穿,還得忍著氣配合的說:"救人要緊,若是需要什麼靈藥,只管打發人來告訴我,我這里旁的沒有,丹藥什麼的倒還存了幾粒."

彭一惠表情不變,連聲說:"多謝范兄."

他當然不能得寸進尺的再騙兩顆丹藥什麼的.而且從在座諸人的神態里也看得出,他這個理由沒騙過幾個人.

管他呢,反正大家的交情還不就是這麼回事,見面親親熱熱稱兄道弟,轉過臉去破口大罵,有機會互捅刀子的話絕對是無所不用其極.

所以彭一惠出了李宅的大門,有些感慨的轉頭看了一眼.

別看李複林混得不那麼風光,可人家是有底子的,絕不是誰想拿捏就拿捏的人物.看著脾氣好象不壞,其實是棉里藏針,誰捏誰知道.

再說還有個方予文,堅定不移的站在他那邊.

彭一惠說不出來說里的感覺.

有點酸溜溜的.

他名聲很大,號稱相識遍天下,可是如果有一天他遇著李複林這樣的事,有幾個"至交好友"能堅定不移的站在他這邊呢?

"走吧."彭一惠得趕緊去打聽,到底康堡主和田門主兩人的去向,若能一並查出他們剛才得到的是什麼東西那就更好了.

彭一惠之所以能這麼干脆的抽身,是因為他本來就是被另邀來的,他可沒有什麼前輩葬身迷城,與李複林和紀箏談不上仇怨.所以,李複林就算會給今天去的其他人一人送上一只木盒,也不會有他的份.

沒錯,彭一惠猜測李複林拿出來的,應該就是康堡主,田門主他們失蹤的先人遺物.他是從氣味上判斷,再加上自己的一點推測.

彭一惠一走,留下的其他人就更別扭了.

范真人來的時候本來是氣勢洶洶,可是經不住這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擊.

這會兒他也隱隱有些悔意,覺得自己這件事情處理的是有些莽撞了.

碧霞山莊許的好處是不少,可是眼下一樣實在的也沒兌現,就給他們畫了個大餅.

到時候如果事情辦不了,好處當然也沒份.

眼見李複林是塊硬骨頭,著實不好啃.這事就算能辦,自己得付多大代價?跟得到的好處比,劃得來嗎?

再說等分好處的人這麼多,可別他出了力,別人撿了現成便宜.

想到這兒,范真人也不再咄咄逼人了,咳嗽了一聲,干脆端起茶來,借著喝茶的掩飾,把同來的幾個人都打量了一番.

當然,最後他的目光還是落在了李複林的身上.

以前不熟悉,現在越看越覺得驚心.

這修為深淺……完全看不出來啊.

范真人心里咯噔一下.

這看不出來脫不出幾種情形.最常見的一種就是對方有意掩飾,不想被人看出來.另一種就是對方修為比自己至少高出兩階甚至更多.

這麼一看,范真人心里戒慎更深.

彭一惠真是聰明啊,一見事不可為立馬脫身.

范真人卻有點騎虎難下了.

一來今天來的人以他為首,彭一惠能隨便找個理由走人,他卻不能.不然的話,以後他還怎麼見人呢?豈不留了一個笑柄與人?

二來,碧霞山莊那里他可是誇了口的,要是今天灰溜溜無功而返,好處是別想了,只怕還要得罪了那邊,以後的往來多半要大受影響.

范真人不說話,其他人又不出聲,廳里又陷入了令人難堪的沉默.不過這回難堪的是這幫不速之客.

方予文也看出來了,對方是有所顧忌,不敢再往死里得罪人.可又不好現在就走人,否則這一場問罪虎頭蛇尾,他們丟不起那個人.

嘿,說穿了就是面子二字.

上篇:第一百六十七章 送禮    下篇:第一百六十九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