註冊登錄[登出]   我的書簽   收藏本站  
首頁重點更新魔法異界仙武異能言情敘事時光穿越科幻太空靈異軍事游戲體育曆史紀實名著古典本站原創

首頁 魔法異界 從龍記第一百六十一章   
  
第一百六十一章

g,更新快,無彈窗,!

玲瓏緊緊追在陳敬之身後,死死咬住不放.

她心里抱定一個念頭.

殺了他.

陳敬之狼子野心,叛師在前,殘殺同門在後,這樣狼心狗肺的惡賊絕不能讓他再活在這世上!

以他今天的所作所為來看,他只要能辦得到,弑師的大罪對他來說也不算是一回事,這人絕對干得出來.

可玲瓏心里也在暗暗心驚.

陳敬之下山的時候是年初,現在一年尚未過去,他的功力怎麼進步這麼大?在屋里兩人過了一招,要換在陳敬之叛門之前,這一劍玲瓏就能把他連人帶劍劈倒.可是陳敬之穩穩的擋下了那一劍.

還有,他現在的身法奇快,玲瓏緊緊追著竟然被他甩在身後.

他這不到一年的時間里究竟有什麼際遇?功力怎麼可能提升的這麼快?

要麼他以前還在山上的時候有意隱瞞了功力,要麼就是他投靠的勢力真是財大氣粗,這一身修為得花多大本錢才能堆出來!

可這讓玲瓏心頭怒火更盛.

北風卷著雪片亂紛紛朝著臉上身上撲打,幾個起落間,追的逃的人都已經接近了李家老宅的院牆.

不能讓他出去.

陳敬之身形飄忽,玲瓏一咬牙,順手在牆面上一抓,一把冰粒與磚塊向前擲了出去.

陳敬之翻身一躍,嗤嗤作響的冰粒和碎石帶起了一道道勁風從他的腳底掠過.

能把他攔了這麼短短一瞬,不等玲瓏攆上去,身後一道人影後發先至,袖袂一揮,陳敬之幾乎毫無還手之力被這一道掌風從牆頭給扇了下來.

玲瓏又驚又喜:"大師兄!"

大師兄一到,陳敬之肯定跑不了.

莫辰的臉上帶著玲瓏從來沒見過的冷肅.她在一旁看著都覺得有種被壓制得喘不上氣的感覺,更不要說直面莫辰的陳敬之.他捂著胸口急促喘氣,回頭那麼匆匆一瞥,莫辰那曾經熟悉的面容卻顯得出奇的陌生.

尤其是那雙眼睛.

那雙眼睛中簡直沒有一絲暖意,冷的就象是全無人類該有感情.被這樣一雙眼睛注視,就象被兩道冰刃刺穿一樣,止不住的恐懼從心底往全身蔓延.

莫辰想要殺他.

和玲瓏的殺氣騰騰相比,莫辰的這種冷酷漠視更讓他恐懼.就象他的性命渺小到微不足道,殺死他就象碾死一只螞蟻一樣無足輕重.

在陳敬之的記憶中,這位大師兄一直都是很溫和的人,甚至有時候溫和的讓人覺得太過了,沒有脾氣.

可是現在他才見識到莫辰的另一面.

會死在這兒……他今晚可能會死在這兒!

莫辰踏前一步,劍刃還未完全出鞘,冷凜的劍氣已經逼近.

陳敬之徒勞的橫劍于身前.

在莫辰這種凜然的劍意壓迫之下,他連象樣的劍招都使不出來.

玲瓏忽然仰起頭:"師兄小心!"

兩道人影從半空中拔劍而至.

劍光如電,耀得四周刹那間如同白晝.

玲瓏本能的眯起了眼,她極力想看清眼前的一切,可是卻看不真切.

她只看到大師兄的劍揮了出去.

這是一式玲瓏再熟悉不過的劍招.

是回流山入門劍法的里的招式,再簡單不過的一招.

劍氣激蕩,四周的雪片團團亂舞,砸得人眼上臉上生疼.

陳敬之竟然還有後援,突然出現的這兩人功力深厚遠勝過陳敬之,一對一的話玲瓏自忖也不是對手.

可大師兄卻能以一對二,看起來竟然還旗鼓相當不落下風.玲瓏看得目眩神馳,不知道大師兄幾時有了這般功力.

縱使這樣她也沒疏忽了陳敬之想要趁亂逃走的動作,眼見他想逃,玲瓏立刻追了上去.

幾招一過,陳敬之的劍法就讓玲瓏恨得牙癢癢的.

陳敬之的功夫太雜了,有回流山的招數,還有玲瓏沒見過的旁雜路數.

這人心計深,連劍招也是一般的藏頭露尾.

她勢若瘋魔的打法也讓陳敬之苦不堪言.他的功力與玲瓏比,畢竟還是要略遜一籌.更何況玲瓏招招毒辣,眼見著竟是要和他兩敗俱傷的打法.

陳敬之怎麼肯跟她兩敗俱傷?自然顧忌更多.

一個束手束腳,一個全力施為,本來陳敬之的劍術就不及她,數招一過,玲瓏一劍刺在了陳敬之肩頭.這一劍去勢凶猛,劍刃刺穿了他的肩膀,險些把他釘在牆上.

陳敬之疼的面目猙獰扭曲,他一把握住了刺入肩膀的劍刃,牙咬得格格作響.

玲瓏一腳把他踢得倒翻,順勢將劍拔了出來,帶起一蓬血,濺在積雪牆上地下.

在她身後更多人正在趕過來.

陳敬之半邊身體疼得都快沒有知覺,隨著血流出身體,他覺得自己的力氣和體溫也在飛快的散失.

看著另一邊還在同莫辰纏斗的兩人,陳敬之轉頭看著玲瓏,他臉上這一刻的神情無疑是狼狽的,可是玲瓏卻看到在狼狽之中,陳敬之臉上露出的一絲得意和譏諷.

糟了.

她的反應無疑是極快的,然而這第二劍卻刺了一個空.

陳敬之的身形竟然象是日出後消融的露水一樣,由實化虛,劍刃刺到了空處,只穿透了最後的影子.

陳敬之居然就這樣在玲瓏的面前憑空消失了!

和莫辰纏斗的兩人對視一眼,忽然撤身後退,兩人象是事先約好的一樣一左一右向著完全相反的方向逃去.

玲瓏楞了,連翟文暉到了她身邊,連聲問她都沒回過神來.

陳敬之是怎麼逃的無影無蹤的?

她很快回過神來,朝莫辰喊了一聲:"師兄,我們分頭去追?"

莫辰卻轉頭說了一句:"你留下."

不等玲瓏抗議,莫辰的身形拔起,逾過院牆朝著左邊那人追了下去.

翟文暉一把拉住想跟著躥出去的玲瓏:"聽師兄的吩咐."

剛才遁走的兩人,玲瓏一對一未必有勝算.更何況夜晚遭襲,凶險莫測,大師兄的意思應該是要讓玲瓏留下來護住其他人.

被他這麼一攔,玲瓏就是想追也已經錯過了時機.

她恨恨的踢了一腳積雪,想起剛才翟文暉好象跟她說了一句什麼話,剛才她沒有聽清.

"你剛才說什麼?"

翟文暉怔了一下,握著她的手並沒有松開,反而比剛才握的更緊了.

"于師弟他,他死了."

玲瓏一怔:"你說什麼?"

于大洪死了,他是被人從背後一劍刺中要害,當場斃命的.

發現他的人是姜樊和段平兩人.

于大洪就死在後院離水井很近的地方,尸身不遠處就是他原來拿著打算提水的那只木桶.

段平最後一次見他時,他就說要去打水,看情形應該是和段平分別之後不久就遭了毒手.

至于下手的人……

"肯定是陳敬之!"玲瓏眼睛通紅,不是因為難過,而是因為憤恨!

她剛才只知道陳敬之想殺小師弟,卻沒有想到在小師弟之前,他已經把于大洪殺了.

于大洪不聰明,根骨資質也只是一般般,只長了傻大個兒.玲瓏平時同他也沒有什麼交情.

可是于大洪為人憨厚,從來不與人交惡.陳敬之可能是潛進宅院的時候正好被來僻靜處打水的于大洪發現,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他殺了.

可剛才她竟然就那麼眼睜睜的看著陳敬之在她的面前逃脫了!

白天還曾經見過,活蹦亂跳的同門現在一動不動的躺在冷冰冰的地上,得了消息聚來的一眾弟子全都怒憤填膺,段平一想到不久前兩人分別時說的話,那時誰能夠想到那竟然會師兄弟間的最後一面?

"師姐,我們分頭出去追吧?他逃不遠的,咱們肯定能追上."

翟文暉搖頭:"不可.師父不在,大師兄剛才走時已經有交待,我們現在該守好門戶,不能輕易妄動."

這里不是回流山,他們在這兒人生地不熟.

更要緊的是,翟文暉對同門的實力都很了解.除了玲瓏,其他人就算出去追找也不是對手,不過是白白送死.

"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難道我們就這麼等著嗎?"

玲瓏重重一掌拍在了桌上,那木桌本來十分結實,在庫里放了那麼些年堅硬如新,卻被她這麼一掌拍的四分五裂,散落一地.

翟文暉深吸了口氣,放緩了聲音說:"我們倘若過于急躁亂了方寸,只會給人可乘之機.師父不多時必能回來,到時候該如何處置師父自有決斷.我們現在先將宅子守好,查清楚來人是從哪里潛入的,更要緊的是護好小師弟."

他的話入情入理,玲瓏總算能聽得進去.

是啊,陳敬之為什麼要來殺小師弟?雖然那天在街頭偶然碰到,可如果他不主動找上門來,玲瓏也找不著他們.

"小師弟呢?他沒受傷吧?"

"倒沒有受傷,姜師兄在那里守著."翟文暉看著眼前于大洪的尸身,過了片刻,緩緩抬頭,目光依次移到其他人臉上.

各人的臉色不盡相同,有驚怒,有傷感,有惶然……

翟文暉的目光定在一個人身上不動了.

"童師弟,你沒有什麼話想說嗎?"

上篇:第一百六十章 殺機    下篇:第一百六十二章
2007-2017 BeStory.com
本站資料來自互聯網, 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 版權無從考証. 書庫及論壇書籍版權屬於原作者. 不得以任何形式用于商業用途。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刪除
[ 關於我們 ] [ 聯係我們 ]
Goto Top