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六十四章 舊事   
  
第一百六十四章 舊事

g,更新快,無彈窗,!

段平自認不是個膽子小的人,可是一想到住一個院子里的于大洪僵直沒有生氣的尸身,就總覺得自己這間屋子太過空曠,太過安靜,外面風聲一聲聲象是有人在哭,冷風不知道從哪條縫鑽進屋來,帳幔一動他就疑神疑鬼的轉頭去看,覺得好象有人在屋里走動.冷風吹到脖子後頭那感覺更是……

誰吹誰知道啊!

段平實在坐不住,心里惴惴難安.

要不,今晚去找人搭伴,先對付一宿?

可真去了,以後同門之中會不會說他是個無膽鼠輩?

段平有點兒進退兩難,坐立不安.

門外忽然傳來人聲:"段師弟?段師弟?"

段平這會兒正如驚弓之鳥,被突然響起的人聲嚇了一跳.認真聽了聽,分辨出來是童浩的聲音.

"童師兄有事?"

換做平時段平肯定會開門請他進來說話,可是今天這事兒……不能說是童浩的錯,可也不能說他沒錯.

"也沒什麼事……"

外頭童浩有些吞吞吐吐的.

這一刻段平突然難得的心領神會了童浩的來意.

他都嚇得坐立不安,童浩今天可是和陳敬之真正打了照面說過話的人,險些就被陳敬之殺了.他能不怕嗎?他肯定比段平還怕啊.

他來找段平,多半也是想著兩個人總比一個人要安全,就算互相幫不上忙也可以壯壯膽.

段平已經猜出了他的來意,卻不太想讓他進來.

說自己膽小也好……反正他對童浩有點兒那麼別扭.

"哦,我已經歇下了,要是有事咱們明天再說吧."

外面童浩只能說了句:"好吧……"

然後就再沒有動靜了.

他走了段平反而更不踏實了,在屋里轉了兩圈兒,隨手摸了一本書就出了門.

一出門,外頭風直往脖子里灌,段平把衣襟攏緊了些,後悔沒有把大氅穿上.

可這會兒他也不想再回屋里去取了.

段平想了想要去投奔誰.

幾位親傳師兄那里就算了,他們那里少不了事情,他可不能過去添亂.至于其他人……翟文暉翟師兄脾氣是好,可是最近發生了那麼多事,眼看翟師兄馬上身份就不同了,和他們也顯得疏遠了.

其他人嘛,邵師兄為人也算大方,去他那里找個理由湊和一晚應該不難.

段平拿定了主意,就往邵師兄那兒去.

結果剛到門前就聽見屋里有人說話.

屋里人也聽見外面的腳步聲了,邵進明提聲問:"是誰啊?"

段平忙說:"邵師兄,是我."

邵進明很干脆的說:"進來吧."連他的來意都沒問.

段平推門進去,結果一進去他就愣了.

邵進明屋里人聚的這叫一個齊……不但秦師兄,歐師兄兩位都在,連剛才去找過他的童浩竟然也在屋里.

看到童浩也在,段平難免有些訕訕的.剛才他還說自己歇下了,把童浩拒之門外,現在兩人又在邵師兄屋里不期而遇.

"段師弟坐吧."秦師兄招呼他落坐,還給他倒了一杯熱茶.

至于這麼晚邵師兄屋里還這麼多人,理由段平都不用怎麼猜就猜到了.

肯定是大家心里都不那麼踏實,覺得一個人落單不安全,所以都跑到了邵師兄這里來了.

邵進明心知肚明這些師弟們是膽氣虛.

這也怨不得他們,離開回流山到了北府城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就不說了,還遇到今天這樣的事,年紀都不大,也怨不得他們怕.

段平先前還有些尷尬,等喝了茶過了一會兒,也就慢慢松懈下來了.無他,因為童浩比他還顯得尷尬.畢竟他今天這事兒,師父還沒說怎麼處置呢,可能會看在他也是受欺被騙的份兒上從輕發落,也可能會覺得他糊塗不堪造就,就此對他再也不聞不問……

說真的,不管是哪個弟子,遇到今天這樣的事,都情願師父重罰自己一頓,也別以後真的不管他.

段平盤膝坐在牆邊,外面風聲還那麼大,可這會兒屋里燭光明亮,人又多,他現在一點兒都不怕了.

一面打坐,一面還一心二用的聽著邵師兄和歐師兄兩個人說話.

"陳敬之是沖著云曉冬去的,沒聽說他們有仇……"

"你不知道吧?之前陳敬之走了之後,云師弟就丟了一樣要緊的東西,好象是他生身父母留下的信物,不是找了好些時日也沒找到嗎?那東西要不是陳敬之拿走的才是見鬼了.陳敬之偷了他這麼一件事關重要的東西,自然心虛,想殺曉冬多半也是為這個吧.只要把失物的原主殺了,那以後誰還能再找他的麻煩?"

秦師兄的聲音更低沉:"說起陳敬之,以前有件事情,不知道邵師兄你還記得不記得……"

"什麼事?"

"以前山上有個弟子叫褚震,邵師兄你還記得這個人嗎?"

"褚震?"邵進明想了想,才把這個名字和印象中的人臉對應起來:"哦,褚二啊."大家都這麼稱呼,說起本名倒一時想不起來了.

"他不是早死了嗎?你怎麼忽然提起他?"

"當時說褚二摔死了,我心里就有些納悶.褚二雖然為人刁滑,練功也不賣力,可越是這樣的人越是惜命,他又怎麼會在那麼冷的天兒倔跑出去,以致于失足摔死呢?"

"這倒也是……"

秦瑋不說這個,邵進明還真想不起這個人來.

可秦瑋現在為什麼突然說起這個早死的人呢?

一旁歐師兄也小聲插了句話:"其實褚二出事之前兩天,連著去找了陳敬之兩回呢."

邵進明一驚:"有這樣的事?他去找陳敬之干什麼?"

歐海光搖頭:"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我就記得他當時回來的時候那神情……就象偷著了什麼寶貝似的,一邊躲躲藏藏的不想讓人看出來,一邊又掩飾不住有些得意洋洋的."

因為褚二這人不討人喜歡,平時就偷偷摸摸的,手腳還不大乾淨,宗門里沒有喜歡他的人,他死了就死了,連個浪花都沒激起.

"當時也沒細想,可是現在一琢磨,那時候陳敬之的腿突然無緣無故的傷了,這傷是怎麼來的也奇怪.褚二這種人,平時陳敬之怎麼會搭理他?莫不是褚二那會兒知道了點什麼不該知道的事,想從陳敬之那里敲點好處……"

這話說得一旁的段平和童浩兩人都後背發寒了.

有很多事發生時常被人忽略,但不知什麼時候又會被人突然想起來.

歐師兄這說的入情入理,段平都覺得事情必然是這樣.

可這麼一想,原來陳敬之對同門下手早在他還沒離開回流山的時候就有了,這人的心計和毒辣真是超出眾人的想象.

"這麼一說,幸好這人叛門了……"秦師兄搖搖頭,看起來也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樣:"不然的話,和這樣的人待在一起,真是哪天死了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邵進明雖然嘴上沒有明著贊同秦瑋的話,但心里卻是頗以為然的.

"這事明天我同大師兄也說一聲.也不一定就是他干的,大家且別胡思亂想."

邵進明這麼說,其他人也都應下了.

可眾人心里都已經認定這事兒是陳敬之干的了.褚二也是個傻的,有的便宜能占,有的便宜卻不那麼好占的.他當時也不知道是怎麼犯著陳敬之了,結果就那麼悄無聲息的死于非命.當時要不是山間的獵戶偶然發現,只怕他骨頭都爛光了也沒人知道.

第二天早飯時氣氛格外凝重.曉冬總覺得其他人在偷偷打量他,可等他抬頭看的時候,大家的注意力又好象全都沒放在他身上一樣.

玲瓏看見曉冬眼睛紅紅的,有點微腫.還不止眼睛,他的鼻子,甚至連嘴唇邊緣都有些紅腫,一看就象是哭過了.

看來他也知道于大洪被殺的事了.就算昨晚不知道,今天早上也得聽說了.

這孩子心眼兒實,只怕會覺得于大洪的死同他有脫不了干系.

玲瓏覺得這種想法純粹瞎扯.

于大洪死的確實很冤枉,陳敬之是為了殺曉冬來的,殺于大洪純屬順手滅口,怕走漏消息.可不能因此就把于大洪被殺的責任推到曉冬的頭上啊.那如果照這麼算的話,最應該受責備的應該是師父他老人家了.誰讓他收下了陳敬之這個狼心狗肺的徒弟?要不是他收下了陳敬之,回流山又怎麼會有這種禍事?

賬不是這麼算的.

用過早飯玲瓏揪著翟文暉不放,打聽他們從那個自斷心脈的死人身上看出什麼端倪來了.

翟文暉知道她坐不住,只想著趕緊把陳敬之現在的底子挖出來,然後一刻也不耽誤的殺上門去.

心情可以理解,但是……

翟文暉只能苦笑:"真沒有那麼容易找出人來的.再說就算找到了,北府城也不是能隨便打打殺殺的地方,沒有真憑實據,理虧的只會是我們自己."

"不能隨便打打殺殺?那他們來殺我們就可以,我們殺他們就行?北府城這什麼破規矩?"

上篇:第一百六十三章    下篇:第一百六十五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