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六十三章   
  
第一百六十三章

g,更新快,無彈窗,!

莫辰搖頭的時候,眾人還以為沒追著人.

此前大家也都是這麼猜想的.

現在一聽人沒有追丟,而是死了,這下想法又不同了.

"死了活該."玲瓏恨恨的說.要換成是她,肯定只嫌殺得不夠多,不夠狠.

翟文暉和她想的不同:"那就不能追查來曆了……大師兄,那人的尸身呢?"

"丟在外頭了."

翟文暉招呼人:"咱們去抬進來,雖然說人死了,說不定還能看出是哪里來的."

這種活計玲瓏肯定是沒興趣,要讓她看,她也什麼都看不出來.

姜樊待在安靜的屋子里.

剛才他把安神丹放進茶水里給曉冬喝了,曉冬即使睡著了還是緊皺著眉頭.

姜樊確定了他身上除了幾處皮外傷就沒有別的傷處,這才放心的松一口氣.

屋里被劈斷的桌案,散落在地的紙筆等等他已經收拾了,不過曉冬剛才把硯台砸出去,墨汁濺得到處都是.

這個他就不知道怎麼收拾了.

再說,就算收拾得和原先一模一樣,以後小師弟再坐在這里寫字,只怕會無數次想以今天晚上遇襲的事,這字很難寫得下去吧?

姜樊心里亂糟糟的,一時想到陳敬之才上山時候的情形,他一身衣裳破舊不堪,洗的早就不見原來的顏色了.

他是拿著一封師父過去的舊信前來投奔的.離開了陳家,天下之大,他卻無處可去.

師父在他走投無路的時候收留了他,悉心教養.如果沒有師父,他不但沒有容身之處,只怕也早就沒命了.

可是師父這一片慈心換來的不是知恩圖報.

姜樊現在算是明白了,陳敬之過去的那些乖順,隱忍,全都是裝出來的.他的心腸只怕早就黑透了,對回流山他不但沒有感恩,反過頭來卻毫不留情的殘殺同門.

外面院門發出響動,姜樊象被針紮了一樣跳起身來,手緊緊握住了劍柄,但隨即他就聽出了熟悉的腳步聲,是大師兄.

果然推門進來的就是莫辰.

"大師兄,"姜樊趕緊迎上去:"你回來了?沒受傷吧?"

"我沒事."莫辰輕聲說:"被他跑了."

不等姜樊出聲,莫辰問:"小師弟怎麼樣了?"

"我怕他驚悸難安,給他的茶里放了一點兒安神丹,他這會兒睡著了."姜樊又補了一句:"他睡的不大踏實."

莫辰點了點頭.

"那師兄你也先歇息,我去外頭看看."

莫辰在榻邊站了半晌,一動都沒動.

曉冬眉頭微蹙,臉上沒有多少血色,看起來象是在夢里也覺得驚惶不安.

莫辰將手輕輕放在他的前額.

沒有發燒,但出了不少汗,摸著肌膚甚至是微冷的.

曉冬動了一下.

莫辰怕他被吵醒,想把手收回來.

可他的手一離開,曉冬反而更加不安,頭在枕頭上有些慌亂無措的轉動著.直到莫辰把手又放回去,感受到他手掌心的溫度之後,曉冬好象得到了安慰和保護,又慢慢平靜下來.

于是莫辰就保持著這個姿勢不動了.

兩人一個躺著,一個坐著,莫辰的手就這麼輕輕擱在他的前額處,曉冬原來皺著的眉頭也緩緩舒展開了.

這是第二次了……

在回流山時曉冬就已經經曆了一次生死關頭,這一次又是死里逃生.

象他這般年紀的少年,哪有幾個象小師弟一樣經曆這麼坎坷.

而今晚,他只離開了那麼短短一會兒,曉冬就險些命喪他人之手.如果不是他自己機敏,如果不是剛巧有方真人贈的那樣奇門兵刃在手邊,恰好替他抵抗拖延了片刻,現在莫辰恐怕只能替他收尸了.

縱然他能替他報仇,把陳敬之找到之後碎尸萬段,曉冬也活不過來了.

陳敬之應該是在街市上遇到玲瓏,知道回流山一行人也到了北府城,才動了殺人的念頭.

潛入李家宅院對于旁人來說更艱難,但陳敬之畢竟曾是回流山弟子,宅子里布下的陣法很淺顯簡單,他能順順當當進來並不奇怪.

他已經離開回流山了,卻回過頭來冒這麼大的險也要除掉曉冬,這更說明了曉冬的身世一定是關鍵.

這一夜沒有人能睡的安穩.

李複林守著被殺的弟子坐了一夜.

于大洪這個弟子,李複林並不熟悉.連幾個親傳弟子常常都是莫辰在代為管教,這些外門弟子就更生疏了.他還記得于大洪,是個挺憨厚的人,脾氣直,不算太機靈.

李複林並沒有親自指點過他功夫,但是這個弟子每次見他都會露出全心孺慕的神情,大聲問好.

雖然他本事不高,自己也明白自己將來沒有多大前程,可是天天練功還是很認真,還總熱心的干好些雜活,好象怕不這樣做,師父和同門就會嫌棄他沒用,要把他趕走一樣.

其實沒有人會趕他走.

李複林倒情願他也象童浩一樣信了陳敬之的話,就算會做錯事,起碼也能先保住命.

莫辰進來的時候,李複林很快抹了把臉,轉過頭來臉上並沒有什麼痕跡.

"曉冬沒事吧?"

"沒事."莫辰說:"剛才翟師弟他們查驗了弟子帶回來的那具尸首,倒看出一些蹊蹺."

那個自斷心脈後被莫辰帶回來的死人就停放在隔壁屋子里,這人身上沒有什麼能確定他身份的憑證.

翟文暉心細,從頭到腳能看的地方都沒放過,從死人身上也能看出不少線索來.

"這人肯定不是北府城人,是才從外地來,而且距離北府城一定不近."

這人身上的衣裳沒有一點兒紋圖標記,但內衫質料不同,這種料子質地上乘,一般人肯定穿用不起.

李複林的眼光閱曆不是徒弟們能比的,他把那塊料子拈起來撚了撚:"這是東南邊靠海地方才有的織料."

這次北府城的大事,各地各處都有許多人來,從東南邊來的人也不少.

但這些人里勢力格外龐大的沒有幾個,能養出這種為了保守秘密就肯賣命的死士的,更沒有幾個.

陳敬之就算找到了新靠山,但是他投奔過去的時日尚淺,象是今天這樣的事,他冒險親自來動手,一來應該是因為這里的陣法一般人不懂,要潛進來不是件容易的事.二來,他應該也不想讓更多人知道他隱瞞的秘密,殺人滅口這種事,本來就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泄密的危險.他離開的時日短,多半也沒籠絡到多少人能倚為心腹.

李複林看起來很鎮定理智,似乎沒有受多大影響.

除了剛才莫辰進去的時候,看到他的眼圈有點發紅.

師父的心里肯定不象表面這麼鎮定.

莫辰很了解師父.

師父在回流山開宗立派,收的徒弟不多,平時待弟子們也是和顏悅色,很少有板起臉呵斥人的時候,所以一眾弟子反而更敬畏大師兄,對師父更多是覺得可親.

師父希望弟子們能友愛和睦,不象別的宗門里那樣爾虞我詐,爭斗不休.

陳敬之叛門的事師父就很難受,可在今天之前,師父都沒有明令說要如何處置他.

可是現在師父一定在後悔,後悔自己的姑息與寬厚用錯了地方,後悔自己的縱容反而害了弟子的性命.

******

曉冬睡的很不踏實.

這一夜里他數次迷迷糊糊似醒非醒,察覺到天還沒有亮起.

他總覺得自己忘了什麼事,可是又想不起來.

一直到最後一次睜眼,看到窗紙上透出蒙蒙的亮光,曉冬忽然間想起了昨晚的事,整個人徹底醒了,翻身坐了起來.

莫辰掀開門簾時,曉冬正急著穿鞋下地.

"醒了?"

"大師兄!"

一看到莫辰,曉冬就顧不上別的事了,跌跌撞撞朝莫辰撲過來.

莫辰伸手把他扶住.

"大師兄,你沒受傷吧?"

這孩子……醒過來頭一句話竟然是問這個.

莫辰說:"我沒……"

可曉冬顧不上聽他說了,或者說,在這件事情上,曉冬信不過他.

他還是更相信自己的眼睛.

曉冬忙碌的捋起他的袖子,非得親眼,親手確定莫辰確實沒有受傷才安心.

莫辰有些哭笑不得,可是又覺得心里酸酸的有些發熱.

曉冬自己親自確定莫辰沒有受傷,這才算老實下來.

這麼一停下,曉冬才發現自己現在是個什麼樣子.

光著腳,鞋子只穿了一只,外袍沒穿,頭發散著,臉沒洗……簡直是蓬頭垢面四字的絕好寫照.

莫辰拉著他到榻邊,給他把袍子系上,鞋子穿好,頭發即使來不及梳,也先簡單的束好.這麼一收拾,曉冬看起來可整齊多了.

"害怕嗎?"

莫辰這話問得有些沒頭沒尾,曉冬認真想了想,說:"當時來不及怕,後來想想有點怕.不過現在不怕了."

莫辰替他把頭發束好:"是師兄疏忽了."

"是我自己太沒用了……"一味仰賴師父,師兄保護,自己沒本事.

可是陳敬之為什麼要殺他呢?

這個疑問在曉冬心里反複打轉.

上篇:第一百六十二章    下篇:第一百六十四章 舊事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